正文 第十四章:死志

    <---凤舞文学网--->

    丫鬟回道:“苏公子是老爷带回来的一个外乡人,奴婢也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人,不过奴婢知道他叫苏聂中。--凤-舞-文-学-网--”

    苏……苏聂中?不会吧?我被一脸规矩的丫鬟给雷住了。

    纪德接着又问了一些问题,始终没有多少进展。

    而不多一会儿,当地的官府知晓了人命案件,提了相关证人和证物,正拟信上报刑部。

    而一轮审讯之后,苏聂中作为一号嫌疑犯,被官府请进了牢房。

    苏聂中会被抓,这一点我并不觉得奇怪,因为从那个丫鬟的证词当中看,确实苏聂中的嫌疑最大。

    袁紫鹃死之前见过的最后一个人便是苏聂中,而且他们之间还发生了口角,甚至这种事以前也发生过,就算不是谋杀,那么见死不救之罪苏聂中应该不会冤枉。

    经过戴五他们的多方打探,我知道苏聂中对于被抓进监狱没有什么反抗,府衙在审讯他的时候,他也没有狡辩什么。

    或者说是,他根本什么都没有说。

    县老爷说他谋财害命,他不否认,县老爷说他蓄意谋杀,他还是不否认。

    在这一天的落前,通过一定的打点,我终于可以只去监牢探访苏聂中了。这真是一次有意思的重逢。

    当我到达监牢地时候。得了颇多钱财地狱吏很识相地走了出去。留给探访者和被探访者一个独立地空间。

    我路过一间间普通之极地牢房。在最里面找到了正盘腿打坐地苏聂中。尽管穿着囚服。可是他还是一副悠然地样子。感觉到有人在观望他。苏聂中缓缓地睁开了眼。

    当他看到我地时候。并没有多加留意。他以为是一个认错人地探监者。因为现在地我穿着男装。但是他见我看着他不动。就狐疑地多看了一眼。这多了一眼后。他就感觉到熟悉了。

    苏聂中挤着眉毛回想了一下。终于他豁然开朗一般。指着我叫道:“是你?”语气中听不出是惊讶多一点还是惊喜多一点。

    我见他认出我了。便蹲下子跟他保持同等高度。笑笑道:“是啊。就是我。没想到会在这里相见吧?”

    苏聂中有一种他乡见故知地喜悦感。放下腿走近我。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你……你又是怎么进来这里地?”

    “其实我早几天就在这里了,我还在茶楼看过你的表演,不过我想那时候你可能不想看到熟人,就没有上去打扰。--凤舞文学网--但是现在……”

    “是啊,我现在成了一个阶下囚,我自己也是想不到的。”

    我没有理会苏聂中话语中地酸楚之意。抓住牢房的门柱,问道:“那天你走了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为什么没有去洛城就职。又为什么会到了这里,而且有为什么会被关进来呢?”

    苏聂中听了我一连串的问题,有些哑然的失笑,顿了片刻,他回忆完后,慢慢说道:“那,我走了之后一切都是顺利的。可是刚到了洛城边界之处,我就受到了伏击,不仅官文印府被劫。随同而去赴职的随从都丧了命。”

    “你说跟着你一起的那些人都死了?”

    苏聂中点了点。我回忆了一下,当时跟着他的人不少啊,而且好多个都是有武功的,这样遭到伏击就全军覆没了,可见对方并不是一般地山贼流寇,可是……“你说你的随从都死了,那么你……”

    苏聂中捏了捏眉心,也是不明所以的说道:“我当时被人打晕了,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而等我醒来后。上除了一件衣服外,什么都被偷了,而且边躺着地那么多人,却个个是死人。我当时把他们都埋了后,还是趁天黑摸进了洛城。”

    “然后呢?你有没有查出什么?”

    “我先去了本该上任的府衙,询问有没有新派来的官员前来就任。”

    “对啊,如果有人来就任,那个人就一定会冒名顶替的那个。”

    “可是没有……当地府衙也在纳闷,怎么到了时间了却不见朝廷任命的官员前来。他们已经派人去各地驿站找过人了。我本来想上去说明自己的份的。但是一想还是不能暴露自己。便在府衙附近的客栈中随意找了一个活先干着。等等到底会有什么人前来府衙。”

    “后来有人来了吗?”

    “没有,我在那个客栈等了足足一个月都没有见到任何人靠近过府衙。后来过了新官上任的最后时段。府衙地原师爷写了信件递给了礼部。我知道现在我就算是上去说明自己的份也来不及了。很快我打探了出来,朝廷让府衙的人继续找寻我,然后另外换选的官员也即启程来洛城了。”

    苏聂中顿了顿,然后继续说道:“我继续留在了那个客栈想要看看新来的这个官员是什么人,会不会是为了他,我才会被人袭击。可是等了十天之后,我知道他是从邻县换调的一个县官,除了处事平庸,为人小心眼之外,没有任何特别之处。所以意识到从这条线索是绝不可能调查出什么了。然后我就辞了客栈的活,在整个洛城游了起来。我发现那个洛城真的是很乱,到了半夜,几个小门派之间还会当街火并。但是我手无缚鸡之力,只能每次都上衙门击鼓提醒,可是有好几次那些捕快明明知道街上有案件发生也是睁着睡眼不理不睬的。”

    我冷冷地笑了一下,不是每一个人都跟你照顾苍生,体恤民的,这些穿着朝廷衣服的人,领着朝廷的俸禄,想的却是能避则避,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苏聂中似乎也感觉到了我的绪,感叹道:“洛城的人民,在那个平庸的县官的治理下,真可谓是水深火。”

    “那么你有没有做什么……”做什么冲动地事?

    “我什么都没有做,又一次离奇地事发生在了我的上。”

    “又一次离奇地事?”

    “是啊。有一个晚上。我正在街上晃,没有目的的寻找可能的线索,然后我又一次被人袭击了。这一次醒来之后,我发现自己漂在了水上。我一醒来就拼命地挣扎,没想到反而使自己淹进了水底,这时候。我遇上了袁岫。他救了我,也带我到了这儿。然后我就住进了袁府。”

    “可是因为袁大小姐的关系,你又从袁府了出来了,还跑到了茶楼当起了卖艺卖唱的人了。”

    苏聂中听后稍稍有些不好意思,但却也没有否认。

    忽然我想到了问题的关键了,问道:“既然这样,那么你今天为什么会去袁府呢?”

    “今一大早我就听晓了袁家的楼船出事的消息,尽管我跟袁小姐之间有些瓜葛,但是袁岫救过我这是事实。所以我就想回去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有什么可以帮助的。”

    “那么你又为什么会跟袁小姐发生争吵的呢?”

    “刚开始的时候,我们还是好好地。我知道了袁岫一直下落不明。生死未卜,而袁小姐一个女子非常担心也非常害怕就劝慰了几句。没想到袁小姐在那样的时刻仍然旧事重提。我无法推拒,就甩袖而去。没想到袁小姐故计重施,又拿出了上次就弄过的一根粗绳。我见了之后,没有多发言,只是顾自己走了。”

    “等一下……”好像中间有什么问题,我提醒道:“你刚刚地话再说一遍。”

    “刚刚哪一句?”

    “全部,快……”

    苏聂中虽然不明所以,但还是尽量回想的说道:“我没想到袁小姐会旧事重提。无法推拒之下,就甩袖而去了。没想到袁小姐故计重施,又拿出了一根粗绳。我见了之后,也没有放在心上,没有多发言,就顾自己走了。”

    “看到她拿出那根粗绳,然后你就顾自己走了?”

    苏聂中似乎也是非常懊悔当时没有劝阻一下,但是我抓住的并不是这一点。

    按照那个丫鬟的证词,她说听到里面的争吵声。然后听到凳子被踢倒的声音,然后才看到苏聂中从房中出来。可是现在苏聂中无意中说出来的时间点可不一样。

    “你确定你是看到袁小姐拿出那根粗绳就气呼呼的走了的?”

    苏聂中有些疑惑,想了想后,点了点头。

    这就有问题了。

    因为两人各有所思,所以场面非常地寂静。

    半响后,苏聂中才问道:“你相信我是无辜的吗?”

    我透过牢门,拍了拍他的肩膀,笑笑道:“我当然相信啊。”

    “为什么呢?”苏聂中有些不相信,“为什么你会相信我?”

    “杀人可是一件非常麻烦的事。没有预谋不会杀人。没有至深的仇恨不会杀人,没有杀人动机更不会杀人。而你……显然没有预谋。否则也不会挑在离开袁府后第一次回去时下手杀人,而且你跟袁小姐之间的是小分歧,根本够不上要杀人。而且你又不贪财不贪色,你为什么要杀她?”

    苏聂中幽幽的叹了口气,有气无力道:“可以如此,我已经心满意足了。虽然我知道人并不是我杀的,但是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我一命抵命是应该的。”

    我一听,这还了得?这苏聂中已经存了死志了,难怪他会一言不发,一声都不含冤,甚至最起码地辩护都没有说一句。原来他认定了这件事确实是从他而起的。

    于是,我静静的看了他一眼,果断坚定道:“你错了,袁小姐并不是自己想死,更不是为了你而死,她……是被人谋杀的。”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女人是老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