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章:怪盗

    <---凤舞文学网--->

    我摊开两手,有些无辜的说道:“我并不知道你们在这里啊,我确实在到处游,然后看到整个南津关港湾只有这一条船出航了,就想过来玩玩,没想到你们居然也在,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

    徐石樵无奈的笑笑,不置可否的道:“是吗?”

    我也不置可否的笑笑,收回两只摊开的手,道:“是啊,谁知道呢?”

    然后,袁家的人就来通知我们开席了。--凤-舞-文-学-网--

    果然是来得早不如来得巧,你瞧,我一到就开饭了。多么有口福一人啊。

    江船的主舱内共摆了三张宴桌,主桌正位坐着袁岫,他的左手边坐着他的女儿袁紫鹃,袁紫鹃之下是冯延涛和李炳海以及徐石樵。袁岫的右手边坐着越津川和那个有些神秘的监工。整张主桌还空着一个位子,不知道是客人还没有到还是故意这么留着。并不是李炳海不愿意带我上主桌,只是我现在这样的份真的很难介绍我,这也是我自己要求的。做人要低调嘛,而且冯炎豹也不会希望我在计划实施之前就不知进退的大肆宣扬。

    于是我面对着的就是一桌的保镖侍卫和随从,幸好这些人都是世家大户里出来的,要不然我肯定抢不过他们。

    我坐的位置刚好可以看到整张主桌,只见那个有过一面之缘的袁紫鹃,今晚穿的是非常隆重,上穿的是一件绣着金花墨凤的大红箭衣,下一袭同色的折柳裙,脚蹬一双粉底官靴。头上带着顶紫金钗,腰上束着同色紫金带。直鼻梁、樱桃嘴、一双眼睛很明亮,只是此刻有些心不在焉的涣散着。

    她的旁边就是冯延涛,看来这位子的安排袁岫是花了一番心思的。只是这位袁小姐却并不对冯延涛感冒,此刻挨着彼此正让两人都显得有些尴尬和不舒服。

    袁岫笑声朗朗的首先起敬酒,所有人都举杯同饮。一杯酒下肚,大家就都有些稍稍放开了。此时。只见那位越津川对着旁边地人敬酒说道:“想来这位就是名响大江南北的怪盗纪德吧?越某也是久仰久仰啊。”

    我听着差点将酒喷出来,怪盗基德?我还是江户川柯南呢!

    这时。袁岫搭言道:“没错。--凤舞文学网--这位就是横行江河湖海地水上独行侠。人称怪盗纪德。”

    这时李炳海也参与了讨论:“我听说独行侠都是独来独往不需要帮手地。他们行事隐秘。行千里。夜盗百户。如此看来。纪少侠肯定是武功高强。轻功了得了。”

    那个怪盗纪德不言不笑。只是顾自己喝着酒。对所有人地话语不表态不否认。

    对于纪德地不言语。所有人都没有生气。反而谈兴更浓。越津川继续说道:“越某曾经听说。有一个商队从海上自东而西满载而归。。才出了东海就被一只海盗船盯上。不仅一船地货物及金银被洗劫一空。而且整条商船上所有人无一幸免。结果那艘海盗船刚返航没多久。就被怪盗纪德一人一帆引到了一处海上迷宫中。整整被困了十几天活活渴死。据当时海盗船上唯一存活地海盗所言。他们被困地第二天一船地货物和金银就不见了。他们所有人都守在船上。并没有人上下进出过。只是那些货物和金银怎么就没有了。就说不清楚了。从此后东海那一片再无人敢为海盗。这些都是纪少侠地功劳啊。越某替所有在海面上求生存地渔民和商人敬纪少侠一杯。”

    纪德并不言语。只是默默地喝下了一杯酒。

    这时。袁岫发言道:“传言说。怪盗纪德不但武功高。水熟。而且极精于航海之术。一人一帆漂浮江河湖海。若非极大地买卖从不轻易出手。而一旦出手必定得胜而归。至今从无失手。如果是海盗江盗碰上怪盗纪德也只能是自认倒霉。世上虽很多人仰慕纪少侠地能力。但却无一人胆敢轻言招揽阁下为己效力。只是最近。传闻中独来独往从无帮手地怪盗纪德却在南津关指挥着一帮粗工在那造房。袁某是百思不得其解。到底是怎样地人才能让阁下折节屈才?”

    纪德眉毛一挑,正想要反驳对方的言语,却听到楼梯边响起了轻微地声音,只是两声过后,那人已经进入了舱房,来的显然是位轻功高手。纪德一边留意到楼梯口的声音,一边注视着边各人甚至是所有在场人的反应,他看到除了自己还有越津川以及隔壁副桌上一位侍卫神色动了动。而他正对面的袁紫娟却仍是有些神不自在的眼珠转了半圈。显然能够听出来人是轻功高手的。自己必然武功修为也不低。纪德淡淡扫过越津川和那位毫不起眼的侍卫,然后看向舱房入口处。

    来人短小枯瘦。脸上五颜六色,并不是他有意在脸上涂了什么。只是因为好像长了满脸的癣一样黄一片,白一片。脸上是红白黄相间,那一双有些凸出地眼睛,却是黑白中布满了鲜红的血丝,嘴唇长年带着深紫色,嘴唇四周却带着苍白。这样一个人乍一看会让人觉得就算没有病入膏肓也是患顽疾,可是再仔细看会发现此人轻如燕,精气凝合,武功修为已经到了一定的境界。

    纪德知道只有一种人才会有这样的脸部特征,他脸上的癣是长年待在水中被感染的,鲜红的血丝眼睛却是因为常在水底视物被泡红的。此人的水一定极佳,纪德暗暗评定自己可以在水底潜伏一天一夜,此人或许可以潜伏三天三夜。如果在水下运动,此人自认第二便不会再有人认第一了。

    袁岫看到来人,起相迎,一边笑脸呵呵地向大伙介绍道:“这位便是神龙帮的帮主阎阔天,阎帮主一水下剑法出神入化,可以在水下击毙任何岸上所打不过的高手。所以,如果有人惹恼了阎帮主可千万记住往火里跳也不要往水里跳。”

    听着袁岫半真不假的说笑,所有人都是淡淡一笑而过。

    阎阔天面无表的看着众人,按照他的个他是绝不会愿意跟这群人为伍的。只是“神龙帮”最近碰到了尤为棘手的麻烦,他不得不来这边应付这些人,希望可以在酒桌上解决问题。

    之后众人有一句没一句的闲扯着这长江以及几大支流上地势力分配,畅谈着对于海盗江盗地打击方法。可是谁都知道在这样的场合下,所有人都会不咸不淡地说着场面话,如果想要深入,各人都会私下里单独约见密谈。

    袁岫知道自己垄断了整个长江中流段最丰富的长江渔业。可是在起家之前,冯家就通过叶家和朝廷的势力迫自己收购转卖鲜鱼可以,但是运东运西就必须使用冯家船队运输。这是整个大齐不成文的规定。只有冯家有长江干流上的运输权,只有冯家许拥有造船厂造船,就连修船也是冯家指定许的几处可以公然修船。袁家的捕鱼业发展到现在成为第一把手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虽然这些年来冯家克扣的不是很紧,也让袁家赚足了一个庞大的家,可是受人钳制的感觉总是让人不爽的。袁家打算着可否花一大笔钱买下几艘船的运营权独立自主。

    越津川知道自己在汴淮一带的水域有着一定的影响,但是江南物产丰富,而冯家水运事业蓬勃稳定,越家在大燕可以说是船业首把手,但是整个大燕水运并不发达,大燕的水运基本还是靠大齐的冯家才有今的繁荣的。越津川非常清楚,现在大家坐在一起谈着各自的利益。但是毕竟人家都是大齐人,自己是大燕人。一旦大燕大齐再次兵戎相见,那么冯家切断汴淮一带的水运,大燕内部的商船运营可能就会陷入瘫痪状态中。其一是因为货物来源自大齐,其二则是因为大燕的造船术远远落后于大齐。大燕非常多的暗探深入大齐学习造船技艺,可惜学成的都是人家已经弃置不用的落后技术。越津川也曾经强行绑回来几个,可是江南人看上去柔,贪图享受却是韧十足,宁死不肯屈服。为此,越津川还不得不杀死了那几个人。越津川琢磨着是否可以用一些人的利益交易换取大齐的造船技术。

    而冯家两位管事也是受到上面指示过来办事的。他知道有些组织的实力强大后开始生出了脱离冯家管制之心。冯炎豹有两个指示,一是培植另一个力量均衡袁家的势力,二是运用击袁家的势力。而神龙帮就是冯炎豹挑中的培植势力,只是在培植之前必须肃清其江湖气息,为此不惜让神龙帮伤筋动骨。

    一时之间,桌上的所有人都各自想着自己是心事。唯一的两个晚辈,袁紫鹃和冯延涛也因为不喜这种场合而默默不语。所以,场面是沉寂而诡异的。

    坐在一旁的我,看着这些人晴不定的脸部表,知道一部分,不知道一大部分,看来自己的报网还非常不健全啊。这些人表面上各自笑呵呵的敬着酒,而心下里却千转百回勾心斗角的谋划着各自的利益。

    可是,除了场面的气氛怪怪的之外,我总觉得还有什么是怪怪的。深深吸了一口气,我的脸色突变。这种味道……

    “啊----”我失声大叫。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女人是老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