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章:越氏

    <---凤舞文学网--->

    这时,冯延涛听到右边传来豪爽的笑声。--凤-舞-文-学-网--他循声望去,只见李叔和徐叔正陪着一个人向自己走来。那个有着豪爽笑声的锦衣男子,三十岁上下,相貌英俊拔,黝黑的眼睛透出刚毅的光芒,他虽然穿着一昂贵的锦服,但是冯延涛总觉得此人更适合穿着劲装,或者军服才是最为适合他的。只见此人虽然对着李叔、徐叔笑脸盈盈,可是从他的眼睛中却察觉不到一丝的欢喜。这个男子的周上下都透着冷酷的气息,一举一动更是孔武有力。

    冯延涛不由得对此人露出一丝连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孺慕之,或许成为这样一个人物才是冯延涛真正想要的,而并不是整天算着自己今天赚了多少亏了多少。

    可是世家出生的冯延涛心中也本能的浮起了警戒,这样一个男子绝对是一个危险的人物,而这时那个男子的目光也落到了自己的上,眼中泛起了笑意。被他这么一看,冯延涛不知怎么的就对他产生了好感,觉得如果可以跟他做朋友的话,那真是一件值得炫耀的事

    那个男子走前一步,淡淡道:“这位就是冯公子吧,初次相见果然不俗。”

    冯延涛有些迟钝的匆忙回礼,心底里却鄙视着自己,怎么可以在此人面前失态。然后向李叔投去了请教的眼神李炳海目光一闪,道:“少爷,这位是大燕越家的当家之人越老板越津川,他可是大燕鼎鼎有名的船业巨子。越家年前还曾经组织过一次大型的船队远洋出海呢,越家跟冯家也是多年的合作者了。”

    听及此,冯延涛赶紧又施一礼,他听爹提及过这个大燕越家的事迹,知道对方也是当今世界有数的家业庞大,实力雄厚的几人之一。

    越津川听及此,只是有些冷淡的笑笑。道:“那次远洋出海不提也罢。船队才出发没几天就因为碰到海难,而中途折返。不仅没有远洋成功,还损失了几艘船。真是已经成为业内的笑柄了。”

    李炳海微笑不语,冯延涛听及却感兴趣地问道:“越老板能够开此先举,已经是实属难得了。一次不成功,总结经验下次再来不就行了?”

    越津川听及爽朗的哈哈一笑。--凤舞文学网--心道冯炎豹那个精明入微的一个人,没想到他的儿子却是如此直爽率。虽然有些天真和不知天高地厚,但却让人不得不喜欢,于是越津川看向冯延涛的目光就变得些许柔和和复杂了。

    这时,船下传来了呼喊的声音。两人俱是低下头望去,只见一叶小舟飘在江船百米之远处,船头一位穿着灰色粗布裙衫地女子正在大声呼喊着这边。

    两人看了一眼,俱是收回了目光,如果是来这船上的客人自有袁家的人会去接应。如果是搞错了的人,也自有袁家的人会去打发。两人同时伸出右手做了一个“请”的动作想延请对方,可也在同时两人顿住自己的手势。转望向那叶小舟。两人都觉得那船上之人有一种熟悉之感。

    这时候袁家地人已经确定了对方不是受邀之人。正要打发。越津川和冯延涛同时阻止。等到那小舟划至近处。李炳海和徐石樵也认出了这是那位宣董事长。于是抬步走向袁家地几个船工说明是自己地朋友。江船上这才放下了爬梯。

    我摇摇晃晃地抓住那爬梯。可是那船家撑地船并不稳。好几次我抓住了爬梯。他地船就离江船而去。害得我只得放手。最后在船上地人和舟上地阿山地共同努力下。我才狗爬一样地爬上了江船。

    看到那人一条腿终于翻过江船露出大半个头了。冯延涛就假装不认识地转就走。太丢脸了。千万不能让别人知道自己认识她。也不能让别人知道。他们冯家正在跟这种人合作。实在是太丢人了。

    看到此人上船后。越津川眼中闪过疑惑地光芒。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对这个小女孩产生熟悉之感。可是当这个女孩近在眼前。那种熟悉感又不见了。不过。为了确认自己一向来非常灵验地感觉。越津川还是上前扶起爬上来还趴在甲板上地她。问道:“这位姑娘。你曾经到过大燕吗?你认识我吗?”

    越津川此言一出。所有人都楞住了。连转而走地冯延涛也停下了脚步。奇怪地看着他。越津川也觉得自己出言有些欠考虑。对着一个第一次见面地姑娘做这样地动作。问这样地话。怎么样都让人觉得轻佻。尽管在越津川地眼里。此人只是一个还未长大地女孩。可是对方却不一定会这么想。于是。越津川马上松开自己地手。退后了一步。

    我站起来。看了看周围地人。有认识地有不认识地。然后转向李炳海。亲善讨好地问道:“李管事。借一两银子来使使可否?”

    李炳海虽然有些疑虑,但还是很快的让他边的侍卫掏出一两银子递给我。我赶紧跑向船舷,对着下面的船家吼道:“船家,这是你的船费,接好了---”说完,一个抛物线扔给他。

    今儿个我终于明白了一文钱死英雄汉的故事的可信了。当船行到差不多地时候,船家问我们收取船费,当时说好是半两地。我心想才半两那简直不算是钱,就让阿山付船费。因为我自己来的银两全部交给戴五了,可是没想到阿山这么大一个人居然出门不带钱。这一下,船家以为我们是两个霸王客,差点没把我们弄进江水里去。于是为了半两银子,这船家带着我们在长江上绕了老大地三圈,硬是我们付钱。最后在阿山的威以及我的利之下,船家才勉强相信了我们一次。可不,阿山还被扣留在舟上呢。那船家收了银子,验证无误后,才将船靠向江船,阿山蹬蹬两步跃上江船,立即低头走到了徐石樵的后。

    看着那个船家的一叶小舟悠悠驶回去了,我才讪讪的对着李炳海道谢,并郑重承诺这一两银子不之内绝对会连本带利归还。然后我才看向那个有些英武的大个子,问道:“你刚刚问我什么?”

    越津川神色一黯,淡淡的说道:“对不起,是越某搞错了。”说完就快步走到已经在远处的冯延涛边,两人的侍卫将船上的众人和他们隔绝开来,也同时隐隐的将他们两人隔开。

    我看着那两人的背影,很是不明白。冯延涛怎么跟不认识我一样?那个陌生人怎么这么奇怪,对我问着莫名其妙的话,又说自己搞错了。搞什么飞机啊。

    才一个恍眼,我眼神收紧看向那个形伟岸的男子,将他的形貌和自己记忆中的合成一体----越津川,原名何津川,男,三十四岁,未婚。原为大燕天策统帅云志凡麾下的一名副将,六年前因跟同僚发生斗殴事件,影响颇大被逐出军营,此后折转汴淮一带,五年前与自己失散多年的叔父越永康相认,成为了没有子嗣的船业大王越永康的传人。经过调查发现,这个越永康的兄长确实在齐燕之战中死,其子也不明下落。而据了解,越永康对这位半路杀出来的侄儿毫不怀疑,至于其为什么能够如此深信就没人知道其中缘由了。越永康不仅对越津川深信不疑,而且信任非常,才两年时间就将整个越家船业交给了越津川打理。而这位军伍出的越津川却是心思细密,精明过人。现在已经是越家船业的全权一把手了。而我的势力在汴水淮河那一带,也受到此人钳制非常。如果不是木瓜门早已在那一片打点过了,我的那些一班学子还指不定能不能杀进去呢。如今,汴水的疏浚工程已经顺利启动了。招收的所有工人,我都是要将其变成自己的忠实门下的,所以在大动干戈之际却要做到不动声色。笼络住一群破产无依,背井离乡的流民并不难,如何将其变成忠于组织的死士却是难事,这之中最难的却是掩人耳目,而难中之难就是瞒过在汴淮一带有着一定势力的越家,尤其是这个有着猫头鹰般锐利眼神以及狗一般灵敏嗅觉的越津川。只不过,他刚刚那样问自己是什么意思?不可能是对自己有意思吧?虽然他三十四了还未婚,但我看上去只有他一半的年龄啊!

    还有那个冯延涛,居然敢用鄙视的眼神看着我。你长成我这样的高,再长成我这样的细胳膊细腿你爬爬这老高的船舷试试?我下定决心,下次再有插花的新花样绝不告诉他。哼---

    徐石樵跟后的阿山耳语了一阵,然后有些神复杂的看向这个合伙人,然后看向我有些好奇的说道:“没想到宣董的能耐不小,居然可以知道我们的所在。我们还以为,你会在南津关游览呢。”

    我摊开两手,有些无辜的说道:“这可能就是先人说的人生何处不相逢吧!”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女人是老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