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章:馨园

    <---凤舞文学网--->

    叶至迁跳上马背,缓缓踏了几步,不由分说将我顺势一带扶到马上,马儿适应不了突然增加的一个人,躁动不安的乱踏了几步,我捂着双眼惊喘出声。--凤-舞-文-学-网--半天后,我趴着马背上紧拽马儿的鬃毛,再也不敢动了,骑上来之后我才发现这马比我想象当中长得更高大。

    我现在离地老高,脚无处可蹬,手无处可放,整个人缩成一团趴在马背上寻求一点点安全感。

    叶至迁握着缰绳,用双臂将我从马背夹起来,嘴上还威胁着说:“如果你再拽着烈焰的鬃毛,它会毫不给面子的将我们两个从马背上甩下去。”

    我听着赶紧放手,这一紧张,重心不稳差点直接从马背上摔下去。我惊甫未定,然后才发现叶至迁从后环住我的子,抓起我的手,抖了抖缰绳,马儿转过头,速度极快的“哒哒”奔跑起来。

    后四扬的尘土接不住我破碎的尖叫声。

    我全僵硬地坐在马鞍上,很想从叶至迁的手里将自己的手抽出来,但是我又不敢,怕手出来了,体就掉下去了。

    似乎感受到了我的想法,叶至迁一甩缰绳,马儿撒开四蹄加速飞奔起来,我赶紧乖乖的让叶至迁握住我的手。我被马儿颠的有点想吐,但是风驰电掣的感觉又让人有些刺激。风声在耳边呼啸,景物在后疾速消逝,原来这就是策马驰骋的感觉。

    我需要半天走的路程,在叶至迁的飞速奔驰下一会儿就出了建城的西安门,朝着未名的远处呼啸而去。

    出了城门不多一会,远山就进入了眼帘,我光顾着看周围的美景,没感觉到叶至迁用马鞭一抽马儿,那马儿就像鸟儿似的毫不费力地纵过去,轻松跃过一道又一道的篱笆,不一会儿就跳到了另一条乡野小道上。乡道上的牛儿鸡鸭惊恐地四散逃开,我则惊呼出声。只是到后来我自己都不清楚这是惊吓的,还是刺激的。--凤-舞-文-学-网--

    我们转过尘土飞扬的弯道,叶至迁在一丛山茱萸底下勒住了马。冒着湿润气息的泥土上躺着三五只野狗,它们正贪恋地仰视着燕子在暮霭中盘旋。

    我坐在马背上极目远视,这儿有宁静的田野和缓缓流淌的黄浊河水。这儿有最的照和最浓密的影。一大片被开垦过的田野和连绵不断的果园正对着和煦的夕阳,安详而满足地发出微笑。它们的边缘是一片绿到黑黝黝的森林。远处的夕阳正在渐渐没入天际,天边的晚霞映出一片浅红。蔚蓝的天空此刻化作湖绿色,乡间暮色神秘的宁静正静悄悄的笼罩着我们。河边一排排的松树,在阳光下本是一片苍翠,此刻映衬在湖绿色天空的昏暗中,却成了一排无法逾越的黑色巨人。它们伸展的手臂,把缓缓流动的黄泥河水隐藏在它们的脚下。

    最远地地方。绿影屏障地影之后。星星点点地灯光显示着人家地存在。黄昏地温馨。土地地湿润以及一切嫩绿地植物发出地芳香都将我们团团围住。

    乡间上空宁静地暮色能让任何纷乱地思绪安定下来。这时。叶至迁抬起握着马鞭地右手。指向前方。神也有些激动地说道:“在那儿。就是陆府地人所在地地方。我将它取名为‘馨园’。或者你也可以称呼它为‘狡兔村’。而今后。它属于陆府地人。也同样属于你。”

    馨园?狡兔村?多么令人向往地所在。

    属于我?我地土地?

    我顺着叶至迁地右臂看向最远处。混浊地河水。在数排高高地松树和纠结着地藤蔓地夹峙下静静地流淌。河水像一只弯曲地手臂向馨园两侧拥抱过来。站在这个入口处。看到那高高地绿色屏障。使人心旷神怡。仿佛这一切就像是我用手筑起来地篱笆。是我对于这片领土主权地象征。这荒芜地土地。这富有生机地土地。这有些花果树和齐腰深杂草并生地土地难道就属于我了?属于我这个从异界莫名其妙而来地人了?

    我不敢相信。这不可置信。我惊讶地看向叶至迁。

    他笃定的看着我。

    我不顾一切在心底默默的想着,如果你送我的是一个牢笼,那么如此美丽的牢笼,我宁愿被缚其中。如果你送我的是一个天堂,那么欢迎你来我的天堂做客。

    蜿蜒起伏的土地在我的眼前伸展开去,这归属于我宣心照了!

    叶至迁抖了抖缰绳,让马儿慢慢的在田野路上踱步而行。我们走近一条岔路,在渐渐昏暗的光线中我发现叶至迁有一双驾驽马儿的巧手,轻如鸿毛,韧如牛皮,那么美,那么灵活而有力量。

    我们趁着天未全黑渡过河流,爬上小山坡,远处星星灯光中的房屋还未出现,却已经能看见高高的树丛顶上升起的袅袅炊烟了。我闻到饭菜的香味,我闻到生命底层燃烧的香味。

    我们来到了小山顶,几座结构笨拙,杂乱无章的白色小屋耸立在对面的山丘上,俯瞰着一直延伸到河边的巨大田野。它们看上去是座旧房子,完全不像是新建的,但是它们确实是新建的。饶是如此,我也觉得这些古怪的白色小屋是那么的令人称心,这儿到处都弥漫着一种坚实、稳定和永恒的气息,这儿就是馨园了,这儿就是狡兔村了,这儿是属于我的了。

    在叶至迁的指示下,马儿一个俯冲跃下小山坡,少顷,那屋子模糊的轮廓就显现在了我的面前,我在马上兴奋的耸了耸,马儿似乎感觉到了噔噔噔的快步向前。等到我可以在黑暗中明显的看到那新鲜的白粉墙时,叶至迁将我从马上提了下来。

    脚一落地,一声欢呼刚要喊出来,却又消失在我的喉咙口。

    那房屋多么静寂而黑暗,袅袅正在上升的炊烟像是鬼烟一般源源不断,永不停止。我看到房屋的廊前,一整排的人在那站立不动,脖子老长的盯着同一个方向,专注到完全无视我的到来。而王全则背着手在廊前焦躁的来回走着。

    大家不是应该在明亮的屋内,坐在一起吃着野味新鲜蔬菜的吗?大家不是应该其乐融融的畅谈着新生活,然后对于自己的到来欣喜若狂的吗?

    我有些失措的看向那可怖的静寂,叶至迁似乎也感觉到了气氛的不对,用手拍了一下马儿,那马儿不悦的嘶叫了一声。这时候廊前的所有人都看向我们了。

    在黑暗中,他们用了很久才看清我们,等到知道是我后,英儿第一个冲上来,抓着我的手焦急的说道:“兔子,兔子,大石他们还没有回来。”

    我也同样焦急的反握英儿的手,试图镇定双方,我看向王全问道:“怎么回事?”

    王全踉跄了几步,跑到我的面前,简洁明了的说道:“有一群人趁着大石他们去后面山上打猎来我们的家里将所有的食物、银两都抢走了。大石他们回来后,就追踪而去了。可是现在都过去一个多时辰了,他们还没有回来。”

    “这儿会有人来抢劫?”这儿怎么会有人来抢劫,这儿为什么要有人来?

    所有人都回答不出我的问题,我看向长廊上,剩下的果然都是一些老幼妇孺,连铁头他们都不见人影。我安抚着所有人,然后看向叶至迁。

    叶至迁冰冷的眼眸看向王全,王全不由得形一缩,有些说不出话,还是英儿胆大的指着他们刚刚一起盯着的方向,说道:“大石他们从这儿走的……”

    还在马上的叶至迁抖了抖缰绳,将马掉转方向,二话不说就奔驰而去。我大喊:“带我去,带我去……”

    可是叶至迁根本没有打算带上我,瞬间马儿和叶至迁就消失在了我们的视野范围内。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女人是老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