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三章:冤孽

    <---凤舞文学网--->

    什么都没有动,一切都太快了,快到一片叶子都来不及落地,快到不知道哪里是开始,哪里是终结。--凤-舞-文-学-网--

    叶闯脸上呈现出痛苦之色,阳光闪闪发光中,叶闯像是钉子一样被钉在了树干上。两个人都注视着叶闯前的那个剑柄,刚刚还靠在叶问边的那把粗糙的剑现在正穿透叶闯的子深入到了树干中。这只是一把桃木剑,没有剑鞘,没有剑锋,暗淡而笨拙,可是在叶闯还不知道疼痛的瞬间,那一剑变了,变得有了光芒,变得有了生命,变得可以任意夺取他人的生命,变得嗜血,变得没有人。叶问将自己所有的生命注入到这一剑中,无坚不摧,轻飘飘的刺出,带着决然和绝望的愤恨,有了灵气的剑很简单的就找到了血量最丰富的口,灵活积极的窜入,一刺到底,一步到位。

    温暖和煦的阳光照着靠在同一棵树干上的两人,听到动静,叶闯所有的随从侍卫都跑来了,但是等到他们看到那一幕每个人都觉得天地都塌了。叶问轻飘飘的笑了一下:“快去通知你们老爷吧,谁上前一步我就拔出这把剑,让他见不到自己儿子的最后一面。”

    轻功最好的几人都飞走了,留下的人也不敢轻举妄动。任何人都知道这样的一剑刺在这样的位子,大罗神仙也挽救不了,死是迟早的事,只是就像这个疯子说的一样,能否等到叶老爷来见最后一面还有那么一点点的悬念。

    叶问头靠在奄奄一息的叶闯肩膀上,轻悠悠的说道:“没想到吧,我真的下得了手,这一剑是我用三十年练成的,没想到这么简单就完成了,还真的是有些失望,很是失望,失望呢。--凤-舞-文-学-网--”

    叶闯的嘴角已经不可遏止的流出了鲜血,他突然凄艳的笑了出来,口含鲜血的笑道:“我也很失望呢,呵呵,呵呵,呵呵呵呵……”

    “哥,告诉我死的感觉好吗?”叶问发现自己叫出这一声“哥”的时候整个人充满着阳光,温暖而明亮,但是他以前从来不敢奢求温暖和明亮,现在终于享受到了一回。

    听着那一声“哥”,叶闯丝丝被抽离的生命也渐渐放缓了步伐,他淡淡凄楚的说道:“弟弟,你记清楚了,死的感觉并不特别,就像快要入睡一样,凉凉的,很慢很慢,像走在悬崖边上一样会一跳一跳的。你摸摸我的脖子,那上面的筋脉正在强烈的一跳一跳的。轻飘飘的,只是有点痛,真的有点痛……”

    看着叶闯渐渐阖上的双眼,叶问强行输入了一些真气帮他续命,嘴上着急的喊道:“哥,你撑着点,你撑着,爹还没有来,我命令你撑着。”

    叶闯努力睁眼,温和的看着他说道:“傻弟弟,人命死哪有这么容易,哥只是有些累。有些累……答应,答应哥一件事,一件事好吗?”

    叶问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痛哭流涕,他声嘶力竭的喊道:“不答应,我绝不答应。”

    “爹。爹他一直认为自己。自己只有。只有唯一一个儿子。现在。现在他真地只有唯一地。唯一一个儿子了。我让给。让给你好吗?我请你。请你代替我。爹。爹他……好……”

    …………

    刚刚还被钉在树上地叶闯现在是被挂在树干上了。就像咸鱼干被挂在一根绳子上晒着一样。叶闯没有等到叶德陵地到来。叶问也没有等到叶德陵留着血泪地那一刻。但是他等到了杀气密布地一刻。

    满天和煦地阳光躲起来了。天沉下来了。后有剑尖奇异地震动。叶问没有拔出叶闯前地那柄桃木剑来回击。他摆着跟叶闯一样地姿势迎接着属于自己地一剑。剑尖入地那一刻。我苦笑着想着。哥骗他地。一点都不慢。也没有一跳一跳地感觉。很快很。像是被烈火烫到一样。然后就是麻木一片。然后就只看到一柄闪着精光地剑进入了自己地体。

    叶德陵踉跄着冲上去抱住自己唯一地儿子。惨叫着狂叫着。叶问凄然笑着看着这个抱着他人地自己地爹。轻飘飘说道:“你。你不该生我地!后悔吗?后……后悔……过吗?”

    “这。这不会。这。这——这不能够。这不能够!”

    “我也要死了呢,一起去死了。爹……”

    “我的孩子,我的孩子,我的闯儿,闯儿啊——”

    “你,你能,能抱一抱我吗?临死,临死之前,抱……一……抱……”

    树林里突然间死一般的静默,风不敢动,树叶子不敢动,叶问也不敢动,他提着最后一口气,他从来没有被父亲抱过,他想,想抱抱……

    叶德陵呆立不动的看着叶闯,看到他前的那柄剑,看到他临死了还像是在笑的样子,突然像条疯狗一样,扑到叶问的上用上最大的力气猛甩叶问一个巴掌,然后缓缓跪倒,颤巍巍的昏迷了过去。

    那一个巴掌沾脸之际,叶问被甩出一脸的冷笑,凄楚的走了。临死之际,他相信了自己哥哥的话,死的感觉并不特别,就像快要入睡一样,凉凉的,心凉凉的,很慢很慢,像走在悬崖边上一样会一跳一跳的。轻飘飘的,只是有点痛,那记巴掌真的有点痛……

    等到叶公佐赶到,看到这一幕他也天旋地转了,这是冤孽,冤孽。在叶公佐的指挥下,老爷和少爷分别各用一辆马车运了回去。

    马车渐去渐远之后,一个小小的影才从远远的树干中现出形。他看到自己的父亲被人一剑刺在树上,他看到一个人抱着一个人在哭,然后那人一个巴掌将自己的父亲打死了。那个人的样子,他死都不会忘记。小孩缓缓的走到那棵树干前,看到树干上有两滩血迹,两滩黑色的血迹。小孩知道水是白色的,而血是黑色的,他天真的用手中的树枝扫扫这边摸摸这边,弄弄那边,两摊血迹在他的搅动下,已经有些难分彼此了。

    逐渐变成的一圈黑色的血晕,这一切加深了小孩对于黑色的印象。

    那个小孩名叫叶至迁。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女人是老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