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八章:两散

    <---凤舞文学网--->

    叶志远三步两步走到我的边,然后学着史天问的样子将他的手搭在了我的肩上,然后将我的体带向他,他轻轻放下我肩膀上的手仿佛是撑起木偶的那一根线,没有那一根线木偶就散落,一败涂地了。--凤-舞-文-学-网--我顺着他的手臂抬眼看向他,那么高,那么高不可攀,带着永远的倨傲和任。他的嘴角僵硬紧抿,眼中有着不善的怒意,似乎是自己心的玩具正在被别人弄坏时的那种愤怒。

    史天问的动作僵住,他怔怔的看着突然冒出来的叶志远,搭在素琴肩上的手不由自主的放下,眼中飞快的掠过一抹不明显的痛楚。

    而我还是抓住了他的痛楚,只要叶志远出现,史天问就是无条件的忍让和退让的。史天问就是这样不明显的痛楚竟然也使得我很明显的为之心痛。

    叶志远不出现,心痛的那个人是我,叶志远出现了,心痛的人就是史天问和我。如果,是这样的话——就当叶志远没有出现好了……

    我轻轻转,掠过惊在一边的黛娥,走到震在当场的老板面前问道:“老板,那把扇子多少钱?”

    那老板稍微定了定神,然后清醒的说道:“至少一百两。”

    我看看手中的扇子,觉得它也确实值这个价。然后我请老板借一步说话。良久之后,老板的手中多了一张图纸,我自信这张图纸也绝对值一百两。

    既然我家是喝酒世家,关于喝酒的容器我当然也就有了一定的研究。这一酒壶酒杯就是为了耍赖而存在的。酒壶中有一个壶胆,而壶胆和壶壁之间有一个夹层,容量是壶胆的一半。--凤-舞-文-学-网--平时可以将壶胆中装酒,壶壁中装水。壶口上有一个一朵并蒂莲,按一朵莲花出来的是酒按另一朵出来的就是水了。那一酒杯也是一样,酒杯底下有一个高座,酒杯旁边有一个并蒂莲花雕刻,按上可以将杯中酒留到高座中,按下可以将高座中的酒不动声色的放到外面。而现在我要将这酒杯酒壶卖一个好价钱,我当然不会跟他说这只是为了喝酒耍赖而用。其实只要我稍稍示意,见多识广的老板就能知道这种酒壶可以用毒杀人于无形。整个酒壶酒杯都是银质外观,令人很难想象这样的容器也能装毒。这是因为能够看得到的地方全部都是银,而碰到毒酒的地方全非银,但是那一部分是绝对看不到也想不到的。使用时,壶胆中的净酒给自己喝,壶壁中装毒酒给别人喝,神不知鬼不觉。而那酒杯却是可以救人于无形,并蒂莲花一按,让酒杯帮你喝毒酒,只要演技到位绝对可以逃过一劫。那古董店老板吃惊的看着我,他也知道这东西如果不是这样的场合下卖,绝对可以卖到千金以上的价钱,而我现在只要一百两,所以那老板近乎是抢过我的那张图纸的。

    就这样,那把扇子还是到了我的手中。但是它却永远不可能到史天问的手中了。我恍然中不知道自己硬要得到它的目的到底是什么。看着这扇面上题着一句诗“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多么讽刺,又是多么的准确。

    看到老板已经跟我成交了,史天问带着那素琴走出了古董店。我默默的看着他们两人消失的的背影良久良久,等我终于收回视线后才发现——

    叶志远同样默默的看着我良久良久……

    望着叶志远冰冷愤怒地俊容。我有一瞬间地恍惚失神。

    “为什么?……”叶志远地声音有些干哑。似乎强忍着怒气花去了他太多地力气。他闭了下眼睛。努力让自己紧握地双手松开。

    我说不出话来。也不知道该如何去说。我刚刚地整个考虑过程中。想到了史天问地痛楚。想到了自己地心痛。惟独没有想到地是我这样明显地拒绝也深深地伤害了叶志远。只不过为了史天问不被他伤到。我就自认为很聪明地自己来解决。而无形中。最后却是叶志远受伤最深。

    看着叶志远强自挣扎地样子。我心底隐隐波动着地不知道是歉疚还是疼痛。我尽量避开叶志远视地目光。低声说道:“送给……你!”

    叶志远躯一震。哑声道:“我。叶志远从来不用扇子。”说着。他一掌拍落那把扇子。

    望着叶志远沉黯地神以及僵硬地转。我突然发现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我就一直像现在这样看着叶志远地背影离我一点点远去。每一次都是我跟他冲突之后。每一次都是他无奈地丢下我。每一次都是我倔强地斗争带给他难堪结局。每一次都是他无意地发怒带给我难耐地下场。每一次……

    我缓缓蹲下子捡起那把扇子,扇子上画面不见,只露出那句诗“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这句话现在似乎正在嘲笑我。黛娥过来搀扶我,我冲她释然一笑。

    有什么可伤痛的呢?我理应在那一天就脱胎换骨了的——

    这时候老板过来神秘兮兮的想我再卖给他一些图纸,价格可以从优。我心想这也是一条路子,古往今来多少构思精巧的物品,多少前人智慧结晶的机关,何尝不能以此作为生财之道呢?只不过我现在没有这个心,我告诉老板需要时间,等有了构思之后再说。老板听我没有拒绝,也就说了一些场面话后送我们出门。

    回到月满楼的时候,白鹭告知国主提前设宴,苏聂中回来急急忙忙换了衣服就已经赴宴去了。黛娥看着那支萧失神了一阵,我非常之抱歉,如果不是我生事,就不会误了黛娥送礼的时机了。黛娥笑笑的对我说没关系,但是我知道她心里是看重这事的,只不过不能在我面前显露而已。

    然后白鹭像说爆炸新闻一样的告诉我们郎才女貌的史天问和素琴小姐双双大驾光临月满楼。现在,肥掌柜正在招呼。私底下,肥掌柜也是素琴小姐的追随者,现在可以近距离的看到梦中人,他恨不得免费送她一桌满汉全席。

    黛娥虽然还是有些迷糊,但总觉得我跟那两人之间有些什么,所以脸带担忧的看着我,我同样笑笑的对她说没关系。

    确实没关系,我还没有输呢。

    只不过我的致富宝策划案不能再拖了。

    冲动的向着那个方向奔跑着,银牙紧咬,我告诉自己,脸面算什么,肚子咕咕叫的时候没人会在意自己是满面灰尘还是面敷凝脂的。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女人是老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