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五章:正主

    <---凤舞文学网--->

    时间一晃而过,今儿就是恩科开举的子。--凤-舞-文-学-网--我在月满楼大厅中与苏聂中不期而遇。苏聂中正自信而温婉的与黛娥道别,黛娥双颊绯红像个妻子一样软声鼓励。

    这幅场景真当是羡煞旁人。

    苏聂中路过我边的时候,冲我礼貌的一笑。我学着男子样抱拳对他说着:“苏公子才华绝世,预祝苏公子此去蟾宫折桂,功成归来。”不管我有着怎样的私人算盘,这一番话倒是发自肺腑的。

    兴许是听出了我话语中的真诚,苏聂中微笑着向我回了一礼,然后昂首扩的踏步而去。

    等到苏聂中的影消失在月满楼,黛娥才有些难以自的掩面而泣。这就是喜忧参半的感觉吧,一个人的考试带着两个人的命运。黛娥希望苏聂中一举高中然后回来接自己,黛娥也担心苏聂中一旦飞黄腾达会辜负自己。这种患得患失的纠结感觉,想来黛娥已经积压了良久了。我走过去轻轻抱着宣黛娥,她的子不停地在抖,或许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如此慌乱吧。

    与此同时,叶至迁正在驿道上狂奔,除了必要的换马和休息外几乎是马不停蹄的直奔洛城。他带着的阿默阿剑看上去只有十六七岁样子,但是这样的急行军,他们不但没有落后还精神十足的样子。叶至迁看着他们,略略有些满意。

    再赶半的路程就能到达与大蜀交界的洛城了。叶至迁想着如若碰到茶棚酒肆就停下来休整,让马儿也缓口气。很快,他们就看到了路旁有着一个低矮的茶棚。阿默抢先下马,走到茶棚内粗粗打量,阿默虽然年幼,但是阅历却高过许多普通意义上的老江湖。--凤舞文学网--他粗粗的几眼就能清晰准确的判定这个茶棚是否有古怪。很快,他就指挥着茶棚老板的两老口倒茶弄点心。阿剑看到阿默已经确定无误了,就马上下马从包袱中取出巾帕,等到叶至迁坐定,阿剑已经端着铜盆过来帮他洗脸拂尘了。叶至迁坐在那喝茶吃咸水花生的时候,阿默阿剑早早吃完已经在向老板讨要草料,照顾三匹马吃喝了。待叶至迁习惯的将茶杯放在杯盘之上时,阿剑就快步过来付钱并将他们的水壶中灌上水。而阿默则已经摸着马的毛牵着缰绳过来等候了。等到叶至迁上马,阿默阿剑才上马,叶至迁挥鞭之后,阿默阿剑才拽紧缰绳起跑。不管叶至迁是以什么速度前进的,他们俩都能一左一右跟他保持一个马的距离,决不过,也绝不会落后。

    申时三刻,洛城最大的酒楼。

    “展行霈”站在窗前,望着远处的城门,陷入了沉思。十数前,展行霈之子展鹏飞无故失踪,堡中人皆说可能是遭到平休门余孽的毒手了。这样的事,作为展鹏飞的“父亲”,“展行霈”不可能不管的。但是三之后,却有人带着昏迷的展鹏飞上门。“展行霈”是认得此人的,施明智是早年有名的杀手,只不过江湖传闻他已经亡,没想到他却还活着。施明智告诉他,早年正是因为平休门勾结金鹏山庄才会使得他所在的组织全军覆没。当时受重伤的施明智只有诈死求生,之后平休门如中天,直到展家堡堡主雷霆一击才使得平休门覆灭。施明智这才敢再次出山,没想到的是一出山他就在路途中碰上了平休门的余孽,他们抓着一个青年人。施明智看他们只有两个人就冒险救下了那个青年,一问才知道他正是展家堡堡主之子。所以他就带着展鹏飞投奔展家堡来了。“展行霈”对于施明智的话半信半疑,等到展鹏飞醒来后,问了一下他确实是中了平休门余孽的埋伏,展鹏飞认得他们的功夫。也确实是施明智救了他,两个平休门的余孽当场死亡,而施明智也受重伤。“展行霈”亲自验过伤,施明智上的剑伤确实是平休门杀手的剑法,短促、迅疾、剑薄而入口浅,但招招向着致命之处而来。

    “展行霈”找不出任何破绽,但也不会轻易相信他人。接下来的子,他派人暗中观察施明智的所有行动。结果,施明智不是带着堡中底层家丁逛酒楼转窑子就是在堡内调戏姿容不错的女弟子。所有的一切都证明施明智根本是在展家堡混吃混喝。

    但这些还远远不是“展行霈”彻夜难眠的主要原因。

    “展行霈”自信自己将洛城铁矿地消息封锁地绝对严实。但也因为自己捂得太实。所以既保险又有实力地买主就很难找。被迫无奈。“展行霈”就将目标盯向了大蜀。只有跟大齐之外地人交易才有可能瞒过叶家地耳目。况且洛城与大蜀交界。经过多次谈判协商。大蜀方面地人才肯于今来跟他会面。

    对方地谨慎小心令“展行霈”叹服。辗转多次。会面地点也变了多次。才最终商定今在这相会。为了安全起见。“展行霈”只带了两个心腹。他相信对方应该是有诚意地。否则也不用这么地小心翼翼。

    将近黄昏地时候。叶至迁赶到“洛神楼”。阿默伺候叶至迁沐浴穿戴。阿剑在外密切关注“展行霈”地动作。期间。“展行霈”起来掀开那箱样品矿石总计五次。从窗口走到门边来回不下十次。

    在“展行霈”实在是等不下去地时候。阿剑上前敲门。里面地“展行霈”一惊之后。急忙自己前来开门。等到看到是一个少年时。顿时眼露凶光。而阿剑却根本没有看“展行霈”一眼。只是低头守在开着地房门旁。恭恭敬敬地等待。

    这时候。从隔壁房间走出一位风度翩翩地公子。沉着而笃定地走向“展行霈”。“展行霈”并不认得此人。但他知道这正向自己走来地绝非凡人。这人年纪轻轻但是吐气沉稳有力。“展行霈”敏感地觉得这位公子地武功绝对不低。远远在自己之上。甚至远远在平休门门主“魔掌”之上。“展行霈”所见之人不少。却从未见过有人态度如此从容。清冷雅中又带着令人高不可攀地贵气。整个人看上去清瘦俊。仪表不凡。但是那一双冷森冰寒地双目却又令人觉得他是一个心狠手辣之辈。只是此人看上去却端端只有二十岁上下。

    世上英俊地少年不少。文质彬彬地书生带着文雅地弱气。气质不凡地世家子弟带着少年扬名地傲气。刀光剑影地武林侠少带着难掩地杀伐之气。只有这个人将文质书生、世家子弟、武林侠少地优点集中并达到完美和谐。他穿地衣服质料讲究。剪裁合上无其他配饰却不显得寒伧。长衫过长却不显得做作。

    凭感觉,“展行霈”就知道来人正是正主。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女人是老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