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章:不哭

    <---凤舞文学网--->

    “怎么回事?”叶志远口有一阵冰凉的看到她红肿着半边脸的站在那,直觉告诉他,她出事了,才到了一会儿就出事了。--凤-舞-文-学-网--才安顿好这只兔子,叶志远就召唤来了他的三个兄弟,他要让他们看看这只兔子的悲惨下场,以洗刷他昨天被球差点击中的耻辱。可是当他看到那个向子武举得老高的手和她受屈的表时,瞳孔瞬间紧缩。而当他看到捏住向子武手腕的史天问时,心底更是有着隐约的不安和疼痛。

    低着头的她恍惚失神的逃避着众人的目光,而尽管叶志远不肯承认,但是一个顽固的声音却还是悄悄而坚决的告诉他,她躲避的只是史天问的目光。

    看到叶志远进来,一些还围着看好戏的人都纷纷自觉的退避三舍腾出地儿,他们虽然没有几个人真正认识少爷,但是在建城谁是少爷却是妇孺皆知的。史天问放开了紧握的手,向子武脸色苍白的退了一步。在叶志远走向我的过程中,我无表的转而走。现在的我,不想面对史天问,不愿面对叶志远。

    她的躲避和略带厌恶的转使得叶志远的心口仿佛被重锤狠狠的击中,他大步上前一拳挥倒那个向子武。

    向子武在空中飞了半米,重重的倒在我的面前,嘴角瞬间留下鲜血。

    看到这一幕我有些头晕,头很痛。换了一个方向,我想再次逃走。可是脚很重很重,我一低头才发现,躺在地上的向子武一个翻就抱住了我的小腿,有些凄惨的苦求道:“救救我,救救我,不然少爷会打死我的,救救我啊!”我失笑的看着这个抱住我小腿的向子武,刚刚还神气活现耀武扬威的甩我巴掌的他,现在却在求我。世事变迁周期也太过短暂了吧。我知道,我离向子武最近,现在的他正像是溺水的人抓救命稻草,能抓什么是什么。我冷笑着扳开他的双手……

    看到向子武扑向她的一瞬间,叶志远动作僵住,他怔怔的看着她,等待着她的反应,他发现他在期待她为了那个向子武向自己求,只要她开口,他可以毫不犹豫的放过向子武,甚至可以马上下令不再封杀向家,只要她向自己服一次软,一次,就一次就可以。--凤-舞-文-学-网--而他却发现,她根本没有看自己一眼,她轻轻的弯下腰,轻轻的掰开向子武的手,轻轻的转,轻轻的走了……

    痛楚向他全面袭来,叶志远有些失去理智的再次挥拳在向子武的上。他无法忍受她三番四次的对自己漠视,他对她关心她漠视,他对她报复她无所谓,而史天问哪怕只是小小小小的一个动作她都会敏感的做出反应。叶志远心中酸痛,脑中愤怒,忘记了理智的对着向子武发泄。所有的人都惊呆了,史天问和后面进来的皇甫松、冯延涛三个人都拦不住叶志远一个。

    “够了!”我冲到一团乱战的五人中间,一个躺着被打,一个跪着挥拳,还有三个半拉半拽。甩下一句,“像群傻瓜!”

    感觉到叶志远收住手了,冯延涛和皇甫松齐愣愣的看向那小丫头的背影,这个天底下居然有人敢称他们四个为傻瓜?不是亲耳听到,他们打死也不会相信。而更为可气的是,她骂了他们是傻瓜后,他们想想自己刚刚的行为还真的有些像傻瓜,一时之间他们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怎么了,怎么全失去理智了。

    还是洗碗吧,洗碗比面对这群人轻松加愉快多了。找了一个竹棍,将游到池子中央的碗碟勾到池沿,我就挥散所有烦心的事专注于洗碗。洗涮涮洗涮涮,洗洗涮涮涮……

    站在二楼走廊上地叶志远可以清楚地看到蹲在池子边拼命刷碗地她。她脸上被掌掴地痕迹已经减退了。阳光下地她地影小小地。似乎在隐忍着什么。却又似乎她原本就是如此地不在乎地。更好像是一阵风吹来就会将她吹散。从此消失不见。叶志远有些叹气地抬头看天。天空蓝。却带着铁锈一般地滞留感。有阳光。却似乎弥漫着霾。他地面容不得不冰冷下来。眼神沉黯地看着史天问一步步走向她。

    “又在哭了吗?”史天问站到她地后。轻声问。

    后有轻微地呼吸。听到这个熟悉地声音。听到这句熟悉地话。我有些恍惚。真地是如此地熟悉……似乎已经等待了许久许久了……

    是不是应该就这么真地哭呢?我有些迟疑地想着。渐渐地。理智回到了脑海。为什么要哭?回仰望站立在那地月白色影。心中又涩又痛。有些无法忍受这样地样子被他看到。似乎最后一丝自尊都会在他地目光中被风干一般。

    “我没事。真地没事。”我蹲在地上。很想将自己地头埋进膝盖里。就让我做一回鸵鸟吧。现在我不需要任何人地同不需要任何人地关心。什么都不需要。就让我自己一个人慢慢。慢慢地洗碗。我会一点一点地舐自己地伤口。过后我就会是更强地我了。

    叶志远沉默地站着。一个光晕地圈子中小小地她蹲着。飘逸地史天问站着。画面很唯美。而他们彼此沉默都能如此和谐地共处一个圈子使得叶志远心颤抖地像被刀子割着。从一开始。他和她就像是冰炭不能同炉。他觉得她刺眼讨厌。她更是怨恨仇视他。她地不屑和无所谓一次次地刺激着他。他以报复捉弄她为乐趣。可是没有一次他报复捉弄后有着成功地快意。

    叶志远黯然的抿紧嘴唇。为什么没有快慰感,为什么有的是难受,为什么有的是痛楚,为什么……

    “为什么拦下志远?帮你报仇不是很好吗?”史天问也蹲了下来,近距离的看着她,她的受伤和强撑是那样的明显,使得他都有一点不忍。

    “不用了,我已经给自己报仇了。”我不动声色的微微转了一点,让自己的余光都看不到他,这样他也就看不到自己了。这是第一次他主动的靠近自己,第一次跟自己是同一高度,而自己却有一种完全没有准备的感觉。

    “哦?”史天问有些吃惊。

    “他也只是打了我一个巴掌,而我刚好还了他一个巴掌,互不相欠了。”

    听着她过于倔强的话,史天问若有所思的说道:“我现在承认志远说得对,你确实很有意思。”

    我闷闷的没有搭理他,有意思?好像是少年康熙第一次遇见韦小宝时跟他说的话。你以为我是猴啊,有意思!

    “你跟一般的小女孩都不一样。没什么可哭的时候放肆大哭,该哭的时候却强撑着不哭出来,如果刚刚我们不在,你,还会那么做吗?”

    什么意思?“你觉得我是仗着有你们在所以才敢出人?哼,你也太小看人了。”

    “你别那么激动,我只是问一问。”史天问有些好笑的看着这个现在正叉着腰的女孩。

    “我告诉你,没有你们在,我照样挥手甩掌。”

    “可是,你有想过后果吗?如果我们不在,躺在地上被拳打脚踢的那个人也许就是你了。”

    “为了能逃过第二拳难道就要忍下第一拳?不可否认你的观点与我的有很大出入。如果什么事都想清楚所有后果之后再做,那人还算是人吗?还有所谓的喜怒哀乐、七吗?”

    史天问微笑着对着她,“你知道你现在很像谁吗?”

    “谁?”

    “志远。”

    切,我像他?我是打不死的小强,他根本就是一只被吹大的恐龙气球。

    “你怨他吗?”史天问有些小心的问道,似乎怕再一次的刺激到她。

    “不怨。”

    “又强撑了!”史天问有些失笑。

    “我不是强撑,我是真的不怨。他花了一万两银子把我买来,放在这儿来打工,合理合法。如果一定要怨的话,我怨我自己,怨自己没钱没势没地位没能力。”

    史天问有些不解:“难道示弱会比强撑更难吗?”

    我闭上眼睛,怎么跟他说呢?“你们从小都是特权阶级,你们习惯了别人对你们示弱。而像我这样的一出就是中下阶层,我们习惯了强撑,软弱就代表着失败,只有靠着大山的人才有资格软弱,而我的背后凉飕飕的,只有让自己站直不被吹倒。”不能软弱,不能服输,不能被别人欺负,跌到了自己爬起来,这是老妈常常对我说的,也是她穷极一生得出的人生经验之一。

    史天问长久的怔住。

    半响。

    史天问呆呆的说:“因为没有依靠才会强撑?……那,她……”

    “她……?”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女人是老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