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三章:胭脂

    <---凤舞文学网--->

    一路上,许浑很耐心的听着她的指路,在原地绕了足足三圈后,终于忍受不了的许浑自作主张的指东往西,才得以侥幸绕出了那个误区。--凤舞文学网--

    “等一下……”

    “?”

    马车停稳之后,我就跳了下来,如果就这样回陆府估计我会再次被轰出来,总得带点东西来着。

    “喂,那什么浑的借点钱使使!”

    “你认得我?”

    化成灰我都认得!“是啊,我认得你,那什么浑的,有钱吗?”

    “有……有,有!多少?”

    “多少不是问我,要问老板。老板这四盒要多少?”

    “我叫……”

    “二两三钱?老板你看我一次就买这么多零头就不要了嘛,我会经常光顾的,怎么样?”

    “我叫许浑……”

    “二两。二两有吗?”

    “嗯?哦。二两。二两。”

    憨厚地老板关门之前还能做一笔生意。心很是不错。“大个子。对老婆好地啊。一下子就买四盒。”

    “老婆?老板。看清楚再说好不好。他是我地仆人。我地车夫——”说完我就气呼呼地走出这家店。抬头看看“姹紫胭脂铺”。好。下次再也不光顾了。我这么年轻像是已经结婚地人吗?果然不能带着男人上胭脂店。

    “刚刚老板什么都没有说。听明白没?”我怒瞪着这个什么浑地。上次不仅被他吃了豆腐。这次更离谱。干脆被乱点鸳鸯了。“照着我地话说一遍——”

    “刚刚老板什么都没说……”

    “乖——赶车吧!”

    “那个,我叫……”

    “费这么多话,想不想赶车啊?”

    我做人的原则就是有恩于我的就善待,有欺负过我的没被我逮着机会,否则我虐待死你。叶家没一个好东西,这个大个子尤其是。--凤舞文学网--

    叶家的人都欠扁,欠骂,欠教训,这个大个子尤其是。

    在离陆府还有一个转弯的地方,我就让什么浑的停车了,这儿我已经认识路了,我可不想被陆府的人看到我居然还是叶家的人送回来的,尤其不能被陆云绒看到,我一定要像一只流浪了好久找不到家的丧家犬一样回去,这样五小姐才能解气。这年头做一个合格的仆人,不容易啊,要照顾主子的自尊心不是?

    一到了陆府大门我就跟瘸了腿的小狗一样扑上大门,开门的人看到我这么晚才回来,有点奇怪,但是看到我这副样子也大致了解了,做下人的哪个没有过这一茬。

    我以极快的速度跑到五小姐的西厢,敲了门之后以极慢的速度走进房。都已经入夜了,陆云绒还在桌前练丹青,她这样的要是在现代估计不是个博士,也会是一个硕士,总之是社会的中坚,唉!自愧不如。也正因为她对自己的要求如此之高,所以看到像我这样的人出风头才会很心有不甘,其实我根本没有出到什么风头,霉头倒不少。自尊的人都自负啊,自负的人都敏感啊。没办法!

    我一瘸一拐的走到书桌旁,从怀里拿出包了好几层的胭脂,恭敬非常的放到桌上,“小姐,您要的胭脂,我挑了几款,您看看喜不喜欢,如果不喜欢我马上去换……我……”

    “兔子?”

    “是,奴婢在……”

    “你知道的,我根本是……”

    “奴婢当然明白了,小姐不是有心不告诉奴婢您的喜好,小姐只是在试探奴婢是否有心是吗?”

    “兔子你根本不是一个做丫鬟的,你为什么不……”

    为什么不什么?趁机逃跑?我往哪跑?“小姐,兔子只明白在这个世界,兔子只认识陆府的人,兔子把陆家当做自己的家。”

    “你真的是这么想的?”陆云绒的双眼带着匪夷所思的探查神色。

    不可否认,陆云绒是第一个一眼识破我的人,她知道我的隐藏,她知道我或者存在着的能力,她所不知道的是我的目的,因为这个连我自己都不知道。陆云绒自己就是这么一个有所隐藏却力争上游的人,她聪明,她细腻,她敏感,她有危机感。而我也确实没有什么目的。所以我可以抬头的告诉她“奴婢就是这么想的。”

    “兔子,对不起。”陆云绒真诚的说道,眼珠由原来的沉郁突然闪了一丝光亮。

    “小姐,不管怎么说,奴婢卖于陆府这一点是事实,只要这份不变,兔子永远是陆家的奴才。而奴婢确实没有什么目的和目标,如果一定要坦诚相见的话,奴婢也有目的和目标,那个人是史天问而不是叶志远。至于为什么是史天问,小姐应该跟奴婢一样清楚,或许他最终不会属于您也不会属于奴婢,但是就算这样,还是会不自,不是吗?”

    “兔子……你,你居然敢……?”

    “小姐,我们就看看最后鹿死谁手好吗?”陆云绒吃惊的看着我,说实话我也有些被自己的话吓住了。但是这些话我想说好久了,只是一直没遇到一个可以说的人而已,难得陆云绒可以揭穿我,那我也不藏着掖着了。“小姐,好吗?”我真挚真诚的看着陆云绒。

    “好!”陆云绒的这一声也是颇具豪

    就这样,我和陆云绒就定下了一个很奇怪的关系。是敌但不是敌人,如果仔细分析一下的话,或许我们两个就像是不可能得第一却白做梦想得第一的两个落后分子在相互刺激,相互激励,没事相互糗一下,有事看看对方如何出丑。不管怎么样,我有了一种踏实的感觉,似乎有人陪一样,或许还是觉得有人垫底了。只不过我觉得是陆云绒垫我的底,而陆云绒认为是我垫她的底。

    我有些喜滋滋的想着自己不会再被半路扔下了,陆云绒一把拉过我,着我看她刚写的字,硬是要我也写一副。天晓得,我只会认繁体字,可不会写啊。我努力想着哪些字是古今繁简不太有差别的。想了半天,才憋出半句:“相见时难别亦难,东风无力百花残。”

    或许是我每次出来的诗句都太经典,太精华了,所以陆云绒带着很是崇敬的神看着我歪歪扭扭的努力写着画着,没两下我的胳膊肘就撑在桌上了,这手腕没练过就是没力啊。

    “继续啊……”陆云绒边看边吟,非常之期待。

    这时候救命的肠鸣救了我,再写下去我就不会写了,鬼画符都画不出来。“小姐啊,那个奴婢晚饭……奴婢……”

    “写好再吃啊,我让芳儿送到房间里来。”

    “那个,小姐啊,您容奴婢一顿饭的时间想想行不?这个诗啊,那是需要时间构思的。”在陆云绒还在犹豫的时候,我就一溜烟逃出来了,天呐,再迟一步我就露馅了。在敌面前怎么可以掉价呢?收好我所有的小辫子,别想抓!

    我走到膳堂的时候,几个换班的家丁正在用餐,铁头也在。我很粘乎的就坐到了他们一边。几不见,我这只兔子突然从雄的变成了雌的,他们差点没有把我当成妖怪来看,也颇费了我一番口舌才将自己的别问题诉说清楚。其实我哪里说得清楚,要不是叶志远那家伙恶意的拆穿我,估计我现在还是短打的仆人样。反正他们跟我一样不清楚我的过往,那就由我给自己创造从前好了。从如何丧父说到如何丧母,再到如何卖,一个俗到掉渣的故事赚了一帮人的同。大家都是苦命的娃,我比他们还苦,所以你们都要照顾我,同我知道吗?

    一顿吃了很长时间的饭,让这只可又可怜的兔子赢得了下人们的普遍同和好感。要不是很多人都要上工去了,我们还会聊更多。

    他们走了,我也走了,回到西厢的时候,陆云绒终于睡下了。呵呵,那首诗就等我慢慢构思吧,一首诗的创作是需要相当长的时间的……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女人是老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