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二章:设备

    <---凤舞文学网--->

    叶志远顾自己进房了,我站在外面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我只能看向自己的两只手,左手摸摸右手腕,右手握握左手腕,我在等待,等待着王子将灰姑娘引进宫。--凤舞文学网--而我的天问从来不会让我失望,他带着如盛夏阳光一般的笑容向我走来,那么纯净的笑容,那么真诚的笑容,那么体贴的笑容,史天问给了我一个鼓励的眼神,我就被吸魂了一样跟着他走了进去。

    一走进房门,时空好像忽然凝固住了。我瞪大眼看了又看,看了再看,还好这里还是古代,虽然一系列摆设物件都有现代的痕迹,但是材质和手工都是古代的。真是奇怪,这个叶志远的房间里似乎找不到什么具有特殊古代标签的物件,如果第一次我是从这个房间醒来的话,我肯定不会相信自己一下子到了古代,这顶多只是有些古今不分,仿古而不得。

    奇奇怪怪的木椅,竹椅,藤椅,皮椅各一把,有些特殊曲线的案架上摆着一些不知道是玩具还是摆设的东西,有有轮子的,有有手臂的……

    冯延涛和皇甫松面对面坐在一张椭圆形的大桌子旁,叶志远沉着一张脸坐在首位,史天问拉着兔子看了看三个人的表,摸了摸自己的鼻子不知道该怎么弄,想了想后放开兔子的手坐到了皇甫松的旁边。

    房间里的气氛霎时变得有些诡异。

    没人理我。

    那么我来为什么?

    我为什么呆着这儿出丑?

    转就走——

    居然没人喊我!

    咦?走至门口的我发现自己脚边有一个圆鼓鼓的球,不知道是什么皮做的,捏捏硬的,扔在地上弹力还好。我侧脸看到房间的里间居然有一个奇奇怪怪的篮球架,我狐疑的看着那一桌人。弹了弹皮球,走进几步到了差不多罚球线的距离,一个漂亮的跳跃,球抛物线应声入网。--凤舞文学网--“呕耶——”我对着那三个人做了一个“鄙视你”的手势,球慢慢的滚回到我的脚边,我弯腰捡起球,一个妙手出球。

    可惜——

    叶志远头微微一偏。球击到了他后地墙上。

    所有人都错愕地看着那个大胆地兔子。

    而那只兔子却不知道跑到哪儿去了。

    不跑我是傻子。夹起尾巴地跑。

    “许浑拦住她……”

    一直看着后面有没有人追上来的我,没有想到有人会在前面拦截我,额头硬生生的撞到了人家坚硬的肌上。妈呀——金星……

    “你还好吧?”许浑张开手臂虚围着她,近乎关切的询问道。

    我瞪了这个不知道什么浑的一眼,怎么每次有事都有他啊。这下好了,叶志远轻易就追上了我了。

    说实在的我想在堂堂叶府就这样逃跑,除非我是走私蒙汗药的。我也是抽昏了头了我,居然拿球砸叶志远还没有砸到。可是拿到球的那一刹那我就一个想法,如果砸到叶志远的头上,那就是世界第一大美妙的事了。

    等到少爷走近,许浑收起自己的双臂,恭敬的退后了一步,“对不起,少爷……”

    叶志远没有理会许浑,直接站到了刚刚许浑站立的地方,一双喷火的眼睛怒气饱满的居高临下瞪着这个胆大妄为的家伙。

    叶志远没有怒吼,也没有动粗只是这么恶狠狠的看着我,我发现我更害怕,周围所有的人都在看着我们俩,偌大的院子顿时鸦雀无声,我有些尴尬,微微抬眼,看到上面眼睛瞪得圆圆的叶志远,正火冒三丈的等着我的表态。

    “对不起,刚才是……”

    “是什么?”

    背后的三人面面相觑,志远什么时候这么好商量了,他从来都是一个不需要任何解释的人,因为任何的解释都是多余了,他已经发怒了,越多的解释只会带来越多的灾难。可是,现在叶志远居然在等着别人的解释,而且是他自己问出来的,天下奇闻。皇甫松不自觉的就抬头望天,不知道今天的夕阳是不是从降落的,一看才发现夕阳早就连尾巴都不见了。

    我有些无措的搅着自己的手心,深吸口气,眼中某种绪慢慢沉淀,敢做难道不敢当吗?“刚刚我是想看看这么远我能不能砸到你。”

    “你说什么?”

    “我,我说实话——”

    “你……”叶志远越来越气,声音越吼越大。

    这些人这么喜欢拎人家的领子的吗?这样很难呼吸的啊。我扑腾着自己的双也还是发现自己正像拎小鸡一样被人拎着。

    “兔子,你确实是有勇气,但是勇气不能这么用的,惹怒了志远可不是什么好事。”皇甫松难解的对着叶志远笑笑,然后上来按住叶志远的手,建议他可以松手了。

    从叶志远魔掌中解脱的我,恼怒的暗自瞪了他一眼。凭什么只有他欺负我的份,我没有一点点反抗的机会和能力。从书院事件到喝酒事件到落水事件再到封杀事件再到今儿的手镯事件,哪一件不是他折腾我?太不公平了,我好像是降生到这个时代供别人施虐的一样。何以堪!扔个球怎么了?还是个没有砸到的球,我跟他的恩怨何止是一个球的事

    “道歉!”

    “哈!”我冷笑,道歉有用的话,我还会这么惨?从书院事件到落水事件我哪一次没有正正式式的道歉,可以这家伙接受了吗?

    没有!

    “你刚刚在笑吗?”叶志远冷冷瞪着她,有些不相信自己眼睛的追问道。

    “我不是在笑,我是在冷笑。怎么样?”低三下四已经没有用了,这个时刻需要强悍。

    皇甫松惊讶地张大嘴巴,冯延涛也有些错愕,史天问眯起好看的眼睛打量着她。叶志远怔了怔,侧头看了看对面的三人想从他们的表中来证实自己刚刚的入耳的是不是幻听造成的。

    叶志远再看向她,那里没有任何楚楚可怜,摇尾乞怜的眼神,只有瞪大的无惧的双眼。叶志远发现自己气的脑袋快要爆裂了。这是个什么人,这是个什么怪物,她居然会说出这种话,她居然胆敢说出这种话。叶志远发现自己太过好商量了,什么人都敢对着他吼了,他是谁,他是叶志远,任何人都该被他吼的叶志远。

    “你会为你今天的所作所为后悔的。”叶志远凶狠的瞪着她一字一顿的警告,这是他最后的通牒了。

    “我,不,后,悔!”而我其实已经后悔了,从扔出那颗球的后一秒我就后悔的肠子都青了,但是球已经抛物线出去了,我不会吸心,只会打肿脸充胖子。

    “好,我倒要看看你究竟有多硬。”

    “比,你,硬。”既然已经打肿脸充胖子了,我也不怕成为一个重量级的胖子。

    “带她走,带她走……”叶志远闷声低吼,表僵硬的扬长进屋。其余三人微微怔了一下,也跟着进屋了。

    院子里剩下我和那个什么浑的。

    “看什么看,不走想在这里晒月亮啊?”你不饿,我可饿了,我的脾气这么不好大半就是胃酸过多,大脑供血不足造成的。

    太衰了!

    许浑的手指在掌中慢慢收紧,眼神渐渐黯淡,嘴唇淡然的笑意慢慢变得有些苦涩,她似乎根本认不出他。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女人是老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