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六章:春游

    <---凤舞文学网--->

    第二清晨,经过一夜养伤的陆云中走到我面前的时候我睁大了眼睛眨了好久都不敢相信。--凤-舞-文-学-网--昨晚跟我说那一番恩怨仇的之后他还是青青紫紫猪头样的,经过三次药膏的擦拭之后居然恢复的这么快这么好。我以前一直不相信电视直购的那些节目的吹嘘的,什么药膏烫伤跌伤一抹当天起效,我听听就觉得是骗人的。但现在看着陆云中的这个样子,我真的很想拿着这个药瓶回现代上电视直购去宣传,太神奇了,这都是什么做的啊?我趁陆云中不备,悄悄地将那个小小药瓶放进了自己的怀中,万一哪天我从哪儿摔下时掉回了现代,我还能申请专利去。

    早早的到了圣恩书院才发现来的太早了,书院一个人都没有。悠闲等了一炷香了,还是不见一个人进来,我趴在走廊上望眼穿,古代的书院有双休的吗?突然,一个打扫卫生的门童上来收拾,看到我们很是惊讶,一问才知道,今儿夫子带了所有人去游了。消息昨晚是挨家挨门通知的,而我和陆云中昨晚都没有回家,一早也没有等大石他们就自己走来了。问出了游地点,在书院门口遇到大石他们搭上马车就全速前进,希望还能赶上。

    到了目的地,三艘楼船齐齐的等在岸边。我们赶紧奔上去,一打听才知道,叶志远那家伙有些不舒服,为了他一个人三艘船都挂在岸边没有动。可是等到我们上来后不久,叶志远又说自己好了,可以开船了。不过也亏了他及时的不舒服,不然我们肯定赶不上,只是他怎么这么快好呢?痛死他才好,但是船一划动我看到了湖光山色后就决定不让他痛死了,因为他继续痛下去,船就不会开了,而如此美的景色我也看不到了。

    “水碧于天”,江南的水本来就可,但是这个叫作平湖的水又更有另一番风味。平湖的颜色是那样的绿,绿的有光泽,湖面是那样的平静,说不尽的温柔闲适,仿佛我们的船桨划破它都是一种罪过。

    人在画中游,平湖就像是一个知书达理的大家闺秀,虽然受到了打扰也只是轻轻皱了皱眉,使得眉黛着颦,这一份轻颦的姿态,简直就如范成大《眼儿媚》中的词:“慵恰似堂水,一片縠纹愁,融融泄泄,东风无力,绉还休”形容的一般。--凤-舞-文-学-网--

    人在画中游,远处群山怀抱着玲珑的平湖,那山仿佛也怕伤了柔弱的平湖,没有悬崖峭壁,没有盛气凌人,只是一种连绵的姿态,只是一种深沉的黛绿色,平湖在这样的群山怀抱下,稳稳温润的有一种天然的安全感。风儿轻轻吹起,平湖四周的柳树尽漾,就像是一个个温婉而害羞的女子,等待着清风轻抚她那飘逸的秀发。

    人在画中游,这里一切都很安静,一切都很舒服,似乎没有红尘俗事,似乎没有经纶事务。这里只有你想要的姿势,这里只有你想要的心,风掠过耳际时的呢喃,就是天堂的奏响。泛舟平湖,放眼望去,碧波漾,阳光给湖面染上一层金色,阳光的节奏在湖面欢乐地跳动。这里所有的一切都构成一个和谐的整体,绘成一副真正的山水泼墨画,淡雅,清丽……

    人在画中游,我和陆云中坐上的一号船,行在最前面,四面的风景都在眼下,没有任何阻拦。楼船的工作人员都在底舱,我们所有的人都在楼船的一楼,只有那风波四公子在楼船的二楼雅座中待着。见不到我的天问多多少少有些遗憾,但是有美景相伴也是一次绝佳的出游了。

    夫子不知道坐在了哪艘船上,反正没有夫子在场的众公子大声的讨论着建城哪家花楼出了什么姑娘,琴艺多少了得,人多么清高。哪家青楼的什么姑娘又摘牌从良了。三句不离女人,五句不离姑娘。我想想也无可厚非,人都是八卦的,这时代的青楼姑娘承担着现代的明星的职责,没有,娱乐大众,只不过他们的工作更为难以启齿和更为艰辛凉薄。

    船行驶了差不多半个小时,我们到了一个湖中小岛,只是这个岛的名字让我有些小小的失望,叫什么远心岛,是叶老太爷在叶志远十六岁生时送给他当生礼物的,也就是说这座小岛是叶家的,是叶志远的,想想我就不服气,没有他我们还真的不能上这个岛,可恶!

    上了岛之后,所有的少爷都去玩水吹风看风景,顺便做打油诗去了,留下我们这些做下人的,打水建灶,生火做饭。做得好那是应该的,做得不好少不得就是打骂。

    不知道是因为陆云中地位地关系还是我们得罪了叶志远地关系。反正所有地书童都针对我。什么活累就是我。什么活脏还是我。什么活难是我是我还是我。这四五十口人地饭菜基本就是我在弄。我地游兴因为繁重地工作量而彻底烟消云散了。抬起头地时候。我发现好几次陆云中都在看我。应该是在担心我吧。不过不管怎么样他也是主子。再有心也不能真地过来帮我地忙。陆云中。你地心意我领啦!

    倒是罪魁祸首地叶志远不知道跑哪去了。要不是他。我会受到这种待遇?活累、脏、难我也认了。可是我还得听人家地闲言闲语。我正蹲在地上。一手撑地。扑在地上往刚刚生火地石头灶里吹风助燃。就听到旁边不紧不慢洗菜地两位。很大声地窃窃私语地说:“你知道吗?听说那个陆公子喜欢男人地说。你看看那人娘娘腔地。会不会跟他们少爷是那种关系啊?”

    而另一个连忙搭腔:“你还不知道吗?我听我家少爷说。那个叫什么兔子地早就自己爬到他少爷地上去了。所以才一夜之间从三等仆人上升为一等仆人还成了个贴书童跟来书院。看来本事不小呢!”

    旁边在切菜地听到有八卦。赶紧凑过来加入:“真地啊?啧啧啧。一个大男人居然也卖。真是不知道羞耻。”

    然后人越来越多地聚集加入谈论:“什么大男人。你看他哪一点像大男人了?你都不知道。我听我们少爷说。他们陆府可乱了。男女老少不分雌雄都挤在一张上。”

    “呀。不会吧。幸好我家大爷介绍我去了张家。要不然可真是……”

    “你算了吧,你就算进了陆家也上了不了那陆少爷的,瞧瞧你鼻毛比汗毛长,汗毛比头发长,你家少爷怎么会选你当书童,你们张家没人了啊?”

    接着我就看到一盆水被泼了出去,又一盆水很不小心的被糟蹋掉,我辛辛苦苦从湖中拎来的水就被他们庆祝泼水节泼掉了。

    “你们在做什么?”

    我听到一声怒喝,下意识的猛然起,只是蹲的时间太长的我一站起来眼前一片漆黑,还晕晕的踉跄了一步,迷糊中我看到一个人影紧张的伸出手臂。我后脚一定,然后揉揉太阳,眼前慢慢明朗了。没想到自己前生遗传低血压贫血,这时代也有贫血症,幸好自己有经验,不然刚刚估计就摔倒了。视线渐渐清晰后,我看到眼前的是风波四公子,我在辨认刚刚是谁伸出了手,但是其实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史天问。虽然他对我似乎还是跟陌生人一样,但是他有一颗柔软,善良的心。一意识到史天问就在眼前,我马上警觉起来了,刚刚我在添树枝生火,我还脸贴地的在吹,我的脸还是脸吗?我赶紧用手抹,等我抹了一阵了我才发现我的手比炭还黑,完蛋了,我成花猫了,还是底色为黑色的花猫,一只杂种猫。我赶紧低头不看他们继续做事,反正我没做错什么,这叶志远应该揪不住我什么辫子。

    “把所有的东西都重弄,再让我看到你们玩闹,自己去领死。”叶志远抛下最后一句话然后扬长而去,我的天问也跟着走了。多么完美的背影啊。

    一块石头砸在我的脚上了,我痛叫,但马上捂住了自己的嘴,我怕惊到我的天问,然后又被他看到我的丑态。我捂住嘴一低头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垒了半天的灶,在这几个人的三脚之后就全倒了。天知道这些圆圆的石头堆在一起形成一个三角灶有多么的难,可是他们三脚就踢到了。岛上的树枝没有晒干,不容易点燃,我花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有了星星之火,他们三脚就踩灭了。丫丫的……

    “少爷说了,全部重新弄。”

    我怒瞪着他们,他们不是听话,他们根本就是在针对我,叶志远都走远了,谁知道我们有没有重新弄,我就不信他们这帮下人没有阳奉违过,我就不信他们少爷让他们掌嘴五十个,他们不会只打三十下。我就不信刚刚这灶如果是他们垒的,他们会跟现在这样踢了踩了。别以为我是软柿子,姑娘我吓大的。

    藏族谚语:“有本事能玩狮子脑袋,有胆量能摸老虎。”雨果也说了,“‘拿出胆量来’,那一吼声是一切成功之母。”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女人是老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