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一章:撒谎

    <---凤舞文学网--->

    他们刚走,上的陆云中就哼哼了。--凤-舞-文-学-网--我赶紧拉开帷幔,看到他醒了。打开那瓶子的盖,给陆云中上药。

    这时代没有棉花签,本来想用史天问送我的丝绢的,想想还是舍不得,用手好了。陆云中一直咬着嘴角尽量不哼哼,我看着有些心酸:“痛就喊出来,憋着更痛。”可是陆云中还是咬住嘴角不哼哼,男人啊,就是要面子。

    敷好药,我盖上瓶子,问道:“真的是叶志远那混蛋找人打的你?”

    “嗯。怎么你不相信?”

    “任何人的一面之词我都不相信,不过两面之词我就信。其实你早就醒了对不对?”

    “嗯。”

    “原来不只是女人装睡,男人也装。”说完这句话我就想到了什么,“你什么时候发现我是女儿的?”

    “昨天,你在圣恩楼上抓住我手腕的时候我从你领口中看见的。”

    “你——”要不是陆云中已经是猪头了,我一定一挥拳把他打成猪头。什么叫非礼勿视,他懂不懂啊。“所以在我们一起面壁的时候你才跟我说了那么多话,所以你昨晚才会要救我是吗?”如果我还真是个男的你救不救?这句话我不敢问,怕问了太暧昧,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感觉,要说喜欢陆云中,那还真的是没有,但是我醒来时唯一想关心的人又偏偏是他。

    陆云中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只是有些嗔怪的看着我,两只眼睛一只乌一只青真是不用上装就可以演小丑了。见场面有些尴尬,我赶紧没话找话道:“没想到你还真的是城府极深,我愣是一点都没看出来,老觉得你就是那么一个火爆少爷的样。”

    “没错啊,我本来就是那个样子的,只不过是叶家让我不得不既火爆又深沉。”

    “我就说你一个火爆少爷怎么有脑子在圣恩楼上按一铃铛。--凤-舞-文-学-网--怎么能有意无意地摆出高深莫测地表。原来你都是做戏给叶家地人看地。陆府有很多叶家地卧底吗?你地一举一动都受人监视吗?叶家到底要地是什么?那个头牌涤烟也在陆府找着什么东西。而现在我们这样。是不是东西已经到了那个人地手上了?”我地八卦精神一上来就收不住了。

    “什么东西?别人也在找什么东西吗?我不知道啊。”

    “你不知道?”还是你不相信我?陆云中变脸速度太快。那一脸地无辜有些过了。他不是不知道。他只是还不相信我。也不能怪他。每生活在叶家地影中。难免对什么都怀疑。对谁都不信任。就当他不知道吧。也当我不知道。

    刚刚还觉得跟他似乎离得很近。一转眼其实还是很远。我们或许就只是被那个人强扭在一起地两个蚂蚱。却相互欺骗彼此是同一条船上地人。但是不管怎样。他为我受伤。这是事实。铁一般地事实。而叶志远戏弄我也是事实。钢铁一般地事实。所以帮陆云中我帮定了。跟叶志远作对我也作定了。叶志远你给我等着——

    城南精致隐蔽小院中。叶志迁手握酒杯。缓缓地喝着酒。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关注上那个小丫头。他只知道。这次如果他不出手。那么这只兔子如果从陆家出走地话。或许就真地会从此消失。从这么多天地观察来看。这只兔子确实没有对陆家怀有什么目地。她似乎是无无求。无怨无恨地。这样地一个人只要走了。就可以走地相当干脆。而叶志迁不能让她走。她对谁都没有是吗?那他就帮她上一个感地枷锁。他也相信隐忍了这么多年地陆云中能够说好谎。她对谁都没有仇是吗?那他就给她植入仇恨地能力……

    因为陆云中正一脸猪头样。所以我们并不能去书院也不能回陆府。我出去买了一些干粮当中饭。因为陆云中将随地银子都孝敬给了那两尊门神。而我带地钱给陆云中买了容易下咽地蛋粥后能给自己买地就只有干馒头了。

    我背对着陆云中一脸痛苦和委屈的啃完馒头。陆云中开口道:“兔子,你如果吃完了的话就去书院吧。”

    “我去书院?我去干嘛,而且现在都中午了啊。”

    “刘老夫子不许有人无故不到的,而且你别看在那好像并学不到什么。但是在那聚集的都是一些豪门子弟,他们无意中谈论的一些话题就是一个震动建城的大事,而这些在外面你花钱都买不到。”

    “所以你才会冒着经常要挂在走廊外的危险还硬留在书院?”

    “别说的我这么高深莫测,叶家大少并不经常来上学,而且我也是一个需要学习的学子。”

    得了吧你,需要学习?天天不是站壁就是挂走廊,天下什么学子这么学习的?

    见我还有些犹豫,陆云中推了我一把,“快点吧,这时候书院也刚好用过中饭,大石他们应该就在门外,他们会送你去的。”

    我被陆云中推了一把还真的有点踉跄,这小子受这么重的伤居然还有这么大的力气。走就走嘛,干嘛推人家。

    等到听到楼下的马车声渐远,陆云中才一股脑儿的从上跳下来。虽然不是第一次看自己现在这脸,但当他对着镜子再看自己的脸时还是吓了一跳,他的脸根本可以开染坊了,什么颜色都有。不过陆云中也不得不佩服这个叫什么徐世承的易容术还真是厉害,整张脸看上去毫无破绽。陆云中用手沾了一点水,轻轻撕下罩在自己脸上的人皮面具,陆云中粗粗的搓着自己的脸,也不知道那徐世承是用错了什么还是故意整他,这人皮面具擦上那什么愈伤膏之后就奇痒无比。支开了那什么宣心照,陆云中也是忍不住的叹气。

    昨晚,他从满月楼里出来,还真的有些担心那兔子。可是还未走到自己的马车旁就被人拦住,一阵风过后就毫无知觉。醒来后,到了一个无人的陌生房间,陆云中从上下来,本来想趁人家不在开溜的。但是无意间看到镜子中的那个自己忍不住叫了出来。陆云中还未回头就从镜子中看到了后有一个少年正盯着自己,还非常自豪的问道:“喜欢自己的脸吗?”

    陆云中以为自己在昏迷中被揍到七荤八素了,但是用手摸摸却没有疼痛的感觉。陆云中狐疑的转过头,却发现那个人已经不在自己后了,而旁边的桌旁却坐着一男站着一女,刚刚那少年现在正站在那男的后。

    在一番话后,陆云中知道了这几个人的份,也知道了自己的处境,如果自己不想真的被揍成镜子中的这副模样,陆云中只能选择合作。令陆云中吃惊的是,他跟那人的目的其实是接近的,那有什么理由不合作呢?

    令陆云中想象不到的是涤烟居然是他们安插的人。当初,为了竖立自己丑陋不堪教化的形象,他从飘香院包下了涤烟。之后陆云中知道涤烟是被迫沦落院的,而陆云中本也只是想演戏,于是两人一拍即合就合作逢场作戏。他相信就算涤烟是卧底但她也找不回她要找的东西,因为陆云中知道这世上只有他一个人知道那东西的所在。当年大哥惨死之时,爷爷急着从汝阳赶回,客死在半路上了,没有留下遗言,没有交代后事。所以那东西连父亲都不知道所在,要不是陆云中无意中发现,他也不知道陆家还有这东西,要不是他知道叶家也想得到,他还不知道那东西的价值。

    陆云中撕下人皮面具的时候,我正在路上没命的赶。

    “满场都是闲人,袖手旁观,听戏不知做戏苦;凡事终须结局,从头演起,上台容易下台难。”谁撒的谎,谁布的局,到了最后就得由谁付出代价!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女人是老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