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六章:圈套

    <---凤舞文学网--->

    “第一碗酒替我们少爷向各位道歉,今儿是我们不对,请原谅,请了。--凤-舞-文-学-网--”我慢慢的喝完一碗酒,顺带还呛几口气来缓冲。一方面是放烟雾弹让人家觉得我根本不能喝还死撑,这样会有苦分,二是留出足够的时间让口腔咽喉肠胃及至肝脏逐渐适应酒精的刺激。

    “第二碗小人代自己向各位道歉,先干为敬。”这一次我喝的就比较顺利了。

    “好酒好酒,金樽清酒斗十千,玉盘珍羞直万钱。干——”

    ………………

    “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通销万古愁。各位请——”

    ………………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来来来,各位一起,一起干。”在我一直的劝酒以及自己的上佳表现下,他们几个开始喝酒了。我一碗他们一杯,还不知道最后醉的是谁呢?

    ……

    “酒逢知己千杯少,劝君更尽一杯酒,来,我先干为敬,看各位表现咯——”

    ……

    “各位少爷啊,你们都不知道酒的好啊,景阳冈下要是没有那三碗酒哪来的武松打老虎啊?”

    酒壮英雄胆。酒也壮小人胆。三碗五碗我下了肚。只见那小脸是白里透着红。红里透着光。粉嘟嘟地透着那个美。而且我地神经已经因为酒精地刺激而兴奋起来了。我这人平时就麻雀样叽叽喳喳嘴不带闲着地。这一坛酒下了肚。那更是了不得了。

    ……

    “喝啊。你们怎么不喝啊?白酒活血。啤酒养胃。红酒美容。那是老少皆宜啊。而且酒里面有酒精。酒精杀菌呐。多喝酒您就肯定有一副好心肠。为了我们大家地好心肠干杯——”你了丫地几个有好心肠还会让我一口气喝三坛?我祝你们你干我干喝出酒精肝。--凤舞文学网--你陪我陪喝出胃下垂。呵呵。我喝了一坛了。他们也喝了两杯了。再接再厉。我端出华夏民族五千年酒文化。我就不信撂不倒你们仨。

    ……

    “小酒怡。大酒养。您了几个可不能小瞧这酒。白放歌须纵酒。明月当空这更得纵酒言欢了。来来来。我们喝他个一醉方休——”

    一个倒下了。

    ……

    “各位请望这儿看,黄澄澄醇又香,向家美酒不虚传;似玉液似琼浆,少喝一杯算没胆。干几盅,干几盅,醉了农家醉水乡,醉了你我醉了他——”

    两个倒下了。

    ……

    “酒肝胆,毛发耸,立谈中,死生同,一诺千金重。三坛将近,希望各位记住自己的诺言,前事不计,后事不究,最后一碗劝君终酩酊醉——”

    好样的叶志远居然到现在都没有倒。

    ……

    “需要我没醉走两步吗?”

    “嗯哼。”

    走就走,我还真就不怕。我头有一点点晕,毕竟好久没喝,酒量有些下调了。我踩着瞎猫走直线的步伐,走到房间的大门处,然后折回,然后挑衅的看着叶志远。

    “最后一杯酒恭喜你们顺利过关。”

    我接过手,三坛都不怕,会害怕这一杯。一仰头,一饮而尽,那个豪气冲天啊!

    ……

    可是怎么觉得有些不对头?难道我酒量下调到这种程度了?难道碰到传说中的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了?越来越晕了,眼皮好重,手脚发软了,不行了……

    我倒在地上的前一刻看到明明已经醉倒的两人坐了起来,晕倒前我的最后一眼是看着陆云中的,无言的说着:“带我走,带走我……”

    “真没想到她这么能喝。”说话的是皇甫松。

    “你们?”说话的是陆云中。然后我的意识就完全没有了。

    “你可以走了。”说话的是叶志远。

    “可是……”

    “除非你也想喝三坛,这月满楼空的只剩下酒了,陆公子想来是想试试?”

    “不,不是……”

    “那就快滚——”叶志远是最没有耐的。

    然后陆云中还真的就走了。

    “志远,这小丫头不简单呐,如果我们刚刚喝的不是水的话估计真能被她灌醉。她是酒虫还是酒仙?男的都没她能喝。”说话的是皇甫松。

    “可不是,还有她说的那些是什么话啊?听不懂,但是听了确实想陪她喝的。从哪突然冒出这样的一个人,以前从来没见过啊。”说话的是冯延涛。

    “你们不觉得这样才更好玩吗?”说话的是叶志远。“你们谁来?”

    皇甫松赶紧跳开一步撇开道:“我不要,我虽然风流但是有一个原则就是绝不碰有麻烦的女人,这女娃勇敢的,我不要麻烦。”

    冯延涛看着叶志远看着他,也立马推卸:“我也不要,你知道的我最近跟安宁郡主正打得火。要是她醒过来大哭大闹搞得满城风雨的,不是坏了我的好事?”

    叶志远看到两人看着自己,也不动声色的退了一步说道:“我才不要,我怎么能便宜一个小丫头?”

    皇甫松摊开双手道:“那怎么办?好不容易把她弄倒,这么好玩的事就这么放过?”

    “不行。”叶志远恨恨说道。

    “那你说怎么弄?”冯延涛也犯愁了。

    “有了。”叶志远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大声喊道:“许浑,许浑——”

    才一会就有一个矫健的姿到了房中。

    “脱衣服。”叶志远命令道。

    “少爷?”许浑犯浑了。

    “让你脱就脱,快点。”

    许浑没有多想就三下脱光了上,正待脱裤子。

    “好了,裤子不用脱了。到里面的上去。”

    许浑虽然有些奇怪,但是还是没有犹豫的走到里面,爬到上蹲着。

    “你蹲着干什么,躺下,睡里面。”皇甫松和冯延涛抬着可怜的兔子,叶志远指挥着将任人宰割的兔子也放在上。“胳膊拿出来,放平,这样放平。”于是不省人事的兔子就软绵绵的靠在了许浑的腋窝里,还砸吧着嘴巴。

    “志远,这样会不会不太像啊?”皇甫松怎么看都觉得有些美中不足。

    “这方面你比较有经验,你来弄。”叶志远懒得搞了。

    “解开几颗扣子看看,怎么着也得看到亵衣啊。”冯延涛积极支招。

    “好办法。”于是皇甫松熟练的解开几颗扣子,看到里面红艳艳的亵衣,颇有些兴奋的呼叫道:“你们看,还真是个女的耶!”

    叶志远不小心看到了一眼,从来没见过这玩意的他突然脸颊有些烧,急急打断:“好了好了,松子,盖上被子,别看了。”

    皇甫松将上的被子拉过来盖在两人上,嘴上嘟哝道:“一点看头都没有,果然是个小丫头。”

    然后三人就准备走了。上的许浑莫名其妙,忍不住出声道:“少爷,少爷,这,这是……”

    “你道他是花花太岁,要强的我步步相随;我呵怕甚么天翻地覆,就顺着他雨约云期。”关汉卿《望江亭》中的谭记儿聪明机警,以果敢、机敏谱写了一曲自己拯救自己的凯歌。咱们的宣心照呢?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女人是老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