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四章:道歉

    <---凤舞文学网--->

    气颠颠走出来的叶志远,一骑上他的飞廉马就狂奔而去,后面三人紧随相伴,四人的数十位随从紧随而后却不敢接近,只远远跟着。--凤舞文学网--四人行至一空旷地方下马停歇。

    叶志远气恼非常的用马鞭抽打旁边的树木,其余三人只是静静的看着发怒的叶志远,仿佛对这一幕早有了免疫力。

    皇甫松挂着永远的笑脸对一脸不知道在想什么的史天问说道:“天问,你刚刚跟他说了什么。他很难得可以在气头上悬崖勒马,见好就收的。”

    史天问看了一眼这个从小玩到大的朋友,简单道:“我说了一个他最在乎的人。”

    “皇后娘娘?”皇甫松摸了一下自己的额头,昨晚还因为说错话而挨了一球。他们都知道从小没有母亲的叶志远差不多是皇后娘娘带大的,叶老爷子忙于叶家的势力巩固和扩张,所以不怎么有时间跟孙子亲近,更因为那年发生的那件事,让叶志远对于皇后有着莫名的亲近,而对于自己的爷爷却怀着明显的排斥之心。叶志远在这个世上只听皇后一个人的话,这一点他们几个最清楚不过了。

    似乎听到了后面的说话声,叶志远收住鞭子走到三人中间,“天问,你为什么帮陆家那小子?”

    史天问倒是毫不在乎的说道:“你觉得我会帮他?我听我爹说过,这一个月内,娘娘会不定期的来书院看看我们的读书况的。如果刚刚那一幕被娘娘看到,你就不怕她像小时候一样打你?”

    这一说,叶志远有些脸红,争辩道:“我已经长大了,怎么还会打?……不过,姑姑还真的是好几年没有打过我了。”

    三人都隐忍住笑的看着叶志远,叶志远似乎也感觉到自己的失态,连忙扯话题道:“那你还递布给那个娘娘腔的仆人。”

    史天问微微斜了叶志远一眼,哭笑不得的解释道:“那个不是布,那个是丝绢。”

    “还不都是一样,只有你才带这种东西。--凤-舞-文-学-网--”

    “只有我吗?你问问延涛。问问松子他们有没有?”

    叶志远好奇地看着两人。两人也一副哭笑不得地样子点了点头。

    叶志远有些搞不懂了:“男人还要带这个?”

    皇甫松有些受不了了。“对于你这种从来没有追过女孩子地人说这些你是不会明白地。真不知道这么些年你地年纪都长到哪去了。”

    “丝绢拿来追女孩子地?”

    “不是特地用来追女孩子地。但是一位文雅地公子。一方有品位地丝绢是气质地表现。一把有档次地折扇是份地象征。虽然我们几个随便一站就都是焦点。但也不能不齐备这些啊。”

    叶志远似懂非懂,“怎么从来没人告诉我这些?”

    皇甫松差点脱口而出,你娘亲不会帮你挑选啊?但是咬断舌头他也不敢说出这句,这句没头脑的话要是出口,那他们俩十数年的友谊算是到头了。而且长得最拔最耀眼的叶志远到现在为止还没有行过真正的礼,虽然史天问因为心有所属也可能守如玉着,但人家毕竟知道男女是什么,只有这个石头像个木头。他们追女孩子享受的时候,他都跑进宫陪皇后去了,虽然皇后到现在也还是风韵犹存,气质绝华,但他们还是搞不懂一个阿姨有什么好陪的。

    叶志远似乎意识到了什么,“既然是为女孩子准备的,那天问你怎么把它送给那小仆人了?”

    史天问奇怪的看着三人,奇怪道:“你们不知道吗?”

    “知道什么?”三人异口同声。

    “那个小仆人是个小丫头啊。”

    “啊?”

    “你们真的不知道?我还以为大家都知道。”

    “不会吧?天问,你确定吗?”

    “你们没看到她看到我们时脸红心跳的样子吗?那副心醉的小女人样怎么会是个男的。”

    还在书院里站壁的我,如果听到这一句话肯定会再次脸红心跳,自己原来真的这么花痴啊。

    “真不愧为多公子史天问,观察这么细致入微,这都能被你察觉到,还送丝绢给她。你不会是看上她了吧,那你的女神怎么办?”

    史天问无所谓的回了一句:“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最看不得女人哭了。而且你们不觉得她也的,勇敢、天真,有点像当年的我们。”

    一直未发言的冯延涛摇了摇扇子道:“你别把我们说的好像是看破红尘的老头好不好,我们还正值花样年华。”

    皇甫松好好回想了一下,越想越有兴致:“女扮男装,倒是好玩的。”

    几个人都同意的点了点头,只有叶志远皱着眉头像是若有所思,他很少摆这种高深莫测的表的。

    我和陆云中站在一楼,听到上面一会儿惊叫,一会儿鬼哭狼嚎,一会儿又龚隆龚隆的震响,我就纳闷了,上面不是在上课吗?怎么搞得像在纳粹集中营似的。倒还是我们俩清净。

    饿着肚子站了整整一天,直到双脚无力,四肢疲软,我们终于听到了放学的敲钟声。刘老夫子等所有人都走了之后过来给我们俩解,不,解。“回去以、雨、水为嵌字作一首诗。做不好明天不用来了。”

    想当年要是听到老师说明儿不用来了,那是多么的振奋人心,多么的人道主义关怀。而现在听到这句话,丝毫没有这种感觉。

    走出书院,大石他们已经在外面等候多时了,一路回府,街上人家早已炊烟袅袅,轻烟散香了。我那个饿啊,本来就细胳膊细腿的,结果到了这世上从来就没有吃过一顿好的,回想一下还是昨晚在叶府那像是监狱劳改犯吃的那饭还比较正规,有两荤两素呢。

    回到家陆云中也饿坏了,直接奔膳厅,我也滴溜溜的向下人用餐的膳堂跑,给我留点啊,给可而可怜的兔子留点啊。

    千辛万苦拐到自己的那一份,正吃得津津有味,大石还知恩图报的给了我些葡萄。人生是多么的美好,空气是多么的新鲜。可是王全的到来中断了我还未进行到底的晚饭。王全简单的说了一句这几天他经常说的话:“兔子,少爷找你。”

    虽然今天少爷跟我说了很多话,颇有点平等相处的味儿。但是想来在他的观念中主永远是主,仆永远是仆,我要敢越位,有好果子吃吗?

    我神速的扒进一大口饭,边走边咀嚼的奔到陆云中的所在,擦干抹净自己的嘴巴,然后恭敬道:“少爷,您找我?”

    “嗯。”

    “少爷,您要出去?”

    “不是我要出去,是我们要出去。”

    “可是,您的家庭作业……”

    “家庭作业?”

    “那个,那个就是那什么、雨、水的诗啊。”

    “回来再说。”

    “可是……”

    我还没可是完,就被一股高压气息吓回去了。我终于明白了什么叫作皇帝不急太监急,我丫的奴化到忘我的地步了。

    上了马车,行驶了一段路程,气氛有些缓和了,我才开口询问:“少爷,我们这是去哪?”

    “月满楼。”

    “月满楼?”

    “那是四公子他们最喜欢的一个酒楼。”

    “我们,我们去那做什么?”

    “去给叶少爷低头认错,赔礼道歉。”

    “为什么?明明……”

    “你以为今天这事完了?只要那叶少爷没有消气,我们的麻烦就会不断。”

    “那也用不着……”

    “你是少爷我是少爷?”

    “你,你说,你是。”拎着拳头的都是少爷。

    “世路无穷,劳生有限,似此区区长鲜欢。微吟罢,凭征鞍无语,往事千端。”做人做成像陆云中这样也是可怜。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女人是老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