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三章:帮忙

    <---凤舞文学网--->

    我听不到他说了什么,但是叶志远却听到了,他眉头一皱,因为史天问说的有道理:“皇后娘娘可能有眼线在这,今儿不宜生事。--凤舞文学网--”

    “提他们俩上来。”叶志远闷闷的吩咐。

    然后我和陆云中就像是洗衣机滚筒里纠缠在一起的衣裤样搅在一起被提上来,就差拿个衣架晾晾了。

    我瘫软在倒在地上,握着自己两条已经没感觉的手臂,心想我不会手臂脱臼到骨神经坏死了吧?这一想再加上委屈、疼痛,“哇”一声,胆小女人委屈疼痛的眼泪你拦都拦不住。

    早晨明亮的阳光下斜映着一个影,从影子中我看到那人微微弯腰,漂亮修长如名钢琴家的手指伸到了我的面前。我诧异的抬头,一时之间还号啕歇斯底里的我瞬间失声,所有的声音都抽住了,在所有阳光的聚焦下,我看到那个漩涡般存在的人影在我面前递过了一块丝绢,温柔道:“快擦了,不要再哭了。”

    我慢慢的抬头看到那人正凝视着我的脸,我不知道自己的眼泪还有没有在流,我只知道我在眩晕,高烧到40°的那种眩晕,在他幽深的目光中我被漩进去了,那里面有个漂亮的漩涡,而我甘心在那里粉碎骨尸骨无存。我的脸渐渐持续发烧,我的头像是缺氧般发昏发涨到除了定定的盯着人家不会笑不会哭不会说谢谢。

    那人就是史天问,那个多而绝美的史天问,天呐,别叫醒我,让我在这样的美梦中睡一辈子。就因为这一幕我的灵魂像是被抽走了,我整整回顾了这一幕不下百遍,每一次都是嘴上带着傻傻的笑,笑到人真正的傻掉。

    “天问,我们走,今儿没心上学了。--凤舞文学网--”

    天杀的叶志远在这个时刻突然开口,打破唯美浪漫的这一幕。男女主角对视的强烈打照灯光都被撤走了,留下灰压压的一片,整个是黑白的世界。

    史天问略略一动,将丝绢塞到我的手中,然后站直子,跟着其余三个走了。我手中握着丝绢,看着他一步一步离我远去,阳光一片一片被他带离,最后消失在我的视线中,我赶紧扑到栏杆上,很快我又见到了他,世界鸟语花香,光明媚。走到院中的时候,走在最后的史天问回过头朝着我看了一眼,我固执的认为他就是在看我。我有些花痴的甩着丝绢跟他告别。

    我挥着手在心里偷偷想着:“再见天问,我们一定能够再见的。”

    我还看着早就没有人影地大院。突然听到一声齐齐地“夫子好!”我立马起站到陆云中地后面。只见得须发全白地夫子走到我们面前。言简意赅地说了一句:“你们主仆俩站到下面去。”我看了夫子一眼。他眉眼慈祥。但是冷冷地语气却比现代地教导主任有过之而无不及。

    陆云中直接走了。我紧随其后。然后我听到后面一片嬉笑嘲笑声。夫子轻轻咳嗽了一声。顿时所有人都成了哑嘴公鸡。

    多灾多难啊。难道这就是那个永无宁

    我跟着陆云中到了阁楼地一楼。然后对着画有一个个地长须长袍夫子地墙壁直直站壁。原来这空空地一楼是给不听话地学生站壁用地。站个壁整这么大一地方。想当年我站壁最多是在班主任地办公室里站。而这里却用了一个可以开大型party地场所来站壁。真是奢侈。

    “刚刚谢谢你。”我正在数对着我地那个夫子像地胡子地根数。陆云中突然跟我来了这么一句。

    “嗯?”我是真有些受宠若惊了。“少爷。你对我说谢谢?”

    “你很勇敢。”

    “哪里哪里。”我像是一个第一次收到老师表扬的小学生般,倒真有些害羞了。而且我发现这个不使用暴力而学会道谢的少爷真的有些小帅。

    陆云中打断我的花痴眼神,定定的说道:“但你是在帮倒忙。”

    “啊?”

    “不信你跑出去抬头看一看。”

    我滴溜溜的跑到外面抬头看刚刚我们耍杂技般挂着的那个地方,看到那个栏杆的下面,横着插着一个横杠,横杠上挂着一个硕大的铁铃铛。本来这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但是我这一番仔细观看研究才发现,那个铃铛和那个横杠跟整个阁楼不是那么的协调,而且那个横杠站在下面可以看到,跑到那走廊上就看不到了,这样一个铃铛他存在的价值难不成就是……

    我嘿咻嘿咻跑进去,像是看到发明电灯的迪生一般,佩服的问道:“那个,是你弄的?”

    陆云中微微点了点头。

    “哇噻,你太有才了。”那个多替受苦大众谋福利啊。“你怎么不早告诉我,站在那上面别说两个时辰,我站他到鸟儿回家月亮上班也照样神采飞扬。”转念一想不对,“那刚刚我那一帮手不是把你从那铃铛上推了下去,我们俩都是货真价实的挂在空中?”

    “所以我说你帮了倒忙。”陆云中好笑不笑的看着我,目中有着难得的柔

    而我没看到,我狠拍自己脑门,眼前昏黑一片,我都干了些什么啊,差点害人害己,这就是愚蠢啊,相当的愚蠢,办了蠢事还要人家道谢,这就是最蠢的人办的最蠢的事了。

    接下来的站壁时间,我和陆云中说了很多话。从他的口中我知道了这座书院是叶家出资,当今国主亲笔题名的供建城世家豪族,官宦人家子弟读书所用。整个圣恩楼共有三楼,一楼如我所料是供不听话的学生站壁用的,整这么大个地方是因为大多数时间刘老夫子并不上课讲学而只是让所有的人站在这儿面壁思过。这一帮子无法无天的纨绔子弟也就在这里不敢放肆,刘老夫子是当今国主的师傅,国主对他都是恭恭敬敬的。年老致仕后,一直在老乡养老,直至这圣恩书院盖成,没有一个够分量的人能够镇得住这帮人,才三顾茅庐的请刘老夫子再次出山。不过刘老夫子似乎只是给国主面子,但却不认真办事,整也是来不来。但是要是哪一个小子迟到早退,他会在第一时间知道,随之而来的惩戒就难耐了。这整个圣恩书院敢不把刘老夫子当回事的也就只有叶志远带头的那风波四公子了。

    圣恩楼的二楼是教室,设备齐全。圣恩楼的三楼是不对外开放的,这整个圣恩书院中只有风波四公子和刘老夫子可以进出。据说有大胆的曾经想过偷偷进入,但才走到半路就被不知道哪里来的拳头一拳击到,连翻了好几个跟头才翻滚回二楼的楼道口,之后回到家躺了整整七天都没见好。

    听到这一些,我张大嘴塞进自己的拳头,脸上的表就是周星星吃惊时的那个瞪大眼夸张样。难以置信啊,这两天来的所见所闻都太难以置信了。

    “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生在此山中。”对人对事,宣心照都犯了处庐山之诟病。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女人是老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