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三十六章:考虑

    “合作者?呵,既然我们是同伙,那还需要什么交待?”

    “太子下,你不需要用这种讥讽的口气来刺激我。WWw.YZUU点com不管你是怎么想的,反正我是将自己跟你放在同一个高度上来看的,你确实在份上高人一等,但是那是在世人的眼中,在我的眼中你只不过是有着一个虚名,有着一个高高挂在天上却中看不中用的名号。实际上,你什么都没有,也什么都做不了。如果不是我们两个惺惺相惜,我根本不会跟你站在一起。而既然是惺惺相惜,那么我们就是同等的,是平等的。我对你崇拜和敬畏,是对你的一些手段和头脑的敬畏,而并不是对你这个摆在那里看的份畏惧。所以说,如果有一天你的手段和头脑做出的事超出了我的限度和忍耐范围,那么这种敬畏感也就会转变为厌恶感了。我给自己留退路,一方面是为了让自己不落的一个兔死狗烹的下场,另一方面也是替太子下你着想,我不想到时候让你为难,也不想让你到时候为了处置我而伤脑筋。我可以保证绝对不会动你的江山,也可以保证不危害你的利益,只要是牵扯到你的,我能闪则闪,能避则避,倘若还是闪避不及,我也会牺牲自己的一部分利益来成就你的伟业。这样,都不能成全我吗?”

    “不能。”

    “为什么,这到底是为什么?”

    “因为你太有用了,你宣心照实在太有利用价值了,有一些事除了你之外没有人能够做,有一些事除了你之外世上恐怕再没有人能够胜任了。”

    “不用给我戴高帽子,到底是些什么事?”

    “其他的不说,仅一样就非你不可了。”

    “什么?”

    “做我的皇后!”

    “啊???”我完全呆住了,“你刚刚……刚刚说什么?”

    “我口齿相当清楚的吧。我要你当我的皇后。俗话说,一山难容二虎,除非一公一母。你的别优势使得太占便宜了。从米粮价格战刚开始策划和布置的时候,我就有了这一个打算了。”

    “那么早?那么早……”我喃喃着说着些什么,可是我已经搞不清楚自己到底在说着些什么了。

    “不过你不用太有心理负担,我刚刚说的很清楚了,是因为你太有利用价值了,所以不可以轻易地放你走。经过跟叶德陵的大战之后,大齐会需要很长一段时间的休养生息,也会有很多的事需要善后和处理。这任何一方面都需要你的商量和建议,乃至会继续需要你的智慧和筹划力。而更为重要的一点那就是,要想让大齐有一个更为光辉灿烂的未来,我就需要一个比我更优秀的后人。我打算好了,这个后人要跟你生。我们结合之后的皇子一定是天下最厉害的人。我会立我们所生的皇子为太子,而且我只跟你生一个儿子。否则,皇子们都这么聪明,这么厉害也不是好事。我已经想过了,在任何一个方面你都太需要,太有利用价值了。所以,你怎么可以功成退,你怎么可以给自己留好退路然后退隐离去?”

    神啊,救救我吧。神啊,真的求.你来救救我吧。这个世界疯狂了,这个世界癫狂了。

    “我这辈子不会有了,你这辈.子想来也非常难有,既然是两个不会拥有的人,那么结合也没有什么不好的。你很聪明,一定会让自己过得很好,乃至非常好的。我也是一个聪明人,所以我会让你过得很好,乃至非常好的。这就是我曾经设想过的……未来。”

    天呐,谋啊,天大的谋啊!我.算是进了老虎洞了,不被抽筋扒皮,吸干所有的骨髓和精气会不会有解拖之了。【叶*子】【悠*悠】

    “怎么?皇后之位不够人吗?还是你对我还有什么.要求?趁现在提,只要是在理之中的,我应该都会答应你。甚至你让我只娶你一个,我也会考虑,只要你能够顺利生子,我就只要你一个。如果你怕朝臣议论,我可以在你的把关下挑拣几个妃子。但是,我相信,你有足够的能力镇住他们,也镇住我。这一些你都没有什么可担心的。”

    “对不起……”我必须要打断这个妄想狂了,“请问,太子.下,你为什么认为我一定会答应你?你为什么会觉得我一定会嫁给你,当你的什么皇后?”

    “这是世上所有女子的终极梦想。叶德陵跟你商.量,你会嫁给叶志远,那么同样的,你应该会嫁给我。因为我比叶志远更符合你的要求和条件。”

    “对不起,我想我.们还是为敌比较好。我觉得我们继续合作下去危险更大。”

    “我不觉得。如果你不答应,我会让你答应的。反正你也逃不出去。”

    我无语,我彻底无语……

    “你在犹豫什么?哦,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了。我这么说,你肯定没有办法接受对不对?如果我刚刚说,在你布置和设计米粮价格战的时候,我就看上了你甚至上了你,我需要你,我欣赏和喜欢你,我愿意一辈子跟你在一起,我希望你跟我幸福专一的度过余下的岁月,我希望我们能够拥有我们的结晶,我希望我们能够一起开创一个更为美好的大齐,我希望我们能够一起活出精彩的人生……如果刚刚我是这么说的话,你是不是就会心动,就会打算答应了?但是,你应该知道,这两种说法之间实质上是没有多少差别的。或许,刚开始你会被迷惑,你会相信我说的,但是很快你就会发现这些话语的本质和实质,到时候或许一切都已经生米煮成熟饭了,你也不会反对什么,或者争议什么。但是我不想到时候又来解释一次。你明白这一切的。”

    我明白,我真的明白,但是我其实并不想要明白。我现在终于知道郑板桥那一句“难得糊涂”到底是怎么样的至理哲理了。

    难得糊涂啊!太子下你难道不明白吗?

    有一些事是只能够意会却不能言传的,有一些事或许真的是这么想的,但是一旦说出来意思就会不一样了。

    你如此直接并且直白的告诉我这一段你设想的未来,我该怎么应对?你如此霸道的将你的想法灌输给我,我该怎么排斥和拒绝?

    我好好地看了一眼太子下,然后认真的问道:“如果我说拒绝呢?我如果拒绝了,会……怎么样?”

    太子下笑了笑,“可以给你再多一点的时间去考虑,然后你或许就改变主意了。”

    “你的意思是……如果拒绝就再考虑一下,如果还是拒绝,就再考虑一下……直至考虑清楚,同意了为止?”

    太子下笑的更欢了,仿佛很为我的聪明高兴一般。“嗯,也可以这么理解。不错的解读。”

    “那你这样不就是婚吗?”

    “有婚的那一天,就证明了我们已经成功了。如果成功了,为什么不一起来享受这个成功的果实?这当中有你的一半功劳。而如果没有那么一天,你也不用担心了,不是吗?”

    “可是,可是我有我自己的想法,我有我自己的活法啊!”

    “进了这道宫门,进了这道房门就没有什么自己的想法,什么自己的活法了。你应该不是那么天真的人,参与了这些事之后,你怎么还会觉得我会放走你?就算你再怎么对天起誓说不会泄l一丁半点,就算你再怎么重言保证说未来不会与我为敌,不会危害到我的利益,我也不会真的相信的。即便你是可信的,但是我也不会去相信,因为不能相信。这个代价太大,除非你成了永远也不会说话,永远不会做事的人。可是……如果真的那样的话,我又下不了手,也不忍心,不舍得。我觉得这已经是我们最好的结局了,尤其是对于你。我可以让你的宣氏集团继续保留着,也可以让你不时的回去看看,让你过过瘾,但是你的主要精力就要放在这个国家和我们的未来上面了。”

    听了这番话,我有些木然了。果然范蠡不是那么好当的,果然政治斗争不是好参与的。

    “如果你还在为刚开始的参与是被的而耿耿于怀的话,你可以直接告诉我,怎么样才能解开你的心结。毕竟,如果不出意外,我们是要共同生活一辈子的人,我不希望以后的我们还跟刚开始那样一样互相猜测,互相揣摩,互相隐瞒和猜忌。”

    “我真的不容拒绝了,是吗?”

    太子下点了点头,“除非我们失败了,我们万劫不复了。”

    “好,这件事我会好好考虑的。你说过,会给我更多一点的时间去考虑清楚的。”

    太子下默默地点了点头,表示同意并宽容了。

    而确实的,现在他跟我说这一些只不过是提前给我打预防针,也是为了敞开心扉告诉互相自己的真实想法,以达到相互信任。但是,这一些需要思考,还有一个最大的前提,那就是我们成功了,太子下成为了皇帝陛下。到那个时候,我才有资格,或者才有必要来深思自己的终大事。

    “太子下,先说正事吧。我的手下我已经全部下达了任务命令,他们会按照我说的去完成。我现在想要听听你的意见。看看,有什么地方是需要再改进,再补充,再完善的。”!~!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女人是老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