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三十二章:梦话

    郭药眠重重的点了点头,他是非常清楚明白我的格脾气的,我会跟他说这一番话,就完全证明了我已经跟他冰释前嫌,而且是毫不在意了。(看小说就到叶 子·悠~悠 www.YZuU.CoM)而实际上的,我跟他之间如果有什么的,那也都是误会,是别人给我们带来的误会。那个人,我马上就会见到了,我也会当面跟他摊牌,会直接跟他说清楚,当然也会适当的兴师问罪。毕竟,我不想跟谁再有什么误会,跟敌人跟对手勾心斗角、谋设计那是一回事。而跟自己人如果也是心机颇重,步步算计,甚至设陷阱的话,那我就真的要问一声到底谁是敌谁是友,还是那人真的敌我部分。我喜欢小心谨慎并且做任何事都做好一切打算的人,因为我自己就是这样的人,可是我却不喜欢疑心过重,对自己对别人都毫无信任感的人,那是一种不自信,那是一种自我侮辱。

    尽管每个人都不可能真的将自己百分百交给别人,但是“用人不疑疑人不用”这一条还是应该谨守并且慎做的。

    “任务大致就是这样,至于如何去实施和开展就只能由你们自己来思考和布置了。很快我就要离开大家了,我们什么时候还能跟大家见面我也不能有任何承诺,因为连我自己都没有把握。可是虽然我刚刚将你们大家的任务分工明确了,但是只有合作默契,共同商量才能达到效率的最大化。我走了之后,还是由纪德这个代理董事长来主导这一整件任务。纪德,你不用跟我推辞,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我也知道其他人在想什么,在这里除了郭药眠之外,所有人都知道你的能力,他们也都见识过你的领导力,也统统佩服你,欣赏你,这种倾慕和信任甚至不下于我,这是一种好现象,我很高兴。所以,希望你能够临危受命,能够继续帮助我们。我的话说的很好听,很恭维,那是因为我真的需要你的力量,需要你的贡献,也需要一个暂时的总指挥使。【叶*子】【悠*悠】”

    纪德本来一脸反对和惶恐的,我知道他是在顾及我,也在顾忌郭药眠,可是纪德作为这个代理总指挥使是必然也是最合适的。他是一个联络人,是我和太子下以及无银老头三方力量的联络人。他处在三股势力的中间,难免比较难以取舍难以均衡,可是也正是因为这样,所以他会更加的思虑周全,更加的全方面多角度的考虑问题。毕竟,从目前来讲,我和太子下以及无银老头是处在同一条线上,是同一阵营的,在这种势下,纪德担任代理总指挥使众望所归,也可以安太子下和无银老头的心,更是让苏聂中和崔三变放心。他们已经居纪德之下过了,继续处其下并不会让他们的心理有什么变动。这样大家都不需要一个过渡和适应的过程,纪德做这个代理的董事长也算是有经验,基于上面所有的原因,再加上我个人对于纪德的欣赏,我才会将这个“光荣”而艰巨的任务交给他。

    至于郭药眠……

    “郭药眠,你不在京城这么长时间,对于京城你不如纪德了解,对于我们任务的深刻目的你也不如纪德了解,甚至对于敌我的形势也不如纪德了解,所以我认为纪德更加适合担任这个代理的总指挥使。更何况对于你而言,单单面对面应付叶德陵一个就足以让你压力够大了,如果再在你上施加重压重任的话,恐怕对这次的任务和对你个人而言都不是什么好事。”

    “宣董,不用多说了。我明白,我.也非常的赞成宣董的任何命令。我郭药眠一定在纪代理总指挥使的指挥下,尽力完成自己的这一方任务。请相信我,我一定会跟纪代理总指挥使还有崔兄、苏兄紧密合作,不辜负宣董所托。(看小说就到叶 子·悠~悠 www.YZuU.CoM)”

    “这样最好。哦,对了。郭管事,这里还.有一件事希望你在百忙当中能够有序的开展。这件事,所有人都知道,但是我想来想去也还是你比较适合去做。”

    “单凭宣董吩咐。”

    “郭管事你曾经培育过一批一.班学子,而且二班学子也在培训过程当中,教育成果非常出色。你在这一方面有经验,而且你也清楚所有的路和门路。这里我希望你能够秘密展开一个初级班培训,人员不用筛选和挑拣了,他们都是苏聂中苏管事手下的报童或者传单发放员,或者他们是纪德手下的公交马车运营车夫,这些人我需要你在一个月之内将他们培训成初级的报收集员和探查员。跟一班学子和二班学子不同,我不需要他们对我有多么的忠心,我也不需要他们会多少的本领,知道多少的内幕和秘密,我只需要他们能够收集报,能够探查消息,而且他们能够暂时的为我所用。你培训过人,在这方面有着丰富的经验,你知道怎么笼络他们,你也知道怎么样让他们听话,所以,我希望你能够做好这一件事。而如果培训有了成果了,就送回给苏聂中和纪德,本来是谁的人,就仍然由谁来直接指挥和命令他们。这跟一班学子和二班学子直接由你命令不一样,你只是一个培训师,并不是一个班主任和拥有者。因为连我也不是他们的拥有者。希望你明白。”

    “宣董放心,我明白。”

    我看了一眼郭药眠。我们之间的默契在没有人知.道的时候才更加的显示出来。郭药眠知道,我当面削他的权并不是要剪除他的势力,更不会是我不再信任和重用他了。这只是势如此,必须要这么去做不可而已。

    我相信郭药眠明白,郭药眠也相信我知道他明白。

    事已经交代清楚了,我也该时候回宫了,看了看.窗外的天色,看来我是要用跑的了。不过为了逃过叶德陵的耳目和眼线,还是需要一定人的配合的。所以郭药眠大张旗鼓的出动了,三五个穿着跟我同样服装的人也出动了,而我则穿着普通报童的服装,用一大堆报纸挡住自己的面目堂而皇之从悦来客栈走出去,再跑出去,再绕着小弄堂转了三圈,确定没有人跟踪之后,才换成小太监的服装着急的跑向了宫门。时间非常不利于我,如果我赶不上回宫的时间,那很多的事就又要起变数了。

    还好,老天没有太过为难我。就在王公公驾着马.车要入宫之前我赶到了,可是马车已经驶动了,就在宫门前我又不敢大声的喊。我只能拔腿追着马车跑,可怜我那永远不会及格的百米跑,现在算是发挥了潜能了。不过好在刚刚开始行驶的马车速度非常慢,要不然就算再发挥潜能,那也还是不会及格。

    当我一头扎进.马车车厢的时候,太子下简直吓了一跳,他看了看我狼狈小狗一样的喘息模样,摇了摇头,不再理我。我也没有什么精力去理他,所以一路上我们都没有谈话,甚至都没有相互多看一眼,我闭眼休息,养精蓄锐,因为接下来我跟太子下之间还有一场相当重要的谈判。我要养足精神,以备后战。

    马车顺利的到达东宫了,当王公公看到我从马车车厢里下来时,简直像是看到鬼一样大吃一惊,不过他也不能大而惶之的表现出来,因为我们又回到这个到处都布满了眼线的地方了。如果想要大声的喘口气的话,那还是赶紧进屋比较好。

    回到房间之后,面对面坐下来,先喝一口茶,看我的脸色就知道我有很多的话要说,所以太子下很配合的跟我坐在面对面,也非常配合的没有发言,他在等着,等着我说什么。

    “太子下,不多废话,我们开门见山。你是什么时候开始利用郭药眠的?或者说的更为明确一点,你是什么时候开始知道有郭药眠那一条线的存在的?更或者说,你是怎么知道郭药眠的?”

    太子下并没有被我过于冲动的语气震到,他懒洋洋的看了我一眼,然后慢悠悠的说道:“是你自己暴l的。我只是顺便去查了一查,这一查发现郭药眠这个人才居然可用,也就顺便用了一下。”

    “胡说!”我真被太子下的态度和语气激怒了,“我把郭药眠当做我自己的退路,我把他当做我的保留节目,我怎么可能会主动暴l他,会主动说出他来?就算是做梦,说梦话,我也自信不会说出他来。因为我从来都不说梦话。”

    “你说的。”太子下突然抬起头来,看我,然后又低头,慢悠悠说道:“你说梦话的,而且不是偶尔。”

    “啊?不可能。”我断定。

    “不过你放心,你说的梦话没人能够听得懂。乱七八糟的,没有一句是整话。”

    “不可能吧,我真的会说梦话?”我有点怀疑,毕竟说梦话自己是肯定不会知道的,而且自己白里思考的事这么多,担心和算计的事也这么多,这种不受意志力控制的事还真的是没有把握啊,但是等一下,“你怎么知道?”

    “晚上一个人加班工作的时候,顺便听到的。很吵,很大声。”!~!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女人是老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