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二十六章:棋子

    最终,郭药眠还是没有见到他想要见到的那个幕后的一把手。WWw.YZUU点com可是,他却见到了宣董。

    透过玻璃,郭药眠看到了宣董在专心致志的工作,她在做她最为擅长的那些报整理和分析工作。以前郭药眠就曾经帮助过宣董处理这些庞大的数据和杂乱的信息过,那个时候他就瞠目结舌过宣董的精细整理工作。郭药眠看到这么一堆一堆没有任何关联的文件和纸条的时候,那是一头雾水加上满脑子浆糊,可是宣董却不同。她可以长时间的坐在那里,然后一点一点的筛选,每一个经过她手筛选的东西,或成为垃圾,或进入下一道整理,分门别类,很快乱糟糟的文件堆就变成了一叠一叠有着相同指向的报集了。

    等到这个时候,郭药眠才有能力参与其中。宣董会拿出一些文件夹和登记簿给郭药眠,每一个看过的东西都需要用最为简要的字眼概括整理出关键词和重要信息。刚开始,郭药眠总是抓不住重点,他筛选出来的信息写在签上乍一看根本不知道这条信息所指向的是什么消息。可是,宣董总是很耐心的教他,帮助他,然后引导他。慢慢的,郭药眠也懂得了什么倒金字塔结构,什么导语之类的。

    之后,郭药眠也有了自主的处理信息的能力。但是从速度和准确度来讲,始终不及宣董。

    而如今郭药眠却看到宣董在重旧业,而且是在帮助他人。他看得出宣董的认真,看得出宣董的努力。如果不是她重视的人,或者是信赖的人,宣董是绝对不可能有这样的表的。

    从这个样子来看,宣董确实.是已经跟对方成为合伙人了,而且那个人还是宣董认为值得合作的人。

    既然如此,那么郭药眠也没有反对的理由了。

    拿上对方给他的信息文件,郭药.眠从中看到了宣董整理的痕迹和笔迹。这些东西都是宣董亲自整理出来的,虽然她没有直接命令他,但是一切都显示了,这确实是宣董的意思。只不过或许是对方的份的问题,所以她不便于见他,也不便于暴l自己正与他合作的事实。毕竟郭药眠现在处的地方实在是太与众不同了。郭药眠心中了然,

    既然如此,那就看好他的行动吧。

    此番之后,郭药眠就真的是费.尽了一切的精力来完成这一项任务,他认为他是在帮助宣董的,他认为自己是在出一分该出的力的,他以为他是宣董的背后助手的。可是,就在他完成了任务的同时,他也见到了宣董了,他以为自己可以很顺理成章的汇报这段时间的所作所为了。

    但是,谁能够想得到,得到的会是这个样子呢?从宣.董的表现来看,他不仅是不明白他在做什么,更是知道了之后还反对他如此做。宣董很能够演戏,很能够临场发挥,这一些郭药眠都亲眼见识过,正因为亲眼见识过,所以他就很知道宣董什么时候是真的,什么时候才是假的了。他完全看得出来,她对他的怀疑是真的,她对他指责是真的,她对他的失望和戒备是真的,而她对他的笑脸则完全是假的,她对他的夸奖完全是假的,只有隐含在讽刺意味中的夸奖才是真的。

    所以,郭药眠也就顺理成章的推断出了,这件事.宣董似乎真的不知,而且她也绝对不赞成。她不赞成跟叶德陵的合作,她不赞成他的自作主张,她不赞成一些事拖离了她的控制,她甚至不赞成他来到了京城却未得到她的许。

    郭药眠不想为自己的所作所为辩解什么,但是.有一些事的真相和过程还是应该清清楚楚的才比较让人放心。郭药眠会说出整个过程和宣董对账的,但是现在似乎场合完全不适合。

    而且,宣董似乎.在做什么危险的事,她以前不会如此冲动的,内讧是宣董的大忌,什么事都是可以商量,可以原谅的,可是如果内耗,如果出内鬼,搞背叛,那就是宣董的逆鳞,她绝对不许,也绝对不原谅。郭药眠差不多能够知道,宣董会如此针对他,会如此铤而走险的把他这么踢出去挂起来,完全是因为宣董已经认定了他——郭药眠是内耗的那一个人,是一个内鬼,是一个背叛者,是触及她逆鳞的那一个人。

    这个误会绝对不轻,这个误会也必须要澄清。

    “宣董,有件事想要跟您单独汇报一下。”郭药眠附到宣董耳朵边说道。他知道,这一整件事不是三言两语可以说得清,解释得明白的。但是至少说一说自己的立场,自己的心里,不要再让宣董误会他才是真理。

    “哦?郭大管事有什么大事需要跟我这个老板单独汇报的?”我讽刺的看着郭药眠,这家伙让我如此失望也就罢了,可是他还让我寒心,让我揪心,甚至有了绝望之心,不让你好好难过一回,你都不会长记。更何况,有了新主人,有了新出路的他,或许这也是最后一次我有机会让他难过,让他俯首帖耳了。不是不心酸,但是事已经这样了,那就走一步算一步吧。我推来郭药眠,让自己跟他的距离不要那么近,然后我再看着他说道:“你的大事先搁一下吧,我这儿有更为重要的大事需要先行处理。叶董,您刚刚说的合作事宜,我现在考虑清楚了,我觉得可做,而且我也已经答应了。听说,您跟我这个手下连细节都已经谈妥了?所以叶董您看看这样行不行,我呢先去看一看你们谈判的合作细节,如果有需要更改的,我就登门拜见叶董商讨,如果一切都满意了,那么我也登门拜访,我们正式签订协议,如何?”

    郭药眠彻底傻眼了,这前后变化怎么这么快?他现在已经完全知道了宣董是被蒙在鼓里的,所以,他不能让宣董在不知况下做出什么傻事来,这件事可以说是事关重大,如果一时做错,纵使是宣董恐怕也要大费周章才能够弥补的回来。所以,郭药眠伸手拦阻了一下,说道:“宣董,还是让属下先给您汇报一下况吧,真的很紧急。”

    我看了郭药眠一眼,他在向我眨眼,我知道他一定会有非常重要的况要跟我说了,但是现在如果离开,估计叶德陵也就会离开了,而且太子下还看着,所有人都在等待着,我想,现在除了郭药眠之外,所有人都希望这门生意谈成吧?

    真是好笑,刚开始是除了我之外,所有人都知道这件生意的况。而现在除了郭药眠之外,我们又所有人站在了同一阵线上了。更为甚者,现在除了我自己之外,恐怕就真的没有知道我到底想要干什么了吧?叶德陵猜不到,太子下也猜不到,郭药眠就更加猜不到了。

    我要做的事非常的简单,那就是依据大家刚开始所希望的那样跟叶德陵做成这一笔大大亏本大大蚀本的买卖,然后按照太子下所设想的那样渗透进叶德陵的矿区当中去。然后又会按照叶德陵所设想的那样反渗透到我的生意当中,接着所有人就在潜伏和反潜伏,渗透和反渗透当中展开旷持久的斗智斗勇持久战。

    我想这一点太子下绝对不可能会想不到,可是他居然还是要这么去做,要瞒着我这么去做。原因很简单,他知道如果一开始我就知道了自己最后的退路被斩断了,我一定绝对不会答应,所以刚开始就绝对不能让我知道。可是,到了现在了这门生意都已经几近谈成了,如果还是没有我出面的话,那么生意的合作深度就不够,可信度也不太够。叶德陵绝对不是一个可以轻易欺骗的人。所以太子下就安排了我的出宫,安排了我直接回到了悦来客栈,因为他知道不用多久他就会也来到这里,而且还会带来这两个让我如此大吃一惊的客人。难怪,他会让我不用化妆,也不用做任何的伪装,甚至可以直接来见我自己的手下,因为这一切他都已经安排和设计了,我只要按照他画好的轨道乖乖的走下去就可以了。也难怪,他会不用人来跟着我,不怕我去找叶德陵或者说出一些不该说出的东西。因为我根本就没有这个机会也没有这个时间,我刚刚见过了手下人,连叙旧和安排紧急事都还没有妥当,他就已经来了。我怕见,他也怕我见的叶德陵就这么当着他的面来了,那么他还有什么可怕的呢?

    更何况,如果没有我出面,这个生意最终也成不了,而且如果没有我真正主持一切,那么渗透叶德陵矿区的工作也不可能会完成多么漂亮。毕竟只有郭药眠,只有纪德,始终还是不够的。只有我真正出面,我亲自出马才会一切顺利,一切成功。

    太子下将一切都设计好了,只是我不知道而已,只是我成为了棋子而已。而且,从刚刚的反应来看,郭药眠显然也是一个棋子,比我还后知后觉,比我还蒙在鼓里的那一颗棋子。

    既然,大家都是棋子,现在何不换一换角色,看一看最后成为棋子的那一个是谁?!~!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女人是老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