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二十四章:玻璃

    不管对方是什么人,只要不真正动宣氏集团,不真正动宣董,那么其他的问题也就好办了。WWw.YZUU点com提取一些现金就当是赈灾了。

    接下来的子,郭药眠慢慢知道了一些对方的信息,也知道了一些宣董的近况,更知道了宣董原来跟对方合作办成了一系列的大事,郭药眠也知道了他被抽调的那一部分资金用在了什么地方。虽然没有得到宣董的正面和直接的指示,但是郭药眠已经对对方的警惕心理放松了一大半了。

    正当郭药眠也想要为宣董新近的这一番事业而贡献自己的力量时,对方突然又没有任何指示,没有任何行动了。他们不但基本跟郭药眠切断了联系,也不给他任何新的任务,郭药眠感觉自己一下子被放空了,他怀疑着是不是宣董已经遭遇了不测,要不然为什么突然间就没有了任何消息了呢?

    郭药眠实在是等不下去了,收拾行李和细软正准备北上到京城去看看呢。又一封信来了,而且当中的事刚好就是让他北上来京城,但是其中有一项让人费解的就是要他到京城不要联系任何人,不要让任何熟人知道他的行踪,甚至也不用告诉他们他的行踪。郭药眠算是领教了对方的实力和势力了,如果说不用汇报行踪是为了避免他们自己暴l行踪的话,那么在这么长时间的行程中,在这么庞大而复杂的京城中轻而易举就能够找到郭药眠的行踪只能说明对方的报信息网比宣董的还厉害。也难怪宣董会跟他们合作了,也难怪宣董被他们所制了。已经这样了,唯一的办法就听从对方是指令办事,先到京城再说吧。

    到了京城之后,郭药眠果然尝试着隐藏自己的行踪,一路上他没有刻意走小道,也没有大张旗鼓的雇车走官道,他跟在一个商队后面,他们走捷径,他也走,他们走官道他也走官道。到了京城后,他没有刻意的隐藏到没有人的角落,当然也没有用自己的真名住进哪一家高档客栈里。(看小说就到叶 子·悠~悠 www.YZuU.CoM)他找了一家普通人家付房钱的住了起来。

    可是到了京城已经三天了,.依然没有人联系他。反正闲着也是闲着,郭药眠随意的逛逛京城,这一逛他知道了自己不在京城的这段时间之内,宣董的所作所为和所有成就了。这个结果让郭药眠很是引以为傲也大受鼓舞。一切都上了轨道,一切都在如火如荼的发展当中。如果可以见到宣董,畅谈一番他们各自的作为过程,那绝对会是一种享受,而且对于郭药眠来说,也是一次不错的成长机会。

    但是,见到宣董可就不是那么容易了。

    又过了一天,郭药眠还是没有见.到任何带有指示命令给他的人。他也在京城闲逛的时候,知道了宣氏集团新开拓了一个领域,公交马车运营公司货运分公司。这个分公司成立时间非常短,但是成长非常快,据说已经接手很多大型商号的货运单子了。郭药眠由衷的感到高兴,虽然这方面没有他任何的功劳,可是看着自己所属的产业越来越强大,越来越壮大,无论是谁都会由衷的欣慰的。

    而就在郭药眠一路欣慰着回.到自己所租住的地方的时候,他迎面碰到一个陌生人邀请他一起去喝茶。郭药眠细细打量对方,确实是不认识他,而且对方长得非常普通,扔在人群中根本找都找不出来。亲自栽培过一班学子的郭药眠当然知道了,这样的人才是暗探的最佳人选。

    看来,对方确实是老手,是道上人,还是同行。

    郭药眠没有多想跟着对方到了一座茶楼,进了包.厢之后,果然在里面还有正主在守候。但是按照郭药眠的眼力,他还是第一眼就知道了,对方也不是真正的一把手,一把手仍然躲在幕后。就像宣董所有的木瓜门一样,出去跑腿拉生意的是小罗罗中的小罗罗,在木瓜门总部管事的一般的那些负责人,遇到重大事才会亲自出面的,也不过是一个总负责人,真正的幕后老板,真正的一把手——宣董,几乎是从来不出面的。整个负责木瓜门正常运作的所有人除了那个总负责人之外,相信没有人知道在总负责人的后还有一个遥控的人物在。

    这或许就是暗组织的共了,这么一看,就更是同.行了。

    对方没有跟郭药眠多说话,只是交代了这段时.间失去联系之后,京城发生的一些事,以及宣董的一些近况,然后告知了郭药眠在京城期间需要完成是一项任务,并且给出了明确指向宣董的个人物品作为证据让郭药眠消除疑虑。

    郭药眠看了一.眼给他的信件中的那个任务,刚看到前面的时候他还是很高兴,这个任务不错。不但是他比较擅长的好本行,还是能够拓展宣氏集团门路的合作生意。但是看到后面的条件之后,郭药眠就非常的不解了。

    什么叫做“不惜一切代价达成合作事宜”?不惜一切代价是指什么?

    对方没有真正解答郭药眠的疑惑,只是让郭药眠自己见机行事,灵活变动。

    这不是更加的难办吗?

    而且,另外一个问题也浮上了水面,这个必须要达成的合作事宜,到底谁是最终受益者?按照条款来看,明显是跟他们合作的那个对象,但是细细推敲一番又觉得并不如此。如果想要占宣氏集团的便宜,何必如此绕圈子?直接绑了宣董,然后还不是可以直接占便宜了?

    那么,合作的对象就可以排除了。还会有谁?

    郭药眠不愧为是见过世面,知道一些况的。问题庞大的摆在面前了,如果这么贸贸然的答应人家,万一做错了该怎么办?

    郭药眠果断的提出要面见第一把手,他需要知道这件事的内幕,他更需要知道一些真正的消息,否则他很难做出正确的判断,他也很难完成这件事

    郭药眠给了对方思考的时间。

    当天晚上,郭药眠就被今天带他去茶楼的那个人送上了一辆马车。马车载着他走了非常长时间的时光,这段过程当中,郭药眠不被许探出头看向窗外。郭药眠也果然很配合的没有太多的线路出自己的好奇心。等到马车停止,郭药眠被人带进一座房子的时候,他认识到了问题的严重。如果他的眼睛没有欺骗他的话,那么他现在所在的地方那绝对不是一个普通的地方。那样风格的建筑,那样庞大雄伟的建筑,郭药眠想不出来这个世上除了那个地方之外还会有什么地方。

    可是,很奇怪的是,郭药眠在一路上除了见到引他进入的那个人之外,见不到另外的任何人。这是怎么一回事?

    郭药眠最终也没有见到他想要见到的那个幕后的一把手。可是,他却见到了宣董。只不过他是远远看到的,他张嘴喊了,但是宣董似乎根本就听不见。走上前,郭药眠才发现他和宣董之间隔着一道门,这道门是透明的,他听宣董说过,这是一种叫做玻璃的东西。这在他们木瓜门这是保留的创造发明,不是常客不是豪客根本看都很难想要看到一眼。可是,这么大块的玻璃居然出现在了这个地方,那就很明显了,如果不是宣董首肯并且协助制作,郭药眠不相信这个世界上还有谁能够制作出这么大块的透明玻璃。

    而且透过玻璃,郭药眠也看到了宣董在专心致志的工作,她在做她最为擅长的那些报整理和分析工作。以前郭药眠就曾经帮助过宣董处理这些庞大的数据和杂乱的信息过,那个时候他就瞠目结舌过宣董的精细整理工作。郭药眠看到这么一堆一堆没有任何关联的文件和纸条的时候,那是一头雾水加上满脑子浆糊,可是宣董却不同。她可以长时间的坐在那里,然后一点一点的筛选,每一个经过她手筛选的东西,或成为垃圾,或进入下一道整理,分门别类,很快乱糟糟的文件堆就变成了一叠一叠有着相同指向的报集了。

    等到这个时候,郭药眠才有能力参与其中。宣董会拿出一些文件夹和登记簿给郭药眠,每一个看过的东西都需要用最为简要的字眼概括整理出关键词和重要信息。刚开始,郭药眠总是抓不住重点,他筛选出来的信息写在签上乍一看根本不知道这条信息所指向的是什么消息。可是,宣董总是很耐心的教他,帮助他,然后引导他。慢慢的,郭药眠也懂得了什么倒金字塔结构,什么导语之类的。

    之后,郭药眠也有了自主的处理信息的能力。但是从速度和准确度来讲,始终不及宣董。

    而如今郭药眠却看到宣董在重旧业,而且是在帮助他人。他看得出宣董的认真,看得出宣董的努力。如果不是她重视的人,或者是信赖的人,宣董是绝对不可能有这样的表的。

    从这个样子来看,宣董确实是已经跟对方成为合伙人了,而且那个人还是宣董认为值得合作的人。

    既然如此,那么郭药眠也没有反对的理由了。

    拿上对方给他的信息文件,郭药眠从中看到了宣董整理的痕迹和笔迹。这些东西都是宣董亲自整理出来的,虽然她没有直接命令他,但是一切都显示了,这确实是宣董的意思。只不过或许是对方的份的问题,所以她不便于见他,也不便于暴l自己正与他合作的事实。毕竟郭药眠现在处的地方实在是太与众不同了。郭药眠心中了然,既然如此,那么就看好他的行动吧。

    新年快乐!!!虎年如意!!!!~!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女人是老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