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二十三章:同行

    兴许是因为郭药眠的“无所作为”和没有任何行动的刺激,所以那封秘密信件的创造者自己就l了面。可是,郭药眠万万没有想到接下来出现的况,会比他收到那封秘密的伪造信件更加的让人匪夷所思,更加的让人不知所措。

    随着神秘信件从而现的秘密人物带来了一个秘密的任务以及一个秘密的消息。刚开始,郭药眠根本就不相信,他不相信宣董会这么容易的被人挟持,他更不相信,宣董会如此轻而易举的归属于什么人,会跟什么人合伙或者结伴。但是,对方也没有一定要让郭药眠相信的样子,他给足了郭药眠大量的时间去调查,去验证。

    而郭药眠也确实是这么的做了,起先他是非常的小心谨慎的。只是写了一些秘密信件送到了京城,但是全部石沉大海,没有任何的回信也没有一点点的回音。宣董似乎真的失踪了,而且杳无音信。再接下来,郭药眠想要亲自北上到一趟京城来验证和实地查探一下的时候,他被人拒绝和拦阻了。

    理由或者说借口就是宣董的人安全。

    郭药眠不是那么轻信的人,他也不是什么鲁莽而且随意胡乱的人,所以他绝不可能拿宣董的生命安全开玩笑。对方既然会说出这些话,就一定有可以说出这些话的原因和理由。既然如此,郭药眠就只能被动的成为一个等待者和期待者。但是跟了宣董这么多年了,郭药眠也知道在受到威胁的同时,怎么样给自己争取到更多的权益。所以,不论对方要郭药眠做什么,郭药眠都要求得到宣董的确切消息。他需要知道宣董一切安好,他也需要知道宣董的一些近况,他其实更想要能够给宣董可以联系上,但是这一点似乎非常的难。因为对方似乎真的是已经掌握了非常多宣董的报和消息了,连他们之间怎么样沟通和交流就知道的一清二楚。WWw.YZUU点com所以,在这方面想要蒙混过关非常的难。对方,真的是严防死守,将他们两个的沟通掐的死死的。

    郭药眠得不到任何关于宣董的亲自诉说的任何消息,他也不能够亲自来京城,这一些全部被止。而郭药眠也想到过要跟苏聂中或者崔三变他们联系。但是怎么样联系?

    如果是给他们写信,那么这.封信肯定是还没有到达京城的边郊就被人给劫了,如此一来,他们信件中的内容被对方知晓还不算什么,更为重要的是,他这么一做有可能会激怒了对方,从手头得到的所有信息来看,宣董确实是落在了对方的手上,也就是说绝不可能轻举妄动,绝不可以激怒对方,否则,恼羞成怒的对方就有可能“撕票”,如此一来,郭药眠也就成为了杀害宣董的间接杀手了!

    刚开始郭药眠觉得自己完全是.被迫行动的,为了宣董的安全,所以对方要求什么,郭药眠也就只能费劲一切力气的配合。可是,对方似乎并没有贪之无厌,除了席卷走了郭药眠手头上的所有流动资金之外,其他的也没有提出过多的要求。虽然郭药眠手上的流动资金并不是一笔小数目,但是这些钱被抽走之后,也并不没有伤筋动骨,对于郭药眠或者宣董的产业来说,没有什么实质的打击。

    这时候,郭药眠就纳闷上了,难.道对方的目的并不是要击垮宣氏集团?这么说的话,那么对方就不是真正的敌人,并不是他假想当中的那种竞争对手了。如此一来后,那么宣董就不会有真正的危险了。刚开始郭药眠还不敢真的完全按照对方的要求来办,因为他知道,一旦对方的目的完全达到之后,那么宣董的处境也就真正危险了。但是,如果对方并不是真的要根除宣氏集团的话,那么也就不会要真的根除宣董了。

    不管对方是什么人,只要不真正动宣氏集团,不真.正动宣董,那么其他的问题也就好办了。提取一些现金就当是赈灾了。

    接下来的子,郭药眠慢慢知道了一些对方的信.息,也知道了一些宣董的近况,更知道了宣董原来跟对方合作办成了一系列的大事,郭药眠也知道了他被抽调的那一部分资金用在了什么地方。虽然没有得到宣董的正面和直接的指示,但是郭药眠已经对对方的警惕心理放松了一大半了。

    正当郭药眠也想要为宣董新近的这一番事业.而贡献自己的力量时,对方突然又没有任何指示,没有任何行动了。他们不但基本跟郭药眠切断了联系,也不给他任何新的任务,郭药眠感觉自己一下子被放空了,他怀疑着是不是宣董已经遭遇了不测,要不然为什么突然间就没有了任何消息了呢?

    郭药眠实在是.等不下去了,收拾行李和细软正准备北上到京城去看看呢。又一封信来了,而且当中的事刚好就是让他北上来京城,但是其中有一项让人费解的就是要他到京城不要联系任何人,不要让任何熟人知道他的行踪,甚至也不用告诉他们他的行踪。郭药眠算是领教了对方的实力和势力了,如果说不用汇报行踪是为了避免他们自己暴l行踪的话,那么在这么长时间的行程中,在这么庞大而复杂的京城中轻而易举就能够找到郭药眠的行踪只能说明对方的报信息网比宣董的还厉害。也难怪宣董会跟他们合作了,也难怪宣董被他们所制了。已经这样了,唯一的办法就听从对方是指令办事,先到京城再说吧。

    到了京城之后,郭药眠果然尝试着隐藏自己的行踪,一路上他没有刻意走小道,也没有大张旗鼓的雇车走官道,他跟在一个商队后面,他们走捷径,他也走,他们走官道他也走官道。到了京城后,他没有刻意的隐藏到没有人的角落,当然也没有用自己的真名住进哪一家高档客栈里。他找了一家普通人家付房钱的住了起来。

    可是到了京城已经三天了,依然没有人联系他。反正闲着也是闲着,郭药眠随意的逛逛京城,这一逛他知道了自己不在京城的这段时间之内,宣董的所作所为和所有成就了。这个结果让郭药眠很是引以为傲也大受鼓舞。一切都上了轨道,一切都在如火如荼的发展当中。如果可以见到宣董,畅谈一番他们各自的作为过程,那绝对会是一种享受,而且对于郭药眠来说,也是一次不错的成长机会。

    但是,见到宣董可就不是那么容易了。

    又过了一天,郭药眠还是没有见到任何带有指示命令给他的人。他也在京城闲逛的时候,知道了宣氏集团新开拓了一个领域,公交马车运营公司货运分公司。这个分公司成立时间非常短,但是成长非常快,据说已经接手很多大型商号的货运单子了。郭药眠由衷的感到高兴,虽然这方面没有他任何的功劳,可是看着自己所属的产业越来越强大,越来越壮大,无论是谁都会由衷的欣慰的。

    而就在郭药眠一路欣慰着回到自己所租住的地方的时候,他迎面碰到一个陌生人邀请他一起去喝茶。郭药眠细细打量对方,确实是不认识他,而且对方长得非常普通,扔在人群中根本找都找不出来。亲自栽培过一班学子的郭药眠当然知道了,这样的人才是暗探的最佳人选。

    看来,对方确实是老手,是道上人,还是同行。

    郭药眠没有多想跟着对方到了一座茶楼,进了包厢之后,果然在里面还有正主在守候。但是按照郭药眠的眼力,他还是第一眼就知道了,对方也不是真正的一把手,一把手仍然躲在幕后。就像宣董所有的木瓜门一样,出去跑腿拉生意的是小罗罗中的小罗罗,在木瓜门总部管事的一般的那些负责人,遇到重大事才会亲自出面的,也不过是一个总负责人,真正的幕后老板,真正的一把手——宣董,几乎是从来不出面的。整个负责木瓜门正常运作的所有人除了那个总负责人之外,相信没有人知道在总负责人的后还有一个遥控的人物在。

    这或许就是暗组织的共了,这么一看,就更是同行了。

    对方没有跟郭药眠多说话,只是交代了这段时间失去联系之后,京城发生的一些事,以及宣董的一些近况,然后告知了郭药眠在京城期间需要完成是一项任务,并且给出了明确指向宣董的个人物品作为证据让郭药眠消除疑虑。

    郭药眠看了一眼给他的信件中的那个任务,刚看到前面的时候他还是很高兴,这个任务不错。不但是他比较擅长的好本行,还是能够拓展宣氏集团门路的合作生意。但是看到后面的条件之后,郭药眠就非常的不解了。

    什么叫做“不惜一切代价达成合作事宜”?不惜一切代价是指什么?

    对方没有真正解答郭药眠的疑惑,只是让郭药眠自己见机行事,灵活变动。

    这不是更加的难办吗?

    而且,另外一个问题也浮上了水面,这个必须要达成的合作事宜,到底谁是最终受益者?按照条款来看,明显是跟他们合作的那个对象,但是细细推敲一番又觉得并不如此。如果想要占宣氏集团的便宜,何必如此绕圈子?直接绑了宣董,然后还不是可以直接占便宜了?

    那么,合作的对象就可以排除了。还会有谁?!~!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女人是老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