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一十七章:免费?

    我不知道郭药眠是什么时候开始跟太子下开始联系的,但是我知道,这一定比我所知道的要早要久,而且他们联系的范围,他们互通的领域我也觉得会比我所想的要广泛而深入,或者一班学子都已经被郭药眠给送出去了。(看小说就到叶 子·悠~悠 www.YZuU.CoM)

    我一直以来都在极力的隐藏郭药眠这一个人物的存在,因为我知道他是我的退路,他是我的最后的那一条路,所以我不可以让他暴l出来,所以在跟太子下布局的过程当中,我都极力的避开那个地方,避开那个人物,尽管有的时候我真的很需要他,但是我都隐忍着,我都尽力的自己去做,自己去解决,就是为了自己可以走上那一条道路,可是谁能够知道,在我这么费尽心机的同时,郭药眠其实早就已经暴l了,而且还已经主动投诚并已经在拆卸我的退路了。

    这已经决定了我的失败所在了,所以我就需要进一步设想自己可以成功的可能了。想定这一切后,我看向了叶德陵:“叶董,似乎对于这一门生意已经首肯了,是吗?”

    叶德陵点了点头。

    我凑近他一点,然后也极为诚恳的看着他,尽量补偿的说道:“虽然我到现在都还不知道我的手下是怎么样跟你交涉,怎么样跟你谈妥的,但是就从这门生意的表象来看,确实是双赢而且互惠互利的一门生意。而且,我相信由这个开始,我们宣氏集团和叶董名下的产业将会有更多的合作机会。叶董,您觉得呢?”

    叶德陵笑眯眯的喝了一口茶,然后看了看在座的诸位,接着慢悠悠的说道:“如果宣董还不知道合作的细节的话,那最好跟你的人先沟通一下,因为如果关于合作的条件宣董不同意的话,那么我们就算是接下去谈也没有什么意思,是吗?”叶德陵最后这一个“是吗?”是对着郭药眠说的。(看小说就到叶 子·悠~悠 www.YZuU.CoM)

    我不解的顺着叶德陵的视.线看向了郭药眠,什么叫做合作的细节?什么叫做合作的条件?难道郭药眠不仅瞒着我跟叶德陵谈了生意,还擅自承诺了一些什么吗?按照叶德陵的口气来看,那肯定是我们这一方比较吃亏的一些细节和条件了。既然是我们比较吃亏的,那么郭药眠为什么要同意?或者说,郭药眠为什么要主动提出这些交换条件?他难道就真的这么在乎这门生意,这么要跟叶德陵达成合作的结果吗?

    按照郭药眠本人来讲,跟不跟叶.德陵合作都是没有说什么关系的,可是我们跟叶德陵的合作却跟另外一个人非常有关,那个人就是太子下了。谁都知道,如果我们接下了叶德陵名下所有矿区的矿产的货运的话,那么也就变相的知道了叶德陵名下的矿区的矿产的产量,以及这些产量的分布,甚至知道一些成分,一些输往的方向,一些成本价,一些跟叶德陵最为紧密的合作方,然后也起到了最为妥善和最为精准的监督作用了。

    只要,有我们的货运在,那么叶.德陵名下的所有的矿区就等于暴l在了我们面前了。哪个地方有危险,哪个地方有动乱,哪个地方有不轨的事,什么什么都可以被我们想办法弄得清清楚楚。更何况,郭药眠本来就是最为擅长这一方面的,要不然他也不能将一班学子培养和教育的这么优秀和大派用场了。

    这虽然已经不是我现在打算跟叶德陵合作的最.大目的所在了,但是我知道这一定是郭药眠或者说太子下要跟叶德陵合作的终极目的。

    现在这个也已经不是问题了,现在比较令人关心.的问题是,郭药眠到底许诺了叶德陵什么条件了?随着我的眼神,郭药眠也知道有一些东西是必须要交代的。

    他走到了我的后,然后俯到了我的耳边,我.微微往旁边避开了一下,然后语气冷淡的说道:“这里也没有什么外人,其他人都已经知道了,唯一不知道的人只有我而已,还有什么可隐瞒的?你就这么说着吧。”

    郭药眠稍稍犹.豫了一下,也不知道眼神到底往谁的上瞟了一眼,最终他还是决定按照我说的去做。“宣董,我们的公交马车运营公司货运分支还不是非常的成熟,能够得到跟叶董的合作非常不容易,但是在我们壮大之前,付出一些是必须要的。”

    我微微点了点头,示意郭药眠继续往下说。这个道理我当然是懂得的,取先予,你不付出就不可能得到你所想要得到的东西。尤其是自己比较弱的时候,更是要不计成本,不怕心疼的多付出。我对付冯炎豹以及皇甫惟强都是用了这一招,乃至后来我拉拢向氏酒业跟我们合作第一个广告合作也是用了这个方法。要不然,你不可能让别人相信你,要不然你不可能让别人愿意跟你试一试,只有当对方认定了自己肯定是赚进的,肯定是占了便宜的时候,他才会同意你的方案,你的策划。但是这些都是刚开始,这些都是吸引人的一些迷雾弹,等到自己壮大了,或者说已经度过了最为艰难的起步期的话,那么就可以逐步的慢慢跟对方谈条件了,这时候自己有了一定的实力,在跟对方的合作过程当中,也累积了一定的信誉。甚至也有可能已经抓住了对方的一些把柄和内幕或者还有可能是一些不可告人的秘密,那么这时候你有技巧的提出一些改善的条款,应该还是比较能够让人接受的。这就是取先予,也就是俗称的“舍不得孩子不着狼”,也就是有目的的吃亏。

    郭药眠看着我一言不发等着他继续往下说的样子,很是无奈的看了我一眼,我当做没有看到,他也没有办法,只得往下说道:“所以,我觉得就算是免费为叶董他们货运矿产也是可取的。”说到最后,郭药眠干脆已经闭上了眼睛了。

    我瞠目结舌的眨了眨眼睛,然后不敢相信的僵硬住了体,时间定格停顿了几秒,可是除了我的这么离奇的吃惊之外,其他人好像并没有什么过激的表现。我僵硬着脖子转头看向了郭药眠,这家伙紧闭着的双眼居然还敢跟我微微睁开。看着我正冷眼看着他,马上又盖弥彰的紧闭着双眼。

    自从郭药眠说出这句惊世骇俗的话之后,我就紧张的憋上了一口气,现在差点就把自己给憋死了。可是,郭药眠居然还敢跟我睁眼睛。憋不死我,也得气死我。

    什么叫做“就算是免费为叶董他们货运矿产也是可取的”,这有什么可取的?这可取在什么地方?免费给叶德陵运矿产?那我们的收益在哪里?那我能够得到什么?我可不需要什么叶德陵的报,也不需要知道叶德陵在矿区的任何现状和可能的未知况,我只想要好好地做生意,但是做生意有这么做的吗?完全赔本啊,完全血本无归啊,完全替他人做嫁衣裳啊!

    我想不出在这门生意当中,叶德陵得到了经济收益,太子下得到了政治报利益,而我又得到了什么?

    那么多的马车,马儿谁来养?马车夫谁来付工资?刚刚有了一点成绩的公交马车运营公司货运分支的名誉谁来维护?这么长的运途,货运的安全谁来保障?而这一些保障的支出谁来买单?是我,是我,还是,样样都是我,最终都是我,可是为什么,可是凭什么?

    太子下你实在是欺人太甚了,郭药眠,你实在是太令人失望,太让人生气和寒心了。

    这时候本来的局内人叶德陵已经完完全全变成了局外人,正好整以暇的看着我们主仆两人在那里大眼瞪小眼的相互暗中较劲。本来他是想要说些什么的,但是长期的经验告诉他,这个时候他还是保持沉默对他更有利,于是他也就不表态不发表意见了,他知道只有等到我们得出了统一的一致的结果,这门生意才有可能往下谈,要不然,他就看着,他就等着,大不了最后他走。

    而本来完全是局外人的太子下却因为局面发展的不可收拾,而稍稍有了一些表变化,他的表显l的是有一些不耐烦,似乎是对于我们谈论的问题丝毫不敢兴趣,所以才会有百赖的样子呈现。这在叶德陵眼中是完全正常的表现。可是,这样的表在我的眼中看起来就不是这个样子了。

    我了解太子下,我曾经花了很长的时间研究过他的表变化。他表没有任何变化的时候,心思都已经是可以千千万万转了,而现在他的表明显有了变化,这只能说他肯定是想到了什么,或者他有了一定不好的绪,使得自己那张绷紧的脸都藏不住的显l了出来。

    以前我最怕的就是太子下突如其来的表变化,因为那个时候我就需要猜想他到底是怎么了,或者说我要反思自己到底有没有做错些什么让太子下拿捏住可以发挥的。

    而现在呢?我好像是很享受于太子下的表变化,他也有忍耐不住的时候,真是难得。看着他有些难受却极力保持表的样子我真的很爽,尽管按照现在的处境来说,我似乎比他更为让人担心,但是我已经破罐子破摔了,我最想要的正在一点一点的离自己远去,那么其他的对于自己来说,差别也不是那么的大了。至于,郭药眠刚刚所有的免费为叶董他们货运矿产,我也没有一定要反对的理由。

    虽然,这真的是一门白痴生意,但是我却是可以拿着这个筹码跟叶德陵……还有太子下讨价还价一番的。吃亏的只有我,那么谈条件的当然也就是我了……!~!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女人是老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