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一十二章:质变

    “哦,这位郭董事。(看小说就到叶 子·悠~悠 www.YZuU.CoM)如果没有郭董事的话,这一次的买卖可能还成不了呢!”

    “哦?”我看向了郭药眠,这家伙他难道跟纪德是一个地方出来的?我怎么不记得,他有趁我不在而自主决定我们宣氏集团的业务发展的权力?你说纪德他是顶着代理董事长的头衔是在危急时刻撑住了一下宣氏集团,而且他确实是在我不在的时候这么干的。我现在回来了,也不能说他什么,只不过忙着收回自己的权力而已。可是郭药眠呢?他是有任务的,只不过他的任务是在千里之外,他可以一人执掌大局,一手遮天,怎么着?现在,他的这只手还想要遮到京城来了?难道,都是想来架空我的?

    所以我看向他的眼神也就不那么的友善了。

    这时候,叶德陵哈哈着笑道:“宣董不是刚刚从长江航线上出差回来吗?你交代的事,你的手下人可是相当的尽心尽力在做。如果没有这位郭董事如此卖力的游说,我想我还不一定想要经营这一块的产业呢!”

    等一等,千万等一等。什么意思?

    什么叫做我刚刚从长江航线上出差回来?而且我到底交代过什么事给郭药眠了?他又如何能够尽心尽力呢?而且他还卖力的在游说,这不就证明了他已经来了京城很长的时间了吗?可是,按照刚刚的欢迎仪式,再到刚刚的纪德以及苏聂中他们的表现来看,也似乎并不知道郭药眠已经回来的消息,否则的话,我要给郭药眠写信的时候,他们就不会是那样的反应了。而且,叶德陵要跟我经营一项产业,可是是什么产业?我都不知道,那我怎么交代郭药眠呢?他瞒着我到底在做些什么?他瞒着我如果是因为我不在,找不到我的话,那么苏聂中他们呢?他们总在的吧,就算是因为那时候有一个纪德在,但是总会想到办法可以相互沟通的吧。WWw.YZUU点com我教给他们一些密码相互沟通却并不被外人知道的方法的。

    可是,郭药眠他没有这么去做。

    所以,为什么?

    而且,现在太子下让我出宫了,我回来了,见到了以前的一些人了,可是郭药眠他却陪着叶德陵一起来见我了。我不认为他是跟叶德陵一伙的,但是我却怀疑郭药眠已经跟太子下是一伙的了。这个不得不让人怀疑。

    难道说,太子下连我这最.最最最最后的后路也想要断掉?他就是不让我有路走,然后只能一心一意的跟着他。死也死在一块?要活一起活?

    我不能接受,我真的不能接受。

    我觉得我自己已经做得够好的.了。能够帮助太子下做的,我都在做,而且还将继续往下做。总归不到大功告成的时候,我是不会功成退的。但是已经大功告成了呢?我不想要得到那个兔死狗烹,卸磨杀驴的结局。我像那个范蠡一样泛舟江湖,然后成就一番自己的商业,赚点小钱,过个小生活不行吗?一定要将我往那个顶端上赶,然后一脚将我从顶峰踹下来,这样有意思吗?这样真的很好吗?

    我不这么认为。明明可以双赢.的,为什么就一定要牺牲一个呢?

    我知道能够差谈到这样的底细的,只有太子下.了,因为他跟无银老头是一伙的。我的木瓜门都已经被他们给端了,我的那些报系统也已经被他们给端了,我的可以看得到的退路也给他们给断了,现在我只有那么一个最后的小本营了,用来藏藏还不行吗?更何况,如果郭药眠也成了太子下的人的话,那我真的是全面崩盘了,因为一班学子基本上是郭药眠带出来的,虽然他们都听我的命令,知道我是最高领导人,但是长期以来发号施令的都是郭药眠,如果我说现在郭药眠直接发命令比我直接发命令更为有用,那一点都不夸张。

    所以,我的后路真的是好像被断了。

    其他的我不怕,我相信郭药眠是一个不贪财的人,.因为他根本不用贪了,他所能想得到的数字,在他经手的那些项目当中都可以看得到,我不相信除了叶德陵之外还能有谁能够撬墙角撬得动他,毕竟他是跟着我见过市面的。

    可是,如果是太子下亲自出马那就不同了。太.子下那就是未来的皇帝,皇帝可以给他许诺下的东西,是我所许诺不下的。哪怕我再有钱也不行。而郭药眠,他是一个落榜学子!这个才是最要命的,只要未来的皇帝给了他许诺,而且这个许诺还是他觉得可以完成的,那么他就能够一雪前耻,能够完成自己以前人生的一个夙愿了。最终完成了这个夙愿之后,发现是不是自己真正想要的已经不重要了。因为人只有在还没有得到之前,是不会想着自己得到这个来到底是为什么的!这个问题,真的只有得到以后才会如此去想,真的只有得到过的人才会想,我拥有这个到底为什么。没有拥有前呢?只会一根筋的拼命去追求,去得到。

    而太子下似.乎给了他一个可以得到,可以拥有的希望。

    却断了我的希望,给了我绝望。

    如果不是叶德陵也在现场的话,我相信我会马上站起来就质问太子下。是,没错,他是我的bss,现在是我的终极老板,但是那也只是现在,只是暂时,并不代表着我一辈子都要为他打工,我已经死过一次了, 我已经跟在领导的后面当过差一点一辈子的跟班了,现在到了这个时代之后,我好不容易开创了自己的一番天地,我可以在这个领域说一不二,我可以成为那一个最高的领导人,我可以光指挥别人,而不被别人来指挥了。这是我在以前的时代所根本不敢设想,甚至是做梦都不会梦到的,可是现在我不用做梦了,因为就算是不做梦,我也一样已经将这个成为了现实了,而且我已经享受过了这种权利的感觉了。这时候让我继续回到上一个时代一样,跟在了别人的股后面,一天到晚都是哈巴狗一样,一天到晚都是为他人做嫁衣裳,一天到晚都觉得随时会得罪领导一样的……我受不了。

    量变到质变,如果别人是没有什么感觉的话,那么我有。而且我非常的明显,我知道当我有了自己的第一桶金的时候,我就开始迈向了自己想要的新天地中了,那里有着我以前做梦都不会存在的现实,可是,现在我的新天地还在,却告诉我说我去不了了,我不可以到哪里去为所为了。我怎么可能轻易就能认输?

    如果说,郭药眠曾经是我的唯一退路的话,那么投向了太子下怀抱的郭药眠就是我的最大拦路虎了。看得出来,郭药眠对于我还是有着感恩戴德之心的,这从刚开始他对我所有的一些表和动作就可以看得出来,而且他也用自己的判断来判断了我的想法,或许他会非常高兴我现在也是太子下的人,因为他自己就做梦都没有想到过自己还能够一圆试图之梦。他会以他的思维来揣摩我的思维,他或许还会成为太子下说服我的那一个最佳说客。他会来游说我,让我跟他一样进入仕途。呵呵,真是可笑,他想要做官,封妻荫子,史流传,可是我却不想。而且,他是一个男的,他也读遍了四五经,是符合现在这个时代的官场和朝堂的,但是我呢?我是一个女的不说,我也没有像孟丽君那样女扮男装考功名的想法,而且我的那些思维在商业上面会有自己的有用之途的,但是到了官场之后,我就不知道还会不会有自己的容之地了。因为商场是一个拼创意,拼干劲,拼资金,拼人脉,拼速度和算计的,但是官场呢?他不需要你的创意,不需要你的灵活思维,更不需要你运作资金了。那个领域不适合我,虽然我以前是跟着领导混政界的,但是那个时候我就已经混厌了。要不是在现代大家都认为公务员是大学生最佳的出路,我想当初我也不会走上这条不符合我兴趣的道路了。

    而在这里, 在这个时代,我太明白自己适合什么了,就我这种天不怕地不怕的人,只有在商界才能成为一头猛虎。到了政界,那么多的框架束缚,那么多的比你还要高的人物压着,我想我不会比现在开心的。而且,就算是费劲了心机,用尽了办法,你也不可能成为最高统治者,我不可能去造反,也不想造就一个女皇时代,叶德陵都还没有想过造反呢,就已经现在骑虎难下了,我要是存在着这种想法,搞不好哪一天就一路归西了。

    就像是叶德陵,如果我老老实实,本本分分就是在商界混迹的话,他也会有今天的财势的,至于权势,我没看出来给叶德陵到底带来了多大的好处,他现在所拥有的一切几乎大部分都是从商业纸条途径当中取得的。他不知道沈万三的故事,他不知道富可敌国的危险,他更不知道权势滔天的麻烦。

    我要求极富,富裕到只剩下数字的概念,可是不要敌国,不要威胁到别人。

    可是,这个梦想正在被人摧毁,一点一点的摧毁,不留退路,不留余地,不给商量的无摧毁中。

    而我现在却还在这里帮着他扯着谎,我真是人至则无敌了!!!!~!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女人是老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