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零八章:脸皮

    哦,郭药眠多么智慧聪明的一个人啊,怎么突然一下子就整个儿变蠢了呢?

    我说郭药眠变蠢了,那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这么乱说的,他太有把柄可以让我论证郭药眠变蠢了这一论点了。(看小说就到叶 子·悠~悠 www.YZuU.CoM)因为接下来他就做了一件我个人认为极其愚蠢的事。就在大家伙都还在低着头不知道看着什么的时候,郭药眠好像是很的抬了一下头,然后就非常自然的看到了在楼道上缺氧的我。那么他就这样看到我也并没有什么啊。可是,真不知道他的脑袋是怎么样长的,或者说他那个脑袋里面的那些脑细胞是不是还存在着。他就只要在一抬头的同时,在看到我的同时,伸出了他那只右手,然后用相当自然而且亲切的语气对着二楼上面的我喊了一句,打招呼道:“宣董,原来你在上面啊。我回来了呢!”

    天晓得哦,谁不知道你回来了啊,我没有眼睛不会自己看吗?可是你回来就回来好了,我们可以私底下见得啊,那时候不管你要表达多长时间的离别相思之都是可以的,但是可不可以拜托你,不要再这样的大众场合里面说?在大众场合也不是特别的不可以原谅,但是你也是长眼睛的啊,你应该看得到在你边的这两个人是谁的吧?太子下,可能因为见识面的关系,你不是那么的熟悉,或者根本还不认识,但是叶德陵你总归是认识的,那么用你浅薄的推算能力稍微推算一下,你就应该知道了啊,能跟叶德陵这么平起平落一起出现,走在一条直线上的人会是什么人了。你居然就这样在他们的面前,这样跟我打招呼?暴l了还想晕一下先的我不说,你连我们两个人之间的那些很旧很旧的关系都给全部抖落出来了。

    郭药眠,请许我说,我可真的是服了你了。

    既然都已经被人看到了,还是又已经被如此“聪慧可人”的郭药眠以这么充满了“智慧”的方式打了招呼了,那么我也就没有地方可躲了。(看小说就到叶 子·悠~悠 www.YZuU.CoM)在太子下和叶德陵同时抬起头来看向我这一边的时候,我早已经堆起了满脸的微笑,以最哈巴狗的模样跟他们挥了挥我那微微颤抖的右手。

    在所有人的关注之下,我煞有其事的走向楼梯口,然后以极其优雅的方式一步一步的走下了那条根本就不长的楼梯。我能够如此难得的以优雅的方式行走,主要原因不是我走路的气质,而是我走路的速度。现在我才知道,优雅其实根本也不算是什么难事,你只要慢就已经成功了一半了。只要是慢的,都会慢慢的k近优雅的。

    所以我现在的样子,那可是.要说多优雅,那就有多优雅。

    我“优雅”的抬起自己的左脚,落地.之后“优雅”的笑一笑,然后再决定要不要抬起自己“优雅”的右脚。就在我一步一步往下面走的时候,非常“乖巧”而“聪慧可人”的郭药眠可能是真的看不下去了,所以他大跨步的跑上了楼梯,然后笑眯眯的静静的站在了我的面前,一副多未见,非常想念的样子。我傻傻的也笑眯眯的看着他,可是如果有一个特写镜头看着我们的话,那么就会看到了我现在一只手非常的优雅而且自然的对着下面的叶德陵和太子下打招呼,可是另外一只手却是掐在了郭药眠的腰际,而且我还顺时针的旋转了一圈,那块也就随着我的这只手而顺时针的扭曲了一圈。我看到郭药眠笑眯眯的脸在瞬间僵硬了,他含笑的一些动作也在瞬间停止了,他有些发愣的看着我,但是因为一向来我们之间的默契告诉他,这个时候不管我是因为什么要这么做,他都必须要忍着,而且是装作若无其事的忍着。因为郭药眠的上来在我边被我蹂躏了一下,所以他做的那一些我也就可以一定程度上的原谅一下了。既然如此,我就神清气爽的走下楼了,什么优雅不用了,什么速度慢也不用了。我蹭蹭蹭就这么下楼了,等我走到了太子下他们面前时,可怜的郭药眠仍然站在楼梯上,想捂一下自己腰际上的那块,又有些不敢去捂,我全当作没有看见,完全不把他的痛苦当做痛苦,谁让他不把我的痛苦当做痛苦的?这么长时间没有见了,可是第一次相见他带给我的是什么?非常大的震惊,和非常大的麻烦,以及让人非常生气的一系列举动。我没有当场发飙那都是因为场合的原因。

    “叶董好。”我一下来首先就是对叶德陵来了个行礼。

    “宣董好。”叶德陵也是一切照旧的对着我回礼。

    “叶董今天怎么有空来这种地.方坐坐?”我引着叶德陵走向楼下的包厢,我们几个站在大厅里,那是完全打扰着这里的营业了。叶德陵看了看我,觉得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我的这个问题,于是我就马上将话题带到了太子下这一边,“叶董啊,这位是你的朋友吗?我看着很眼熟的,我一定是在什么地方见过的。只不过,见过的人有些多,他是……?”

    “你觉得他眼熟?”叶德陵有些疑问的口气问着我,但.是从中我听不出多少真正疑问的口气。

    “对啊,我就是绝对眼熟。而且,一点点残存的记忆告.诉我,这个人我是一定认识的。但是,到底是谁,我还一时半刻真的想不出来了。不过,我想既然是叶德陵的朋友,那一定是生意场上的好友了。说不定,我跟他之间已经有过买卖和交易了我都不知道呢!”我说的又快又急,一副人来熟的样子,天知道我是有多紧张才会这么语无伦次的。这个太子下也真是的,难道他不知道我会应接不暇而出乱子吗?既然他在叶德陵的边就该想想办法,不要让他到这边来戳我的软肋才好。

    我已经说了这么多了,可是叶德陵却始终就这.么含笑不答,一副好狐狸的样子。

    我只有自己接.自己的话,接着往下说道:“虽说这位朋友带着一些商场上的气息,但是叶董你有没有觉得他好像并不像是一个商贩的样子?我看着倒好象是有那么一点贵气呢。”

    “哦?宣董觉得他上有贵气?”

    “我也不敢说。反正就是给人的感觉怪怪的。”

    “宣董是一向以眼光独到著称的。这一次,说不定也很准呢!”叶德陵对着我点了点头,大致意思是支持我大胆的去猜猜看。

    其实,对于我来说哪还用得着猜啊,那不是一说一个准吗?因为我根本就知道他是谁啊,我们刚刚的分开的呢。但是这个又不能说,我必须得扯谎,扯谎对于我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我扯过的谎可以说是车载斗量了,大大小小的,真真假假的,半真不假,一切怎么顺口怎么来。可是,这一次我有些犯难了,为什么?扯谎并不可怕,问题是有一个知道你在扯谎的人就在旁边这么眼睛直愣愣的盯着你,仿佛就在说“扯吧,随便扯,我看你怎么扯!”这种感觉就不太好了,人都知道,扯谎必备两个要素,一个就是脸皮一定要厚,厚到说出来的扯谎自己都觉得是真的,不真的也觉得是真的,因为自己脸皮厚嘛。脸皮很薄的那就根本不用扯谎了,还没说就被人拆穿了。第二个就是要会编,光脸皮厚那也还是不顶事的。扯谎必须要有技巧,你浑七浑八的骗骗自己说这个可信这个非常可信,别人不信那还不是白搭?所以脸皮厚到自己都信这是第一步,第二步就是要用技巧唬到对方也信,这就算大功告成了。

    本来这两步走,我已经是炉火纯青,驾轻就熟,手到擒来,水到渠成了。可是这下好了,有一面照妖镜摆在了我的面前,然后对着我在何止小妖笑呵呵的说道:你妖啊,你尽的妖,管你穿着是人皮还是猪皮,反正我已经知道你是什么妖了,你就妖着吧。

    我还妖着呢,我看是夭折吧。

    但是不管妖不妖,总归这个谎还是要硬着头皮扯下去的,因为不仅照妖镜在看我,还有另外一个当事人还在等着我呢。

    咽了咽口水,撇开太子下的视线不看,我就这么诚恳而且仰慕的看着叶德陵,然后张口就来:“叶董啊,依照您的份,再看看这位公子的气度,我觉得至少得是个世子啊,王子啊什么的,不过是太子也有可能吧。总之,我说不好。”

    叶德陵冲着我点点头,真觉得我太神了,这眼光真的就叫一个独到啊,一看一个准,还说自己说不好,说的不是很好嘛?

    为了不再在这个问题上纠结,我赶紧抢过话语权,首先发问:“对了,叶董今天你怎么会到我这儿来的,有生意介绍吗?哦,上一次我们之间的误会,通过这么长的时间,我已经大致弄清楚了。原来叶董根本不是想为难我们这种后进生,叶董原来是想要提携我们这种新人。都怪我自己有眼无珠,没有高超的猜透能力,要不然能够搭上叶董您这艘大船的话,我们现在就不是在这样的小江河里浮浮沉沉了。不过,叶董,您体好些了吗?”

    “恩,好些了吧。”叶德陵坐了下来,点点头说道。

    其实,我前面说了那么多,只有最后一句才是重点,因为有了最后这一句,话语权就被我争抢过来了,话题也随之而更改了。

    这样我就安全了,呼……!~!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女人是老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