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零五章:吓哭

    关于报童和广告发放员的培训工作只能交给苏聂中和纪德他们先来做起来了,而我兵分三路送出去的密码信就算是以最快的速度到郭药眠那一边也肯定是在三天之后了。(看小说就到叶 子·悠~悠 www.YZuU.CoM)郭药眠收到信之后,稍作安排又是两天,然后就算是马不停蹄的赶过来,那也一定是又五天之后。这来来去去的**天时间,很多东西都会产生变数。但是我却也无能为力。更何况,我只不过是获准了一天的外出时间,这段时间我能够回到我的悦来客栈见到我的“亲人”一般的下属,然后知道了我的宣氏集团的近况就已经是相当的感恩戴德了。现在,太子下的“大事”还没有“尘埃落定”,别说太子下不会对我放心,就算是我自己对于我自己都是不那么的放心。谁知道,我会不会一个脑袋发昏,就携巨款潜逃啊?尽管那些巨款可都是我自己的钱,那都是我的血汗的结晶,可是,现在已经被一头狼盯上了,那就是等于是我的银行账户被冻结了。这段冻结的期限之内,钱还是我的,但是我只有所有权,却没有使用权,相反的,对方却有对我这些钱的使用权。而且这还是经过我同意的,那可是我的巨款啊。可是,那又怎么样呢?自己的命都在人家的手上,更别说在你命下的这一些钱了。钱乃外之物,哪个哲人曾经说过这句话来着的?这是高人啊。可惜,我没有那么高。

    而即便是我有那么高了,一点都不把自己的钱当回事,拍拍股就两袖清风的这么走人了。可是,人家会同意吗?你已经知道了那么多的内幕了,你以为你无所求就可以无所谓走或者留了?

    大错特错。

    我就是一个被硬生生上人家战车的小马儿,想跑也得跑,不想跑还是得跑,跑得快,马鞍上的人或许还会称赞你几句,如果跑得慢,嘿嘿,马鞭子可是会等着你的。更不然,宰了你,反正小马儿还是有 的,尽管你是一匹千里之马,其他的马无可替代,但是已经不能为主人挥洒四蹄了,留你又有何用?与其被敌人捞去,贡献了千里马的能力,不如就这么给宰了,一了百了。

    这就是我的人生啊!活到了这个份上,还虎不虎嘞,简直就是一条虫嘛。

    可是,就算是受制于人了,那也是主动受制于人和被动受制于人之分。刚开始的时候,我就是被动受制于人的,人生的自由完全不能自主掌控。但是现在我想有主动受制于人的权力。这个受制,是我自己的选择,是我自己的愿,是我自己的人生道路。就算现在还不是,我也希望通过我不懈的努力,而最终成为是。

    “宣董,我们还可以做些什么?”纪德站出来问道。

    毕竟我将崔三变和苏聂中.和他的任务都已经分配到位了,可是我自己的却还是不明确的。但是即便是这样了,他们也还是不明确我到底是想要做什么,我倒是很想让他们知道接下来我到底要做些什么。但是可以让他们知道吗?即便纪德是太子下和无银老头的人,但是这也并不代表我可以肆无忌惮的随便乱说啊。再怎么样,纪德现在是在我的悦来客栈,是在帮助我的宣氏集团在打工,从某种程度上来讲,他可以算作是我的人了。如果,在这个时候,他说出一些什么,做出一些什么的话,那么算是我过错还是太子下他们的过错呢?我不能承担风险。更不能让纪德或者苏聂中、崔三变他们来承担风险。这样,不理智,也不道德。他们也是帮我做很多的事,但是却不能成为主犯。

    主犯那是我,也是太子下。但是.我们可以成为主犯的原因,是因为我们是幕后元凶,我们有自己的隐蔽系统。我们最大的优势就是可以隐藏在幕后,大家都不知道我们的份,不知道我们才是元凶。(看小说就到叶 子·悠~悠 www.YZuU.CoM)而他们其实早就已经暴l在幕前了,如果他们参与了什么关于针对叶德陵的任何事的话,那么很快就会被感觉敏锐的叶德陵集团给发现了。只要捕捉到了一点点的味道,很快的就会摸到我这一边了。而只要被叶德陵知道了,我是潜藏在幕后的其中一个元首,那么很快的,雷霆之击就会这样砸下来了。我还谈什么要培训新人,我还谈什么要开拓新领域,赚取更多的钱?赶紧管铺盖,大家伙躲到深山老林里去好了。不对,如果被叶德陵知道我居然敢这样的耍他,这么的糊弄他,他不掘地三尺也要挖出我来不可才怪呢?到了那个时候,我看还是大家伙想办法跟我一起穿越来的比较实用。可是,这穿来容易,穿回去可不是自己想穿就能够穿的。

    所以,总而言之,言而总之,就是.不能让叶德陵知道幕后有我。当然没有我,也就不会有太子下了。这样多好,大家伙玩一个三岔口,其实已经在暗处开打了,有好几次都手脚相互碰到了,但是因为黑灯瞎火的,所以打到了也不知道是被谁打的。这种睁眼瞎的感觉实在是对我们太有利了。我不可以将这种优势给暴l给破坏了,不然真的会后果相当严重的。

    可是,有的时候自己想的和实际发生的况并不.是完全符合,甚至一点点符合都不会。

    因为就在我这么想,这么想要隐藏,这么想要搞神.秘的时候,崔三变进来了。本来崔三变进来了,也没有什么,但是他带进来的消息就让人不会觉得没有什么了。

    我看着崔三变小心的推门进来,心想他才出去.了这么一下下,难道就已经将我想要的那些数据都整理和计算清楚了?可是,就算他有着这样突飞猛进的速度,也不至于不带一张纸条就来汇报吧?

    “三变,数据计算.清楚了?”我朝着他空空如也的两只手问道,满脸写满的都是疑问。

    “宣董,出了事了。”崔三变小心的走进来,走到我的边之后,才吞吞口水,有些仍然还不太敢说的轻声说了。

    “出事了?”我一惊,出事了?出什么事了?能出什么事?怎么我一回来就出事了?难道是跟我的出现有关?就是嘛,我回来也就回来了,搞什么欢迎大会,就算是搞了欢迎大会吧,也不用这么隆重的啊,就算是比较隆重的,但是也不能就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这么敲锣打鼓的啊?你看,果然出事了吧?而且,我一回来就直接往自己的房间和办公室钻,一点都没有掩饰自己的长久离别的感觉,那些个小二或者服务人员肯定会发现什么不对的。我离去的时候,那些人都是非常保险,非常值得信赖的。但是现在呢?还是原来的那些人吗?就算他们还是他们,但是他们仍然值得信赖吗?他们中会不会已经有了什么粽子了呢?

    真是太大意了啊。这么多天,在宫里藏头藏尾算是白藏了,不但一点都没有让自己的警惕心理更加的敏锐,反而是一回到了熟悉的自己的地盘上就完全放松警惕,太不应该了,实在是太疏忽了啊。

    不过,到底会出什么事呢?我一定要镇定,而且我必须镇定。在太子下那一边的时候,我可以惶恐,我可以反映迟钝一些,因为那里还有一个太子下在掌控着大局,可是在这一边就不一样了,我要想成为这个宣氏集团的真正的最高领导者,我就必须镇定,比任何人都能够处变不惊才可以。深吸一口气之后,我竭力保持自己的面部表,尽量做到泰山崩于前而色不改,然后我以一张没有表的脸,对着崔三变问道:“出了什么事了?”那口气平淡的就像是“你晚饭吃了不?”

    “那个,楼下现在来了几个人。宣董,你最好去见一见。”崔三变说的非常的严重,至少在我眼中看到,他的脸好像都有些扭曲了。

    “是……什么人?”我有些小心翼翼的问他。很明显,我也有些紧张和惶恐了,这主要都是因为崔三变的表实在是太过于凝重了。让人不忐忑都不行。

    “宣董,你还是自己去看吧。”崔三变已经有些快要哭了。

    我也实在是按捺不住了,撑不住的我一把跑了出去,我倒要看看到底来了何方神圣,这一点惊天地泣鬼神。

    可是,当我真的看到的时候,我发现我也好像是快要哭出来了。这来的人实在是来头太大了,来头太大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毕竟再怎么来头大的,在这个时代我也几乎全见过了,没什么可让人心惊跳的。但是在这样的场景中,在这样的份之下,以及在我今天刚刚出宫然后刚刚准备要让人给我去送信来拓宽保证自己领域的时候,来了这么几个人,真的是想要把我吓出心脏病来一般。

    来的人当中,有太子下。太子下居然敢就这样闯到我这儿来已经让我难以接受,心里承受能力差了。

    可是,陪着太子下的来的还有另外一个人,或者说是太子下还陪着另外一个人来了,这个人是无论在哪里看到他,他都会心惊跳的,但是现在他却陪着太子下一起来了,实在是太刺激了。

    可是,如果这样就能让我哭的话,我的心理承受能力可能就算是下降了。真正让我哭的是,陪着这两个人一起来的还有另外一个人。那个我写了三封密码信准备召唤他来协助我的——郭药眠。

    天晓得,我信还都没有写啊。他怎么就来了呢?他来就算了,可是为什么他要跟这两个人一起来啊,挑战我的心脏吗?

    等一下,真的等一下啊。让我晕一下先。!~!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女人是老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