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零四章:排挤

    “那么米粮价格战之后呢?我们的货运公司运营状况还好吗?”我对着纪德问道。WWw.YZUU点com

    “已经基本踏上正轨了。”纪德谦虚说道。

    “好,那么三变,将我们接手的所有运营项目的数据整理交给我,一个时辰之内我要知道,从我们货运公司开业以来到现在我们接到的货运的种类和数量况。既然已经踏上正轨了,我们就要修好这条轨,并且在这条轨外,准备好铺平另外的道路,并驾齐驱。这样才能真正垄断住这一块领域。毕竟,有了我们开创公交马车运营公司以来,已经有非常多的人在觊觎这一块领域了。这块大肥既然是我们开创的,我希望是我们独霸着,只有当我们已经吸走了足够的油水,或者有更大一块的时候,才可以分割给别的人享用,这一点你们明白的吧?三变,记住一个时辰,怎么样?”

    “好,我现在就去。”崔三变是只要一有工作就会全力以赴马上投其中的那种人,当然这样的素养跟我的严格要求是分不开的。

    有怎样狗血的老板就会有怎样狗血的员工,有怎样变态的老板就会有怎样变态的员工,这就是那个什么“上梁不正下梁歪”,当然此上梁非彼上梁。

    崔三变已经抱着他最为宝贝的算盘走了。房间里的苏聂中和纪德还各自有着各自的任务要做。

    “聂中,如果一切正常的话,那.么那些数目庞大的报童和广告发放员应该都归属你广告公司名下吧?”换句话说也就是,那些人都是归你苏聂中管的吧?

    “没错。”

    “那么,我们之前的有关报童们和.广告发放员的培训有贯彻下去吗?”这个可是相当的重要的啊。【叶*子】【悠*悠】

    “这个……”苏聂中有些吞吞吐吐。

    哦,马高的。看来答案已经揭晓.了。也就是说关于报童们和广告发放员的培训工作是一点都没有实施啊,更别说什么贯彻,什么成效了。但是,这也不能怪罪于苏聂中,毕竟这本来就不是他的擅长,而且我也没有及时的通知于他,让他怎么去做?是我自己乱搞失踪的,工作就这样拖节了,现在想要做起来就束手束脚了。

    本来这些报童和广告发放员相当于是丐帮的众.位弟子,他们隐蔽相当高,渗透也相当高,埋伏很容易,探听消息也很方便。但是大多数都是小孩子,如果不经过一系列的相关的培训的话,他们是不能真的有什么效用的。这样的他们只是小孩,只是报童,不会有再有一层份了。

    而现在,我出宫只有一天的时间,我不可能在一天.之内给他们培训好,然后再派出去的,这项工作只能交代给他们两个人,权力和那些人仍然是苏聂中的,但是在培训的过程中,纪德可以作为培训员参与在内。我离开之后,这项工作一定要认真贯彻下去了,我希望我下一次出宫,下一次想要探听消息的时候,这些人已经比小说中的那些丐帮弟子更为能干,更为出色和有收获了。

    “聂中,还记得我所要的一些到底是什么的吧?还.有纪德,你应该清楚无银老头那一些徒子徒孙在成为木匠或者花匠的同时另外的一层份和另外的一项工作的吧?”

    “明白。”苏聂中和纪德同时点头回答道。

    “很好,现在我的.时间只有一个白天不到的时间了,所以现在开始培训已经来不及了,可是这项工作绝对不能够疏忽。我离开之后,你们要抓紧布置,当然第一步就是选人了,不是所有人都可以成为信息员的,到底是怎么样的标准,等我走了之后你们两个好好商讨一下。然后我看一看能不能够让郭药眠抽来一次京城,这一方面他最为有经验,毕竟一班学子都是他的嫡系,如何选人,如何培训,他已经驾轻就熟了。”

    看了看两个人专心都在听我讲的样子,我顿了顿之后继续说道:“我现在就写一封信给他。现在来讲,纪德只能用你的人,用你的人将我这封信送出去。记住,跟送信的人说,信在人在,信丢人隐。而如果一旦信真的丢失了,或者半路被劫了,不要大动干戈的去寻找这封信,因为这个世界上除了我之外,只有郭药眠才能够看得懂,就算是你们也不可能会看得懂。所以,确保信能够送到,但是如果送不到的话,也不要暴l自己。我会写三封,你给我三个人从不同的三个线路上将这封信送出去,只有一个要求,那就是信到了郭药眠的手中,其他的都是不重要的,明白了吗?”

    “恩。”纪德点头。

    “你们也不用觉得这有什么,谨慎小心本来就是我为人的一个特点,我跟你们之间的一些联络也是我们两个人之间才会能够彼此读懂的,大家都一样。聂中,你懂得的一些音标,药眠他也不懂。所以下一次我给你写信的话,也同样的,除了我跟你之外,这个世界上不会再有第二个人能够读得懂了。”

    “宣董,我并没有这样的意思。”苏聂中急着撇清。

    我点了点头。这不是你有没有这个意思的问题,是我有没有这个意思的问题,我必须,至少表现出来是一碗水端平的样子,至少表面上。

    而如果郭药眠收到了我这封信的话,他应该也是非常欣喜的。不知道那一边的工作到底怎么样了,也不知道二班的学子的培训工作怎么样了。这一边我虽然说交给我苏聂中和纪德两个人了,但是总体来说我还是不放心的。毕竟他们都没有这方面的经验,我又没有时间好好的辅导和讲解给他们听,如何给一群孩子洗脑。而且这里还有一个比较拖俗的苏聂中在,如果为了自己的一些目的而让一些孩子过早的认识这个世界的丑陋,我真的有些担心苏聂中会很不接受。或许他不会直接的表达出他的厌恶和反感。但是至少他内心里是不接受的这一点我已经非常明确了。而另外一个纪德,他的工作能力和任何一项综合能力我都是毫无疑问的相信的。但是他的份摆在那里,或许我们现在真的站在了同一条船上,但是到了终点之后呢?他到底是他师傅的人,他到底会肯定是太子下的人,而我?我自己都还没想好,我至少要充分保证自己的独立和可以分割,才能让自己到时候不会那么的被动。我的财富,我的产业,我的资源,我的这一些都是可以被剥夺的,都是可以捐献的。但是我的这些软件,我的这些人才是我真正的资源,这些才是我真正的财富。有了这些人死心塌地的跟着我,不管我到了天涯还是海角,我都是可以东山再起的。

    只要有我,只要有郭药眠,只要有崔三变,只要有苏聂中。我们几个人精诚合作,那么很快就会有另外的一个木瓜门的,很快就会有另外的公交马车运营公司的,或者还会有其他的。只要我们大家都在,而我在,其实木瓜门就绑在我上到处在了。而只要郭药眠和我同时存在,那么我们的一班学子还有正要出道的二班学子也就跟着我们在世界各地存在着了。钱赚不完,也就损失不完。这就是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我的青山就是自己的智慧和几千年的文化结晶,我的青山就是人才,就是忠心耿耿跟着我并且有着突出才能的人才。这些人都是精英,都是独一无二的,我们是黄金搭档,我们是最佳拍档。

    有我们一起存在,就一定会有奇迹存在。而且我们无处不可以在,那么奇迹也就无处不可以在了。

    郭药眠你有三天的时间,可以让你安排好那一边的事,然后只有两天的时间夜兼程的赶到京城来。纪德现在完全可以存在,他也是安全的,他也是可以相信的。但是绝不可以将最后的底牌都坦l在他的面前。我相信,就算是我同意,我愿意,掌管着这一条线的郭药眠你也不会同意吧。人才的培训和洗脑,必须要由我或者郭药眠亲自来暗箱作。这些人都是要单线控制的,只能效忠于一个简单的系统内。否则容易出乱子,而在信息网络这条线路上是最不能出乱子的。

    我们两个必须要在两头合作,用潜在的方式将不该、也不适合知道懂得这一些的苏聂中排开在外,否则内部如果出了问题的话,那么这事就会比较难办了。而另外一方面,郭药眠,我们两个也必须要有着足够的默契和足够的能力,用最隐蔽的方式将不能、也不应该h手陷这件事的纪德给排挤在外。否则,如果保证不了领导集体的唯一最高首脑的话,那么宣氏集团估计也就可以更名改姓了。而最为重要的是,这是我最后的一张底牌。不知道郭药眠知不知道我到底是怎么想的,但是我自己非常清楚,其他的东西都是建立在这个基础之上的。如果这张底牌也被翻开的话,那么我的神秘面纱也就被整个的n开了。

    而在这封信当中,我也已经这些事诉说的非常清楚了,郭药眠一看就知道事的严重,当然他肯定会马不停蹄的京城来帮助我,协助我,跟我里应外合。但是我还是有一些担心,毕竟郭药眠离开了京城这么长的时间了,而且他的嫡系一班学子现在都四散的分开在各处。本来也没有什么,但是纪德作为代理董事长这么长的时间了,苏聂中和崔三变又是如此的信任他,欣赏他。想要在纪德也有权利可以管辖的范围内,独撑起自己的势力范围,真的有些难处。

    郭药眠,任重而道远啊!!~!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女人是老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