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零一章:货运

    我顺理了一下自己的思绪,然后较为严肃的说道:“既然大家能够响应纪德代理董事长的号召,在门口欢迎我,那么,大家应该也已经知道了我这段时间去了哪里,又做了什么了吧?”

    我扫视着众人,大家都没有说话,但是都差不多点了点头。

    “宣董果然是宣董。”崔三变由衷的说了这一句。

    “到了哪里都可以让人大吃一惊,那些出人意料又在理之中的事想来也就只有宣董才能真正做到了。”纪德也恰当时机的拍了一下马

    “但是,实事求是的问一下大家,如果你们并不知道事的始末,也不知道幕后的那一个最大老板,那么你们大家想得到那个人是我吗?或者说,你们相信我不但没有出意外,还藏在某个地方做出了这样一系列的事吗?”

    众人有些沉默,或许都在深思。

    “说实在的,想不到。”苏聂中诚实的最先说道。

    然后我看向其他人,“三变,你呢?”

    “我相信宣董你肯定没有死,但是其他的……没往那方面想……吧……”崔三变想了又想,好像事实确实是这样。

    “我就没有立场说任何话了,.因为从一开始我就知道宣董您的下落和作为。”纪德有的有些无奈。

    果然……

    “你还好意思说呢,难为我们大家.都这么相信你,可是你呢?居然瞒了我们这么久。明知道我们有多么担心宣董。”崔三变说的很委屈,也表现出了气愤,但是一直也没有说真正的气话,语言也一直都有度。

    我很了解崔三变,如果不是让.他真心佩服或者信赖喜欢的人,他是基本不会注意自己的言辞的,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了,还管人家喜不喜欢听。可是,一旦对方是他比较欣赏或者比较在意的人的话,那么崔三变是一个非常懂得收敛和注重的人了,至少每一次他跟我说话都是比较谨慎,然后会察言观色的。可是,对着他的下属,乃至于对着其他的合伙人,只要他觉得对方并没有什么,或者还是他比较看不顺眼的话,那么他是什么话都会往外说。

    一句话,崔三变就是钻进算盘珠子的一个人,这颗.珠子该拨上就拨上,该拨下就拨下,没有中间的过程。这也是他当时会科举落榜的理由。又或者他当时就算是科举中了,那么今后他的仕途想来也是不会那么顺畅如意的。他这样的人,很容易被这个社会给排斥,也很容易成为愤世嫉俗的一个愤青。可是,按照他自己说的,他运气比较好,他被我收回了麾下,在我这里,我只看能力,只看人品,其他的那一些我是可以变通的,也是可以转换的,更是可以取其长补其短的。

    清高如苏聂中,我就让他有足够清高的舞台,可以.让他一个人说了算,可以让他展尽才华,让他手下的人都对他崇拜万分,而我也对他欣赏万分,完全满足他清高的心态,也让他可以去追求他认为的高雅的东西,去享受比较品质的生活。我不会干涉,他有着最为自由的权力,有着最为得意的人生。

    怪癖如崔三变,我就让他做着足够怪异的工作。.每天都对着客观的数字、数据,还有就是跟他一样比较怪癖的手下。他们做出来的东西都不会有什么争议,对就是对,不对就是不对,这中间没有可商量的部分,也没有需要变通和妥协的成分。这就给崔三变省却了非常多的麻烦,也非常成功的调动了他最大的能力和才能。他乐在其中,而且越干越有劲。由于他出色的计算能力和我专门单独交给他的一些现代的计算方法,使得他在这一个行业当中独占鳌头,别说他手下的那一些了,就是任何一个机构的账房,哪怕是银号、钱庄的老掌柜算起钱来也没有他算得准,算得快,算得有条理。这一点,一直以来都是崔三变的骄傲所在,而他又认为,他有今天的这份骄傲的成就完全是我造就的。【叶*子】【悠*悠】他甚至认为自己的出色计算能力也是我教给他的,而大致忽略他的那份异于常人更高于常人的天分。

    听到崔三变这.种带着薄嗔的气话,纪德只得尴尬的笑笑,看到我并没有怪罪他的意思,他也就大胆的为自己辩解道:“老天作证,我也不想做这样的两面不是人,只是师傅有命,徒弟听命,我不能违背师命啊。”

    “你师父?你还有师父?关住宣董的人不是……”

    “嗯哼……”我打断崔三变的疑问,对着纪德说道,“我明白的,你不用在意了。当时的你我是各为其主,而现在,我们或许已经成为了真正意义上的同一阵营了。所以,欢迎你加入,或者这句话你来说也可以。”

    “不敢不敢。”纪德仍然觉得自己有愧于我,有愧于大家,所以仍然夹着尾巴做人。不过我知道,在我手下这样的氛围中,这种感觉很快就会没有掉的。毕竟,接下来的工作,没有大家的通力合作,是不可能完美完成的。

    纪德,这句话是真心的,欢迎你加入。能够让我有着泄气感觉的,这个世界上的人可不会多呢?感谢或者感叹,你是其中那一个,所以真心的欢迎你。

    “代理董事长,跟我汇报一下基本况好吗?”我对着纪德笑眯眯说道,兴许是我向来给人的印象太过高深莫测了,所以我这样随随便便一个笑脸,纪德居然有了惶恐的表

    他站起走向前,对着我小小鞠了一躬,然后说道:“因为还不太懂得宣董的经营谋略,所以宣董不在的这段时间之内,宣氏集团并没有什么大的进展。不过,在大家的集体协调,精诚合作的努力之下,我们还是保住了宣氏集团的原有地盘以及维持住了宣氏集团原本的入账。”

    “这一点我可以证明。”崔三变站出来说道,“每一笔钱的进出都是我亲自监督和审核的。纪副董没有用错过一笔钱,没有擅自挪用过任何一笔公款,而且宣董您不在的这段时间之内,宣氏集团的集体收益没有降低,而且有了小幅的上升。虽然说,如果宣董在的话,我们的收益有可能会涨得更快,但是在宣董不在的况下,我们能够维持原有水平并有小幅的上涨,这已经相当不容易了。”崔三变将自己知道的,自己认为的全都说了出来,他不希望我对纪德有什么不好的印象或者不合的可能。

    我点了点头,正想说些什么让纪德和崔三变放心。这时候苏聂中站出来。我知道他想要说些什么,就收住自己想说的,等着让他先说。

    只听得苏聂中说道:“我们宣氏集团不仅仅是收益有小幅度的上涨,我们的宣氏集团还新开拓了一个领域。虽然并不是后无来者的,但是这绝对是前无古人。”

    “哦?还开拓了新领域?”这一下我来了兴趣了,“开拓了哪一块的?成效如何?”

    “宣董还记得那次米粮价格战吗?”苏聂中问道。

    “记得啊。”当然记得了,还能有谁比我更记得啊,那就是我自编自导的一场庞大的戏剧。“跟那个米粮价格战有关吗?”知道这一点之后,我兴趣更为浓厚了,米粮价格战事发突然,就算是参与其中的纪德也是不清楚这当中的原委的。唯一知道所有真相和实施步骤的,除了始作俑者的我之外,这世上估计就只有太子下了,而无银老头和叶志迁分别知道了十之**,要知道全盘是不可能的了。那件事能够成功,就在于保密工作的严谨和有效,然后就是一切的扑朔迷离、难以预料,看不到结局,分不清走向。就是要这样的光怪陆离,才能将那些贵族的贪心变成他们致命的陷阱。

    可是在那样的扑朔迷离的况下,他们不但没有深陷其中使得宣氏集团蒙受损失,反而还开拓了新领域吗?真是了不起呢!

    “没错,就是那个被人们称之为米粮价格战的战斗当中,纪副董跟我们开会,说要临时建造十辆大型货运马车投入到公交马车的运营当中去。当时我们都反对,公交马车运营公司经过了京城郊外一游的波及,好不容易才能够踏入正轨,真正营利也才不久,不可以再乱来了。可是纪副董却说,公交马车运营公司一旦踏上了正轨就是踏入了稳定阶段。稳定阶段的共就是稳定收入,稳定增幅,想要有所突破是很困难的。这时候如果不赶紧开拓货运与之匹配的话,要是被人捷足先登就失算了。”

    “就是就是,那个时候如果这些话是宣董您说的话,我崔三变一定毫无疑问的支持赞同。可是,那时候我根本不相信纪副董,他说什么我不信什么,我恨不得他做错些什么,然后让他没有立足之地。”

    “所以你就乱来一通的在大会上投了赞成票,对不对?”苏聂中毫不给面子的揭崔三变的伤疤。

    “那时候确实有些鲁莽。”崔三变有些不好意思,“好在最后证明了这个方案是成功的。我们的马车刚刚造好,马匹都还没有选好训练好呢,米粮价格战就开始了。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的,大量的米粮一会儿要从京城运出去,一会儿又大量的米粮又要运进京城来。就算是京城范围内,也是一会儿从东城运到西城,一会儿北城运到南城的。那些米店粮店的,根本就没有足够的运输工具。看着这种势头,聂中可活络了,当天夜里就召集所有人开紧急广告策划会议。才一个半夜的时间,一个关于公交马车运营公司货运的广告宣传案就落实到了大街小巷。第二天京城的人一醒来,我们的广告牌上,我们的公交马车上,我们的最新一期报纸上,凡是能够出现的地方全都有了这个货运马车的宣传广告了。当天我们公交马车运营公司一开业,门口就挤满了来租借马车的米商粮商。价格随便开,只有一个要求,那就是快。所有的马儿都被拉去运米了,那些还在训练期的马儿也被上了马车,踏上了它们的处女征程。”

    “因为我们快捷的运输,良好的服务,完善的保障系统以及保密的工作原则,还有公道的价格收费,所有的客户对我们的货运公司都相当的满意。大部分的客户都觉得将货物交给我们来运输比他们自己来要合算有保险的多。还有人说,我们一个货运公司抵得上一个运输队,一个镖局,一群搬运工,还有一打懂交接、懂联络、还会应变的行内人才。”!~!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女人是老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