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零零章:气话

    太子下说的,会让我泄气的就是这个吗?还真的确实是令人泄气啊。难道太子下居然会这样了解我吗?他真的已经这么了解我了吗?

    那就更加让人泄气了……

    太子下或许真的知道,我或许并不怕自己的宣氏集团被人抢夺走,或许我也并不真的害怕自己的劳动成果就这样成为往事如烟,或许我还真的就是不害怕自己的地盘上躺着别人酣睡。

    因为这一切都会让我振作,让我奋起,让我燃起要重新夺回,重新再创的激。如果已经被对手夺走了,那么我肯定慢慢地想办法,然后夺回来。如果宣氏集团已经人走楼空,成为了废墟,那么我肯定会慢慢的熬,慢慢的重建,直到他再次屹立在京城的大街小巷和人民的眼中心中为止。本来就是白手起家的,那么失去了就可以再得到。反正曾经成功的人,是不会失败的,就算是失败了,那也只不过是等待延后一点的成功而已。而如果是自己的地盘上躺着其他的人在肆无忌惮的作威作福,那就更好办了,我绝对不会是一个好人,人家对不起我,我会用很多大家都想不到,也从来都没有看到过的手段让他后悔自己当初的强暴手段。

    这些都只会让我生气,让我难过,或者让我亢奋,让我激动,让我燃烧,却惟独不会让我泄气。

    可是,我确实是泄气了。而这一点却被太子下预料到了,提早提醒我了,我就更加泄气了,这是一种对别人能力的认同的一种泄气,一种感叹自己自命过高的一种泄气。针对纪德,也针对太子下。他们两个人第一次让我有了一次喜悦而复杂的泄气感觉。

    我认为,离开了我之后的宣.氏集团一定是在劫难逃,难以完整,难以维持了。我一直认为,是我一手创办了宣氏集团,那么我才是这个集团的灵魂,是这个集团的支柱,没有了我,就没有了宣氏集团。我已经想好了一切灾后重建的构思和想法,我也已经做好了面对一切不好的现状的思想准备。物是人非,或者人是物非,无论怎样,我都想好了,也准备好了。

    可是,事实却并不是这样,纪德说.了他是临时顶替我的,他是暂时取代我的,这一点并没有错,他也是这么去做的,其他人也是因为这样才会同意的。但是不管名头上面有没有一个暂时或者临时,但是实际工作起来,临时的和正式的那都是一样的。纪德顶着一个暂时的头衔,顶着所有人或相信或还不相信的压力,却仍然能够做的跟我一样的好,至少从苏聂中和崔三变他们对他的态度来看就知道了。如果纪德从能力或者人品,或者从人际关系或者从任何方面有什么不能让人尽如人意的话,那么他就不可能得到大家一致的认可。

    可以做到跟我一样已经相当.的不容易了,可是他却在比我更为艰难的况下,做的比我更好。这真的有些让人泄气了。

    而另一个人呢?那个深藏不l也不善于表达言辞.和感的太子下呢?他是因为看错了我,所以认为我会泄气,还是因为他真的已经足够了解我了,所以才会知道我肯定会泄气?不管怎么样,那是一个早就让我有了面对他而泄气的人了。否则,我会跟他合作才怪,否则我会听他才怪,否则,我会决定今天按时回宫才怪。

    想好了这一切,我暗自调节了一下自己,然后才抬.起头来,用上自己最为真诚最为感激的语气,说道:“谢谢你们,谢谢大家,由衷的。”

    “宣董……”众人异口同声。有不理解的,有担心的,也有.不知所措,更有胡思乱想的。

    “我继续当你们.的宣董……好吗?”我诚恳万分到让人觉得诡异的说道。

    “宣董……”众人再一次异口同声,这一次基本上都是惶恐加焦急的。

    “不行了吗?”我再次诡异般的诚恳道。

    “行!”纪德首先轻声却笃定发言。

    然后一系列的“行!”争先恐后的发出了声。

    “宣董,你永远是我们的宣董。”这是崔三变的声音。

    “而且是唯一的。”这是苏聂中的。

    我笑着应对大家,再次道谢。

    “没有宣董你,就没有今天的崔三变。在遇到宣董之前,我从来没有想过,我崔三变的人生居然可以精彩纷呈到这种地步。到现在我还觉得自己是不是在做梦,但是又看到宣董你了,我知道这一切都是真的。而且,我还相信今后我崔三变的人生还会更精彩,因为宣董你回来了。”

    崔三变说这番话的时候,那叫一个激动。

    而旁边的苏聂中虽然没有言语,可是也是一个劲的点着头,表示赞同。

    是吗?没有我就没有他们精彩到自己都想不到的人生吗?所以,他们对我非常的感恩,非常的崇拜吗?

    不能说不满足,经历了如此大的泄气之后,他们的言语和表态,使我真的大大满足了一番。

    既然如此,我们就站到一条船上,好好干一番吧。

    我不敢保证这条船会驶向怎样光辉的彼岸,但是我敢肯定在这条船一路行驶的过程当中,一定是刺激精彩而又振奋人心的。

    我顺理了一下自己的思绪,然后较为严肃的说道:“既然大家能够响应纪德代理董事长的号召,在门口欢迎我,那么,大家应该也已经知道了我这段时间去了哪里,又做了什么了吧?”

    我扫视着众人,大家都没有说话,但是都差不多点了点头。

    “宣董果然是宣董。”崔三变由衷的说了这一句。

    “到了哪里都可以让人大吃一惊,那些出人意料又在理之中的事想来也就只有宣董才能真正做到了。”纪德也恰当时机的拍了一下马

    “但是,实事求是的问一下大家,如果你们并不知道事的始末,也不知道幕后的那一个最大老板,那么你们大家想得到那个人是我吗?或者说,你们相信我不但没有出意外,还藏在某个地方做出了这样一系列的事吗?”

    众人有些沉默,或许都在深思。

    “说实在的,想不到。”苏聂中诚实的最先说道。

    然后我看向其他人,“三变,你呢?”

    “我相信宣董你肯定没有死,但是其他的……没往那方面想……吧……”崔三变想了又想,好像事实确实是这样。

    “我就没有立场说任何话了,因为从一开始我就知道宣董您的下落和作为。”纪德有的有些无奈。

    果然……

    “你还好意思说呢,难为我们大家都这么相信你,可是你呢?居然瞒了我们这么久。明知道我们有多么担心宣董。”崔三变说的很委屈,也表现出了气愤,但是一直也没有说真正的气话,语言也一直都有度。

    我很了解崔三变,如果不是让他真心佩服或者信赖喜欢的人,他是基本不会注意自己的言辞的,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了,还管人家喜不喜欢听。可是,一旦对方是他比较欣赏或者比较在意的人的话,那么崔三变是一个非常懂得收敛和注重的人了,至少每一次他跟我说话都是比较谨慎,然后会察言观色的。可是,对着他的下属,乃至于对着其他的合伙人,只要他觉得对方并没有什么,或者还是他比较看不顺眼的话,那么他是什么话都会往外说。

    一句话,崔三变就是钻进算盘珠子的一个人,这颗珠子该拨上就拨上,该拨下就拨下,没有中间的过程。这也是他当时会科举落榜的理由。又或者他当时就算是科举中了,那么今后他的仕途想来也是不会那么顺畅如意的。他这样的人,很容易被这个社会给排斥,也很容易成为愤世嫉俗的一个愤青。可是,按照他自己说的,他运气比较好,他被我收回了麾下,在我这里,我只看能力,只看人品,其他的那一些我是可以变通的,也是可以转换的,更是可以取其长补其短的。

    清高如苏聂中,我就让他有足够清高的舞台,可以让他一个人说了算,可以让他展尽才华,让他手下的人都对他崇拜万分,而我也对他欣赏万分,完全满足他清高的心态,也让他可以去追求他认为的高雅的东西,去享受比较品质的生活。我不会干涉,他有着最为自由的权力,有着最为得意的人生。

    怪癖如崔三变,我就让他做着足够怪异的工作。每天都对着客观的数字、数据,还有就是跟他一样比较怪癖的手下。他们做出来的东西都不会有什么争议,对就是对,不对就是不对,这中间没有可商量的部分,也没有需要变通和妥协的成分。这就给崔三变省却了非常多的麻烦,也非常成功的调动了他最大的能力和才能。他乐在其中,而且越干越有劲。由于他出色的计算能力和我专门单独交给他的一些现代的计算方法,使得他在这一个行业当中独占鳌头,别说他手下的那一些了,就是任何一个机构的账房,哪怕是银号、钱庄的老掌柜算起钱来也没有他算得准,算得快,算得有条理。这一点,一直以来都是崔三变的骄傲所在,而他又认为,他有今天的这份骄傲的成就完全是我造就的。他甚至认为自己的出色计算能力也是我教给他的,而大致忽略他的那份异于常人更高于常人的天分。

    听到崔三变这种带着薄嗔的气话,纪德只得尴尬的笑笑,看到我并没有怪罪他的意思,他也就大胆的为自己辩解道:“老天作证,我也不想做这样的两面不是人,只是师傅有命,徒弟听命,我不能违背师命啊。”

    “你师父?你还有师父?关住宣董的人不是……”

    “嗯哼……”我打断崔三变的疑问,对着纪德说道,“我明白的,你不用在意了。当时的你我是各为其主,而现在,我们或许已经成为了真正意义上的同一阵营了。所以,欢迎你加入,或者这句话你来说也可以。”

    “不敢不敢。”纪德仍然觉得自己有愧于我,有愧于大家,所以仍然夹着尾巴做人。不过我知道,在我手下这样的氛围中,这种感觉很快就会没有掉的。毕竟,接下来的工作,没有大家的通力合作,是不可能完美完成的。

    纪德,这句话是真心的,欢迎你加入。能够让我有着泄气感觉的,这个世界上的人可不会多呢?感谢或者感叹,你是其中那一个,所以真心的欢迎你。!~!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女人是老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