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九十六章:欢迎

    “有件事,要事先告知你……”就在马车又一次减速,宣告着停车点即将到来之际,太子下如是对我说道。

    我定了定神,看向太子下,我知道不管接下来他要说什么,但是那一定是一件比较重要的事,否则,太子下不会挑在这最后的关头说出来,语气也不会是现在的这个样子。

    我默默地阖首,已经准备好了接受太子下任何的提前告知。

    “你回到自己的地方之后,不管那里发生了什么,都不要生气,不要泄气。因为你的地方,永远都还会是你的。你那一些防范措施……真的不错!”然后太子下弯腰擦过我,比我更早的下了马车。

    被太子下的一席话一扔,我都没有感觉到马车这时候已经完全停稳了。可是,马车停稳了,我的心却摇晃了。什么叫做“你回到自己的地方之后,不管那里发生了什么,都不要生气,不要泄气?”换句话也就是说,我回到了自己的地方之后,就一定会有什么事是有可能既会让我生气又会让我泄气的了?而且,这件事还是太子下早就知道的,顺便还估计瞒着我的,而我却这么长时间以来毫无所觉,这会不会就是我应该生气的地方了?又或者还有更让我值得生气的地方,那些泄气呢?有什么值得我泄气的?而“你那一些防范措施……真的不错!”这句话又是什么意思?我的防范措施?还不错?

    太子下难道是在跟我打哑谜吗?

    我看着太子下快我一步.的下了马车,也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跟着下了马车,可是到了宫门外的太子下很明显的不想再要搭理我了。这个其实也不能怪他,这是我们在宫里面计划的时候就讲好了的,只要出了宫门就当做互不认识,然后各自做自己的事,到时候也是自己回自己的路,不用相互打招呼。

    这一下,可不就是出了宫门了吗?.可不就是太子下先前所说的需要互不认识的地方了吗?

    好,没关系,不管你跟我打的是.什么哑谜,反正我很快就会知道了,也不管那里的况是会让我生气多一些还是让我泄气多一些,总之我一定能够处理好的,你就等着瞧吧,我就这样对着太子下的背影腹谤着。WWw.YZUU点com

    可是,太子下是根本没有感觉到我的腹谤,大步.流星的留下的背影可潇洒俊逸了。

    我无奈的叹气,转过头,还好王公公仍然极为有耐.心的等待着我。我也不想要再拖延了,爬上马车,就打开自己随携带出来的衣服,这可是唯一一属于我自己的衣服,也就是我被掳进宫那一天我自己上所穿的那一。可巧的是,那一天就是京城郊外一游的现场活动第一,为了行动方便我就穿了男装。这么多天我在皇宫里面都没有舍得再穿过自己的这件衣服,都是用大大小小的宫女服侍给对付过去。本来嘛,在外面的时候我就不是一个很会打扮自己的人,到了宫里,那么的工作和压力在自己上,而且见到的人不是太子下就是太监,还就只有那么一个老太监,我穿的漂亮干什么?难道勾引那个老太监王公公?更或者,惑太子下?怎么想都觉得这两者都不可能,不会成功,所以在皇宫的里面的时候,我能够多糟糕就多糟糕了。

    而现在呢?

    我现在可以说是也很落魄很糟糕,顶着两个大.大的黑眼圈和长长的眼袋不说,自己现在还有些猥琐的样子。就像是长年不见阳光的死囚,突然之间被扔到了太阳光之下一般。我失去了方向,失去了目的地。这种感觉,就像是那一天突然醒来时发现自己到了另外一个世界的时候是一样的。一样的惶恐而不知所措。我把两只手抄进衣服宽宽的袖子里,看着来来往往的路人,或者更准确的说,宫门外大街上好久不见的熙熙攘攘的人群,感觉做梦似的不真实。

    我缩着自己本.来就瘦小的子,两只手在袖子里环绕在一起,赶紧融入到来来往往的人群中去。(看小说就到叶 子·悠~悠 www.YZuU.CoM)边的人大多数都行色匆匆,但是他们都带着自己明确的目的地,所以可以走的很快。我汇进了这道人流之后,也就随着人流一股脑儿的往前走,虽然我似乎也好像有那么一个目的地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抬不起头,抬不起脚步往那个方向走去。

    我或许是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吧,对于久违的“亲人”的再重逢的准备,对于太子下给我的哑谜的“生气和泄气”的准备,对于自己现在的这个形象,这个状态的准备。

    可是人流的方向并不因为我的没有准备而改变他原有的流向,它根本不会顾及这当中任何一个人的想法,它也不会因为任何人的主观意识而改变,所以跟着这道人流的我也还是不由自主的往悦来客栈的方向越走越近,乃至再转过两个街口就到客栈的大门口了。

    再回避也不能停下正在的脚步,再忐忑也不能逃避本该面对的事,尽管这当中有犹豫,有彷徨和不安,但是必须做的,和应该做的都一定要去做。

    既然如此了,我也就直了膛,当做自己只不过是出去远行或者只不过是出差了一趟,这本来就是我要回来的子。

    ……

    这果然是我本来就要回来的子!!!

    拐过这个我再熟悉不过,以前几乎眉头都要拐过的街角,我看到了我朝思暮想,“魂牵梦萦”的悦来客栈。可是,令我想不到的是,悦来客栈并没有像我想象当中的一样客似云来,忙碌繁华……相反的,悦来客栈的门前可以说是一个客人都没有,一个消费的贵宾都看不到。

    因为……店里面的掌柜,小儿,职业服务员,专职喂马师……乃至苏聂中,崔三变,甚至纪德等等等等的人一字排开,齐刷刷的站在悦来客栈的门口,目光一致的看向我所出现的这个方向,及至等到我现之后,我不知道是谁带了一个头,所有的人不论年龄大小,不管份高低,所有的人都齐刷刷的又一起标准迎宾九十度鞠躬,然后所有人又一起起,对着我齐声大声喊道:“欢迎宣董回归,欢迎宣董回家,欢迎,欢迎,烈欢迎……”

    这帮人把我曾经教给他们的那点皮毛全都用了出来,可我没想到的是,这些华而不实用来撑场面,拍马,哗然取宠的东西居然会用回到了我自己的上,而更令我想不到的是,我心惊胆颤,忐忑不安的偷溜回来居然还会有这么一场已经相当隆重的欢迎会。还有令我更更想不到的则是,他们怎么知道我今天会回来的?他们怎么知道我今天出宫回悦来客栈的?他们怎么知道我今天出宫,这个时候会回到悦来客栈的?

    看他们的准备样子,和排练后的成果,这应该不是临时才知道的,临时才彩排的,那么他们什么时候知道的?他们又是怎么知道的?我自己还是昨晚临时知道,临时做决定回来利用大家的,那么大家又是如何得知的呢?

    我踩着京剧里面武生的方步一点一点的从拐角处k近悦来客栈,“欢迎,欢迎,烈欢迎……”的声音持续不断,声贝不减的继续喊着,而我却已经收好了忐忑的心和不安的状态,此刻受着这番礼的我,就是原来的宣董,曾经的宣董,永远的宣董,独一无二、不可取代的宣氏集团董事长宣心照!

    我不能让大家失望,不能让我的手下们失望,不能在自己人面前掉了范儿。尽管我现在的膛里正锣鼓喧天着,但是至少我知道我面上毫无表l。这一点经过和太子下的暗战之后,我有十二万分的自信。不管内心里多么开水般滚烫翻滚,表面上一定要纹丝不动,打死都不动。太子下能够做到的,我……也一定能够。

    五米……三米……一米!

    “大家好!”很抱歉,这就是我对着烈欢迎的我的群众说出的第一句话,很简短,很精练,但是很得体。

    “宣董好!”群众齐声回答,默契指数一百。

    “大家辛苦了!”我抬起一只右手,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感觉像是电视里的总统视察工作。

    “宣董更辛苦!!”又是群众齐声回答,默契指数一百一。

    只不过这话怎么听着这么耳熟呢?

    我没再说话,抬眼扫了所有人一眼,我想从这些人上看出太子下给我的那个哑谜,关于我生气和泄气的迹象。

    很可惜,乍一看,没有眉目。不过……似乎有一点是不太应该存在的,难道是苏聂中他们疏忽了?

    我虽然并不是很注重这一方面,平时也几乎都不提及这一点,但是他们大家还都是比较在意这一些的,或者说大家都是会心照不宣,按照默认的规矩办事,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僭越的况吧?

    暂时还不能有什么眉目,那么我也不看了。

    “欢迎仪式现在结束,正常营业!”扔下这么一句话后,我就自顾自往悦来客栈里面走出,甩下股后来一堆的人。

    我是提着气尽量背影坚定的往前走的,但是我却很怕见到接下来的所有事物。能够这么轻而易举并且出乎意料的回到悦来客栈确实是我始料未及的,能够这么顺利的不用花任何力气就下次掌控自己的产业也是我根本不曾想到的,而更让人惊喜的是,眼前的悦来客栈看不出丝毫的生意不景气或者打理不合格的迹象。它做到了,我在与不在时一个样,真的是一个样,摆设一个样,里面的人员一个样,甚至于我的办公室和厢房也是跟我离开时候的一个样。

    在拐过街角之前,我告诉自己,要像只是出了一趟差一样光明正大顺理成章的大摇大摆回来,而拐过了那个街角之后,大家的表现和我现在所看到的一切都让我有了我可能真的只不过是出了一趟差而已的错觉。!~!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女人是老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