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九十三章:忐忑

    我“乖巧”的迎上了那辆马车,然后再“懂事”的将那个小踏凳放下来,接着“谦逊”的站到了一旁,“恭顺”的迎接着太子下登上马车。(看小说就到叶 子·悠~悠 www.YZuU.CoM)看着我的这一系列动作,王公公终于面部表缓和了一些。但是就算是这样,王公公也仍然是没有看我一眼。说实话,要不是我还算比较机灵,要不是我能够从刚刚那个赶车的车夫太监上得到一点启示的话,就算是王公公咳嗽再多次,就算是王公公脸色再跟便秘了一样,我也还是不能领会这其中的意思的。谁能够知道自己要上去当凳来着啊,我可是一个真真的假太监,我可没有学过皇宫这一这么规矩、这么麻烦而且这么折磨人的培训教育。我能够做到现在这样,都是从中从电视中乱七八糟学来的,到底规不规矩我可不知道。反正就是尽人事然后听天命呗。

    太子下走到我边的时候,抬起他常年垂着的眼睑朝我看了一眼,我低着头余光中也回了他一眼,这样算是共同完成了一场作秀了。真是辛苦,不就是出个门上个马车这么简单的一件事吗?搁在这皇宫里,搁在这太子上就一下子变得这么老复杂了。

    其实本来也不会需要这么复杂的,尤其是跟我在一起,我们除了心理斗争,心理抗拒,心理战打得比较复杂一点之外,行动上是一点都不累赘,一点都不拖沓的。我和太子下那一起工作的时候,大多数时候是我支配他,指挥他来着。我和太子下一起吃饭的时候,也是完全的平起平坐,我可不会在乎自己的什么形象,什么份问题。我和太子下那吃起饭来就像是我曾经的高中军训一样,根本可以用“抢”这一个词来形容。抢菜吃,因为大多数时候送到太子下这一边来的食物都是一人份的,只不过随着太子下的“食量”的增大,这一份的食物也在一点一点的变大,但是再变大也是从一份量变成了后来的一份半量,不管怎么说都不够我们这两个高消耗量的人来填胃的。WWw.YZUU点com所以,这时候我们的吃饭就需要用抢的了,这时候我和太子下要是谁扮斯文,扮高贵的话,那就明摆着吃亏了,谁会干这种事啊。所以,我们一旦吃起饭来,就完全不斯文,也根本不高贵。这是抢饭吃,其次,我们还要抢时间,这也跟高中军训时间的遭遇一样。吃饭的那么一点时间是固定的,如果你细嚼慢咽,又挑三拣四的话,你很快就会发现了,你还根本没有吃多少,但是吃饭的时间已经到了。你就饿着肚子在那站军姿吧,一定会让你对这一刻记忆犹新,并且对自己的行为后悔万分。只要是饿着肚子站过一次军姿的人,就一定会在下一餐,并且以后的每一餐中都表现出饿狼扑食的态势来。而我和太子下除了这些外在的规定和要求之外,内在的本我驱动力也是非常强的,这段时间以来,我们两个简直就是考研的差生,因为资质太差,因为基础太弱,因为能力太逊,所以就只能k延长学习时间来弥补,也就只能k勤能补拙这一来验证一下笨鸟先飞的理论了。其实真正看一下我们的作息时间表以及我们的工作状态,我们真的就差戴上一副高度近视的眼镜了。浓浓的黑眼圈伴着我们“备考”啊!所以,我们的吃饭几乎是在资料堆上,一只手端着看菜,一只手继续翻着资料在翻阅的。那个认真劲,真是不服了自己,不服了彼此都不行。

    就这样的时候,我跟太子下那就是四个字,没大没小。我们是一起“备考”的莘莘学子,谁管谁是什么来头啊,最后的成果,最后的成绩才能说明一切。

    但是,现在好了,我成了小太监之后,太子下就俨然是掌握着生死的主子了。而且这个份的差别不是做给我们自己看以心里有数的,而是为了做给皇宫里不知道躲在哪里的那些个“隔墙有耳”和眼睛看的。

    这时候多么怀念有着监视.器的那些岁月啊,就像任何一个大型的单位大门处的传达室里一样,管理大叔往房间里一坐,吹着空调,角角落落的每一个地方的人都看得清清楚楚,而现在我们却为了不知道到底存在不存在的人物而偷鸡摸狗,而偷偷摸摸,而演着这样即兴的戏。

    如果真的存在着这么一个在远.处或者近处角落里偷偷盯着我们的人那还好说,而其实如果根本就没有这样的人那才叫做真正是冤枉呢。本来跟着太子下一天到晚都关在那样的一个大房间里,吃喝拉撒睡都在那个里面,外面到底是怎么样根本就不用关心,除了要应对太子下之外,其他的就不用担心了,我只需要谨言善语,然后真正努力的工作就可以了。但是,现在我和太子下都离开那样的一个相对安全而封闭的空间了,我和太子下一下子变成了暴l在空气当中的无氧菌一样存活艰险,举步维艰了。我们需要演戏给别人看,而且是联合一致的共同演戏,这对手戏必须要有默契,要能够演活,演的毫无破绽,毫无瑕疵,而且是不带任何彩排的表演,能够演出的每一场戏都只有唯一的一次机会,如果演砸了某一场,那不是演艺生涯会受到影响,那是人生生涯会受到致命的打击。

    赔出去的都不知道到底会是什么。

    而只有到了这个时候,我和太.子下才能够真真切切的感觉到我们其实是一个合作的关系,我们是一体的,我们是要相互协作,相互提携和帮助的一个共同体。这时候,我们相互的关系的紧密程度由着我们需要一致向外而变得尤为的明显,大多数况之下,当没有外在的威胁的时候,两个本来是一体的人是看不到相互之间的作用的,但是一旦这个外在威胁出现了,共同威胁了这两个人的时候,两个人的合作关系,两个人的亲密合作的程度就一下子拉近了。至少我现在就有着这样的感觉。而且这种感觉一般来说都是相互的,我想太子下肯定也是有这种想法的。

    我和太子下一下子从我行我素的两个个人.物,一下子变成了聚光灯下面的演艺人物,而且是搭档演出,这种感觉还真的是不一样。这完全刺激了我的表演。我可不像是太子下,他是那种几乎从生下来就活在真真假假辨不清的演戏生活中的,这种生活的本能演绎对他来说既没有新意又没有什么厌倦之意,这已经成为了太子下生活中的一部分了。可是我不同啊,我从再次重生到这个世界开始,我就是生活在阳光下的,虽然也会做一些不明不朗的事,但是那是事暗和隐蔽,而我自己这个人的行踪以及做事还都是比较“光明磊落”的,换而言之这种对着到处都是摄像头的生活我是相当之不适应的,在这里,阳光是摄像头,空气是摄像头,花草树木只要是出现在我周围的东西全都有可能变成摄像头,而摄像头的那一端坐的可能是一个观众,也可能是一群观众,他们会根据我的表演而裁断我的生死。到那个时候,或许还不是我一个人的时候,我会拖累太子下,当然还有可能会连累一系列曾经跟我有过接触有过合作的一大串的人。

    不过还能比较安慰的人是,我只是演了这么一下.子,很快太子下钻进了马车之后,他就给我使了一个眼神,我大致明白那个意思,好像是让我跟着进去。但是我不敢肯定,就转头看了一眼王公公,我发现王公公没有任何的表变动,于是我知道了,王公公他也同意了。所以,我就抓紧时间也钻进了马车的车厢内。我才刚落座呢,王公公一声“驾”,我们的马车就踢踢踏踏的行驶了起来。我知道它是在向皇宫的宫门而去,那外面是另外的一种空气,另外的一种活法。我多么的久违,多么的期待,而此刻带着这种份和这种任务踏入这一片天地,我又是多么的紧张和忐忑。

    我刚坐定,这时候太子下突然就这么来了一.句,“不是让你昨晚好好休息吗?怎么……搞成这么一副样子?”太子下手指着我的那张比较“纠结”的脸,语气不些嫌弃的味道。

    我愣了愣,不知.道太子下这算是在关心我,还是在质问我。但是回头一想,我们现在是紧密合作的统一体关系,也就是什么说什么了。“回太子下,我是想要好好休息来着,但是担心的事太多,杂七杂八要想的事也不少,一想两想结果就错过了最佳睡眠时间,后来在数小绵羊的帮助下,终于睡着了,但是睡眠质量一点都不好,在睡眠中还想七想八,做着各种梦,然后终于就成了现在这个样子了。”我确实是实话实说了,管不了这许多了。

    “都有什么可想的?你……不是这种人啊。”

    “这么一说,太子下您可算是太不了解您的手下人,我怎么不会多想,我就是太会多想了,什么问题我都能想出七八个小弯弯来。大凡简单的问题我都能给他想复杂来,而且是不落下任何细节的那种复杂。”

    “这倒是,要不然,你的计划和筹备也不会这么完美无缺,毫无破绽了,看来这是你的优点。”太子下突然点着头郑重其事的这么说着。

    我都有些受宠若惊了,仿佛自己在卖弄在邀宠一样似的。于是,赶紧补上一句,道:“可是,大凡一个人的优点也很容易变成一个人的致命缺点的啊。我现在的这张脸就验证了这个理论。”我指着自己的黑眼圈无奈说道。

    “我发现你今天说的话特别有道理,让人不得不赞同。”太子下又一次点着头“郑重其事”的说道。

    我差点就说出口道:“这还用说,我哪句话是没有道理的啊?”但是一想对象是谁,还是很快的以咽了一口口水来转移,最终没有说出口,说实话今天这么赞同我,这么“郑重其事”的太子下还真的是加重了我忐忑的心了。!~!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女人是老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