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八十九章:猎物

    真是的,要说在京城大街上的知名度,说不定我这一个女企业家还大过他这一个堂堂一国太子呢。到底谁比谁横啊?居然这么应付我,敷衍我……惹毛了我,我也是不管后果,不计代价的,天下又不是我的天下,失败也不是我一个人的失败,到时候人头落地或者其他什么不得好死什么什么的,我相信都会有一群的人给我垫底的,我怕什么呀。什么都没有带来过,带不走任何东西我也没有什么损失,搞不定我这一乱来,还把自己给弄回到原来的那个世界去了呢?你们这儿世界的阎罗王估计都不敢收我,怎么滴?

    哼哼……但是想是这么想,但是最终我也没有这么说出来,这么去做。

    我只是脸色已经不太好的接口道:“对啊,就是这样,太子下您看,怎么样最好呢?”

    “如果你要我表达意见的话,那么,我觉得还是什么都不说的比较好。”太子下收起阳怪气的声音,但是神还是比较慵懒。

    这样的太子下让我非常的不习惯,不过我还是点了点头,顺着他的话,说道:“太子下的意思是,如果被发现了,如果被叶德陵追问,问了很多有限制的问题的话,我还是保持缄默比较好,是吗?”我似乎抓住了太子下说话的重点和倾向了。

    “但是我还是觉得你会小心.的。”太子下打了一个哈欠之后,就留下一个背影对我招招手,然后就这样给走了。

    我留在原地点了点头,如果我没.有理解错的话,我想我应该是明白了太子下的那些不明不白的那些话的内在含义了。

    太子下说的“我相信你会小.心的……”,其实言下之意就是让我尽量小心不要被叶德陵的人发现我的行踪,这句话再往下推一点就可以得出了,也就是在目前的形势下,我的份和仍然安然无恙的存活这个秘密还不能在这个时候曝光。WWw.YZUU点com如果还要往下推一下的话,那就是太子下跟我分开的那个活动肯定也是跟叶德陵有关的,如果我不小心就这么暴l的话,可能会连累或者影响到他那一边的计划的行事。所以,他才会说“要我小心”。其实,太子下说的那句话的潜台词就是,“你要务必小心,要是坏了我的计划,回来有你好看。”

    我想着想着又点了点头,没错,没错,就是这样的。太.子下就是这个意思。可是,太子下从来都不是一个下命令都含含糊糊的人啊。

    那么,这一次太子下是怎么了?他这么吞吞吐吐.背后想的是什么?难道说,他怕提前把话说明了,说绝了,而我却没有做到的话,我们都比较难下台?

    这有可能,但是可能不大。太子下如果是一.个这么替别人着想的人的话,我可真的要谢天谢地,遇到良主了。但是很明显的,太子下绝不可能会是这样的人。就算他是,他也不会对我这样, 毕竟我是他防范和利用的对象。我们之间如果一定要有感的话,那也是朝夕相对的生意伙伴的那种感。除此之外,就算是有了别的什么感,我也相信太子下会在最开始的时候掐灭它。太子下就是理的表率,太子下就是无的代言人。

    而可怜而又可.悲的是,或许在太子下的心目中,印象里,我可能才是理的表率,我才是那个无的代言人。正因为此,所以我们才能够如此合作默契,正因为此,所以我们才能够如此如此一致的没命玩命的不用相互督促的工作。也正因为此,我们才会成为相互提防,相互警惕的对象。我们都太理,也太冷血,都是为了目的而会无所不用其极的人。【叶*子】【悠*悠】这样的两个人,在一起为了同一个目标,为了同一件事共同奋斗的时候,我们是最佳拍档,我们是相互信赖的智囊和无敌精力作战器。可是,这样的两个人也很容易相互猜忌,毕竟大家都不是省油的灯,大家都对对方无形的产生了很大的压力乃至威胁。这是一个可以随时威胁自己的存在。我心里常常这样想,以己推人,我就知道,太子下也肯定会常常这样想我了。

    而既然太子下要我小心行事,那我就一定会小心行事了,毕竟我现在的小命完全不由自己掌控,更何况,从心底里来说,我也真的是把太子下当做自己的合作伙伴来看待了。既然独善其已经完全不可能了,那么脚踏两只船像根芦苇草一样摇摆不定倒不如趁现在就给自己选择一条明确的道路,然后用自己的能力将这条路铺平了,铺光明宽敞了。我自己其实早很长时间就已经下定了这一个决心了,但是我知道太子下并不知道,或者说知道了也并不一定会相信。所以,我需要k这一次的这个检验过程来证明自己。

    因此,我务必小心。至于到时候如果我还是真的小心不足然后被叶德陵逮到个正着的话,那我也已经有了太子下虽然隐晦却明显的暗示了。那个暗示的内容就是一问三不知。

    仔细想想,出在京城大街上晃悠一圈不被叶德陵的耳目发现那是不太可能的。更何况我出现的地方是想要获得一系列的报和线索的,我是去实地考证,获取最为可信的第一手资料的,那么我碰上叶德陵的人的几率就非常之高了。

    遇上之后我就肯定会被请去“做客”了,按照之前的叶志迁的说法,以及之后的太子下的证实,我得知了,叶德陵确实是曾经有过将我纳入麾下的想法,而且这个想法还提上了程,已经迈出了实践阶段了。本来我还不相信,但是既然叶志迁和太子下能够众口一致的言之凿凿,那么也就由不得我到底信不信了,反正事实就是这样。真是想不到叶德陵居然会在我的上倾注这么多的心血,他完全是想要让我受宠若惊然后欣喜若狂,接着就顺理成章、水到渠成的倒到了他的那个阵营中了。即便我最后没有成为叶家的一份子,但是k着大树好乘凉,这一点就算不懂,也会慢慢领会到的。

    而且,那个时候如果我进了叶家,接触了叶德陵的话,我就不可能跟现在这样能够看透叶德陵到现在的这个地步了。毕竟,大多的时候,最了解一个人的那个人不是自己,也不是自己的朋友,而是自己的对手,或者说敌人。只有你的敌人才会花费最大的心血来调查你这个人所有的优点和缺点,也只有你的敌人才会时时刻刻关注着你,观察着你的 每一步每一个举动,从中分析的你的动机,从中了解你的格,从中知晓你的漏洞,只有了解你比了解自己都还要多,那么才有可能掐住你的缺点,然后一举攻克你,达到自己所要的那种胜利。

    真的,非常大多的时候,敌人或许那个真正的知己。这辈子最了解自己,最关注自己的那一个一辈子才有一个的那种知己。

    而如果当初,我跟叶德陵是一个阵营的话,那么我现在最了解的人就不知道是谁了,我一辈子最关注,最倾注心血的人,也不知道是谁了。但是现在我却很明确,我花费心血最多的那个人就是叶德陵,我最关注他一举一动的那个人就是叶德陵。我每走一步,都会设想和猜想的那个人的下一步的人就是叶德陵。

    敌人才是伙伴。叶德陵就是这样一个值得奉之为对手的那样的一个存在。没有叶德陵,我的人生仍然以每天二十四小时的速度往前推进着,但是其中却少了这一些钩心斗角,和这一些费尽心机以及废寝忘食了。或许我的人生会更加的轻松而且惬意随意,但是却少了很多惊奇和传奇,也就少了一些刺激和惊喜了,人生的浪花也许就在一潭平静而清澈的湖水中小涟漪小波浪中就了解了。但是,自从跟叶德陵成为的对手,乃至最后因为太子下的缘故把他当做了敌人之后,每一天的充实当中有了激和惊险。或许,我每天都在抱怨,每天都在埋怨工作量的巨大和重担以及承受的心理压力之大。但是,别忘了,从前世到今生我都是一个工作狂,我是一个不会享受生活,只会享受成就感的人。就算是穿越了,就算是转世再生了,但是有着东西还是没有变,或者再次投胎只会,喝了孟婆汤只会,也还是不会变化吧。

    世上就是有这样的怪胎的存在,而这样的怪胎还夹在了另外两个怪胎的中间,一个就是太子下,另一个工作狂,另外一个就是叶德陵,更大一号的一个工作狂。我们三个人的宿命就是由格和能力然后机缘巧合而决定的吧。

    而我所认为的这一个对手论中,相对叶德陵而言,其实我还是幸运的。我现在终于知道为什么有些人喜欢那样的使招,喜欢在暗中设计人了,原来自己知晓一切,而对方却一无所知时,那种扭曲的快感确实是为让人觉得非常刺激的。你站在暗处,看着对方一点一点的k近我所挖好的那个陷阱里,那是怎么样的一种感觉?

    其实,从一开始挖陷阱就是一种享受了,而等到一个完美的陷阱挖好之后又是一种美妙的享受,接着看着自己的猎物一步一步向陷阱k近的过程中,每一步都刺激人的心跳,也每一步都带有一种患得患失并坚信最后会成功的享受,至于最后,如果猎物成功的落入了陷阱的话,那么那种一瞬间的成就感就更不用提了。

    在从前我从来都不曾预想,或者说根本不敢设想,我是那一个挖陷阱的人,而叶德陵变成了那一个猎物。直到现在,我已经成功捕捉他一回了,我也还是半信半疑当中。!~!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女人是老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