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八十七章 美丽的羁绊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未知 书名:正太养成指南
    <---凤舞文学网--->

    这就是我留在这里的原因。--凤-舞-文-学-网--”宋星楼的手里变戏法t7个小瓷瓶。碧绿色的瓶看起来很是精致,瓶口有一个红色布包住的小木塞。

    “这是什么灵丹妙药?”叶新月立刻凑过来问道。

    宋星楼很不爽地看了她一眼:“你怎么知道这是药?”害他都没办法营造悬念感了。

    因为我看过很多武侠剧——这个理由叶新月在心里默念了一遍,随即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当然是猜的。”

    宋星楼倒出一颗晶莹的小药丸来:“这是我用雪莲提炼出来的雪莲丹,每一颗的功效抵得上半朵雪莲,但是比起直接服用雪莲,少了时间限制。”

    段锦听他心里这般说着,心里燃起些许希望。

    “它和雪莲的功效一样吗?”他不问道。

    “一模一样,甚至好过雪莲。”宋星楼颇为得意地轻轻晃了晃瓶子,“因为这可是我提炼出来的雪莲的精华。”

    “这雪莲丹你这瓶子里有几粒?”叶新月好奇地想要看清楚那小小瓶子里装了多少粒这能救她命的雪莲丹。

    “只有两粒,一朵雪莲只能炼出一颗雪莲丹。”宋星楼回答。

    段锦皱了皱眉:“要两颗都要吃下去,才算治愈了那淤血块。”因为刚刚宋星楼说过了,一颗雪莲丹只有半朵雪莲的功效。

    锦儿。为什么我觉得你地目光看起来很像是在说。如果宋星楼不交出雪莲丹来。你大有打算直接杀人越货。不是。是杀人劫丹地样子。

    叶新月看着宋星楼:“为什么你要提炼这雪莲丹?”

    宋星楼长睫轻垂。眼波流动:“送人。”

    “送给谁?”叶新月有此一问纯属好奇。

    “跟你有关吗?”宋星楼抬眼。语气有些冷淡。但随即又嘟囓了一句。“还真是有些关系也说不定。”

    “你在说什么啊?”叶新月一点也听不懂。

    “你真的不认识一个叫安若素的人吗?”宋星楼拉住她的手,还是不死心地问她这个他已经问过一遍的问题,她和若素不仅格差不多,写的字差不多,而且她一见他竟与若素在琅邪会时初次见到他时说的话一样!这真是巧合吗?

    新月其实很好奇他口中的安若素到底是个什么样子的人,值得他这般牵肠挂肚。她也就隐约猜出对方是个女人。可是就是因为对方是女人,而宋星楼又是这样心高气傲并且可耻地拥有着一张倾国倾城的美人脸的家伙,所以她的八卦因子在疯狂燃烧啊。

    “松手。”段锦冷冷地拉开宋星楼拉住叶新月的手,转而将她的手握在自己手里。

    “锦儿?”叶新月不明所以地看了他一眼,段锦对宋星楼的敌意真是明显到不能再明显。可是,为什么呢?宋星楼人家也没干什么坏事啊,还救了他们俩的命。

    她有些疑惑地看着段锦,段锦却一声不吭,握着她的手像是在宣告所有权一般。只是,有人偏偏不明白他举动的含义。

    宋星楼看着表无辜的叶新月和脸色不善的段锦,觉得自己真是个很会之美的君子他的“帮助人主动很多嘛。

    “雪莲丹就是送给她的,本来,我等到这一年过去,集齐四颗雪莲丹就去见她,现在看来,还是不见得好。”宋星楼轻叹了口气,半真半假地说道。

    其实,他只是想见安若素,可是却给不出自己一个理由而已。好不容易找出送药这么个牵强的理由,现在看来,连老天爷都觉得,他还是不要去打搅她的好吗?之前的三年,安无忧还在白马寺,他去菁菁的墓前看过菁菁,去陆砚的墓前看过陆砚,然后带着他要送给她的四颗雪莲丹去了结草庐,但是每次都刻意避开她。也不知道她是不是故意气他不出来相见,一次他放下雪莲刚刚离开,却又极想见她一面,便悄悄地躲在了窗外,见到她出现后,对着桌上的雪莲丹跳脚狠一般地说道:“谁知道这送来的是补药还是毒药,也没个人说明一下。--凤-舞-文-学-网--我才不吃!”

    听着她这样错把别人的好心当做驴肝肺,他倒是苦笑里稍几分欢喜来。

    原来,她也是想见他的。虽然,他知道,她的“想见他”,与他的“想见她”,定然是不同的,可还是忍不住开心。

    想起那种明明想要见她,却硬着自己离开的心,他不由满口苦涩。

    但是,他又太多不能见她的理由。

    叶新月不由有些紧张:“她很需要这雪莲丹吗?”她虽然很想活命,不过却也不想抢了本该别人活命的灵丹。

    宋星楼自然知道她在想什么,此时也没有开玩笑的心思,遂说道:“她只是体不好,我想要寻些好药给她调理而已。”安若素曾经差一点命丧赤炎霜之误撞地遇见他被人行刺,险些小产,生孩子时还是难产,再之后又因为鬼医下毒而中剧毒。现在看来,他能为她做的,也就这点了。他在心底轻轻叹了一声,却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嗟叹什么。

    叶新月有些不解:“既然她体不好,你怎么不在她边照顾她呢?”

    宋星楼一怔,看了一眼满地的雪白,低声说道:“有人照顾她。

    单单一句话,却说得寒色落寞。

    叶新月顿时察觉,自己问了些不该问的问题。她有点尴尬地摸了摸鼻子,伸出手去想要拍拍宋星楼的肩膀以示安慰,可惜刚刚手臂伸出去一半,却被段锦拉了回来。她一转头,就见到段锦显然不高兴的脸。

    “锦儿?”叶新月真的有点炸毛了,锦儿这是怎么了?难道宋星楼上有什么传染病吗?为什么只要一见到双方有接触,锦儿的脸就黑得跟锅底一样?

    其实,段锦心里,原本是这样划分的:莫遥是叶新月的未婚夫,他跟叶新月的接触虽然他不喜欢,但是对方却的确有着这样的权利。莫远对叶新月彬彬有礼,鲜少会无故地与叶新月生肢体上的接触。而段莫离则是他的叔叔,又是大夫,所以他也没什么立场不让叶新月跟他接触。

    那么,作为完全不相干路人甲的宋星楼,段锦自然不觉得对方可以碰他的姑姑(注意的”儿啊,人家是你们俩的救命恩人哪,给个面子行不?)。

    “这样合适吗?”叶新月看向宋星楼,既然人家体不好,这药她到底该不该要——可是不要她会挂掉的。

    宋星楼倒是自己释然地一笑:“有什么不合适。反正,我之前给她的她都不吃。不过,她要是知道我救了人,说不定更高兴。所以,你要是死不掉,必须去京都替我见她一面,也好把我英雄救美的事迹传扬一番。”

    叶新月在心里默念,你的样子不像英雄,比较像被英雄救的那个美人。当然,毕竟自己的小命还得靠对方手里的雪莲丹,叶新月决定不要无端制造矛盾。

    “我当然要去京都见见你的这位朋友。”她笑着回答。哪能不见,这位懂简笔字还懂英文的安若素要么就是从现代穿越而来的,要么就是有个老师是从现代穿越而来的。

    星楼提醒她,“虽然说雪莲丹一粒可以抵上半朵雪莲的功效,不过,保险起见,多备几粒在边总是没错的。安若素并没有服用这雪莲丹,你们可以带着我给的信物去找她,她定然会给你们的。”

    叶新月点了点头,却又不由问了一句:“你已经送给人家的东西,我们再以你的名义去要回来,好吗?”

    站起来打算走的宋星楼不由一个趔趄,为什么好好的事从她嘴里转了一圈出来,就怎么听都觉得不对劲呢?

    “总之,雪莲丹给你,你想什么时候吃就什么时候吃。”他丢下那小瓷瓶,也丢下这么一句话。

    “你为什么要把这么贵重的雪莲丹拿来救我?”叶新月朝着宋星楼的背影追问着。

    宋星楼脚步顿了顿,却没有回头。

    难道要我告诉你,仅仅是因为你见到我时,与安若素说了同样的话吗?

    这个理由他说不出口,也不想说出口。

    因为,这理由太可笑了。

    他可不是安无忧那样的傻瓜,也不是段锦这样的笨蛋。

    他可是聪明的宋星楼,一笑倾人城的宋星楼。

    只是,还是,会寂寞……

    见宋星楼不回答她的问题便走掉了,叶新月回头不由低头凝视着段锦紧紧握在手里的那只小瓷瓶。她似乎想起了什么似的,看向段锦,一脸严肃地说道:“锦儿,我有话要跟你说。”

    段锦见她这般郑重其事的样子,不知道她要对自己说些什么。

    我边坐下吧。”叶新月拉着他坐下。他背上有伤,却不喜欢坐着。

    段锦依言而坐。

    刚刚他拉住叶新月的手,不让她触碰宋星楼后,这手便一直被他握在手里。叶新月本就贪暖,一向与段锦牵手也早已习惯,所以索也不挣脱,倒是多了几分怡然自得。

    “锦儿,这雪莲丹和雪莲的功效一样,那么,我吃下它就会失去原来的记忆。”叶新月一字一顿地说道。

    知道。”段锦点了点头。不过,比起姑姑的记忆,他更希望姑姑能健健康康地活着。

    “在我失去这些记忆之前,我有些事要告诉你……”她忽然那么认真地看着他,微褐色的眼瞳之中有着挣扎过后的坚定。

    “姑姑。”段锦轻轻皱了皱眉,心里总有些不好的预感,虽然不知道姑姑会跟他说些什么,但是他一点也不喜欢姑姑现在这有点诀别的语气,听得他心里的不安仿佛是被人丢了一颗石子的湖心,涟漪一圈大过一圈。

    “锦儿,你听我说。”似乎明白段锦心里的感受,叶新月的另一只手也牵住了他的手。

    “你总说,你不是个孩子了,那么,有些事,我要说给你听。”其实,她自己心里也是一阵犹豫。如果说,吃下这雪莲丹,前尘往事她都忘记了,犹如喝了孟婆汤一般。可是,她的来历,她的过去,她不想隐瞒锦儿。

    “锦儿,我接下来要告诉你的事,不是要你帮我记得它,只是,我想要对你诚实。”叶新月心里还是有些不安的,她一边让自己语气坚定些,一边却又不停地五指握紧松开。直到段锦的手轻轻握住她的手,她抬起头,边的少年给了她一个安心的笑容。

    段锦的不安是短暂的,因为在他看来,只要在她

    样的不安都无所谓。

    “我要跟你说的,是我的来历……”叶新月看了一眼段锦鼓励的眼神,吸了一口气,开始缓缓地叙述。

    这本就不是个多么短的故事,里面既有叶新月自己的来历,还有兰蔻的来历,两人的记忆穿插着,让叶新月在讲述时颇费心神。

    幸好,不管她是停下来整理思绪,还是说到一半接不下去了,段锦都只是安静地坐在她边,轻轻地握住她的手。

    甚至,在她说到一些自己都觉得郁闷的事,于是翻眼看天时,他也会陪着自己望向天空,望向这雪山崖底云雾缭绕并不光亮的天空。于是,她就忽然觉得,不管怎么样的艰难,她都能在他的陪伴下跨过去,就好像,跨过永远。

    “……以上,说完了。”叶新月觉得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她终于把自己的故事说完了。

    她转头看向段锦,他在听说自己想起兰蔻的记忆之后,他脸上的笑容就开始消失了。而当她说到自己和莫遥立下约定,自愿放弃雪莲时,锦儿脸上的表让她有点想要逃跑的冲动。

    有那么一瞬间,叶新月觉得也许自己应该选择不要太诚实。不过说都已经说了,现在要后悔也晚了。

    她三言两语把接下来的事交代完,便有点胆战心惊地看着段锦沉默地坐在她边。

    可是,过了很久,段锦还是一声不吭,叶新月终于有点熬不住了,这简直是精神煎熬嘛。给自己打了打气,不明白自己干嘛心虚的叶新月开口说道:“呵呵,锦儿,你怎么不说话。”

    段锦不吱声。

    叶新月搔搔头,有点犯难地偷觑了一下段锦的脸色,不见丝毫缓和,和雪山上的冰凌有得一拼。

    吞了一口口水,叶新月再接再厉:“锦儿啊,还记得我说,你要当我的木头的嘛,我只要有什么不开心,都可以跟你说,因为你不会烦不会生气不会说给别人听。我相信你……所以……才把这些事在我要忘记之前……说给你听的……,呵呵,就当……就当是我们俩的秘密……”她的声音越说越低,好吧好吧,她这样说下去,锦儿会说话才怪。

    意外地,一双臂突然把她揽入怀里,紧紧地,仿佛一松开她就会消失了一般。

    没错,我是要当你的木头,在你难过你伤心的时候陪着你,听你说话,不管听到什么都不烦不生气不说给别人听。

    可是,我也会难过的啊。

    叶新月有些无措地在段锦的怀里,张口想要说些什么自己什么也说不出来。

    “你怎能这样。”头顶,传来这样一句话,说话的少年声音略带沙哑,颤抖的语调后,是满满的动容与后怕。

    为什么你有这么多心事却从来不告诉我?

    为什么你要独自决定放弃雪莲任自己死去?

    你怎能什么都不对我说?

    你怎能放弃生命?

    你怎能这样,你怎能这样呢?

    他双臂紧紧箍住怀里的女子,那么用力,几乎要将她揉碎,恨不得将她揉进自己的体里,这样便可少了这夜夜的担心,可以用自己的血,用自己的生命去保护她。

    叶新月第一次听见段锦用这般有些责怪的语气对自己说话,她想要解释些什么,她迟疑地双唇轻启,抬头一见他微微泛红的双眼,却丢了舌头,丢了言语。

    轻叹了一声,她抬起手,想要抚平他眉尖那深如刀刻的

    意外地,一双温暖柔软的唇,轻轻地缠绕上她的指尖,还没等她惊讶之余收回手来,那唇已然蜻蜓点水一般地蜿蜒至她的手背、手腕、肩头、侧颈、前,最后落在了她的唇上。

    这……是吻吗?

    叶新月脑中有瞬间的空白。

    然后,她突然觉得双唇一痛,紧接着便有腥甜的味道蔓延口腔内。她不由抿了唇头部向后仰,却意外地将一双满是不安、后怕、愤怒、心疼的清冽眸子收入眼底。

    而对上她有些惊讶,有些迷茫,又有些害怕的眼神,段锦终于敛起眼中的那么多绪,只剩下对眼前女子的无奈和疼惜。

    “以后,不要这样了。”他抱紧了她一些,用下颚抵住她光洁的额头,终究说不出责难她的话来。

    听着他声音里的颤抖,叶新月心里却也跟着绵绵地痛了起来。仿佛有个银钩子扯住了心尖,疼得牵牵扯扯,纠缠不清。

    在这个她终于说完了自己的故事的下午,于这个两人相拥而坐的凉亭里,她和他之间的那些羁绊终于破冰而出。

    就像是获得一次生命,就像是邂逅一个人,就像是追逐一场

    突如其来不可挡。

    ----------银子碎碎念--------

    感谢给银子投月票的亲,感谢给银子送花的亲,感谢给银子推荐票的亲。

    咳咳,想不到我也有rp爆棚的一天,这一章是5囧掉了。果然女人是容易被感动的动物,不过码完这5一向金贵的爪子要废掉了……泪奔未完待续,如知后事如何,请登陆节更多,支持作,支持正版阅读!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正太养成指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