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六十一章 唱一首歌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未知 书名:正太养成指南
    <---凤舞文学网--->

    “那姑姑唱一首歌给你听吧。--凤舞文学网--”叶新月抬起头,看着天空之中繁星,就好像是在蓝丝绒上洒落的宝石一般。这般纯净的天空,在现代已经再也无法看到了。而现代人的感也很少会有能与那对老夫妻相比的吧。在心里叹息了一下,难道物质文明越是先进,人类的感越是凉薄吗?

    “好。”段锦点了点头。

    “喂,你唱歌?我没有听错吧?”一个懒洋洋的声音从树上传了下来,吓得坐在树下石头上的叶新月差点跳起来。

    “小茉莉,你属猫的吗?没事上树干嘛,逮鸟啊?”她愤愤地拍了拍自己的口,幸好刚刚没说他坏话,不然还指不定他怎么挤兑自己呢。

    “大半夜的逮什么鸟儿,不过过会儿说不定会有只乌鸦自己送上门来。”段莫离斜倚在树干上,含笑看着树下气呼呼的人

    “乌鸦?什么乌鸦?”叶新月没反应过来。

    “就是正在聒噪的这只,一会儿还要唱歌的这只,连自己是乌鸦都不晓得的这只。”段莫离着淡蓝色的衣衫,长长的衣带垂了下来,夜风吹啊吹,衣带挠痒痒似的老是飘到叶新月的头上。

    靠,你损人还带排比的吗?叶新月一阵郁闷:“你才乌鸦。”她生气地用手挡开衣带,可是过了一会儿,又是一阵夜风吹过,段莫离的衣带都好像要故意跟她作对似的,又飘到了她的头上。她在树下暴跳如雷的样子煞是有趣,段莫离不由抿了抿嘴,夜色盖住了他脸上的温柔,盖得那样严实,连他自己都没有发现。

    笨女人。哪有对着一根衣带发火地。他不由在心里嘟囔。

    “哥,你看。新月的精神似乎很不错。”莫远笑着看向不远处地叶新月。

    “是地。”莫遥点了点头。他有些心不在焉。

    “哥。怎么了?”莫远察觉出兄长地异样。不由问道。

    莫遥笑了笑:“没什么。只是觉得兰蔻似乎变了很多。不再是……”

    “不再是之前地兰蔻了吗?”莫远嘴角微扬。他看向那个生气勃勃地女子。印象之中那个坚强地面庞似乎淡了几分。这个嬉笑怒骂皆形于色地容颜却在心里深刻了几分。

    “是啊。不是我之前喜欢地那个兰蔻了呢。”莫遥不动声色地说道。果真看到莫远地脸色微微一变。

    “哥。你刚刚说什么?”他惊讶地看向莫遥。

    莫遥眼神落在不远处显然没有注意到这边地叶新月上:“我喜欢以前地那个兰蔻。”

    莫远双眉轻皱,脸色的笑容消失了,他迟疑了片刻,问道:“那现在的兰蔻呢?”

    莫遥朗然一笑:“我自然也是喜欢的。--凤舞文学网--”

    莫远不由暗自松了口气:“我还以为……”他倏然住口。

    莫遥扬了扬眉,仿佛真的不懂他未说出口的是什么话:“你还以为什么?”他微笑地问。

    “没什么。”莫远轻笑着摇首。

    不远处,叶新月已经开始唱歌了。她唱的是地《知足》。很淡很淡的一首歌,淡淡的曲子,清新的歌词。

    “怎么去拥有一道彩虹,

    怎么去拥抱一夏天的风?

    天上的星星笑地上的人,

    总是不能懂不能知道足够

    如果我上你的笑容,

    要怎么收藏要怎么拥有?

    如果你快乐不是为我,

    会不会放手其实才是拥有

    当一阵风吹来,风筝飞上天空,

    为了你。而祈祷。而祝福,而感动。

    终于你影消失在人海尽头,

    才发现笑着哭最痛。

    那天你和我。那个山丘,

    那样地唱着那一年的歌。

    那样地回忆,那么足够,

    足够我天天都品尝着寂寞。

    才发现,笑着哭最痛----

    如果你快乐,再不是为我。

    知足地快乐叫我忍受心痛

    其实,叶新月的歌声并不是特别好听。可是,在这样一个夜风习习,满天繁星地夜晚,她的歌声却抓住了在场每个人地

    段莫离脸上戏谑的笑容忽然不见了,他惊讶于她歌声里的清新。说起来,这首奇怪的歌里的歌词直白得可以,可是听起来却别有一番意味。他好像又见到了她从未展现的一面,这歌词就像她本人一般,她似乎从来没有过什么大志向,为了一些小事会开心,为了些在他看来根本不是问题的事感到郁闷。即便脑中有淤血块,即便未婚夫对她另有企图,即便她什么都不记得了,可是她却如歌里所唱的,很“知足”。只是,看着她这样的知足,他却没来由的心疼。坐在树上,透过枝丫,透过月影,他见到她微微苍白却闪着光泽的脸庞,忽然之间,他很想伸出手去轻轻抚上她的容颜。唱着这首歌的她,竟然让人如此的心动。

    心动?段莫离为自己所用的词一怔。但是,目光再次触及她那双灵动的双眼时,不自知的笑意爬上他优美的唇角。他轻轻合上双眼,惬意地斜倚在树上,双唇却一直那样轻扬着,弯成一个悄悄的笑容。

    莫远安静地听着叶新月唱着歌,那歌词就像是一把火把,将他心里照得透亮。他想起初见兰蔻时她那让人心疼的倔强,想起在相处之后她总是努力维持的坚强;他想起兰蔻看向他时的笑容,想起她看向大哥时的温柔与甜蜜;他想起兰蔻在山坡上奔跑时飞扬的发丝,以及那乘着风洒落满山头地笑声。

    “莫远,你以后要叫我嫂子了,你为我开心吗?”兰蔻满脸幸福地站在花丛之中。莫远几乎要看不清她的脸,可是他却能描绘出她脸上幸福地形状。

    那幸福大概是一朵蔷薇花地模样吧。不然怎么会既让他觉得美丽。却有让他有种被刺伤的心痛呢?

    “我……很开心。”那是他的声音,说出这话时,他是真的觉得开心。虽然,同时,也心痛。

    可是,只要她真的开心就好了。

    他只要远远地看着她。便足够了。

    “如果你快乐不是为我,会不会放手其实才是拥有?”这句歌词狠狠地击中了他的心,他看向叶新月地眼中多了些迷离。

    莫遥一直看着莫远,看着他脸上露出惊讶,沉思,心痛,以及释然。他的心里不是没有动容。与任何人比起来,他最需要知足,只是,他就好像深陷在一个沼泽。早已无法抽。唯一能做的就是带着莫远沉沦下去。莫远不是他的救赎,是他继续沉沦下去的唯一信仰,不死不灭,如影随形。

    如果远儿在我边,哪怕尘世就此幻灭也不可怕。灰色的眸子看了一眼树下清唱浅吟的女子,他心里第一次感觉有些抱歉。

    只是,他能够做到的“知足”,终究不会与她有关。

    叶新月唱完歌,忽然觉得四周怎么这么安静。抬起头。看向树上的段莫离。他怎么闭着眼睛。睡着了吗?他也太不给她面子了,她唱的又不是摇篮曲!哼。小茉莉,咱们梁子结大发了!你等着哪天我心不爽了。就拉个乐队去你家院墙外唱歌,还是一句都不在调上地美声唱法演绎流行歌曲,要不然民族唱法演绎恢弘歌剧,再不然就通俗唱法演绎山歌或者信天游----总之非搞得丫神经衰弱不可!

    叶新月正郁闷着,一抬头,却见到不远处站着的莫遥莫远。咦,他们什么时候来的,她唱歌他们也听见了?

    莫遥朝着她点了点头:“我第一次听你唱歌。”

    一旁的莫远也如梦初醒般微笑起来,轻轻击掌:“新月,唱得很好听。”

    呃----,叶新月感觉怪怪的。

    她看着静静听她唱完歌的段锦,一脸快夸我吧快夸我吧的表:“锦儿,我唱得怎么样?”锦儿继续沉默着,叶新月只好自己开口问。

    “嗯?”段锦似乎刚刚一直在走神似的,刚刚回过神来,“好听。”他的评价一如他平时地说话风格,言简意赅到过分。

    “只是好听吗?”叶新月有些失望地问,她还希望用歌声感化一下锦儿咧。

    “很好听。”段锦赶紧补充了一句,觉得姑姑地样子真好玩,像小孩子一样。

    见锦儿完全误会了她的意思,她只好再次开口问道:“锦儿,这首歌你听了会有什么不寻常地想法吗?就是,你会有什么感想吗?”

    不寻常的想法?感想?段锦眼神微微有些闪躲:“没有。”

    “没有吗?”叶新月不由垮下脸来。什么嘛……

    “姑姑,这首歌叫什么?”段锦轻声问。

    “知足。”叶新月有些意兴阑珊地回答。看来,锦儿地感启蒙教育实在是路漫漫其修远兮……

    知足吗?段锦轻轻咬住下唇:“知足……么?”

    “是啊是啊,这首歌叫《知足》,”叶新月瞅了他一眼,“怎么了,困了吗?怎么看起来傻傻呆呆的?”她点了点锦儿的额头。

    段锦淡淡地一笑:“没有。”

    “新月,时候不早,早些休息吧。”莫遥走了过来,说道。

    “好。”叶新月仰头看向树上的段莫离,不晓得自己干嘛忽然这么鸡婆,“小茉莉,走啦。”

    “嗯。”段莫离虽然应了一声,却没有动的迹象。

    算了,他愿意睡在树上喂蚊子随便他。叶新月耸了耸肩,跟着莫遥往前走。

    她后,段锦的脸上没有什么波澜。

    姑姑的歌是说,她对自己现在的生活很知足了吗?

    可是姑姑,你知道吗,你边这个说你的人,想要你的命。

    如果姑姑希望生活维持原状继续下去,锦儿我如何帮你才好?

    放手让你自己走下去吗?

    可是,莫遥若是对你不利怎么办?

    姑姑,我好像没办法放手了。

    对你,没办法放手了。

    如果非要说一个理由,那么,我只能说,姑姑,你是笨

    因为,姑姑,你说,笨蛋是喜欢的意思……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正太养成指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