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四十三章 莫遥讲故事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未知 书名:正太养成指南
    <---凤舞文学网--->

    图和是临渊宫旧时的护卫遥是临渊宫现在的主人和对他的武功心悦诚服是他当初侍奉的是旧主在也早就脱离了临渊宫过遥这个名字他自然不那么陌生初主诞下麟儿子随父姓莫名一个遥字来前这个气宇轩昂并且武功不凡的年轻男子就是当年襁褓之中的婴孩。--凤-舞-文-学-网--

    渊阁后来的一系列变故他离开那里之后就很少听说了是莫遥是宫主的儿子承临渊阁也是理所当然的过…悄悄地观察了一眼与莫遥长相和神态之间有些相似的莫远是莫遥的弟弟初莫遥出生没有多久就被他父亲抱着和一个婢女一起私奔了吗莫远又是谁的孩子宫主后来与丈夫和好了吗是婢女所生?

    远倒是不曾注意到图和审度的目光遥却见到了图和眼中的一些疑问。

    样的人了疑问定然会问时问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是早点除掉他的好的脸上有沉一闪而过。

    新月倒也不曾想到随便便遇见的一场闹剧件中心人物之一然是临渊宫的旧部下。

    轻咳了两声:时候不早了们是不是该吃点东西?吧是饿的肚皮咕咕叫了以才这么厚脸皮的。

    和如梦初醒手一挥:人哪宴!”

    概是对莫遥心存敬意和不仅自己对他们恭恭敬敬的带着还私下里把自己惹是生非的女儿图也教育了一番。

    原本在父亲的熏陶下临渊阁就无比地崇拜—要是对临渊阁的主人无比地崇拜如今见到临渊阁的主人是如此年轻英俊而且魄力人的莫遥中涌起的崇拜之意更炽。

    顿饭面上是宾主尽欢际上却有人心思各异。

    完饭该做些什么呢?

    新月同学提议——八圈”。

    个姓安地女人从现代穿越来鼓出个麻将听说赚了大钱也是穿越来地歹她们也算是一路人马吧时候去京城地麻雀屋拜访时也可跟她近乎竟她在现代是做网店生意地古代除了蜘蛛网地就是渔网了又是典型地心灵手不巧能干点什么营生取取经总是好地算取不了经歹在这历史书上完全没有记载地文商国里们也算是同乡。--凤-舞-文-学-网--相见老乡眼泪汪汪程序总要来一遍地。该段之中捣鼓出麻将了一家麻将屋地女人叫安若素见银子关于穿越到文商国地另一个故事越安之若素》)

    锦是小朋友博这样地事本来是没他地份儿地过新月大概是太相信锦儿地定力了或她觉得独乐乐不如众乐乐之向锦儿笑眯眯地招了招手立刻听话地搬了一张椅子过来听姑姑叶新月地教诲:张叫一筒张叫财样是碰样是吃有胡了是指……儿认真地听着着时打算等姑姑累了地时候就替她玩两局。

    莫离坐南遥坐北边远坐西边新月坐东边。

    和父女已经退下。

    新月自认自己已经很厚脸皮了是比起莫遥这种把别人家彻底当做自己家地气势还是自叹弗如啊。

    和显然已经从一开始败于莫遥手下的被无奈此时地心悦诚服和对临渊宫的感转嫁到莫遥上后表现出来的恭敬理活动完成了一个很顺畅的转变。

    着叶新月熟练地掷骰子的动作了段锦和段莫离遥和莫远看向她的目光俱是惊讶。

    该装傻的时候装傻是聪明是不该装傻的时候也装傻就是愚蠢了。

    以莫遥轻轻扬眉俊的脸上挂着和悦地笑容问道:月何时也学会了这桌上博弈之术了?”

    新月一愣子转得很快:醒来之后也无事做村子里的人玩过几句。完这句话恨不得抽自己一个大嘴巴子里的村名跟她没几个有来往的说了算人家跟她感好得能在一张桌子上坐下来打麻将要有麻将这个娱乐的硬件设施啊这样一个简直与世隔绝的村落里么可能有麻将这样新奇的玩意儿出现遥之前就说了是现在京都正流行的玩意儿处还没有时兴起来。

    莫离先反应了过来向她的眼神不由变得锐利起来新月心虚地扭过头莫遥和莫远笑了笑。

    莫离若有所思地看了一眼她地影有言明自己心中的疑惑怪几时去村民家串过门怎么不知道有将这种纯粹玩乐的东西子里怎么可能会有想了想没有道出心中的疑惑是随即指着桌上停止转动的骰子说道:不是可以摸牌了?”

    新月一阵心虚:啊是啊点开局吧。急急地说道。

    远没有再有疑虑本来就对兰蔻深信不疑—然对顶着兰蔻外表的叶新月也深信不疑—一点看起来跟段锦对她的信任倒是有异曲同工之妙正是这点叶新月心有不安没有办法公开自己是一抹来自现代的灵魂这个事实说出来也肯定不会有人信她的算他们不觉得她是疯子码也会认为是她脑中地淤血块转移了位置压迫到她地脑神经之类的原因让她产生了幻觉。

    遥则见段莫离没有什么意外地反应就没有在此处深究下去莫离的份毕竟是段桑的弟弟湖早就有传言段桑是流亡皇胄的后代拥有的财富和追随也许并不像江湖旧事所说的那样将这样地新奇事物他如果拥有细想来倒也不是那么稀奇。

    新月要是知道此时莫要心里所想定要万分感谢段莫离没有戳破她的谎言了。

    了一把冷汗新月自认为度过一场虚惊没有太在意为自己瞒住了所有人不知其实是不因为段莫离没有提出疑问遥继而才没有对她产生怀疑便如此还是在心中感叹命苦穿越而来居人的体果然不好使不动就要用谎言来圆谎言。

    莫离不知道叶新月为何要说谎是说不上为什么觉得她一定有她的苦衷己真是奇怪必要替她隐瞒莫离也说不清自己的心知不觉玩了几局越心不在焉来想去想不出原因忽然觉得自他认识叶新月起的上就好像萦绕了不少谜团己怎么会她接近自己地莫离想不出答案是一时心思乱了一局新开便出错了牌:筒…我出错牌了。过这打麻将也跟下棋一样手无悔真君子错了他也只好认了以他脸上虽然有一丝懊恼闪过只得作罢。

    新月像是故意要跟他开玩笑似的出了一张筒”来段莫离不满的一瞪。

    下来是莫遥知道是不是真的那么凑巧:筒。也丢了一张一筒到桌子中心。

    下连叶新月也惊讶了。

    后是莫远是因为前面的人出的都是筒”家都将目光看向莫远一笑了一张牌:风。”

    还以为你也要出一张一筒呢。他出的是西风新月不由笑道莫离也不笑了笑。

    时遥忽然笑得有些冷:么这么不吉利。”

    么不吉利?新月不由好奇地问。

    遥冷冷地看了一眼桌子中心的三张筒一张风”道:前在京都时听别人说了一件邪门的事前有一桌人深夜聚在一起打麻将果早上被人现全都死了桌上是刚刚开局地一副牌个各出了一张好是三张一筒和一张西风。”

    叶新月眼睛睁得大大的,么邪乎吗?”

    远不由皱了皱眉:你怎么说起这些神鬼之事了。”

    遥却笑了笑:儿怎么知道这是神鬼之事呢告诉我这件事的那人讲实是他们出地牌不好。”

    新月看向桌子中心他们刚刚出的四张牌由有点毛骨悚然结结巴巴地问:有什么…不好?”

    锦坐在一旁姑姑放在桌下膝盖上的手揉着衣服由轻轻地将手按在她的手上是想要安抚她的绪的吓得她差点跳起来:

    莫离立刻按住她的肩膀:怕锦儿。的语气是平时与她斗嘴时从未有过的温柔。

    是现自己语气地奇怪低了低头加了一句:小鬼。不管莫遥和莫远如何看待自己是重新坐了下来。

    新月心里虽然愤愤不平是只是瞪了他一眼后又怕又好奇地问:么个不好法?”

    莫离暗地里不由无奈地摇头个女人明明怕得要死了然还这么好奇遥笑了笑声说道:为是三张一筒和第四张是西风然是一同归西哪。”

    新月不由咕咚咽了一口口水力握住锦儿的手。

    兰蔻家未婚夫好吓人的么?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正太养成指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