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六章 血色藤蔓之伤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未知 书名:正太养成指南
    <---凤舞文学网--->

    叶新月接过莫远折回堂屋给她倒的茶。--凤-舞-文-学-网--

    心些是之前刚烧的些烫……远正在嘱咐着叶新月却已经心急地喝了一口,她果然被烫得将喝到嘴里的一口茶如数吐了出来。

    苦笑着说道:然很烫。”

    事吧?远看着她。去拿帕子来给你擦一下手。着又转进屋了。

    新月摇了摇头:没事锦儿没事吧?刚才急之下喷出口的茶水全都溅到段锦的衣袖上了。

    锦轻轻摇首:事。只是轻轻甩了甩衣袖。

    新月生怕刚才的茶水会烫着他拉过他的手他的袖子轻轻地向上撸要亲眼见他没有被烫伤才安心。

    姑要……锦下意识地想要缩回手去是因为叶新月拉住他手臂的是她受了伤的右手又不敢贸然地收回手弄痛她。

    儿叶新月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儿的左手臂的小臂上皙的皮肤上有一道狰狞无比的疤痕新月一直没有见过段锦的手臂为他总是穿着长袖便在厨房里帮忙没有见他撸起袖子来。

    着叶新月惊讶的空隙锦抽回了自己的手。

    新月拉住了他的手:儿个伤疤是怎么回事?”

    拉开他的右手地衣袖现同样也有那样的伤疤似一条小蛇蜒向上直到他的肩膀色的疤痕处微微鼓起然早就好了血痂都已经脱落了是疤痕狰狞的外表让叶新月看得触目惊心。

    姑看了。锦见莫远拿着帕子走来脱了叶新月地手下袖子。

    月,远把帕子递给她接过之后了句谢”拉着锦儿地手向门外走去:远去段莫离家串个门会儿就回来。急匆匆地说着。

    莫远淡淡地应了一声。

    新月拉着段锦一出门再次不由他躲避地拉过他的两个手臂轻卷起他地衣袖然明知道那两道伤疤一看就已经好了很久了是她还是不敢用大力佛力道重了还是会弄疼他似的。

    然锦地两个手臂上有这样的疤痕好像两条血红色的藤蔓长在他的手臂上肩头一直延伸到手腕上方一寸左右的位置。--凤-舞-文-学-网--

    是怎么来地?新月颤抖着声音问。

    锦却不做声。

    新月半蹲了下来轻地用手指抚过那两道伤疤:儿诉我伤是怎么来的?”

    锦依旧沉默着。

    儿话啊!新月急得眼睛都红了摇了摇段锦的手臂者却只是轻轻皱起眉了咬嘴唇是什么都不肯说。

    不是段莫离?新月哑着声音问的眼中闪着愤怒。

    锦只是看着她好像听不到她说话的声音似的佛一座雕塑中见不到一丝波澜。

    新月地站了起来:们去找他算账!知道般学生放学后莫离离开求学书院后去村子里看望几个老病患。

    姑段锦赶忙拉住几乎要冲出去的叶新月。

    新月蹲下来开双臂轻轻地抱了抱他单薄的子让她抱起来忽然有种想哭的冲动。

    怕姑姑在伤害不了你地。新月尽量用平静地语气跟段锦说话际上气得肺都要炸了莫离真够狠的儿哪里做得不好要这样伤害他?!

    姑是他。锦侧着头轻地用侧脸摩挲着叶新月地发鬓然隔着一层短发还是很容易地就感受到她的温暖知道姑现在很担心他气愤曾经伤害他的人可能自己都没有觉察得到已经气得有些微微发抖了。

    想了想出自己的双臂试着像她环住他一样环住她的子是然叶新月很瘦是他的手臂还是不够长住她的子之后的双手抚住她的背不能握住自己的手能十指指尖刚好能触到而已而便这样还是心满意足地喟叹一声得心里无比的安心。

    是谁?新月低着头着段锦上淡淡的苜蓿叶一样的香味么清新的孩子么会有人忍心伤害他?

    的声音闷闷的至段锦的耳朵里直觉有些奇怪。

    姑在哭吗?站直子过脸乎想要看清叶新月的脸。

    动。新月却按住他的后颈让他看过来。

    人到底是谁?固执地问是段莫离能有谁儿说过从记事起就一直生活在这里是这儿的村民全都避他犹如洪水猛兽静心庵的尼姑也都对后院外住着的这个孩子闭口不提且莫离根本就不让段锦和别人来往里会有别人能伤害他然伤害他又是为了什么?

    新月想起段莫离说过讨厌锦儿是一直觉得过自己的观察看到的各类琐事示着段莫离很在乎锦儿—许是她错了太自以为是了莫离根本就不喜欢锦儿。

    觉得脸颊上有温的液体淌过子忽然也有一点塞住了似的。

    姑在哭吗?锦地固执不亚于她虽然听话地不再转头是问题却没有变。

    有。新月轻轻地呜咽了一声不想在锦儿面前哭一直觉得在孩子面前哭泣的大人是最差劲的。

    举起左手轻轻地弹掉挂在脸上的泪珠锦趁着她松开抱住自己的手臂轻退了一步离了她地怀抱。

    新月想要低头避开他地视线已经来不及。

    哭了。锦的声音低低地。

    有的头发扎到姑姑地眼睛了。新月嘴硬地找了个理由。

    锦看着她澈的目光让她因为自己的谎言而有些心虚有些狼狈地撇开头。

    就这样蹲着起来也像一个孩子似的锦忽然想果姑姑是个和他一样大的孩子会怎么对她?

    迟疑了片刻前走了一步轻地抬手手指一点一点沾着她地眼泪:姑哭。”

    的衣袖还没有放下来着那近在眼前的伤疤新月终于止不住眼泪的汹涌命以前怎么不知道己这么能哭。

    大的眼泪一滴一滴地滴在段锦的指尖后顺着他的手指过他的掌心路流淌至他的伤疤上开眼眶后泪水明明很快就冷了是经过他掌心时却似乎还能感觉得出泪水微暖地温度当她地泪水流至他手臂的伤疤时忽然觉得伤疤处几乎要灼烧起来一样。

    突然很想抱一抱她。

    次环住叶新月用自己地侧脸贴着她的侧脸乎要用自己的脸为她擦干眼泪一般:姑儿在这里呢哭。”

    蛋锦儿干嘛把你的脸也弄得湿答答的?新月抬起头奈地一笑。

    锦却只是看着她静地一笑:姑笑起来比较好看。”

    新月故意沉下脸:你是说我哭的时候很丑喽?”

    锦以为她真的闹别扭了说道:是的姑……”

    他急于解释的样子终于破涕为笑:小孩。”

    锦一愣即笑了笑气颇认真地说道:不是小孩子了。”

    新月撇了撇嘴:是小孩子姑姑的眼里儿你永远都是孩子。”

    了她的话锦的眼中有黯然一闪而过。

    新月站了起来忽然眼前一黑去了平衡。

    姑!锦立刻扶住了她,怎么了?”

    能有点贫血。新月自言自语地扶住段锦的肩膀才保持住了平衡轻轻甩了甩头把那种晕眩的感觉甩掉觉得头有些微微的疼。

    么?锦不明白她的意思。

    才发觉自己所说的血个这个时空没有的词新月淡淡地说:什么概是气血不畅有点头晕。”

    段锦还是一脸担心地看着自己露出一个让他安心的笑容:姑没事是刚才蹲太久了。”

    锦点了点头新月忽然苍白的脸色让他担心不已:姑扶你进去坐下吧。”

    叶新月点了点头即看着他,儿必须把弄伤你手臂的人告诉我。”

    儿一愣下头终于说道:姑忘了。”

    了?新月的语气里满是不信,说不是段莫离弄伤你的么又说自己忘了?”

    姑别问了。锦低声说道,些事都过去了那时候还小了些惊吓所以不记得了。”

    当时多大?新月问。

    概十岁吧。锦语气淡淡地回答。唯一记得的就是我醒来之后坐在我边关心地看着我手臂上的伤口已经被他包扎好了。笑了笑许是因为他想起段莫离关切地看着他的样子姑说的对也许并不是那么讨厌自己。

    莫离知道是谁吗?新月问。

    姑件事已经过去了不是什么快乐的事别问他了。锦说道。

    新月心里却还是决定要把一切都弄明白岁的锦儿能招致多么大的仇恨人几乎要废了他的手臂?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正太养成指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