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五章坑人害己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断刃天涯 书名:宦海风月
    <---凤舞文学网--->    孟大柱被打走后,孟尤氏也没怎么埋怨,就是表达了一下担忧。--凤舞文学网--孟觉晓听丝毫不以为意的笑道:“母亲且宽心,你等明,我要那孟家富亲自带着儿子上门来赔礼道歉。”

    孟尤氏没曾想儿子是如此的自信,嘴上不说,心里倒是很不以为然。那孟家富是什么人?本村第一大户兼里正,平里孟家族长孟德高都得让他三分。

    “终究是孟大柱挨了打,冤家宜解不宜结,不如娘代儿上门去赔个不是。大家乡里乡亲的,何必弄的跟仇人似的?”孟尤氏犹自相劝,心里对孟觉晓还是不相信。这年月别看你能挣钱,商人的地位并不高。无商不,这种词语能够出现,说明历朝历代的统治者对于商人印象。也正因为如此,真实历史上中国社会的商人们,往往重信誉与一切。

    “此时儿自有计较,母亲放心便是。”孟觉晓那颗宅男的心,此刻是憋足了劲想风一把。前世里老老实实的做人,做一名压力很大的“三无”宅男;今生有了机会,说不得要抡圆了过一把风人物的瘾。小小一个里正算个鸟蛋?孟宅男的志向可是出相入将,封侯拜将!

    关键还是记忆中那个孟大柱太欺负前任孟觉晓了,对于这种人,不但要表示不能忍,而且还要狠狠的还以颜色。

    孟觉晓也不管母亲再说啥,信步进了书房,让珠儿研墨,提笔刷刷的写下一封信递给珠儿道:“交给车夫,让他交与县尉曹家我二哥处。”

    珠儿大户人家出来的丫鬟,自然不会把一个里正放在眼里,心道主人与县尉公子是结拜兄弟,收拾一个小小里正算什么?于是接过信珠儿笑着出来,吩咐车夫,塞过去一串钱道:“烦劳这位大叔再辛苦一趟,信送到县尉曹家二公子手上。”

    车夫送货是给了车前的,现在等于又赚了一笔,心里别提多高兴了。送这一趟货也不过是一串钱的车钱,现在等于是双倍的利。一番千恩万谢的,心里想着多出来的一份工钱今夜可以喝一壶好酒,或者给婆娘孩子买一新衣裳,车夫接过信回县城区了。

    县城里曹威家中,曹家婆娘拽着曹毅,正在处理下面的人送来的年货。--凤-舞-文-学-网--曹威不算是贪官,但是过年的时候,下面的人谁敢不送点礼物?你送了曹威未必能记得住,不送的肯定要被记住的。旁的不说,断你一个不敬上官是必然的。

    曹毅其实最烦这些了,老是想着溜出去,奈何父亲放了话,年边上严谨出门。门外有人来送信,曹毅立刻出来。拿着车夫送来的信一看落款是孟觉晓,便笑着塞给车夫一串钱道:“拿去喝酒吧。”

    车夫没想到这里还有一份赏钱,乐的颠的鞠躬道谢离去不提。看罢孟觉晓的信,曹毅一阵连连冷笑,寻思一番回到家里,直接奔着父亲的书房而来。

    曹威是个武人出,早年间在北地打过契丹人,在军中积功升至正八品宣节校尉,只因一次战斗中腿上中了一箭,落下些许残疾,这才回乡落籍。军中有官长照应,又使了些银钱,某了个县尉的位置。

    曹威这种厮杀汉子,最希望是儿子能读书。当今德裕皇帝重文轻武,军中最高统帅往往都是文官担任。武将再强,结果最好的也就是副职。当然皇亲国戚者除外,不过皇亲国戚的谁肯到北地苦寒之处消磨?

    曹威对着儿子玩结拜的事本不以为然,孟觉晓不过是一介书生,连半点功名都没有的。张光明家里是有钱,但也就是一般的士绅。儿子不喜欢读书,曹威只好送到北地去,军中虽苦,但幸数十年边境小事不断,大战没有。所以在军中总比在家厮混要强,运气来了又有上官的照应,后某个出不难。

    前些子周致玄下来,发生的事让孟觉晓在曹威的心目中地位变化了,按照现在的话来说,就是一支潜力股。

    曹毅拿着书信进了书房,曹威大门书房里书倒是不少,不过也就是装装样子。没文化的人总是要显摆一下自己有很多书的。

    曹毅把孟觉晓来信一事这么一提,曹威听了不心中暗道,孟觉晓的文思是得了周大人赏识的,后别说是童生试,省道一级的乡试有周大人照应也不算难事。周大人是本省学政,后乡试高中,成为孟觉晓的恩师便是水到渠成之事。据说周大人圣眷正隆,孟觉晓一旦中举自然会抱紧周大人的大腿,后水涨船高自然是前途无量。在军中和地方上其实都一样,没有人赏识在能耐都是白搭。这个道理曹威心里明白很,儿子与孟觉晓的交往,一定要大力支持。后曹毅在军中,虽然未必能得到孟觉晓的照应,但将来的事谁好说的明白?这种惠而不费的投资,兄弟们还能弄点外快过年,为何不顺手送出去?

    “呵呵,我当是什么大事呢。孟家庄的一个里正罢了。你拿我的印信去见兄弟们,连夜派三五个人过去,拿下那个污良为贼的小子。另外也让兄弟们查探一番,看看这小子还有没有别的毛病。另外告诉兄弟们,曹某让大家辛苦了。”曹威果然老辣,孟大柱不过是嘴巴的上的乱说而已,想必定不了那小子什么罪。曹威这是让手下的人弄点罪证,不过这些话不好说的太明白,手下的人倒是一听就能明白的。尤其是最后一句,意味着下面人可以过个有钱的年了。

    曹毅想了想笑着问:“不如儿子亲自走一趟?”

    曹威道:“你倒是重义的紧,也好,那就去一趟吧。切记,好处是下面的兄弟的。这个道理,后到了军中也适用,万一上了战场,帮你挡刀子的就是兄弟和属下,一点钱财算的了什么?”

    曹毅点点头表示明白,拿着县尉的印信出了门不提。

    要过年了,崔夫子为感谢高县令的照顾,带着点礼物提前来拜年。按说应该年后来的,只是年后高县令肯定很忙,崔夫子便提前来了,免得到时候县令大人的府上全是人,想点近乎都难。

    崔夫子早年中过秀才,乡试屡屡不过,壮志不免消磨。明年童生试之后年又是乡试,崔夫子倒是想着去应试。说起来有十年宣城县没有出一个举人了,这不能说是崔夫子的能力问题,但是崔夫子也说不过去。

    对于中举,崔夫子现在只能是YY一下,并不敢保证什么。于是这个县学的饭碗变得就很重要了,要想继续做这个位置,没有县令的支持,就这些年的业绩而言,是要滚蛋的。

    高县令对于崔夫子的前来拜访,倒也是客气的很。请到书房喝茶叙话,高县令有心的问:“县学那个孟觉晓,学业如何?”

    提起孟觉晓,崔夫子又想起那个“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来,心里对于孟觉晓的理解很不以为然。于是还算客观的说:“回大人,孟觉晓的学业未见得有多出众!而且……。”说着崔夫子顿了一下,高县令微微扬眉道:“但说无妨!”

    “此子与学业一道颇有标新立异之所,难免有哗众取宠之嫌。另孟觉晓与张家商号来往密切,传言参与经营买卖之中。颜子(颜回)贫而乐道,故能闻一知十。我辈受圣人教化,安可效仿商追逐利益?”崔夫子斟酌了一番,说了自己的意思。这里头有给孟觉晓使绊子的意思,你小子不是能么?县试就让你挂掉,看你还在课堂上显摆么。

    崔夫子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指点孟觉晓的不是,这话让高县令听了心里很不舒服。心道你小子什么意思?学政周大人赏识的学生,你让我按着?这不是在害我么?再说什么追逐利益的话,殊不闻人为财死鸟为食亡?高县令甚至在想,是不是张大官人给本官送礼的事,让这老夫子知道了?所以在敲打自家?

    张大官人没指望张光明能中秀才,但是好歹县试要过吧?加上自家的买卖在高县令的地头上,昨天趁着年边大肆送了一票礼物上门。

    高县令这么一理解错误,心里就别提多窝火了,看崔夫子就更加的不顺眼。心道再次乡试成绩不好,立刻拿下你这个老杀才?居然对本官含沙影。

    崔夫子这也是倒霉催的,正所谓福祸自招,没有坑人之心,哪会遭此猜忌。

    “喝茶!”高县令脸上保持着微笑,端起茶杯举了举!崔夫子没想到刚才还聊的好好的,怎么说送客就送客呢?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宦海风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