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一章 年前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断刃天涯 书名:宦海风月
    <---凤舞文学网--->    五代十国的纷乱期,中原民生凋敝,后唐立国之初挟横扫中原的百战之师,三度北伐。--凤-舞-文-学-网--三度打了平手,太祖未能收回燕云十六州,契丹也没能挥军南下。双反都拿对方没招,打的筋疲力尽的双方只好坐下来谈判。当时的内阁首辅韩熙载主持后唐方面的谈判,最终结果是根据实际占领线确定了边界。后唐保住了一个北进的桥头堡易州,契丹则获得了后唐答应在易州开设市场,两国互通有无的条件。

    后唐缺马,骑兵是机动和冲击力也是契丹人最大的倚仗,所以契丹在边贸上有严格的规定,每年卖给后唐朝的马不得超过五百匹。所有进入后唐的境内的马,一律骟过才能入后唐境内。这一条是死规定!

    由于与契丹人的战争,导致后唐需要长时间的休养生息,西北党项人趁机崛起。后唐三十八年,党项人李混平定了党项八部,建国大夏。同年,契丹朝新皇耶律答哥改国号为辽。也就是说,除了历史上的宋朝没出现,其他的历史走向和真实历史的走向极端的相似。

    由此可见,后唐朝的周边的两个国家与后唐朝的关系如何。表面上双方开市场做生意,和平共处,实际上互相堤防。

    谈了一番酒菜上来,三人把酒言欢,论及新年将至,张光明笑呵呵的大手一挥道:“今年的年货,哥哥一个人包了。回头让人给你们送家去,保准家里需要的都备齐了。”

    “这怎么可以?”曹毅笑着推辞,张光明笑道:“二弟这子要改改了,太见外了。话说这酒的生意,说起来首功是三弟的。二弟这些子跟着为兄四处奔波,这买卖其实应该算作兄弟三人的才是。奈何你们不肯要股份,难道一点年货还要跟当哥哥的客气么?”

    张大少财大气粗,花这点钱根本不放在心上。诚然,张大少对于两位兄弟的感,也是很深厚的。这年月结拜兄弟,那是可以同生共死的。

    “大哥既然说了,二哥就别客气了。”孟觉晓笑着开口,曹毅点点头道:“那就这样吧。”

    张光明道:“还有这两匹马,今天开始也归三弟了。回头我派个马夫过来,免得这里的下人不会伺弄,都是好马啊。”

    孟觉晓没有客气,骑马也能达到锻炼体的目的。--凤-舞-文-学-网--再说,骑马比坐车要快,明年的童生试上路的时候用的上。想到科考,孟觉晓不多少有点担心,谁知道县试会不会直接刷下来。为此孟觉晓的眉头微微皱了皱,张光明看见后便笑问:“三弟又想到啥了?”

    张大少看来是好处捞上瘾了,希望孟觉晓能发现什么新的点子。张家酒坊这两个月的盈利,接近张家所有商铺过去半年的利润总和。

    “没啥,我在想,我们兄弟三人,互为照应,将来一定能干出一番事业。”孟觉晓没有明说,免得让这两人跟着担心。科举这个东西,不但要看实力,很大程度上还要看运气。现在孟觉晓的运气有了,实力呢?这一点孟觉晓一点都没有把握。

    正说着话,门口传来一阵脚步声,珠儿迈着小碎步进来禀报:“张大官人前来拜访老爷!”

    “我爹怎么来了?”张光明纳闷的问,孟觉晓道:“这谁知道,赶紧出去迎吧。”

    这所宅子的前主人是张大官人,儿子也是孟觉晓的盟兄,但是张大官人来的时候还是依足了礼数。让下人通名后在外面等着,既是对主人的尊重,也是自重的表现。

    张大官人最近心很好,张家的生意成井喷状,这些变化都是里面的主人带来的。老于世故的张大官人,登门拜访时也不摆什么长辈的架子了,笑呵呵的在门口等着。

    看见孟觉晓边的张光明和曹毅,张大官人便拱手笑道:“贤侄,叨扰了!”说着对着张光明笑骂:“小子,回来了也不先上家去,你娘知道了不骂你这个没良心的。毅哥儿也在呢,快过年了,赶紧的回家去。免得家里人挂记!”

    张大官人客气归客气,但这说话的语气也没拿自己当外人,一副亲随和的样子。

    张光明笑着接过话道:“儿子疏忽了,这不眼下这点局面,全是按照三弟的规划折腾出来的。临行前父亲教导过,不要因为眼前的一点好局面便自满,这不出去一趟回来,先到三弟这来,看看还有没有疏漏的地方。”

    儿子的回答让张大官人很满意的点点头,脸上笑的皱纹更密集了。孟觉晓上前道:“伯父,里面请。”

    张大官人摆摆手道:“不进去了,我来是给你家送一点年货的。这不你读书忙,光明又不在家,做长辈的生意上帮不上忙,只能做这点小事。”

    所谓“一点年货”是满满一马车的货品,从吃的到穿的用的,可以说一应俱全。丢下年货,交代张、曹早点回去,张大官人告辞了。张大官人这么一搅和,张光明和曹毅也不多留,谁家这时候不等着过年呢,张光明回去还有一摊子年底的杂事等着要处理。

    一车的年货连下车都省了,直接进院子停好,等着孟觉晓回家时带回去。孟觉晓送走几位,围着车子转了一圈,总觉得有点啥没备下。突然一拍脑门道:“对了!”

    “珠儿,到我书房里来一下。”孟觉晓招呼一声就进了书房,珠儿连忙跟着进了书房。孟觉晓拿出十贯飞票递过来道:“辛苦珠儿走一趟胭脂铺,女儿家用的一应妆扮物品,挑好的备下三份来。”

    珠儿听了心里一阵失落,买女用品让自家跑腿,想必家里有女人了。颇有心计的珠儿没有露在脸上,接过单子道了声:“晓得了!这就去办。”

    “等一下!”孟觉晓叫住珠儿道:“这家里大大小小的事都辛苦你,大过年的,那车上的年货,你挑几样带回家去。另外对其他人说一声,大年三天全体放假,初四到十五,大家轮流开看着就成。”

    珠儿吃了一惊道:“怎么,老爷不在这里过年?”

    孟觉晓点点头道:“回乡下去过年。对了,按照之前说好的例钱,回头让大家到我这来领。”说着孟觉晓想了想,翻出剩下飞票一股脑的塞给珠儿说:“还是你来办吧。”

    珠儿心里一惊,心道主人这是把家里的财权交给自己了,但凡管钱财的不都是内当家么?心里一阵欢喜,珠儿笑盈盈的接过飞票道:“谢老爷高看!”

    孟觉晓其实是怕麻烦,前世成为一名宅男的主要原因,那就是怕麻烦。极度的不喜欢处理这些琐事,看书倒是能一呆就是一天。

    孟觉晓挥挥手表示没事了,珠儿满心欢喜的离开,心道老爷皮薄,这是在暗示自己以后这里由谁当家呢。想的越多,珠儿觉得小心肝跳的越厉害,大冬天的鼻尖上冒出了一层细细的汗。

    孟觉晓心里还在琢磨着有什么没想到的东西,坐在书桌前发呆,屋子里虽然点了火盆的,但是架不住手脚还是有点冷。这天气快过年了,骤然间冷了许多。

    搓了搓手,想到每天早晨起来梳洗的痛苦,孟觉晓决定一定要整出牙刷来,别人怎么样不管,那手指蘸着青盐漱口的罪实在是不能忍。不能忍归不能忍,孟宅男在手艺上完全是外行,唯一能做的还是拿笔画个牙刷,回头交给下面的人去照着做,至于做成什么样子,能不能用那是两说。

    画好了孟觉晓又没事做了,左右环顾了一下,好像能做的事似乎只有看书。抱着本书在那里,不知道怎么搞的心里总是静不下来,前世的往事在脑海中翻滚着挥之不去。过年了,隔着一个世界的父母,过的好么?想到父母总总的好处,养了三十岁的儿子说没就没了,他们的心里该多难受啊。心中苦涩处,孟觉晓不潸然泪下。

    脚步声打断了孟觉晓的绪,领着一个下人捧着大大小小的盒子,珠儿采买回来了,站在门口问了一声,等孟觉晓答应了才敢进来。虽然珠儿很受孟觉晓的信任,但是这丫头还是很受规矩。说起来孟觉晓觉得,这个规矩还算是一个好东西。

    放下东西见孟觉晓绪不高,珠儿心里纳闷,刚才还是好好的,怎么这会就变了脸。该不是出啥事了吧?还是下面什么人恼了老爷?

    “老爷,您还有什么吩咐?”珠儿轻轻地走到孟觉晓后,伸手给看着神疲倦的主人捏着肩膀。孟觉晓开始还有点不适应,本打算叫停的,不过珠儿的手法地道轻重正好,捏着实在是舒服,也就闭上眼睛脑袋往后靠享受一番再说。

    脑袋靠在一个软软的窝间时,孟觉晓犹豫了一下,不过这时候抬头的话就太做作了。干脆一不做二不休,闭上眼睛装着没感觉到。后的珠儿非但没有啥不快,反而脸上露出了微笑。珠儿的理解是,要想拴着男人,就得伺候的他舒服了,离不开你才行。这一点,现在珠儿认为自己做的不错。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宦海风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