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七章乱收荷包的后果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断刃天涯 书名:宦海风月
    <---凤舞文学网--->    一风雪之后,次迎来了一个好天。--凤舞文学网--一早起来对着青盐和水,孟觉晓一脸愁苦的表。习惯了牙刷和牙膏的现代人,用手指沾着青盐漱口是多么痛苦的一件事啊。

    珠儿还以为新主人哪里不满意呢,紧张的看着主人的反应。最终孟觉晓只是叹息一声,沾着青盐皱着眉头用手指解决问题,洗脸之后嘀咕一句“牙刷、牙膏。”

    “老爷需要啥?”珠儿没听懂,不过她能确定主人的愁眉苦脸不是因为自己,所以胆子也壮了一些。

    “你给不了的。”孟觉晓说了一句颇有歧义的话,转之时没注意到珠儿已经凑上前来,手肘摆动时轻轻的陷入到一团软绵绵的所在。

    “嗯!”珠儿微微呻吟了一声,几不可闻。脸上飞起两陀红霞,孟觉晓倒是很快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了。这个年代,孟觉晓就算现在按倒珠儿做点丧尽天良的事,也是合理合法的。可惜孟觉晓丝毫没有这种头,反倒是做了亏心事似的,低着头逃到院子里。

    一边走孟觉晓还一边想,没想到啊没想到,这丫头看着不起眼,其实有料啊。

    刚才那一次接触,让珠儿的心跳加速了一百倍,加上之前那句“你给不了的”,珠儿的思想肮脏了一下。实际上这年月,丫鬟们都有一个飞上枝头变凤凰的梦想,珠儿也不例外。口遇袭的时候,珠儿除了害羞,就剩下紧张和一点点的期待。那种羞人的事,还是发生在晚上比较自然一点吧?当然,主人真要现在做,珠儿也只能闭着眼睛默默承受。事实上珠儿已经闭上了眼睛,紧闭着双唇等待着。

    等了一会没等到后续手段,珠儿慢慢的睁开眼睛,发现主人的影子都没了。又想到那句“你给不了的。”珠儿不有些哀怨的低声自语,“又不是不给你。”

    孟觉晓没有听到,和平时一样在院子里慢慢的溜达,顺便整理一下今天该做的事。吃早饭的时候,孟觉晓注意了一下珠儿,发现这才一会功夫,珠儿居然换了一件新衣裳,貌似腰也变的细了一下,抹的位置也低了那么一点点。这一换装,再次验证了孟觉晓之前的手感,平静的河面下,有时候确实是有漩涡的。

    出于礼貌的习惯,孟觉晓只是惊鸿一瞥便收回了目光。--凤-舞-文-学-网--

    没有多少感经历和缺乏对这个时代的认知,虽然具备了地主老财的资质,孟觉晓却没有作为一个主人的觉悟。骨子里总是有那么一种思想在作祟,人家是来打工的,不是来卖的。丫鬟和家人跟现代企业里的雇员质在孟觉晓的观中差不多,扰和侵犯,那都是违法犯罪的行为。

    以其说这是孟觉晓的悲哀,还不如说是憧憬变的珠儿的悲哀。非常卖力的展现了一番自己作为女人的本钱,却没有换来主人更多的关注。腰白束了,胭脂也白抹了。

    放下筷子的孟觉晓便交代珠儿准备车马,然后出门去县学,在崔夫子跟前请假的过程很顺利。回家看母亲,这是孝道。再说最近孟觉晓的表现优异,崔夫子断断没有为难的意思。当然还有一点崔夫子没有说,那就是生怕孟觉晓在课堂上有提出一点与前人认识不同的见解,还是那种很有道理的见解。

    拜谢夫子后,孟觉晓回家,车马已经准备好,孟觉晓带上昨吩咐买回来的许多食和糕点,丢上车招呼车夫开路。

    主人回家去看老太太,珠儿原本以为肯定要带上自己,没曾想孟觉晓谁也不带,就带着个车夫上路了。本打算在老太太跟前表现一番的愿望破灭了,心中的幽怨又增加了三分。以至于送孟觉晓出门的时候,珠儿的表让孟觉晓深感惭愧,暗道这年月的女儿家就是保守啊。很想说一句“我不是故意的”。很明显,说出来珠儿的脸色会更沮丧。还好没说!

    临出门时再次注意到珠儿材的妙曼,长的虽然一般,但是这材真不错。

    “腿一定短不了!”靠在马车上,始终没有脱离宅男本质的孟觉晓,本能的YY了一句。因为看不见,所以只能YY。

    孟觉晓前世的人生经历,注定了他是理论丰富实践贫乏的主,多年的图书馆工作生涯,除了读了一肚子的书,感反面的成就乏善可陈。当年勾引他破处的学姐,在毕业之后像丢掉一张用过的鼻涕纸似的丢掉了希望和她长相厮守的孟宅男。

    为此孟觉晓曾给学姐发了一条很长很长的短信,述说了自己的感,不可谓不真,意不可谓不切!可惜,学姐只是回了一句话“有房有车的时候再来找我。”

    “MLGBD”,无奈的往事,让靠在车上晒太阳的孟觉晓不自觉的骂了一句。一个人穷了,在感的世界里也是没有尊严的!要不怎么老是有女人说,“过够了穷子。”还有女人说“我还是在宝马车里哭泣吧。”

    雪后的大地白茫茫的一片,只有远出的山头上还有几片青翠。马车在泥泞的路上走的不快,孟觉晓也不赶时间,没有催促,乐的这一段路程悠闲的一番。

    一个时辰的昏昏睡后,终于看见了孟家庄的村口。孟觉晓来了精神,坐起整理了一下衣衫,指点着车夫往家门口去。

    门口的老槐树下,依旧拴着那条不安分的懒驴,看见孟觉晓头都不抬,认真的吃的面前的甘草。十几只新孵出的小鸡,跟着母鸡在地上找食。示意车夫把东西搬下车,孟觉晓迈步进了院子,嘟嘟的响声来自东边。信步走过去,庄大栓在柴房里修理犁头,庄小六在劈柴。

    西边的院子里依旧传来一阵笃笃笃的声音,在这个安静的上午,孟觉晓听着织布机发出的声音,想到的是母亲那手上的老茧,心头一阵酸涩与温暖交织着。

    “伯母手真巧啊!”走近西厢时,听见一个有点陌生的女声。

    “双儿也不差啊!老像你这么大的时候,织布还不如双儿呢。”这是母亲孟尤氏的声音,双儿这个名字让孟觉晓想起了那个荷包,好像丢在枕头下面呢。有一个问题孟觉晓忽略了,那就是当初光顾着得意,没有注意收下女孩家荷包的后果。

    以前的孟觉晓是有婚约在的,所以双儿即便是喜欢也只能藏着心思。后来被退婚的事全村都知道了,双儿才有了送荷包的勇气。这个送荷包的行为,还被庄大栓看见了,双儿虽然不是故意的,结果却是庄大栓回来把事汇报了。

    荷包没有被退回,双儿也就有了来孟家的勇气,理由是当初孟觉晓救过她,现在孟觉晓不在家,她来看看伯母,顺便帮着做点家务,人要知恩图报不是?

    心灵手巧、相貌出众、心地善良的女孩子,走到哪里都是受欢迎的。双儿自从孟觉晓退婚之后第一次踏进孟家的门开始便一发不可收拾,每天都要来孟家盘桓一上午,赶在做午饭前回去。葛老实是个厚道人,对于女儿的做法虽然有点担心,倒也没有说啥。倒是家里婆娘说过一回,奈何双儿坚持,老实本分的夫妻俩只能作罢。女儿大了不由娘啊!再说乡下丫头,能嫁到孟家那种还算殷实的家庭,也不委屈双儿。

    起初夫妇俩还是有点担心,葛老实曾经几次来偷听,发现孟尤氏很喜欢双儿时,便也就放了心。心里也开始琢磨着,是不是过了年,孟家就该来提亲了。至于孟觉晓以前得过花痴,那不是都好了么?狐狸精也被代表正义的道长消灭了!

    发生的这一切,孟觉晓并不知道,站在门口安静的看着两个女人相得的场面,一个在织布,一个在边上做鞋子。这一幕温馨的让孟觉晓不忍去打扰!

    “双儿,过了年,老让媒人上你家提亲去。”突然孟尤氏冒出这么一句来,顿时织布机前的双儿如同被施了定法,小脸顿时涨红了,圆润的下巴也羞涩的低了许多,声音细细的近似呢喃一般道:“伯母,晓哥哥怎么说?”

    “他自然是听老的,你就把心放回去吧。”孟尤氏理所当然的做了主,门口的孟觉晓如同被雷劈一般,子往墙上一靠。

    “我靠,十四岁啊,过年也才十四岁!”孟觉晓唯一排斥的就是这点,其实只要母亲喜欢,女孩家也人品相貌也不差,娶了也就娶了呗。

    娶一个十四岁的女孩子做老婆,并且要担负起生儿育女责任,这个对于孟觉晓而言还是很有罪恶感的。事有点突然,孟宅男有点遭不住了。

    究竟该怎么面对呢?孟觉晓犯难了,悄悄的回到院子里,本打算偷偷的回房间里躲一会,没曾想庄小六从柴房里出来,看见孟觉晓便是闷雷一声的喊:“少爷回来了!”

    孟觉晓暗暗叫苦,想制止已经来不及了,这小子看见门口堆着的一堆食,兴奋的大呼小叫道:“有猪腿,还有羊腿啊!”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宦海风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