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四章再语惊人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断刃天涯 书名:宦海风月
    <---凤舞文学网--->    在众人的目光包围中,孟觉晓笔姿是那么孤独,又是那么的卓尔。--凤-舞-文-学-网--孟觉晓在微笑,一点都没有惊慌的意思。微微沉吟一番后,孟觉晓朝崔夫子一拱手道:“子曰:有教无类。故孟某以为,此言或可断作: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如此方合圣人悲天悯怀教化万民之仁心。不知夫子与诸位同学以为此解如何?”

    说完之后,孟觉晓在众人略显呆滞的目光中,再次朝崔夫子拱手。

    崔夫子很想否定孟觉晓的言论,但是毕生学儒的崔夫子,此刻被孟觉晓的话拿住了。反对么?那首先你得否定孔子,这绝不是一个儒者能做或者敢做的事

    老成持重的崔夫子不敢做的事,不等于别人不敢做。薛映浩就忍不住了,尤其是看见孟觉晓嘴角那点若有若无的微笑仿佛是在嘲笑自己,嗖的一下站起来,指着抬手指着孟觉晓怒道:“狂徒!狡辩!”

    一直不知道怎么说的而苦恼的搜索的崔夫子,被这话打断了思路,不由一阵恼怒,之前没有发出的火全冲着薛映浩去了。

    “闭嘴!坐下!子曰:学而不思则罔!孟觉晓本着圣人之心提出自己的看法,这是他思考的结果。”崔夫子也不说孟觉晓的对和错,既不否定也不肯定,原因是他也没想好。

    这个课自然上不下去了,崔夫子兴味索然的挥挥手道:“天冷,大家都提前回去吧。”

    一个上午的课,因为一个小插曲,提前下课了。课堂里自然比不得家里,孟觉晓这一次动作很快,想着屋子里温暖的火盆,还有珠儿的素手焚香,滋润的地主老财的生活,几乎是第一个出了课堂。

    出了课堂站一阵风吹过来,孟觉晓打个寒颤,猛地想到家中的母亲,此刻正在忍着寒冷织布吧。孟觉晓忍不住眼眶一,差点给自己来了一个耳光。

    一顶油纸伞悄悄的出现在孟觉晓的头顶,扭头一看是珠儿那张冻的通红的小脸蛋,脸上还在冲着自己笑。这些子珠儿总是在默默的伺候,话不多但是在孟觉晓需要什么的时候,珠儿总是能出现。这种生活不要太舒坦了,孟觉晓突然想到,如果没有了这种生活,自己还能不能习惯。

    孟觉晓没有狗血的接过油纸伞,默默的走回家里,珠儿不知道主人在想啥,也不敢说话打扰。回到家里进了书房,孟觉晓换了衣服后对珠儿笑道:“你去把下人们都叫进来吧。”

    三男三女外带珠儿一共七个下人很快都进来,孟觉晓威严的扫了一圈,淡淡的笑道:“从今天起,这个院子里的大大小小的事,都听珠儿调度,你们都要听她的。--凤舞文学网--”

    说罢,孟觉晓拿出两张十贯的飞票递给珠儿道:“家里每月的用开支,初一这天你上我这来领取。下面的事都由你做主,解决不了的再告诉我。另外我一直忘记问了,你们在这里做事,每个月多少工钱?”

    珠儿激动的小脸蛋更加红了,接过飞票后小心的收好,然后才盈盈一笑低声回答:“回老爷,他们几个在张家时吃穿用度都是主家的,月例五百文,婢子多一点,一贯钱。这还是张家主人仁厚,一般的主家月例比这要少一半。”

    养活这一家子看来每个月不少花钱,孟觉晓心里盘算了一下,暗道酒坊的干股分红,每月养这个家倒也是绰绰有余。

    “那好,在我家月例照旧。端午、中秋两节每人两贯过节钱,过年嘛,每人发五贯钱吧。一年忙下来,都不容易。恩,就从今年开始吧!眼瞅着就要过年了。”

    话刚落音,所有下人一个个都面露喜色,这等好主家上哪里寻去?原来都觉得离开张家这个大户,今后的收入是不是要减少,没曾想新主家更仁厚。平待下宽厚,给钱也多。

    “多谢老爷,老爷宅心仁厚,后必定封侯拜相。”一干下人很整齐的大声感谢,看这个意思以前都练过。看来是张大官人喜欢听这个,下面人都说顺嘴了。

    珠儿待一干下人拜谢之后,上前行礼道:“老爷,后这家规您得先定下来,婢子也好有例可循。”

    这方面孟觉晓没有什么经验,微微沉吟一番后笑道:“这样,我定两条,一条是不得偷盗秽乱,另一条是这宅院里的任何事,不能上外头说去。但凡有违反这两条的,一律打断手脚赶出家门。其他的,就照昔张家旧例吧。好了,都下去吧,我要读书了。”

    挥挥手,一干下人行礼告退。坐在书桌前的孟觉晓,心里琢磨着眼下怎么才能跟母亲解释清楚眼前的这一切。想来想去,孟觉晓决定天晴了便回家一趟,一定把母亲接来。

    有了顶多心中霾便散去,珠儿泡来一壶暖茶,点上檀香。拿起《易经》正开读,不想门口顿开,一阵风似的张光明那庞大的躯进来了。

    “都什么时候了,三弟还有心思读书。”张光明一脸的着急上火,孟觉晓心中暗暗一惊道,难不成生意上出了问题?我这财主生涯要夭折?

    “快点跟我走!”张光明上前一把抓住孟觉晓的手,也不解释就往外拉。

    “你先说什么事吧?”孟觉晓力气没他大,被拽着走苦笑着问。

    “到了你就知道了!”张光明直接把孟觉晓塞进院子里的轿子内,自己钻进另外一顶轿子,大声道:“走了,慧香苑!”

    这地名怎么听着不那么正经啊?轿子里的孟觉晓心里寻思,哥可是预备党员啊!

    轿子走的很急,尝试了一下掀开帘子往外看,一阵冷风不客气的钻进来,哆嗦了一下孟觉晓放弃了。想来张光明不会害他,再说了,哥这条命都是捡来的,还有啥好怕的?

    总算是轿子停下了,钻出轿子看见面前的院子门前已经停了好几顶轿子,再看看这院子后面的两层小楼,心里琢磨这该不会是院吧?

    “快快进去,今早诗语姑娘发了话,要去金陵争一争花魁。今诗会,是向各位贤达求唱词来着。但凡有出彩的词句被诗语姑娘所心仪,今夜可成入幕之宾。”张光明一阵疾风骤雨似的解释,孟觉晓一听这话,刚出半个子又缩回轿子里去。

    “大哥好生胡闹,小弟立志从此苦读,学不成功,便不再涉足风月。大哥的好意心领了,轿夫,回去。”孟觉晓倒不是装清高,只是不想与前任的记忆有太多的瓜葛。再说青楼这种地方,有多少钱都不够糟蹋的,火坑孝子的美名还是留给别人吧。

    “唉!”张光明急忙伸手拦住轿子道:“三弟,既然来了,就进去看看嘛。”说着不管孟觉晓答应不答应,掀开帘子就拽人。孟觉晓吃不住他的力气,被拽了出来。

    这时候后一声滴滴脆生生的话音传来,“这不是孟公子么?怎么都到了,也不进来让诗语奉上一杯香茶?这么着急走,是不是诗语哪里开罪了公子?”

    孟觉晓顺着声音看过去,一件青色大氅包裹之下,一张艳的面孔出现在门前。自称诗语的女子轻轻道了个万福,展颜一笑做了个里面请的手势。孟觉晓对别的不熟悉,对这个诗语那双灵动的大眼睛却非常的熟悉,因为在梦里出现频率最高的就是这个了。

    诗语的个子并不高,属于小巧玲珑的类型,从这点上并不符合现代人孟觉晓的审美观。不过诗语那张脸确实精致的令人难以承受,尤其是那双大眼睛太有灵气了。看清楚诗语的一瞬间,孟觉晓微微楞了一下,想到梦中那双眼睛,不微微的失神。

    不容孟觉晓拒绝,张光明已经拽着他到了诗语姑娘跟前,唱了个肥诺道:“诗语姑娘,我家三弟对你可是一往深。”

    诗语并没有被这个话打动,只是淡淡一笑万福道:“谢孟公子抬了!既然来了,不妨进去听诗语一曲?”虽然只是淡淡的一笑,但是这个笑容却在一瞬间如同那短暂绽放的昙花一般艳。现在的诗语看起来还小,但是单就脸蛋和举止神态而言,已经具备了祸水的实力。这也许就是前任孟觉晓着迷的原因吧。

    孟觉晓从失神中恢复过来,感受到诗语的客气里头,包含的更多是一种礼貌的生分。同时孟觉晓还感觉到一种冷漠的傲气。心道这个女人倒也有冷傲的资本,如果再高一点,放到现代也是个绝顶美色。可惜啊,前任的努力都白费了,难怪会得了相思以致花痴。

    解释明显是没必要的,前任孟觉晓迷恋诗语是人尽皆知的事,所以孟觉晓微微一喏,点点头淡淡的笑道:“如此,在下恭敬不如从命!”

    诗语刚才是从外面回来的,待二人进去后,笑道:“诗语要准备一二,二位失陪!”

    “姑娘走好!”张光明嘴快,孟觉晓选择了微微一拱手。转过子的诗语眉心微微一跳,总觉得刚才看见的孟觉晓似乎是另外一个人,以前这家伙也没少来慧香苑,听说还因为自己得了花痴。这一次见面,怎么好像整个人的气质都变了,少了几分青涩,多了几分沉稳还有几分淡然。以前的孟觉晓虽然话也不多,那是那目光中的炙是清晰的,为啥刚才见面的时候,目光中却透着一种淡淡的冷意?

    诗语想不明白,不过也只是微微纠结一下就过去了,毕竟孟觉晓这个表现并不太出色的客人,一直就没有在诗语的心中留下太多的印象。

    望着诗语婷婷袅袅的影隐去,张光明叹息一声道:“谁会想到这小小的宣城县里,居然有这等绝色。”

    很明显,孟觉晓不敢苟同,但是想到前任的作为,选择了沉默。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宦海风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