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章远虑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断刃天涯 书名:宦海风月
    <---凤舞文学网--->    “这是啥?”曹毅看着算盘一脸的迷惑,孟觉晓笑道:“一会你们就知道了。--凤-舞-文-学-网--”

    这时候账房喜悠悠的端着账本过来,孟觉晓笑道:“算出来了么?先别着急说,账本拿来我算一算,然后对一下结果。”

    两个账房先生一脸的不快,看着东家张光明,那意思我们是张家的老人了,不信任就别请我们来。张光明想说点啥,但是想到孟觉晓最近折腾的如此精彩,不由笑着对账房先生到:“无妨,让三爷算一算就是。”

    孟觉晓笑着对账房道:“莫误会,我不过是见你等筹算艰难,想了个办法简化一下,成与不成还两说呢。”

    账房这才释然,不过看看孟觉晓青涩的面孔,心里多少有点不服气,只是当着少东家的面不好意思说啥。

    接过账本摊开,一手翻账本,一手放在算盘上,噼里啪啦的一阵算盘珠子响动,拿着自制的鹅毛笔用阿拉伯数字不断的做着记录,不到一刻结果便出来了。

    “今营业额为六百七十八贯五十七串零十五文!”放下算盘和手里的鹅毛笔,孟觉晓笑眯眯的说。

    这一下两个账房先生傻掉了,两人前后算了三次,花了一个多时辰才算出来的结果,没想到孟觉晓如此轻松地得出了正确答案。

    张光明和曹毅看看账房的表心里就明白孟觉晓的结果是正确的!两人也晕了,这年月可不比现代,是个人只要经过正常的小学义务教育,算这种一般的帐都非常轻松。书读的好的,帐未必算的精。

    买卖人家庭出的张光明第一个反应过来,拿起算盘仔细的看了看道:“三弟,你用这个算的帐?”

    孟觉晓笑着点点头,两位账房先生异口同声的惊呼:“真是宝贝!不知用起来可难?”

    孟觉晓不以为意的笑了笑道:“这就是用竹木做的一个算账的辅助工具,制作非常简单,只要掌握了算法和口诀,只要是个识字的人都能轻松算账。”

    两位账房先生言又止,看看孟觉晓又看看张光明,默默的把头低下。他们的心思不难猜,张光明倒是有心让孟觉晓教会这两位账房,可这是孟觉晓的绝技,即便是拜弟也不好意思开这个口。--凤-舞-文-学-网--这年头师傅教徒弟还留一手呢!

    “呵呵,这东西叫算盘,我既然带来了,就没有藏私的意思。不过你们想过没有,这天底下需要算账的地方有多少?”孟觉晓这么一提醒,两位账房先生是立刻眼前一亮,齐齐拿目光看张光明。

    张光明被孟觉晓搞出的震撼场面已经有点麻木了,这会他倒是非常冷静的拿起算盘仔细看了看道:“这东西制作起来很简单!”

    孟觉晓笑道:“如果把口诀和算法印制成册,一起推出呢?”说着从袖筒子里摸出一本小册子,轻轻的往桌子上一摆。

    张光明的眼睛亮了,露出两颗板牙,伸手抢过小册子往怀里一揣哈哈笑道:“行,按照满园香的规矩来,每一个算盘上都刻上宁国府山城张记出品,小册子上都写上宁国府山城孟觉晓编。”这家伙学的真快,这么快就具备了品牌意识。

    曹毅在边上指着纸面上的阿拉伯数字道:“这个又是什么?”

    孟觉晓想了想笑道:“这是一种简单的计数方法,在运算和记账过程中可以用,一些要紧的数字为避免涂改,还是用原来的。我这里已经写好了相应的数字对应以及算法口诀,都在小册子上。还是那句话,我只管出主意和收钱。”

    张光明一把抢过孟觉晓拿出的纸,哈哈大笑道:“又要发财了。”

    孟觉晓摇头笑道:“算盘上很难赚到多少钱,我不过是想把这种方法推广开来,也算是利国利民利己的一件好事。倒是这酒的生意才是正道!”

    曹毅在边上暗暗想,三弟此举推广开来,赚钱倒是次要的,一旦为全民所接受,可谓功在千秋。如此看来,三弟真的是心怀天下。想到自己老子的话,曹毅暗下决心,后在这位三弟面前言听计从绝对没有错的。

    张光明和曹毅想的又不一样,他的心思还在赚钱上,拿着账本看了眉开眼笑道:“三弟说的是,如今寻常人家一月十贯钱便可衣食无忧。如今不过一便盈利五百贯,之前整个张家酒坊每月盈利也不过五十贯,这一次真的是发财了。”

    曹毅原本打算凑个趣,眼睛一扫看见孟觉晓饶有兴趣的看着张光明感慨的样子,立刻笑道:“大哥,别着急高兴,三弟还有话说。”

    这段时间有一双眼睛一直在暗处默默的注视着孟觉晓那一副不动如山的平静表,即便是在得知如此巨大利益后,没有丝毫的喜形于色。要知道这个年轻人只有十六岁啊,悄悄进来有一会的张大富心里已经完全被这个年轻人折服了。在此之前,张大官人对于两个年轻人联手经营这么大一笔买卖还有点不放心,打算过来盯着一点提醒两句的。现在看来,自己的担忧是多余的,张大官人甚至还很期待接下来孟觉晓说的话。

    “今头一天开张,宣传手段到位了,生意好一点也很正常,不可作为常例来看。再有,山城不过是一个县城,市场空间不大。我估计明起营业额会大幅下跌!如今山城县的一炮已经打响,接下来我们要做的是向宁国府进军,想周边县扩散影响。”

    张光明听着忍不住大声笑道:“这个好办,明天便赶往宁国府,有了今成功的法子,到时候照方抓药便是。”

    暗中偷窥的张大官人见孟觉晓似乎还有话说,不摇摇头,暗道自家小子还是沉不住气。

    孟觉晓摆摆手笑而不语,张光明明白自己说的对方不赞同,不由着急道:“三弟有话赶紧说完,别说一半留一半。”

    曹毅在边上笑着打趣道:“哪里是三弟不说,是大哥心急了。”

    张光明这才不好意思的挠挠头道:“确实是急了。”

    孟觉晓这才慢悠悠端起茶杯先喝一口,润了润嗓子笑看张光明道:“倾张家之力,能抽出来的资金不千贯的之数吧?”

    张光明被问的愣住了,本能的点点头,暗中的张大官人也点点头。“抽出一千贯不是不行,不过别的买卖就不好做了。”

    “把现有资金全部用上,生产销售最多能维持一州之地。如果把能筹集到的资金全部用于生产,产量在现有的基础上能增加多少?”孟觉晓又问。

    “至少能翻两翻,好了我的三弟,你别卖关子了。总之你怎么说,我怎么做就是。”张光明这一下学乖了,赶紧交出话语权,这一番举动倒是赢得了暗处张大官人的连连点头。

    孟觉晓伸手到袖筒子里拿出一张纸,张光明见了不由傻笑道:“三弟,你这个袖筒子里还有多少神奇的法门,一道亮出来吧。”

    孟觉晓苦笑着翻个白眼道:“你真当我是聚宝盆了!”

    “可不就是么?”张光明哈哈大笑,接过纸凑到蜡烛前仔细的看了起来。孟觉晓这张纸上可谓图文并茂,自上而下的方格子呈金字塔状,每个格子里都写着字。顶端的是“张记酒坊”总店,往下是各省的代理分销商,再往下是各省州县的代理分销商。

    张光明看了一会,有点茫然的摇摇头道:“不太明白!”

    这个概确实有点超前了,孟觉晓只好叹息一声拿过图纸道:“好,现在我来慢慢的跟你解说。首先拿江南省来说,在省城怀宁寻找一个实力强大的客商,把全省的经销权包给他来做,我们给予一定的让利。前提是先钱后款,运输自理。还有就是该经销协议一年一签,设定一个具体的销售数量,经销商完成不了,张记酒坊有权终止该协议。也就是说,我们只要把经销权包出去,开拓市场的事就不必自己做,不过我们可以把在山城县取得的成功模式介绍给省包经销商。到时候不要我们督促,有人为我们去做市场。”

    张光明有点明白了,一拍大腿道:“这么说来,今后我们要心的就是不停的做出酒来。”

    孟觉晓先是笑着点点头,又跟着摇摇头。张光明没想到还有事,连忙笑道:“三弟请继续说。”

    “这门生意好做,无非是占着独家经营的好处。如此巨大的利益,以张家今时今的地位…………。嘿嘿,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屋子里有点暗,孟觉晓笑的又有点森,张光明和暗处的张大官人不都打了个寒颤。

    见张光明晓得了厉害,孟觉晓这才抛出后续的手段道:“后无论生意做到哪个省,首要的事就是取得官府的支持。具体的做法无非两样,第一是塞银子,第二便是与之合作。总之相机而动见机行事便是。”

    孟觉晓说这番话,无非就是提醒一下,免得张家后在钱财上不舍得招惹来灾祸。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宦海风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