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章为何读书?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断刃天涯 书名:宦海风月
    <---凤舞文学网--->    县城之外的十里长亭,县令高大人领着一干官吏已经等了一个多时辰了,昨州府传来消息,今省城学政周大人到县里巡视。--凤-舞-文-学-网--可是眼瞅着太阳都上了头顶了,学政周大人还是没有出现,这让大家多少有点纳闷。

    “大人!会不会学政大人今天不来了?”县尉曹威走进高县令低声问。

    高县令听着皱起眉头,低声道:“我倒是和学政大人打过交道,按照周大人的子,他下来巡视的时候不喜欢按照下面的人安排的路线走,你这么一说还真的有可能。”

    抬头看看天,曹威苦着脸道:“州府距离县城不过六十里地,学政大人就算是走,这一大早就出门了也该到了吧?”

    就在一干官吏等候学政周大人的时候,县学的教室里一个留着胡须的男子领着一个跟班的下人悄然迈步走进县学。

    教室里的安静让这个面目清矍的男子脸带不悦,走到教室里看见只有一个少年在那里奋笔疾书时,男子的脸上总算是露出了微笑,轻轻的走到少年后探头看去。

    书法一道孟觉晓倒是很有信心的,宅男往往都有点长处,孟觉晓的长处就是小时候练过书法。一手漂亮的瘦金体,就是吸引当年学姐勾引他破处的元凶。

    男子看见孟觉晓的字时,脸上的笑容不见了,泛起的是一种凝重。瘦金体的创始人赵佶现在还没生下来呢,就算生下来也没皇帝的命了。这年月的人没见过这个,倒也正常的很。平时孟觉晓写字不用瘦金体,都是工整的馆阁体。抄书是为了留给自己看的,孟觉晓是为了留给自己看的,所以用上了自己最拿手的字体。

    “好字!”男子看了一会终于忍不住叫了一声,孟觉晓被惊扰后回头一看,本不打算理睬这个冒昧之客,回头打算继续抄书时孟觉晓突然觉得刚才不过是简单的一眼,就觉得后之人气质高贵威严,不像是个寻常的大叔。

    心里有了计较,孟觉晓回头笑道:“这位先生,有事请等我抄完这一篇再说。”

    “不妨,不妨,我等得。没有打扰你就好!”气质高贵的大叔淡淡的笑着说,目光里充满了欣赏,安静的站在一边继续看。

    孟觉晓抄完了一篇《师说》,放下毛笔站起子,朝来人拱手笑道:“信手涂鸦,先生见笑了!”

    来人咦了一声,好奇的笑问:“你怎知我是先生?”

    孟觉晓微笑道:“先生虽一布衣,然举止儒雅,气质高洁,晓以为尊阁下一声先生必不为过。--凤-舞-文-学-网--”

    这位大叔听了这奉承话,开始还有点不悦,不过仔细想想自己第一次到宁国府,山城县更是第一次来,这个少年断然没有认识自己的道理。想到这里大叔不得意起来,没想到这山城县的一个学子,见了便装的自己也如此的推崇。

    “呵呵,你是这里的学生吧,我问你,为啥就县学里就你一个?”男子笑眯眯的开口,被孟觉晓奉承一番,加上之前看见这小子的字很好,周大叔对孟觉晓的印象不是一般的好。

    “夫子说今有要事,让我等自习。既是自习,在哪不是自习?只要心里有功课,何处不是课堂?”孟觉晓见这大叔说话时不自觉的带着一股上位者的威严,心道这搞不好是条大鱼,所以神态越发的恭敬有礼。

    “年轻人,你很好学啊,不错!”男子笑着说了一句,没有停留的意思,转笑着走了。孟觉晓心里多少有点遗憾,但是追上去又显得刻意,反倒不美,于是送到门口拱手道:“学生恭送先生!”

    这位大叔正是省城来的学政大人周致玄,说起来周大人倒是个不喜欢官场礼节的主,所以下来巡视时一律便装轻车简从。这么做当然也是为了看见下面的真实况。没想到看见这个场面,周致玄最初心里很不爽。不过意外的看见一个勤奋的年轻人写的一手好字不说,而且还谦恭有礼举止得体,倒也算是小有收获。

    孟觉晓不知道他是学政大人,本能的认为他不简单,抱着小心无大错的态度恭敬的应对一番,没想到给周致玄留下了很好的印象。

    送走来人,孟觉晓回到位置上继续抄书,没曾想不到一刻钟,教室里呼啦一下之前走的学生猛的冲进来六七个,后面跟着气急败坏满头大汗的崔夫子。

    “其他人呢?都到哪里去了?”崔夫子气的直跳脚,大声骂道:“朽木不可雕也!来人啊,去找,都给我找回来。”

    能上的起县学的,都是家里有点家底和关系的。这种家庭的孩子,能有几个是用心读书的。夫子抓回来的这几个倒是出一般的家庭,他们倒是没有走远,就在县学边上的租房里呆着没乱跑。

    这时候高县令一脸沉的出现了,看见崔夫子不满的哼了一声道:“崔夫子,你家中有事怎么不禀报一声,学政周大人刚才看见教室里就一个学生,你说他怎么看本官?”

    “大人,卑职实不知学政大人今要来!正值拙荆待产,事故……。”崔夫子自辩一句倒让高县令更加的不满了,黑着脸冷笑打断道:“学政大人巡视,与你教书育人的本分有何关联?难道说学政大人不来,你就可以不上课?”

    崔夫子没说的满脸涨红,却也不敢辩驳,低声诺诺道:“今错在卑职,学政大人处卑职自会一力承担。”

    孟觉晓倒是崔夫子的,虽然平时崔夫子并不看好自己。有心想说点啥,孟觉晓见这当口还真没有自己说话的余地,只能是闭上嘴巴作壁上观。

    一干出去的学生陆续的被抓了回来,张光明和曹毅也没有幸免。差不多人都到齐时,高县令匆匆离开,没一会领着之前那个大叔进了教室。

    “周大人请!”

    “高大人请!”

    一番谦让,两位大人都进来了,一干学生纷纷站起行礼。周致玄看见孟觉晓的时候,脸上不自觉的带上了一点微笑,但是很快又恢复到面无表的样子。

    “都坐下吧,今本官来的唐突,倒叫各位见笑了。”周致玄嘴上说的好听,看表一脸的沉,哪有半点见笑的意思。

    “不敢不敢!”周县令带头,一干官吏纷纷答话。

    “当今圣上重视治学,实乃我辈读书人之大幸。今到此,本官想问各位学子一个问题,在座各位读书都为了啥?”周致玄说着收起冷笑,目光朝一干学子扫了过来。

    面对周致玄的威严,又见到了高县令在他面都都异常的客气,一干学生哪有上前答话的勇气。周致玄扫了一圈见没人回答,便随便一伸手指着其中一位学子道:“你来回答。”

    这位学生正好是崔夫子比较欣赏的寒门子弟之一薛映浩,被点名后多少有点慌张,上前一步犹豫了一会,不敢直面周致玄,低着头低声回答:“学生以为,学好文武艺,买与帝王家。”

    这个答案周致玄听了没啥表,淡淡的说:“你倒是说了实话。”

    这话光看表,就知道周致玄心里很不满,薛映浩顿时脸色先是红起来,接着又看看崔夫子,发现夫子正在不满的瞪着自己时,脸色顿时白了。

    周致玄没有多看他,随手又指着曹毅说道:“你来回答。”

    曹毅这小子看似一脸诚实,还是很有迷惑的。上前一步之后恭敬的行礼后,曹毅挠了挠头有点不好意思的说:“大人,学生读书都是家里的,不读书我老子真的往死里打。”

    曹县尉在边上听到这话,表顿时成了黑锅底。崔夫子在边上停着,也是心理暗暗叫苦,之前那个学生周致玄已经不满意了,没想到曹毅这个答案更混蛋了。高县令听了,心里又不知道该气还是该笑,一脸的哭笑不得。

    周致玄听了先是一愣,随即哈哈哈大笑道:“孺子倒也赤诚!”接着目光又巡视了一圈,最后落在了孟觉晓的脸上。

    “你叫什么?”周致玄没有直接让回答问题,反倒先问起姓名来。崔夫子平时并不看好孟觉晓,尤其是孟觉晓生病之后就更不看好了,眼下周致玄点了名,崔夫子心里顿时焦虑万分,不自觉的就露在脸上。高县令见了心里又是暗暗的叫苦,县学也是政绩的一部分,而且还占了很大的比重。今天被周致玄打了个措手不及也就算了,没想到提问还问出了一个混蛋答案,现在这个学生长的倒是不错,看崔夫子的意思学问倒也一般。高县令心里也跟着着急,生怕孟觉晓答出什么混蛋话来。

    “学生孟觉晓!见过先生!”孟觉晓上前一步,恭敬的回答,在称呼上还是保留了之前的“先生”,而不是换成“大人”。

    对此细节,周致玄只是微微一笑道:“眠不觉晓,取名觉晓,倒是颇有深意。我看你倒是人如其名,勤奋的很。呵呵,你来回答我的问题吧。”

    孟觉晓读书的目的自然是升官发财,“千里做官只为财”这话了无数遍了。只是眼下真要给出这个答案,孟觉晓断定这位周大人肯定能一脚踹飞自己,可是怎么回答呢?孟觉晓犹豫着,这个问题可不好回答啊!

    学周公来一句“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么?貌似时代不对。思来想去,一番沉吟,孟觉晓突然想到了答案,上前一步不慌不忙的拱手说了一句,顿时满屋子的人都呆住了。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宦海风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