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章世态何炎凉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断刃天涯 书名:宦海风月
    <---凤舞文学网--->    孟家是一个典型的农家小院,篱笆墙圈出的院子里往难得见到孟觉晓的影,病愈之后以前总是躲在书房的孟觉晓,每天清晨都早早的起来,在院子里溜达。--凤舞文学网--

    生命在于运动这个道理是深入现代人心的,孟觉晓也不例外。不过孟觉晓只是一个普通人,锻炼体现在是当务之急,每天早起锻炼自然是唯一的选择。

    伸伸腿,弯弯腰,呼吸着没有被污染的新鲜空气,小小的院子已经不能满足孟觉晓步伐的愿望。农家小院前有一条小河,河岸两边栽满了杨柳,隆冬季节枯黄的枝头上挂着惨霜,太阳升起的时节孟觉晓走出了院子,打算沿着河岸漫步。

    “晓儿这是要去哪?”孟尤氏从屋子里追了出来,这些子儿子的体的渐渐的好了起来,孟尤氏的脸上也多了不少笑容。

    “家里闷的慌,出去走走!”孟觉晓回头笑着微微弯了弯腰,在母亲面前显得非常恭敬。

    “外头风大,你子才好的,披上这个别着凉!”孟尤氏本打算劝住儿子别出门,不过心疼儿子的她还是忍住没劝,只是拿着一件外给儿子披上。

    接过外的孟觉晓感受到母亲传递过来的那浓浓的意,心头一暖露出一个阳光灿烂的微笑和一口整齐的白牙道:“有劳娘费心了,我随便走走就回来。”

    出了门沿着河堤漫步,河堤上风虽大,但是太阳已经出来了,照的人暖融融的,反倒不觉得到有多少冷。河岸两边的石板上不少农家姑娘媳妇在涮洗,这些女人凑在一起,说说笑笑的非常闹,给隆冬肃杀的早晨平添了一抹生机和亮色。

    看见这一幕的孟觉晓心很好,本能的放慢脚步。可是当他走进时,一个少妇看见他时顿时脸上露出了一些慌乱之色,连忙低头对边的同伴们说:“孟家的花痴出来了。”

    “孟家小哥真可怜!”

    “你可怜他啊?小心被他抓去做小媳妇!”

    “要死了你,去年是谁给人家送荷包的?”

    孟觉晓穿越之后耳朵变得特别好使,十几步的距离声音也不大,但是却能听的清清楚楚。--凤-舞-文-学-网--花痴?哥怎么就成了花痴?孟觉晓多少有点茫然,听着这些并没有太多恶意的话,犹豫了一下站住了,想想掉头往回走了。

    早晨起来孟觉晓是照了镜子的,眼下这幅子比起穿越之前的孟觉晓,差别还是很明显的。穿越之前的孟觉晓高不过一米六三,相貌普通的不能再普通,差点就能划到污染环境里头去了。这也是前世年近三十还孑然一的主要原因。

    眼下这个脸蛋,除了脸色苍白一点,从结构上来看绝对是一个帅哥,子虽然单薄一些,但是个头目测一米七都有不少富裕,在前世不算啥高度,在这个世界还算凑合吧。

    为毛这些女人要说自己是花痴捏?孟觉晓多少有点纠结,很快联想到自己的病,还有记忆中那双灵动却无的大眼睛。

    孟觉晓转走了,河岸边的姑娘媳妇们闹了一阵也安静下来了。一个荆钗布裙有着一张精致面容的少女望着孟觉晓的背影呆了一阵,显得有点失落的样子。

    边的一个少妇捅了一下少女道:“双儿,别看了。你忘记前些子他刚回来那阵,在村子里见着女人就抱住喊诗语的时候了?多俊的一个小哥啊,在城里被人引带的毁了。”

    “听说是三清观的玄宏道长施法,拿了狐狸精,孟家小哥的病才好的。”边上一个少妇及时的转播着八卦,名叫双儿的少女一行白牙轻轻的咬着嘴唇,低着头没有再说话。

    这大致就是孟觉晓花痴一称的由来,可惜走远的孟觉晓没有听见,当然也没有回去求证的意思。总的来说孟觉晓是个豁达的人,同时也起出门前母亲担忧的目光,想必与此有联系吧。考虑到母亲的感受,决定无视这个事

    村子不算太大,一路往回走时经过几户农家,只要是女见了孟觉晓都是忙不迭的躲回屋子里。这让孟觉晓多少有点郁闷,不过还是很有风度的见人便笑着点头。

    远远的看见自家门口时,孟觉晓的心已经好了很多,远远地听见院子里有人在说话时,孟觉晓连忙大步往回走。

    “二姐,不是小弟市侩,只是晓儿的花痴谁知道究竟是好没好?”远远的听见这一句时,孟觉晓站住了,没有着急进门,看见门口停着轿子,孟觉晓绕开到侧面的院墙边偷听。

    “有福,这门亲事是当年弟妹主动提的亲,现在你来说要退婚,别忘了你可是收了聘礼的。”孟尤氏说话的声音显得有点上火,却也没有破口大骂的意思。

    “二姐,当初收的聘礼我都带回来了,还是双份。小弟也知道事是尤家理亏,只求姐姐在亲姐弟的分上,饶了小弟则个。”里头男子的近乎在哀求,孟觉晓大致也明白了意思,不由一阵暗自庆幸。

    说话的男子无疑是母亲家的亲弟弟,这年月姑表亲叫亲上加亲,不过作为穿越客的孟觉晓倒是吓出一的冷汗。近亲结婚啊,开什么玩笑,谁知道生出来的孩子是不是痴呆?

    “小弟,不是姐姐为难你,只是你为一家之主,不能凡事都依着你媳妇。算了,这是你的家事,做姐姐的不好多问。退婚一事我也做不了主,等晓儿回来你当面跟他说。”

    孟觉晓觉得自己应该立刻出现了,也没多想就往门口走,刚走到门口时,一辆轿子里出来一个妇女,一阵风似的冲进孟家院子。

    “二姐,黄员外家的大公子看上我们家喜儿了,您就行行好,放过您的侄女吧。”这个女人说话的声音特别尖,停着好像是钉子在铁板上使劲划时产生的。孟觉晓听着心头一阵乱跳,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大步进门,孟尤氏看见儿子时立刻上前,低声道:“晓儿回来了,你舅舅舅妈来了。”

    从这个细节上来看,孟觉晓看见了母亲的善良和温顺,都被人欺负上门了也不骂上两声。

    “舅舅舅妈?我怎么不知道有这么一门亲戚?”孟觉晓冷笑一声,扫了一眼尤氏夫妇,这两位理亏的家伙,男的低着头不好意思正视,女的则扭开头冷笑低声道:“花痴!”

    常言道:外甥娘舅一家亲,打断骨头连着筋。孟觉晓没想到自己面对的是这样一种外甥和娘舅的关系,从表面现象来看,眼前这个舅舅好像很怕老婆。

    眼前这个舅妈的嘴脸孟觉晓淡淡一笑直接无视,扶着母亲笑着说:“强扭的瓜不甜,您别气着了,去把婚书取来。”说着孟觉晓回头对那对男女道:“婚书何在?”

    “晓儿,你可想好了。”事到临头,舅舅反倒有点犹豫了,拿出婚书有点迟疑时,边的舅妈一把抢过去递给孟觉晓道:“拿去!”

    孟觉晓接过婚书看都不看,刷刷的伸手撕了个粉碎。孟尤氏拿了婚书出来看见满地的碎纸屑,叹息一声上前把婚书递给孟觉晓。接过自己的婚书,孟觉晓还是没看,直接递给舅舅道:“拿去,从此两家再无瓜葛!二位,请吧?”

    说罢孟觉晓背着双手,面带冷笑看着这对男女。孟尤氏没想到儿子这么干脆,竟然说出如此绝的话。心中一阵酸楚,孟尤氏言又止,抬眼与尤有福羞愧的眼神对了一下,孟尤氏心中虽然不忍,但还是以扭头摆手道:“你们走吧!”

    “一个花痴有什么了不起的?我们家……。”

    “闭嘴!”尤有福难得的一声怒喝打断了婆娘的废话,伸手拉上她使劲的往院子外拽。

    “等一下!”孟觉晓出声叫住他们,两人站住时孟觉晓指着他们退来的聘礼说:“该多少就多少,不是孟家的东西我们不要。”

    “晓儿,舅舅……。”尤有福脸上涨的通红想解释,孟觉晓根本不给他机会,冷冷的说:“我没有你这个舅舅!带上不属于这里的东西,滚!”

    尤家夫妇狼狈的走的,孟觉晓并没有感觉到太多的失落,世态炎凉寻常事,母亲连家里过年杀的猪都卖了,孟觉晓觉得没有再让她心的必要。

    “晓儿,你舅舅他怕你舅妈,你别往心里去。”孟尤氏终究是心地善良的人,都这样了还想帮着尤有福说话。

    孟觉晓伸手扶着母亲,自信的笑了笑道:“娘,我没事,他们以后会后悔的。”

    “这门亲事退了就退了,娘再给你张罗一门好亲事就是。”孟尤氏还在安慰儿子,孟觉晓对于包办婚姻没有多少兴趣,摇头笑道:“先不提这个吧,明年秋闺之后再说。”

    回到书房里的孟觉晓觉得今天发生的事并不是坏事,亲表亲结婚,后果很严重,孟觉晓可不想害了下一代。只是没想到这么俗的剧居然落到自己的头上,感受到世态炎凉的同时,孟觉晓并没有多少愤怒,这是多少有点哭笑不得。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宦海风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