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断刃天涯 书名:宦海风月
    儿项人不是不想专。wWw.keNweN.coM而是舍不得原官兵太好打丫。们小了好处又太大,不打一下捞点便宜再走,贪心难以满足。还有一点,西北道路难行,延安府内存放的粮食还有很多,足够数万大军吃一年的。党项人不是不想搬走,而是运输能力不足,所以城中将领李永浩决定打败了眼前这支蛮子官兵,不慌不忙的把抢来的东西全部运走就是了。

    这就是打出甜头来了,上一次沈格带来的(禁jìn)军可算是(禁jìn)军中的精锐,三万大军中有一万骑兵,结果一战之下让党项人打的个稀里哗啦。党项军上下觉得,中原唐军不行了,比不得几十年前,更别提盛唐时期横扫西域的唐军。

    得知唐军又来了,李永浩立刻召集手下商议军(情qíng)。李永浩手里原来有三千人,加上最近调回来的五千人一共是八千,八千骑兵打一万唐军还是以步卒为主的,李永浩很有信心。再说他也没打算堂堂正正的交战,喜欢用谋略的李永浩打的是伏击的主意。

    正如孟觉晓料想的那样,李永浩把战场选择在三十里铺,这一带地势平坦适合骑兵作战,东侧还有一个山沟,正好可以隐藏伏兵。

    孟觉晓的大军驻扎在一个已经荒废的小镇边上,兵荒马乱的这里距离延安府又近老百姓早跑了个干净,大军进驻后忙活着扎营做好戒备,孟觉晓的指挥部设在一个镇内的大户人家里。这房子不算太好,放在京城里甚至可以说是寒酸,就是一个三进的小院,在这就算是最好的房子了。

    镇子里明显有被党项人洗劫过的痕迹,一些房屋被烧的只剩下残垣断壁,这个小大宅子能保存下来真是很让人意外。会客厅里灯火通明,范仲淹带回来的那几个人正在围着一张大桌子忙活,孟觉晓在边上指点该怎么做。一个沙盘的雏形渐渐的在众人的忙活中有了点样子,展现出来的地形在几个本地人看来都是活灵活现。

    看着沙盘范仲淹眉头紧皱道:“大人,党项人以骑兵为妾,我们只有一万人,即便是结车为阵,地形对我们也非常的不利。”孟觉晓点小点头,盯着沙盘却是没说话,仔细的看完了那道山梁的地形后,孟觉晓,一拍桌子道:“就这么办!”

    范仲淹听了连忙问:“计将安出?”

    孟觉晓抬头扫了一圈道:“范兄、曹剑、张二明留下,其他人都退下吧。”

    众人退下时无不拿羡慕的眼神看着三人,这三位才是大人心目中真正的核心成员。

    “你们仔细看看这道山梁像什么?”孟觉晓指着沙盘问三人,曹友和张二明看了一会说不上来,还是范仲淹道:“这道山梁到是有个土名,叫做葫芦沟!”

    仔细一看,这沙盘上的葫芦沟的形状还真的像一个葫芦,一头狭长像葫芦的蒂,一头宽大却只有一个很小的出口,像葫芦底部的洼。

    孟觉晓笑道:“还真的很像,曹剑,你算一算,要多少火药能炸塌两边的口子?”

    曹剑看了看笑道:“有个一千斤火药,加上一千弓箭手,里头有多少人都能给他全灭了去。走脱一个都不算本事!”

    孟觉晓道:“估摸着上半夜党项人不会有动静,就算要有动作,也是下半夜了。”

    曹剑一(挺tǐng)(胸xiōng)膛道:“大人,末将这就去点齐人马出发。”

    孟觉晓点点头道:小心一点,千万不得走漏半点风声。”

    曹剑出去后,孟觉晓让人把所有将领都叫来开会,原来的剩下的那个副将早走门路调走了,一干校尉也走了大半。现在两个副将分别是曹剑和张二明,一干楼尉也有不少是从河间府来的军官提拔起来的。经过一番整顿,孟觉晓对这支军队的掌控力度很强。

    “明(日rì)我军出营开拔,攻打延安府。党项人如果出战,大家说说该怎么打?”

    真要打起来,孟觉晓并不是内行。虽然在河间府也打过野战,但是那次是以多打少,而且士兵的素质也不一样。

    张二明没有捞到去埋伏的任务,这里头武将他最大,所以众人都拿眼神看他。如今的张二明可不比以前那么大大咧咧了,甲胄在(身shēn)威武的紧,双手一抱拳道:“大人,骑兵打步兵是优势,按照以往的战法,我军可结车为阵。投石车居中以霹雳弹杀伤敌军,长枪兵守在车阵后头,党项人不来就算了,来了管教他有去无回。”

    张二明这么一说,众人纷纷点头,在京城时就没少((操cāo)cāo)练野战对

    的战术,大家听党项人只有二千,都很有信。协广啥了,孟觉晓等人连大家都瞒住了。

    “既然如此,明(日rì)一战由张二明指挥,本官给三军压阵”。孟觉晓显得很轻松的笑道,边上的监军尤贵倒是显得有点担心的问:“孟大人,党项人只有三千的(情qíng)报准确么?还有曹剑将军呢?他去做啥了?还有张将军说的霹雳弹,以前怎么没听说过?”

    这话要是别人问起来孟觉晓不会理睬,但是尤贵问了,孟觉晓只好笑道:“曹剑将军奉了本官的将领,带领一校人马连夜出营,到延安府外埋伏,负责截断党项人的退路。至于霹雳弹,乃是本官研制的一种远程大规模杀伤(性xìng)武器

    尤贵跟来之前是做了功课的,一听这话便笑问:“在京城时听人说,江边军营之中时常有巨响如霹雳,可是孟大人说的霹雳弹?。

    孟觉晓笑着点头道:“正是小此物以投石车投出可达二百步,我军人人披甲,弓箭三十步之外都伤我不得。我军有三十架投石车,这一百七十步之间,就是本官为党项人挖的坟墓。”

    所谓的霹雳弹,就是火药包。五十斤的黑火药包,里头还灌了十斤铁砂,用投石车抛出。在京城时做过实验,一些校尉是亲眼看过威力的。所以都很有信心。

    尤贵这才放心的不说话了,众人纷纷表示明(日rì)一定死战不退,这才散会各自回去休息。

    延安府内的李永浩最担心的事(情qíng)是唐军不来,这个担心不是没有道理。唐军畏惧野战这一点在党项人中间已经形成了共识,这支唐军只要扎住营察,以游骑(骚sāo)扰,李永浩就没招了。以他坚固的营盘明显不现实,唐军也战不行,防御能力还是很强的。想当初的延安府,不就是一些民团和败兵组织起来么?即便是这样党项军围了半个月都没招。

    如果唐军真的就在五十里外的小镇边上不走了,李永浩也只好遗憾的选择撤退,一把火烧了延安府走人。没办法,堂兄李元浩给他的任务是搬运物资,能搬多少搬多少,而不是跟唐军决战。打这一仗,还是李永浩自作主张的结果。当然前提是上一仗,李永浩以五千骑兵侧击唐军,对上唐军一万骑兵时居然大获全胜,这才是他腰杆子够硬的基础。经过这段时间的战争,李永浩心里却是比较轻视唐军,根本没有把这一万唐军放在眼里。

    一夜过去,上午八点左右的光景,延安府内的李永浩得到了准确的消息,唐军已经拔营而出,奔着延安府来了。闻讯之后李永浩大喜留下五百人把守城池,点上两千五百骑兵出城迎战。

    上午十一点的时候,两军卷起的烟尘在三十里铺遥遥遭遇。

    “党项人来了”。唐军前方哨骑大呼,三军立刻停下脚步。此刻双方距离至少五里地,孟觉晓闻讯下令布阵。

    李永浩此刻也下令大军缓行,节省马力以便战时冲刺。下令之时,李永浩的目光朝东边望去,山梁上的一片安静,谁也看不出有任何问题。

    从眼下的局面看,两军正式遭遇时,将在前方五里之外。两军酣战之际五千伏兵从山梁里杀出,唐军发现侧后有伏兵必然大乱。

    李永浩在党项军中以多谋著称,对此他也很得意。尤其是得知唐军的统帅是个二十岁的年轻人,李永浩更加没有放在眼里。

    两千五百骑兵不过一刻钟便来到了唐军阵前,一切如李永浩所料一般,唐军刚刚摆好车阵,场面显得还有那么一点混乱。李永浩更加不屑了,就这么一尖军队也敢出战?

    “点火!全军突击!”两军距离一里地时,李永浩迫不及待的下令!决心一战打垮这支唐军。

    此刻的孟觉晓(身shēn)披白色披风,站在一辆马车上,让全军都能看见他。唐军以五百辆大车摆下车阵,阵后是五百人一个的方阵!

    李永浩下令全军开始慢跑时,准备好的狼烟也点燃了,浓烟滚滚而起,山梁之后同样卷起一道狼烟回应。

    见状李永浩喜不自胜,一起都在掌握之中。前方唐军阵中此刻突然出现(骚sāo)乱,前排的唐军往两边分开。

    这时候李永浩率领的两千五百骑兵已经来到了唐军阵前的五百步以内!李永浩一举手中铁枪道:“唐军乱了!杀啊!”,如(欲yù)知后事如何,请登陆…有,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

重要声明:小说《宦海风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