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断刃天涯 书名:宦海风月
    二川两行的将军中站,声音宏序的拱丰道!“卑,八海在此”。()

    那两个副将见孟觉晓如此。也不说话,站在那里冷笑,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

    孟觉晓看了看军法官迟大海。此人面目寻常。举止沉稳,目光里透着一坚毅。

    “小中军帐三通鼓响迟到者。论军法如何处置?迟到者不服上官咆哮大帐。又当如何?”孟觉晓的话字字诛心,边上的肖云海听了心里陡然一惊。似乎闻到了一点血腥味。再看那两位副将,依旧一副没事人的样子。

    “小回大人,三通鼓响迟到者小依军法当杖责八丰!迟到又不服上官者,当斩!”迟大海有条不紊的说罢,曰拱手退回列中。

    孟觉晓点点头表示明白,扭头再看那两位副将时目光如寒冰一般,两人微微一抖之际,孟觉晓大喝:“拿下”。

    (身shēn)边护卫一拥而上,直接把两人按跪下。“姓孟的,你把老子怎么地?”之前说话的那名副将还不服气。嘴巴大喊着挣扎着。一名护卫手里的刀柄狠狠的砸背上,那副将一声惨叫。疼的说不出话来。

    帐中一干将校人人脸色微变,看着架势今天要出点事(情qíng),这个年轻的西北经略大人是个狠角色。疼过劲来,那校尉抬头狞笑,嘴角还溢着血痕。这斯倒也硬气。这个时候还不肯嘴软,大声笑道:“哈哈哈哈,姓孟的,老子是皇亲国戚,你能耐我何?”

    边上的肖云海一副好意。上前低声道:“刘仓的妹子是楚王的(爱ài)妃

    孟觉晓眉头皱都没皱,扫他一眼淡淡道:“推出去,斩!”

    帐中诸人脸色齐齐巨变副将刘仓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看着孟觉晓,又惊又惧的大声喊:“姓孟的,老子是皇亲,你敢沾我?”

    孟觉晓这个时候居然笑了,笑的一干观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这一笑太诡异了。

    “本官有王命旗牌尚方宝剑在(身shēn)。你说斩得斩不得?推出去,斩刘仓被拖了出去,大帐之中但闻孟觉晓坚定的声音在回((荡dàng)dàng)。一干将校的头不自居的都低下了。时下不过是(春chūn)末,一些人的额头上爬满了汗珠,(身shēn)子也在微微的发抖。

    边上原本打算看戏的肖云海彻底惊呆了。这个年轻的西北经略使太…。的给力了!杀伐决断。难怪能练出打败辽兵的精兵来。

    孟觉晓冷冷的看着剩下的一位副将不说话,前面那位叫刘仓。这个自然就是冯凯。但见冯凯跪在地上。嘴角哆嗦着说不出话来,浑(身shēn)都在发抖。孟觉晓不屑的扫他一眼。扭头扫了一圈帐中诸位,这一下网在都站的笔直的家伙们,人人单膝跪下。口称:。“末将有罪

    “你们有什么罪?”孟觉晓嘴角微微上翘,似乎不知道的样子。

    军法官迟大海是唯一(身shēn)着软甲的将领。此刻上前一步道:“禀大人,按军法军中三通鼓响,将校当(身shēn)披甲胄来见。违者杖责二十!,孟觉晓不说话,只是默默的看着大家。一干人等不知道他的心思。里越想越害怕。早知道这厮如此很辣,说杀人就杀人。按着规矩来就是了。今天别的不说,二十军棍跑不掉了。

    这时候大帐的门口进来一名护卫,手捧刘仓还在流血的人头,单膝跪下高高举起称:“报,刘仓以斩,首级在此!”

    肖云海装着胆子看了一眼,刘仓的人头犹自一副死不瞑目的样子,等着一双惊惧的眼睛望着天。刚才何其嚣张,此刻(身shēn)首分家。这颗人头似乎是孟觉晓在告诉大家一句话“老子是会杀人的!”

    浓烈的血腥味让肖云海抗不住了,一阵恶心扭头扶着椅子大吐特吐。

    孟觉晓似乎没看见似的。对那回复的护卫道:“枭首示众!”

    护卫领命出去,孟觉晓对众将校道:“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本官进入军营来。门口连个岗哨都没有。这还是军营么?本官还能指望你们上阵?当兵的散漫,都是因为你们带的头。既然你们知道了错,很好,军法官,帐外执行军法

    安静的军营里这一下(热rè)闹了。刚刚上演了一处斩首的好戏,接着又是一干将校被按在大帐的门口,噼里啪啦的打板子打的是一片血(肉ròu)横飞。尤其是副将冯凯。八十军棍结结实实的打完,已经是进气少出气多了,还好孟觉晓吩咐军医早有准备,拖下去救治不提。

    之前到处可见的游兵散勇。这一下如同被惊着兔子,纷纷缩回了营房内。乖乖隆地个咚!新来的经略使大人太狠了“

    ,叭:介一副将皋首示众不说,除了军法官识大海,一干领午叫糊校人人有份。

    当官的尚且如何?当兵的有何足挂齿?副将都砍了,据说还是皇亲,一个小车子在经略使大人的眼睛里算个鸟?这种(情qíng)绪瞬间在整个军营里蔓延开了。这些兵在原本的军中都是兵油子刺头之类的,当官的容不下才弄出来。现在一看这个架势,谁还敢乱来?

    帐外军棍打完,一干将校回来继续列队听候。孟觉晓的目光再次扫过众人的脸上时,这些人的脸色个个苍白不敢抬头。

    “都给我听好了,回去披挂整齐,把各自的队伍给本官带到校场上列队”。

    ”是!”这一声整齐的一点杂音都没有。轰的一声应了之后。一干将校鱼贯而出。

    再看肖云海,这时候还在吐!只不过没什么可吐的,吐出来的都是酸水。

    半个时辰后,校场之上全军列队完毕,得到汇报孟觉晓信步走出大帐,吐的差不多的肖云海坚强的跟着出来,就是双腿有点打抖。校场正中的大旗杆上挂着刘仓的人头,肖云海只是看了一眼又是一阵干呕。

    孟觉晓若无其事的走到三军之前的高台上,转(身shēn)站定看着下面列队的官兵。

    “跟大家认识一下,本人妾觉晓。新任西北经略使。今天开始,本官正式接管你们。说实话,本官对你们的表现很不满意。极其的不满意。你们压根就没有一点当兵的样子。跟街上的流氓也没啥区别。所以,从今天开始,本人将住进军营,亲自练你们这帮混蛋,一直到练的你们看起来像士兵!,小

    一番话说完,孟觉晓扭头对(身shēn)边的迟大海道:”军法官,从今天开始,严格执行军法!另外本官这里有几条。你颁布一下,一个月内要求人人背熟。到时候本官会抽查。有人做不到本官唯你是问。”

    说着孟觉晓从怀中摸出一张纸递给迟大海,待他接过后扭头对着全军大喊:“都给我听好了,立刻解散之后回营立刻开始整理内务,打扫军营内的卫生,清理每一个卫生死角。本官会亲自检查,发现有没整理干净的。一个人的责任就杀一个。一伍的责任杀伍长,一队的责任就杀队官,一营的责任”全砍了。”

    最后一番话说的是杀气腾腾,旗杆上人头犹在。谁也不会当笑话听。这个官老爷,真的下得去手哩。

    一声令下。整介,军营都忙碌开了。下令之后的孟觉晓骑马四处转悠。肖云海告辞离开回了兵部。

    发生在军营的是不到半天就传遍了朝野。文武百官全震惊。私下里都在说,好一个孟觉晓,端的是狠辣。新官上任就能杀了一个勇将,还有楚王的小舅子,还有什么人不能杀的?

    一些把人暗插进去别有心思的主,这一刻都在担心,什么时候自己的人被孟觉晓找借口给砍了。不少人已经在纷纷活动,调出这支军队。

    消息传到皇帝的耳朵里时。德裕正在和蒙先豪、周致玄在书房里议事。听到这个消息的德裕,当时嘴巴就合不上了。好半条才低声道:“小这小子,这小子!好手段!好手段”。

    “慈不掌兵义不掌财!以前还真没看出来啊!”蒙先豪低声语气怪异的道了一句。有点自言自语的意思。实际上这是在为孟觉晓辩解呢,只不过换了个说话的方式。

    德裕听了只是淡淡一笑道:“继续议事吧,杀个把违纪武将的权利都没有,这咋,经略使还怎么当?”

    “陛下,臣以为可以以此为契机。

    ”周致玄拱手网道一半,德裕便摆断道:“兵部过两(日rì)会有整军的条陈出来,到时候再说。”

    德裕(胸xiōng)有成竹的样子,周致玄也不再说,大家继续商议,主要还是关于议政时孟觉晓的两个提议,昨天散了后,蒙先豪回去带人抓紧弄出了两个方案来给德裕看。

    议事结束后,德裕待两个大臣退下,转(身shēn)叫马三道:“去,让吴猛叫几个人跟着,便衣打扮,联要出宫一趟。”

    不多时皇宫后门开了,一行人簇拥着一顶青布小轿子悄悄的冉了宫,自北门而是,往江边军营而来。

    坐在轿子里的德裕心里又兴奋又矛盾,兴奋的是孟觉晓如此手段,西北的事(情qíng)有他应该能解决二矛盾的是如此年轻人,居然心狠手辣,百年之后新皇帝能制约的了这个年轻么?

重要声明:小说《宦海风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