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白打的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断刃天涯 书名:宦海风月
    二卤的校尉再也忍不住了,狂吼声!“找死!”伸叮制”抽出,照着庄小六就要劈来。这厮倒也不笨,看出孟觉晓不能砍,砍你个家人可以吧?

    不曾想他的刀网举起来,脖子上就一阵凉飕飕的,一支闪亮的枪头(阴yīn)森森的顶在咽喉上。

    “想动家伙么?你还嫩了点小爷在北地砍杀辽人的时候都没有手软过,弄死你不跟玩似的?”庄小六嘿嘿冷笑着继续数落那名校尉,这厮被说的脸色一阵红一阵白,却有不敢有丝毫的动作,跟泥雕木塑一般。

    这时前方的马车帘子挑了起来,露出一张雅致温柔的女人的脸,看看现场这一幕,那女子微微皱眉流露出惹人无限(爱ài)怜表(情qíng)。

    “六公,下人无状,您大人大量!”女子柔柔的道了一声,放下帘子。

    孟觉晓恍如看见陈晓旭演绎的那个水一般柔弱的林黛玉,不觉心中戾气消散不少。轻轻的咳嗽一声道:“小六!”

    庄小六听了哼了一声,收起枪杆,默默的往边上一停。孟觉晓冲那马车拱手道:“(春chūn)游踏青本是好事,但是一干恶少纵马闹市,孟觉晓,没遇见就算了,遇见了自然是要伸手管上一管的。得罪了!”

    车上女子隔着帘子柔柔低声道:“六公慢走!”

    孟觉晓策马前行,经过那马车跟前时,帘子悄悄的打开了一点缝陈,露出一双清水一般的眸子。孟觉晓看的清楚,微微点头过去。

    孟觉晓等人走远之后,那校尉来到车前低声道:小姐,孟觉晓目无据爷,不能就这么算了。”

    车内女子低声道:“多事,不是你多嘴,哪来这番受辱?”

    “小姐!”

    “不要说了,我还要你叫我做事?”女子语极快,不再是之前那个轻柔的语调,而是透着一股严厉。

    孟觉晓走远之后,(身shēn)后慢慢的追上来一骑,孟觉晓放慢度等那骑上来道:“看清楚了么?” “回大人,看清楚了,是茅相家的车!”

    孟觉晓摆摆手示意他退下,继续往前走。

    孟六在金陵城闹腾的这么一下,很快就传开了。那些被打的少年,家里最差也有个四品官的老爹,更别说其中还有三四个侍郎的子弟。

    最倒霉的要数应天府的知府大人,打人的和被打的,他都招惹不起。最后无奈的把事(情qíng)往上捅,孟六当街斗殴,这个事(情qíng)总要有人管一管的。

    打人之后的孟觉晓没事人似的,回到宅子里叫人泡壶茶喝着,吩咐下面的人收拾行李准备回家。门口张光明一脸的进来道:“三弟,你怎么敢在街上下令动手?要知道那些人都是官员的子弟!”

    孟觉晓没想到消息传的这么快,这才多一会啊,张光明就知道了。

    “哦,大哥也知道这消息了?打都打了,又能如何?大不了这官老子不做了!”孟觉晓不屑的蹦出这么一句来,张光明顿时没了话。别人说不做官的话张光明打死人都不会信,但是孟觉晓说的,他信!这事(情qíng)孟觉晓干的出来。

    可是孟觉晓这么闹腾,总要有个理由吧?仅仅是为了搏一个好名声?好像孟觉晓不是那么耿直的主!

    德裕吃了年饭,正在雨妃的宫里休息时,马三进来禀报:“陛下,二十几个官员一起在宫外求见,他们说”

    “说什么?吞吞吐吐的,也不让人安生一会。”德裕很是不爽的大声道。

    马三愁眉苦脸的解释:“事(情qíng)是这样的,上午孟觉晓回去的时候”这些个官员联名告状,理由是孟觉晓纵奴当街行凶,求陛下做主呢。”

    雨妃听马三说的绘声绘色的,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道:“这咋。孟六,也真能闹腾。陛下,臣妾倒是听说过,每年(春chūn)秋两季,闹市区常有官宦子弟纵马,踩踏伤了行人。应天府也不敢管,苦主只能自认倒霉。”

    马三道:“陛下,奴才倒是听说了另外一个事(情qíng),说是孟觉晓打完那些官宦子弟后,差点与护送茅相家么女的军官生了冲突。”

    “哦,还有这么事(情qíng)?后来怎么了?”前面的话德裕一点都不关心,倒是这最后一句来了精神。不为别的,就为了茅调元这个小女儿,在京城里颇有艳名,乃是金陵二娱之一。另外一个金陵城里的以美貌出名的名娱,正是现在的雨的,十五岁那年让姚书成送进宫了。

    “也没啥,据说茅小姐对孟觉晓(挺tǐng)客气的,还主动给让了道。只是当时孟觉晓火气(挺tǐng)大,骂那护送的校尉是一条狗,那校尉没忍住抽出了刀,结果差点被孟觉晓(身shēn)边的护卫在咽喉上捅个窟窿!”马三说的(挺tǐng)仔细,仿佛当时在场似的。

    德裕突然沉默了下来,好一会才冷笑道:“去,问问应天知府,问他那些纵马闹市的少年,他管的了管不了。管不了就自己辞职!联派咋。敢管的官来做这个知府。”

    马三听了楞了楞道:“外面那些官员呢?”

    德裕冷笑道:“让他们等着好了!”

    马三答应一声下去,雨妃在边上笑着问德裕:“陛下,您倒是(挺tǐng)护着孟大人的。”

    德裕呵呵笑道:“这小子是借题挥呢,心里不痛快,又赶上那么一档子事(情qíng)。终究是个年轻人,冲动一点可以理解。”

    一干在外头等着求见皇帝告状的官员,没一会便做鸟兽散!没办法不散,德裕不见他们就算了,回头外头有人来报信,那些在街上纵马的公子哥们,被应天府的衙役上门拿人了。

    应天知府也是没办法,为了自己的官位,顾不上冒犯不冒犯了。马三一通话,差点没把他的尿给说出来。

    事(情qíng)变化的太快,一下午的功夫,那些官员状没告成,自家的子侄全都被应天府拿了去收押,明(日rì)还要开堂审问。说是应天府的衙役们,把一些个被撞着的苦主都找好了,就等着明(日rì)过堂作证呢。

    这个结果很明显,德裕的袒护是**(裸luǒ)的,孟觉晓打了也都是白打的。

重要声明:小说《宦海风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