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三个问题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断刃天涯 书名:宦海风月
    不点明在金陵城的牢子在秦淮河畔,不是他流连风月方份不够。这个年代不是有钱就有一切的,功名或者名望,才是决定社会地位的主要因素。比如,孟觉晓愿意的话,完全可以在皇城边上买一个宅子住下。

    士农工商,商人的社会地位在这个年月是很低的。还好张光明有秀才的功名,家里经商并不妨碍他的社会地位。

    闻讯而至的**、文魁、冷雨三人已经等在门口,远远的看见卫队护着车马过来时,三人一同上前,摇摇拱手致意。

    这三位如愿考中了翰林院庶吉士,这里头有蒙先豪照顾的成分在内。能够让蒙先豪照顾一二,大家都知道是沾了谁的光,不然在这个任何事(情qíng)都要讲关系的年月,以三人的社会关系想进翰林院几乎没有可能。

    孟觉晓从马车上下来,看见三人也是面露喜色拱手致意。在河间府的(日rì)子虽然威风,但也少了与朋友之间在一起的快乐。立志社的几位,如今劳燕分飞,这几位能一起留在京城,孟觉晓还是很羡慕的。    “三个仁兄一向可好!,小

    三人相视一笑,齐齐朝孟觉晓道:“我等见过知府大人!”

    孟觉晓一怔,看着三人捉狭的目光,不(禁jìn)哈哈大笑道:“三位取笑了,大家是朋友,不用来这(套tào)虚文。”

    张家里头早就备下酒宴,进屋之后立刻开席。张光明蓄养了一些歌姬,一时间丝竹之声四起,堂前翩翩起舞,台上举杯谈笑。

    谈话的内容主要围绕着孟觉晓在河间府的作为,一直以来京城里的几位都非常关注河间府的一切,甚至还为孟觉晓打了一架。

    孟觉晓也愿意跟众人谈这些,三个都是耍从翰林院出来做事的,对于孟觉晓执政一方的经验之谈听的甚是仔细,不停的追问一些细节,不觉间时间已经是天色黄昏。

    黄酒虽然不烈,但是喝多了照样醉,而且后劲绵长。酒逢知己 孟觉晓也没少喝,不觉之间沉沉醉去,醒来时已经是深夜。

    (床chuáng)头边上桑奴一边做针线,一边等候着。看见孟觉晓起来连忙过来笑道:“起来了?先喝口茶”。从卓编的暖具里捧来一杯温茶,温度正合适一口喝干净。

    “内急!”孟觉晓不好意思的朝桑奴笑了笑,桑奴抛来一个媚眼道:“哪来那么多客气说着便捧来马桶伺候着,孟觉晓这些(日rì)子的大老爷坐下来,也适应了这种程度的伺候。泰然承受桑奴的服务后躺回(床chuáng)上。

    不多时屋里灯杯吹灭,一具火(热rè)的(身shēn)躯溜进被窝,温香软玉的贴了上来。一番风雨之后安静下来,竭力承欢之后的桑奴喘着粗气低声道:“掌灯”。

    丫鬟进来点上灯,桑奴挣扎起来拿(热rè)毛巾擦拭后,两人再躺下。

    幽暗中桑奴一直在说内衣作坊的事(情qíng),去年江南大水,十三四岁的小姑娘便宜的紧,就算是资质上佳的也只要三十贯便能买下。桑奴一口气买了两百个心灵手巧会针线的,让她们做事只要管三顿饭就成。

    这样的作坊成本低到令人指的地步,这些女孩子不能算是工人而是家奴。桑奴还算厚道的,年前每人了十贯钱,让她们带回家去让家里过咋小好年。

    孟觉晓听她提起这介。便道:“你做的不错,但还要有所改善。

    人的**是不容易满足的,你可以定下规矩,活做的好的,每个月可以领到工钱,做满三年,还可以还卖(身shēn)契。总之是建立一整(套tào)的奖罚体系,不要做好做差都一样。要体现出差别的,让大多数人有一介,盼头

    次(日rì)一早起来,孟觉晓带着两个护卫出了拜,今(日rì)乃是朝中沐休之(日rì),午后要进宫,孟觉晓赶着拜见周致玄。

    孟觉晓这些(日rì)子在河间府的作为,周致玄一直非常的关注。河间府的变化之大虽然没有亲眼目睹,但是从北面回来的人口中,周致玄还是知道了一切。河间府的变化周致玄非常吃惊,他不知道孟觉晓如此年轻,哪里来的那么多花样?偏偏这一切还都那么的行之有效,对地方的民生起到的变化可以说翻天覆地。

    周致玄很不理解,所以一早起来便在堂前等着孟觉晓来访。没有特别要紧的事(情qíng),拜见恩师是必须的,如果不这么做,传出去孟觉晓的名声就坏了。

    周家依旧还是那么陈旧。没有半点的变化。当初德裕倒是要赐一幢大宅子给周致玄,但是被拒绝了。周致玄的理由是那点俸禄供不起大宅子。后来周致玄入阁,德裕不知道怎么的没有再提赐宅子事(情qíng),周家也一直在这个三进的宅子里住下来。

    递上拜帖后跟着家人进来,孟觉晓没想到的是周致玄站在堂前的台阶上等着自己。以周致玄的(身shēn)份,这种待遇相当的高了。

    孟觉晓远远的便行大礼道:“学生如何敢当先生如此礼重”。

    周致玄不以为意的笑道:“怎么当不起?一年知府,把个河间府治理的海晏河清民富兵强,解决了陛下忧心的税收问题,对外还打败了辽兵的扰边。换个人去当知府,不会做的比你更好。为师为你感到骄傲啊!”

    周致玄对于夸赞的话从来都是吝啬的。孟觉晓跟随其那么长的时间,这还是第一次从他的口中听到如此溢美的赞誉。一时间不(禁jìn)生出一点惶恐,不晓得这个内心让人捉摸不定的先生究竟打的什么算盘?

    “学生接恐”。

    “坐下说话吧,你在河间府做的几件事(情qíng),我一直想仔细的问问,今天终于有机会当面问你

    招呼孟觉晓坐下后,让人奉上茶,周致玄微笑着说道。孟觉晓连称不敢道:“单凭先生提问,学生一定仔细回答

    “为师有几个问题,第一,初到河间府时面对数万流民,你哪里来的钱粮救济。第二,你的练兵之法哪里来的?第三,股份制究竟是什么一个玩

    比最近家里有事,大家理解。

    (更新最快 八度 吧 WWw.8DU8.CoM)

重要声明:小说《宦海风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