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交心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断刃天涯 书名:宦海风月
    二了晓当即起草章程,读个事(情qíng)要是能做成了。不管是,口民都是大有好处。对于孟觉晓的仕途也是大有稗益。唯一的危险就是消息走漏,(日rì)后难免成为众矢之的。男子汉大丈夫做事瞻前顾后的便没了意思,孟觉晓暂且信任吴猛的为人。

    见孟觉晓动手,吴猛便笑道:“孟大人忙着写章程,吴某趁此空闲去河间军中看看。”

    孟觉晓一听这话便晓得他另有目的的心思,不过吴猛能去看看自己练出的强兵其实也是好事。于是便笑道:“如此也好,庄小六,带着吴大人去城外军中视察。”

    孟觉晓这边一番吩咐下去准备飞票,接着动手草拟章程,黄莺帮着研墨时不免提醒一句道:“大人,这个京城来的大官,会不会打您这支军队的算盘呢?”

    “谁想要就拿去好了,军队不是私人的,是国家的。再说不过区区五千之众。我要是想练兵。只要钱粮充足,半年就能练出一支敢战之兵。”孟觉晓毫不在意的摆摆手,黄莺这才识趣的闭嘴。按说女人不好对正经事(情qíng)插嘴,但是黄莺现在是吊在孟觉晓这棵大树上的,所以壮胆提醒了一句,好在孟觉晓也没有在意的意思。

    其实吴猛最好奇的事(情qíng)就是河间这支省军,不过区区五千人怎么就做下了数十万边军不敢做的事(情qíng)?还给他做成了。抛开孟觉晓这几次军事行动的策略(性xìng)不谈,这支军队的战斗力无疑是起了大作用的。

    来此之前,德裕再三强调,一定耍到军中仔细看看,了解一下这支军队的(情qíng)况。一路快马来到城外军营时外时,远远的就听见一片喊杀声。

    吴猛胯下骏马徒然一声稀溜溜的停下抬起前蹄,这是被充满杀气的喊杀声惊着了。好在吴猛马术不错。((操cāo)cāo)控一番马儿才渐渐的安静下来。“好大的杀气!”吴猛待马儿平静后,震惊不已的低声念道一句,扭头问前方的庄小六道:“军中几(日rì)一((操cāo)cāo)?”

    庄小六听着都新鲜,当下露出自豪的笑容道:“河间军(日rì)(日rì)((操cāo)cāo)练厮杀和军阵!逢五出营十里越野,逢十做二十里越野。没月初一,还要((操cāo)cāo)练急行军一次,从河间出到献县,半(日rì)必须赶到,还不能走大路。”

    吴猛听着心中暗暗吃惊,京城里的(禁jìn)军算是一支强兵了,但也不过就是三(日rì)一小((操cāo)cāo),五(日rì)一大((操cāo)cāo)。怎料这河间军(日rì)(日rì)((操cāo)cāo)练不缀。

    来到军营前时,门口岗哨一(挺tǐng)大枪道:“站住,来者何人?不得擅闯军营重地。”

    庄小六上前招呼,道明是孟知府的客人,门口这才放行。进的军营来吴猛的眼珠子又是一阵瞪圆,((操cāo)cāo)场上居然是一支女兵在坐队列((操cāo)cāo)练。拍着整齐的队伍跑步,整齐的喊着一二三四!喊声震天,听着就觉得提气。

    “庄小哥,这又是怎么回事?不是说女营只管救护么?”

    庄小六道:“大人有所不知,我们叫少爷说的,女营救护也是要上战场的。既然耍上战场,就要有一副健壮的(身shēn)体。不然(娇jiāo)滴滴的上了战场就是累赘!所以女营也是(日rì)(日rì)((操cāo)cāo)练,只是强度没那么大就是了。大人修要小看了这些女兵,她们也是要练习厮杀的。大话不敢说,按照少爷的法子((操cāo)cāo)练半年。遭遇三五百个劫道的。这些女兵也能应付下来。”

    这时前方曹剑等人来了。上前见礼时得知来的是京城监理司的指挥使,可把这几位给弄得神经紧张。监理司这些年虽说凋零了,可是终究是陛下的耳目。既然最大的特务头子来了。大家就该好好的表现一番,免得给大人丢人。

    曹剑等人请吴猛上了指挥台观看全军((操cāo)cāo)练,只听着三声号炮,呜呜呜的牛角号吹响。这是全军集合的号令。站在高处的吴猛看的清楚((操cāo)cāo)场上的士兵快的停下结队,军营之中也是不断有士兵冲出来,有条不紊地列队。不过是片刻功夫,((操cāo)cāo)场上的士兵不论男女,排列成整齐见方的四咋。方队,整齐的小跑着来到校场中央。度之快令人咋舌,队形之整齐丝毫不乱,前后左右如同有人用尺子固定一般。

    远处又传来整齐的号子“一二三四!”一队一队的士兵整齐的如同一个人在跑步,刷刷刷的脚步声没有半点不协调。

    “吴大人,河间军全体集合完毕!请大人示检阅!”一声戎装的曹剑站在全军之前,啪的一声里正,嗓音如同洪钟朝台上的吴猛大喊!

    此刻的吴猛还沉静在无边的震惊之中,这是五千人啊,不是五十和五百。从号炮响起到全军集合完毕,一刻功夫顶了天。其中还有一营的女兵,看上去(娇jiāo)柔的她们。居然如同男子一般迅捷,而且是人人(身shēn)背装备,拍着整齐的队形列队在前。

    “开始吧!”吴猛以前也不是没看过军队((操cāo)cāo)练,不过就是走马灯一般的变幻阵法,好看是好看,实用(性xìng)如何不得而知。今天倒耍看看。河间军是如何检阅的。

    “全体都有了,检阅开始!”曹剑一转(身shēn),一溜小跑来到台上。陪着吴猛一起观看。

    咚咚咚!震天的战鼓在耳边响起,踩着鼓声的节奏,一队士兵整齐的走上大道。夸夸夸!行至检阅台前,头前军官刷的抽出宝剑一斜。扭头注视台上,大吼:“敬礼!”

    全队整齐的扭头注视台上。前行十余步后,军官又喊:“举枪!”

    刷,一队百人如同一人,全体长枪向前!

    “杀!杀!杀!”跟着军官的口令。全队齐声大吼,做突刺的动作。

    一队队的人马过去,每一队都整齐如同一人。轮到女兵时,吴猛心道这一下会差一点了吧。不想那些女兵丝毫不逊色,跟着口令,人人举着长枪做着突刺。动作一样的迅捷有力。

    看着这样的一支军队,吴猛心中暗暗道。个人的勇武在这样的军队面前,还能有什么挥的余地么?一条枪不能奈何你,五条抢还不能奈何你,百条千条一起刺来呢?

    ”沫一般的刀枪向前无视生死义无反顾的向前。排山倒蹴般的气势。这样一支军队放眼天下,能有几何?手中如有此等强兵十万天下大可去得。生出这么一咋,念头之际吴猛顿觉一惊,很快便反应过来。孟觉晓对自己丝毫不遮掩的作为之目的所在。

    从军营回到榆树巷时已经是暮色沉沉,马背上的吴猛心(情qíng)不错。吴猛这斤,人没什么野心,为人极其谨慎。一(身shēn)的荣华富贵全寄托在当今皇帝的(身shēn)上。这也是吴猛能够十几年在监理司的位置上坐稳的缘故,不然以德裕皇帝的(性xìng)格,断断不会负,许某个大臣在监理司的个置上坐那么久。

    吴猛的好心(情qíng)源自于他对孟觉晓的判断。很名下孟觉晓丝毫没有挟军自重的心思。不然也不会随便自己看到这支强军的真实面目。要做点手脚太容易了。

    “终究是咋。文官啊,受圣人的教化,让人放心。”回城的路上吴猛心里如是想,哪晓得孟觉晓想的完全不一样。

    吴猛进院子时,孟觉晓也正好停笔。一番针对当今天下弊病提出改良办法的章程写好,这些对于孟觉晓而言丝毫不新鲜。改良办法历史上都是现成的。抄就好了。

    看着孟觉晓写好的章程,吴猛的心里泛起一股强烈的念头,暗道此子放在河间府真是可惜了。应该在陛下的(身shēn)边听用,才能挥他的才具啊。

    “孟大人,回去之后吴某一定力劝陛下调你回京,入阁!”吴猛忍不住说出这么一句,孟觉晓听着顿时脸露苦笑道:“吴大人,你别害我。”

    吴猛是聪明人。一听就明白孟觉晓这话的意思。远在河北不管怎么折腾。终究是在地方上威胁不大。到了京城,那就完全不一样了多少双眼睛都盯着看。二十岁不到就入阁,百官那还不把天都吵塌了。更别说内阁里还有周致玄和蒙先豪的存在。

    “孟大人,陛下说了。你的功劳他都记着的,只是你还年轻。”吴猛的语气显得有点艰难,其实他也知道这话对于一个(热rè)血青年没什么说服力。

    不想话还没说一半,孟觉晓便笑着打断道:“吴大人多虑了,孟某心里比谁都清楚。陛下对臣子的拳拳(爱ài)护之心。觉晓铭感五内。还请吴大人转告陛下,觉晓在河间府的所作所为,就是想为国找一条新的展道路。当然觉晓也不是没有私心。地方要展。该往口袋里装的也不会客气。其实能来河间府。觉晓心里是感激陛下的,没有陛下给的这个机会,觉晓就没有一吓,主政一方大展拳脚一舒心中志向的机会

    孟觉晓说着朝南拱手行礼。吴猛见他面露严肃,言语真诚,当即表态道:“请孟大人放心,不管任何时候吴某一定会为孟大人说话。莫存那忧谗畏讥之心。”

    俩人这番话也算是肺腑之言了,说完了两人之间的距离也近了三分。吴猛为人谨慎,一贯不与官员来往,今天算是破例。缘故自然是对于孟觉晓才能的欣赏。天底下的读书人多了去了,多少人中了进士走上仕途,但是真的到了地方上。能把地方治理好的又有几个?

    (身shēn)为陛下监视文武百官的耳目,对于官员的了解吴猛称第二,断没有人敢称第一的。天底下的官员,在吴猛看来不论人品,但就在任期间能够做好分内的事(情qíng),不要去祸害地方就算是一个好官员了。可就算是这样的官员在当今也少的可怜,孟觉晓这样的真是奇迹。

    黄莺吩咐摆上酒席,吴猛也不客气,两人坐下后喝酒说话。吴猛这种(身shēn)份,能与孟觉晓坐着喝酒,本(身shēn)就是一种态度。这一点孟觉晓很清楚,却也没有什么惶恐。心怀坦((荡dàng)dàng)者大多如是。

    “吴大人今天既然坐下喝孟大人这杯酒。就是想听一听,孟大人在河间府的作为,长远来看究竟是什么一个构想。”三杯酒下去后。吴猛忍不住又问。其实河间府这么多事(情qíng),开始的吴猛自诩能看出孟觉晓,的想法。

    可是细细深想。现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似乎孟觉晓在河间府做的这些事(情qíng),应该有更深层次的构想。“其实也没什么复杂的!我朝百姓骨子里(性xìng)(情qíng)朴实,甚至可以说软弱。治理一府之地。其实说穿了很简单,让老百姓的生活好起来。疏俊运河、修路、大市场,这些举措其实目的就一个,创造就业机会。老百姓有正经事(情qíng)可做,一家人衣食不愁的。谁肯去闹事?”

    孟觉晓笑着说道。吴猛听了道:“这只是浅显的大道理,在下关心的是大市场这叮,事(情qíng),孟大人的一些做法值得推敲

    “大市场的制度道理更简单。就是把政府的利益和地方的利益捆绑在一起。大家都有好处。都是为自己做事。又在同一个规则的限制下。将来就算是换叮,人来做这个知府。只要不想把地方((逼bī)bī)反了,就不会出现权利凌驾于规则之上的现象。再有一点,北地贸易这么大一个盘子。要想彻底掌控在陛下的手里太难了。怎么办呢?大市场就是为了实现不管是谁只要掺和进来,就得在规则的许可下行事的目的

    “等一等。不是说股份已经都买完了么?”吴猛打断问了一句。孟觉晓听着不由微微一笑道:“这个太简单了。扩股就好了。两年之后,手里的股份还可以自由买卖。

    本府还打算推出这么一个制度,(日rì)后哪家生意人想做大买卖而手头不凑巧了,可以在有足够担保的前提下,推出自家的股票上市集资。股票之间的买卖,由政府出面((操cāo)cāo)作,地方仲士组成一个监督团。每一笔交易。都要上缴一定的税收。”

    吴猛听的云里雾里的,这些东西对于他而言实在是太陌生了。不过他还是隐隐的意识到,一旦这些举措得以推行,将来的国库会因为这么一个制度而大受稗益。

重要声明:小说《宦海风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