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打秋风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断刃天涯 书名:宦海风月
    二觉晓深信咋小世界兰唯有利慈才是永恒的,其他的样”杜利益变化的过程中进行转化。国家与国家之间,人与人之间,这个道理都想相通的。

    正是因为明白这一点,孟觉晓在当初创立大市场的时候采取的是股份制。这个制度的最大好处,就是任何人想加入到大市场这块蛋糕追逐中都可以,前提是要遵守规则。而规则,则是大多数人利益的保证。孟觉晓要做到的则是制定一个可以与权力抗衡的规则,当然不是指绝对的权力。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只要你有钱,不怕没机会插一脚。”孟觉晓说着坐在暖炕上,黄莺上来坐在后面让孟觉晓靠着,一下一下捏着肩膀。

    “我倒是有点私房钱。(日rì)后真的能买到股票就买一些放着

    屋子里暖和的紧,黄莺拱起腿裙子滑下去,白生生的肌肤露出来。享受着按摩服务,一手摩挲着(身shēn)边光滑如丝绸的大腿,这种**的感觉前世孟觉晓从没想过会有这么一天。

    黄莺的嘴巴倒是一直没闲着起最近她的事(情qíng)来。按照孟觉晓的吩咐,这家院子盘下来不说,隔壁两家也都盘了下来。榆树巷里几咋,有名的红姐,也都愿意过来投靠。也就是十天的光景,借着孟觉晓的势。黄莺隐隐成了河间府烟花之地的领袖。

    黄莺也很享受这种感觉。说着语气显得颇为兴奋道:“来凤楼的老板,也就是邪月那婆娘开始还(挺tǐng)硬气的,见了大人的帖子就软了。答应以后有什么风吹草动的都来支应一声,我也没有为难她,就说这是大人的意思,眼下边境上不太平,就是个防患的意思。”

    孟觉晓侧了(身shēn)子靠在软软的腿上躺着道:“嗯,做的不错

    得了夸奖的黄莺满心欢喜,低下头来凑在耳边低声问:“晚上回去么?。

    孟觉晓睁眼看见一脸(春chūn)(情qíng)烟波流转的黄莺,不由故意笑问:“怎么?还有别的事(情qíng)?。

    黄莺纵使出(身shēn)风尘,此际也露出一锋羞态道:“大人真坏!你明明懂的!”

    边境上的剑拔弩张一直持续到辽国使团回到南京才解除,这一次的谈判进度快了很多。姚书成被停职后,接替他的不是别人,正是弹劾的起者张威。沈应龙的位置由蒙先豪接替,德裕皇帝可以说雷霆一般的完成了内阁的重组。

    这个变化有人欢喜有人愁,至少从面上看,德裕皇帝对朝廷的掌控达到了一个新的巅峰。

    新任礼部尚书张威态度强硬,在谈判桌上丝毫不让步,最后谈判的结果很有意思,两边都不耍求赔偿,一切维持现状。倒霉蛋耶律俊倒是被放了回去。回程的时候离开河间府时,耶律才提出拜见一下孟觉晓,结果被打了回票,耶律才当时的表(情qíng)显得有点无奈。

    前脚辽国使团离开河间府,后脚便有人敲开了孟觉晓的家门。管家孟仁出来一看来客。恭敬的上前见礼道:小的见过吴大人

    吴猛来此自然不是来旅游的小孟觉晓打了涿州城,朝廷到现在都对此表态。吴猛一(身shēn)便装,摆手随意的笑道:“官衙里没看见人,孟觉晓在家么?。

    孟仁道:“老爷最近白天都不在家,都跟黄莺姑娘那里呆着,天黑才回来

    吴猛一听便笑道:“这小子还真的不负风流之名啊!带我去见他吧。”

    孟仁连忙出来前面带路,一边走一边笑着辩解道:“老爷是没办法。不然别想有半刻的消停。这些天的来客海了,老爷要不躲着,这家里头的丫鬟都堆不下了。”

    吴猛露出暧昧的笑容道:“这个事(情qíng)在京城就听说了,孟知府不(爱ài)财但是好色。不少人上门求着办事。都改送年轻漂亮的女子了

    吴猛来此之前先听取了当地下属的汇报,监理司干的就是狗仔队的活,对知府大人的八卦了如指掌。哪天哪天在哪个红姐儿那过夜了。哪天某某送了孟知府一对双胞胎了。自打上次武强县高进送了一对双胞胎之后,外间风传孟知府喜欢姊妹花。

    吴猛听到的全是这些。孟知府最近几乎白天都不在家,也不在衙门里办公。作为地方(性xìng)最高的行政长官,孟觉晓不办公也没人敢放(屁pì)。只要地面上不乱,孟觉晓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来到榆树巷,远远的就看见孟知府的标志(性xìng)代步工具,一辆级豪华的马车停在门口处。网走近便从边上角落里闪出两个人来,一看带路的孟仁,两护

    看见这一幕的吴猛心里暗道这小子还(挺tǐng)警惕啊,估计是生怕被辽人惦记着。

    接到通报,孟觉晓连忙出来相迎。见了吴猛拱手笑道“吴大人,这都快年关了,你怎么来了?”

    “孟大人最近当真风流快活啊。这大冬天的吴某从江南来此苦寒之地,想来孟大人不会叫吴某空手而回吧?”吴猛完全没有特务头子的(阴yīn)沉和威严,语气显得非常的随意(热rè)络,似乎是见着老朋友似的。

    孟觉晓听了倒是皱起眉头。歪了歪嘴巴叹息道:“就知道陛下不会轻饶了我,吴大人请进吧。您可是奉旨打秋风来了!”

    吴猛一听便哈哈大笑道:“都说孟觉晓聪明机智,今(日rì)才算是见识到了。吴某不过随口一句,孟大人便已经猜到来意。”

    把人进了里屋,端茶待客。宾主坐定之后,吴猛收起脸上的随意,露出本来的威严道:“孟觉晓听旨,陛下口瓶  ”

    孟觉晓连忙跪下听着。吴猛学着德裕的口气道:“打了涿州了横财了吧?就知道给联惹事,要过年了,宫里缺用度,拿二十万贯给吴猛带回来。你在河间府做的那些事(情qíng),联就不追究了。”

    孟觉晓等了一会没听到下文。抬头看着吴猛道:“没了?”

    “没了,起来吧!”吴猛看他那副委屈的样子,不由扑哧一笑,从怀中摸出一个带着小锁头的描金匣子递过道:“陛下让我给你的,以后有事可以密奏。”

    孟觉晓接过匣子爬起来,捧着匣子面露悲愤道:“就这么一个匣子。要我出二十万贯。”

    吴猛知道他是开玩笑,接过话道:“孟大人看了邸报应该知道,蒙先豪上任之后第一件事(情qíng),就是奏请陛下裁减各部人员已经宫中用度。今年江南大水,户部却迟迟拿不出足够的钱来救济。上一次你给陛下送去的金条,陛下都拿出来赈济江南灾民了。”

    孟觉晓听了这话很不屑的撇嘴道:“说句不恭的话,陛下只要抄了沈应龙和姚书成的家,保准有钱救济灾民。”

    吴猛苦笑道:“这话也就是在我面前可以说,别人的面前就别提了。真要较真,满京城的官员能剩下几个?冰冻三尺非一(日rì)之寒,陛下有不得已的苦衷。沈应龙定了个昏聩的罪名打回家,姚书成定了个跋扈的罪名在家思过。陛下不是不想。而是不能株连啊。你是聪明人,想来能领会这一点。陛下还说,你肯定会有怨言的,不过也就是抱怨两句而已。”

    孟觉晓砸砸嘴,看来皇帝还是很了解自己的。“算了,不说这些了,喝酒听曲。”

    吴猛摆摆手道:“不必了,我得尽快赶回京城。”

    孟觉晓听了微微吃惊,暗道这么着急的话,想来皇革是真的缺钱了。于是不由问:“怎么?今年北地贸易的税和各省的秋税不是刚收上去么?”

    吴猛道:“寅吃卯粮都多少年了?秋税网进京,就被瓜分一空。眼下户部存钱不过五十万贯,蒙先豪看的死死的,谁也别想伸手。再说今年的秋税,比去年又少了小一成。远的不说,单单说姚书成去年就在京城外置了三个农庄,兼并了十几万亩良田。这些良田到他手里,朝廷就少征税不少。”    孟觉晓当然知道土地兼并的危害(性xìng),历朝历代差不多最后都是这个结果。所以在河间府这个地方。孟觉晓才会大力展商业。大搞基础建设。为的就是增加就业机会,减少矛盾和社会上的不安定因素。

    “其实要解决这个问题也不是没有办法!”孟觉晓想了想,还是说出这么一句来。吴猛听着不由脸上露出一丝惊讶道:“怎么?连这个你都有办法?说说看!”

    孟觉晓道:“历来理财不过就是开源节流,说穿了其实办法很简单。重新丈量土体,官神一体纳粮。再有就是取消实物税。一律改收白银。”

    吴猛听着愣住了,坐在那里久久不语,好一会才道:“孟大人还是拟一个条陈吧,我带回去给陛下看。”

    孟觉晓看着吴猛道:“不是不可以写,但是要知道这个东西写出来,对于在下意味着什么。所以这个条陈,写可以,但是不要让别人知道是我写的。”

    文官集团作为特权阶层是可以免税的,一旦被人知道孟觉晓出的这个主意,那真是被天下人的读书人恨死了。

重要声明:小说《宦海风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