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出征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断刃天涯 书名:宦海风月
    品小的事(情qíng)要从边军的人事变化说起,御林军左军副指肝攻四而争到了这个位置无疑是以兵部尚书林志全为的老牌贵勋的一个胜利。当然这个胜利的前提是皇帝需要他们的力量得到壮大,平衡朝中方方面面的力量。

    高勋上任,原来的副指挥使何长刚的好(日rì)子就算到头了。原来在雄州城作威作福的何长网,被高勋一脚踢到霸县,本来何长网就兼任着右军统制一职,正牌的指挥使来了,代理的指挥使该干啥干啥去吧。

    何长网到了霸县,高勋并没有打算放过他的意思。新官上任,自然是一番人事调整,对于手握两万右军的何长刚,高勋并不放心。基本理顺了雄州驻军的关系后,高勋开始琢磨着动脑子挑何长网的毛病。不说把他整倒吧,好歹把他弄出雄州这个中路军的大本营。别看两人往(日rì)无冤近(日rì)无仇,但是两人争一个位置,何长网又走的是茅调元的门路,站队问题就是最大的仇。

    眼瞅着秋收开始,高勋便下文告知全军,去年辽人扰边不断 陛下心忧似火。今年绝对不能像去年那样任凭辽兵劫掠,各军要做好准备抓紧练补齐空额,谁把守的地盘出问题谁负责。

    这道命令一下来,何长刚这个副指挥使兼右路军统制在雄州城就呆不下去了。摆明了这一(套tào)冠冕堂皇的话是冲着他来的,尤其是补齐空额这一个不显眼的意思,更是很有针对(性xìng)。霸县的右路军号称两万人,实际上何长网很清楚全军不过一万人,其中老弱还占了一半。吃空饷这个事(情qíng)大家是心照不宣的,只耍当官的谁都吃。平时看着这不是什么大毛病,当领导的要挑你的毛病时,这就是问题了。

    何长刚生怕被高勋抓了把柄,主动的到霸县呆着去了。高勋一看他识相便就此作罢,没有继续找麻烦的意思。

    毕竟大家都吃空饷,喜门抓何长刚的毛病也说不过去。

    高勋心里怎么想何长才不清楚,到了霸县便抓紧把兵源补齐了。奈何短期之内上哪里找那么多兵,只好四下抓丁补充到队伍中。这么一来最大的好处,就是地面上的地痞无赖被清理了个干净。全部都被弄到军队里呆着。即便是这样,何长网也不过将两万人的编制补到一万五千人。心里正担忧高勋找麻烦呢。辽人的麻烦先上门了,一股千余人的辽兵打草谷越过边境。直接打到霸县城下。

    换做以前辽兵来打草谷,何长网根本没有勇气出门应战。一律紧闭城门死守不出,等辽兵抢够了自然会回去。至于百姓的死活 在何长网看来跟他没半点关系。可是今年的(情qíng)况特殊,在争夺指挥使的位置失败后,何长刚担心高勋借这个事(情qíng)来整人,站在城头上看着辽兵呼啸纵横的来去自如,何长闷自叹倒霉时现辽兵不多,觉得是不是能打一下。

    何长刚不是没想到等辽兵走人了带兵出城,找些老百姓来杀良冒功。可这不敢上一个不对付的上司么?再说霸县周边的百姓不堪辽兵的劫掠,跑的十室九空,想杀良冒功还是有相当的难度的。左右城外辽兵不多,不如出去打一家伙。

    打定主意,何长网点齐兵马出城,奔着城外的辽兵杀了过去。何长刚自恃有一万多人,十个打一个还不赢?城外辽兵见霸县守军出战。惊讶之余领军的将领连忙收缩队伍,摆好阵势开打。

    结果不打不知道,一万五千缺乏刮练的兵马根本就是乌合之众,让辽兵一千骑兵一个冲锋就冲的稀里哗啦。何长刚见势不妙,第一个掉头就跑。他这一跑本来就没什么斗志的将士自然跟着就跑,然后辽兵跟在后面追。追着追着辽兵就杀进了霸县,何长刚弃城而走。

    霸县乃是驻军的重镇,辽兵进了城赚大了,单单是仓库里的粮食就抢了十几万石,金银财宝抢得无数。以前不打城池不知道城里这么富裕,这一下尝到甜头了。于是辽兵将领派人回去报信,很快又来了两千援兵,带队的居然是南院大王的二子耶律俊。    耶律俊之所以会出现,原因自然是在父亲对他的纨绔作风颇为失望,于是打他到涿州军中磨练。打算让他磨练两年,看看(情qíng)况再说,毕竟耶律俊是正室嫡出。

    从南京繁华之地到涿州这等小地方,耶律俊每天都觉得很无聊。听说辽兵打草谷居然打下了霸县,耶律俊就想起孟觉晓那个让他吃瘪的家伙,暗道中原汉人的军队不经打,为何不跟着去看看,搞不好还能顺便报仇不是?

    耶律俊主动请缨带队出征,驻扎涿州的将领也不拦他,左右中原边军的战牛力低下,想来耶律俊不会有什么危险。

    到了霸县耶律俊一看抢来的东西能拉上半个月,附近的唐军早跑光了,想表现也没什么机会。干脆耶律俊带着两千人奔着文安县城而来,原本也没想着打破城池,就是想耀武扬威一番,不想他的兵网到城下,县城里的县令第一个跑路,接着是各级官员和衙役差人,总之能跑的都跑了。文安县居然不战而得,这一下把耶律俊给乐傻了,没说的,抢吧!

    丢盔卸甲的何长才狂奔数百里逃进了雄州城,见了高勋之后他不敢说实话,只说是辽兵来扰,他主动出击不想中了辽兵的埋伏招致打败。一千辽兵在他汇报的时候成了一万,巧的是过了几天,辽兵打破文安的消息再次传到雄州,那个怕死的知县说的更离谱,说辽兵有好几万人,密密麻麻的根本看不清。

    高勋不是傻子,仔细一分析,觉得何长才说的还算靠谱。辽人打草谷是习惯,一般(情qíng)况下不会攻城。今年估计是被边境上的荒凉((逼bī)bī)急了才会攻打城池。很明显从雄州往易县的商路目前为止还是畅通的,说明辽兵不是大规模开战。

    综合了一下消息,高勋把讨回来的何长刚和文安知县打下牢狱关着,然后上奏朝廷通报周边州县,同时整军备战,防备辽兵入侵雄州。

    消息到了河间府,自然是高勋“修正。后的。万余辽兵入境劫掠,各州府做好防备。

    文安不归河间府治下,莫州县却是河间府辖区。接到消息的孟;吼品计忘掉收拾庄小六的心思“古刻让人把刚刚回去的几”剁四和一干下属官员全部召集过来,饭都顾不上吃便召开紧急会议。

    很明显雄州的驻军是指望不占了,一万辽兵大规模入侵,按照惯例是让辽兵抢够了自己回去。辽兵走了,然后唐国内部开批斗会,找个责任人出来顶罪,撤职罢官了事,明年继续。

    一干人等很快就到齐了,会议室里济济一堂交头接耳的,大家的脸色都不好看。一脸铁青的孟觉晓进来,站在墙上挂着的地图前,拿起杆子指着地图道:“莫州乃本府治下,距离北地商道不过数十里,所以绝不能有半点闪失。本府决定,亲率五千省军驰援莫州。”

    孟觉晓这个决定把大家吓了一跳,先站出来劝阻的是推官李师爷。“大人,万万不可,君子不立危墙之下,大人千金之躯不可犯险。”

    “大人,李大人言之有理,莫州危机,可遣一将三年人马助守,同时派人往雄州球员。大人当坐镇河间主持大局。”钱师爷也跟着劝。

    “大人,还是由末将率兵增援莫州吧。”曹剑也出来劝了一句,三人开了头,其他人都跟着劝。

    “大家不用劝了,本府决心已定,各位将官立刻回去调集人马,连夜出赶往莫州。河间府的诸事交给各位了,只要莫州无事,河间自然无忧。

    ”孟觉晓坚定的一挥断了众人的劝说。    众人还要再劝,但是见孟觉晓脸色(阴yīn)沉,便都乖乖的闭嘴。

    孟府后院,烛光下双儿低着头在默默的收拾行李,孟觉晓进来时,双儿抬了一下头又低下,两行晶莹的泪珠清晰可见。孟觉晓看的清楚,心中不(禁jìn)暗暗叹息,暗道双儿不是那种刁蛮的女人,但是打仗这种事(情qíng)是要死人的。也不怪双儿心里担忧,不过不去在孟觉晓看来又不行,被动挨打不是个事(情qíng)。

    接到消息的时候,孟觉晓的第一感就是所谓万余辽兵的消息是夸大的。边军的战斗力如何孟觉晓不清楚,看看河间府的五千省军,孟觉晓也能猜到个七八分。何长网战败之后夸大辽兵的数量完全是有可能的,打个五折就算五千辽兵吧,有手下这五千兵马,守一个莫州不在话下,断断是不会有危险的。所以此去孟觉晓丝毫不但有生死问题,冷兵器时代的战争将帅的危险(性xìng)还是非常低的。

    危险系数低,换一个角度来说,孟觉晓率军亲征对士气是一个莫大的鼓舞。

    “哥,不去行不?刀剑无眼,打仗不是读书人的事(情qíng)。”双儿犹豫了一下,还是低声劝了一句。

    孟觉晓呵呵一笑道:“我带兵去莫州。不等于要上战场啊,你放心,真的打起来我一定在城里呆着看。”

    双儿一听顿时高兴起来道:“那就好,不过哥还是要小心啊 天凉了,早晚要多穿一些。”

    收拾停当,孟觉晓换了一(身shēn)劲装,扎条青色头巾,批一件黑色披风,腰间特着青钢宝剑对着镜子照了照,少了三分儒雅多了三分英武。

    经过严格((操cāo)cāo)练三个多月的五千省军,在夜色中的整队度丝毫不慢。严格的军法,严格的((操cāo)cāo)练,这支军队看起来一切显得井井有条 打着火把有条不紊的列队完毕。

    孟觉晓带着庄小六和具队出门时,见门口双儿后头站着桂香,扫了一眼庄小六,这小子果然在悄悄的挥手告别。

    “走了!”孟觉晓低沉的喝了一声,翻(身shēn)上马回头挥挥鞭子,率先策马出城。走了一段见庄小六频频回头,孟觉晓松了松缰绳减。笑着低声骂:“混球!老实交代,什么时候和桂香搞到一起的?”

    庄小六听了浑(身shēn)一哆嗦,差点从马背上掉下来,坐稳之后小心的回答:“没多久,也就是一个月左右。”

    “打完仗你愿意的话,就纳了桂香好了。做妾吧!”家人和丫鬟偷(情qíng)是家规所不(允yǔn)许的,也就是摊庄小六的头上,换成别人早就乱棍打出家门!  庄小六听了脸上一喜时,孟觉晓已经抽了一鞭子,马顿时快跑起来。

    疾风一般的马队在夜色的大道上飞奔,披着飘舞的黑色披风的孟觉晓在前,(身shēn)后是十几咋。彪悍的卫队成员,这些人都是庄小六精心挑选出来的江湖人士,个个单打独斗都是一把好手。为了保证孟觉晓的安全,卫队都是一人双马,每人配长枪战刀各一把,黄桦木骑弩一把,(身shēn)披薄锁甲。可以说每一个人武装到了牙齿,在庄小六用心((操cāo)cāo)练下,这支人数不多的卫队战斗力不是一般的强悍。

    不多时来到军中门口,早就等在这里的曹剑等人迎上来,见礼之后孟觉晓道:“准备的如何了?可以出了么?”

    一声戎装的曹剑拱手道:“大人,全军已经整队完毕,另外卑职担心莫州不保,派李川带着骑兵和一队夜不收先行一步,一是给莫州方面传信,二是打探敌(情qíng)。”

    “做的好!凡事谨慎无大错。走,进去见见弟兄们。”孟觉晓夸了一句,曹剑不觉把(胸xiōng)膛又(挺tǐng)了(挺tǐng)。

    偌大的((操cāo)cāo)场上黑夜中火把无数,整齐列队的士兵安静的站在那里,一点杂音都没有。整个夜色下只能听见马蹄声和呼吸声。孟觉晓策马走过队列前时,士兵们的目光变得炙(热rè)了起来。很简单的道理,孟大人都不怕危险跟着出征,自家的(性xìng)命难不成比大人还金贵?

    “兄弟们!”孟觉晓勒马停住,面对着队列大声喊了一句。刷的一声,全体士兵整齐的立正,如同一人。孟觉晓露出一丝满意的微笑,继续道:“大家出来当兵吃粮,为的是什么?仅仅是为了吃饱肚子么?”孟觉晓说着停住,目光炯炯望着面前密密麻麻的人头。

    “我们脚下的这片土地上住着自己的父母兄弟妻儿老(身shēn)为军人如果连自家的老小都不能保护周全也枉在这世上走一遭。”

    没有大道理,只是简单朴实的一句换,顿时士兵们目光都变了。孟觉晓见受到效果,挥手大声道:“出!”

重要声明:小说《宦海风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