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收礼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断刃天涯 书名:宦海风月
    一、不多,除辛人和萧货晓户外,也就是五个定巾知细  番之后,孟觉晓知晓这些都是军中几个参将。能够出入这种场合,自然是韩定中心腹之人。

    坐中每位武将(身shēn)边皆有美女陪酒。看的出来韩定中对这几个的重视。同时也从另外一个角度看出。当今奢靡之风蔓延到每一个角落。八十年的太平,中原经济的繁华加了这种奢靡之风。

    碍着有孟觉晓在场,文官的地位耍远远高于武将,一干武将看着(身shēn)边的漂亮妞却也不敢太过于放浪形骸。不过偷偷的摸摸蹭蹭的总是少不了的,孟觉晓一边喝酒一边观察。这帮子武将目光中的**之光哪里藏的住?

    喝了几杯之后,孟觉晓扭头对(身shēn)边的韩定中低声道:“看来大家放不开啊,不如小弟先行告退?”

    韩定中一听这话,心道文人与武将难得在一起喝酒,孟觉晓今天算是很给面子了。反正到了后头,不是还有两个才开怀的小娘陪着么?留下来孟觉晓反而不自在也不好说。

    于是韩定中点头笑道:“如此也好!”

    孟觉晓装着不胜酒力告辞,果然才离开一会,一干武将便放了羊。纷纷抱着(身shēn)边陪酒的女孩,乱摸乱啃一气。

    韩定中把孟觉晓送到西厢院里并不着急走,而是摆上酒菜两人做出商议的架势。    两人又喝了几杯后,韩定中先沉不住气了,苦笑一声道:“贤弟。你倒是真的能沉得住。说罢,想要为兄怎么做?”

    孟觉晓等的就是这个,话,同时也想看看韩定中的(性xìng)子。韩定中先开了口,说明此人还是率直的(性xìng)格,不然不会在大江之上听了一曲便要

    交。

    “陛下要的是整个北地贸易的通道,简单的拿下一两个人是肯定不行的。韩兄待小弟走后,须在搜集耿钊等三人走私的罪证上下一番功夫。另外那何长刚也留他不得,须一起拿下了。只要韩兄罪证搜集的足够了,到时候自有御史出面弹劾。”孟觉晓笑着说罢,看着韩定中的反应。

    韩定中一听只是这样,便轻松了许多,笑道:“原来只是这样,如此请贤弟宽心,不出半个月。一定搜集到足够的罪证。只是御史弹劾。能有用么?朝中内阁终究是茅相辅,耿钊乃是他的亲近门生,茅相门下也有商队做北地的贸易,从来都不要交一个子的税,说的难听一点就是公开走私。一旦御史弹劾了。触动的不仅仅是茅相的利益,还有很多官吏的利益也牵涉进去了,到时候就是一场诣天的波涛啊,贤弟当心别被淹死。”

    这个问题孟觉晓当然想过,事实上孟觉晓也另有打算,只是不能说而已。当下孟觉晓只是淡淡的苦笑道:“我也是被陛下((逼bī)bī)的,走一步算一步,总之大不了(日rì)后当替罪羊,陛下也不会太亏待与小弟。”

    韩定中一听也是这个道理。左右孟觉晓年轻啊,受几年的罪 再起来就是金光大道的坦途了。

    “如此说来,件是为兄多虑了。”说着话见两个小娘进来了,便笑着站起道:“贤弟好好休息,为兄去外头招呼那些老粗。”

    孟觉晓站起拱拱手,韩定中摆手道:“不客气了,我自己过去。”

    来到外头时,韩定中一看酒席上的场面顿时也是一脸的苦涩。天气(热rè),穿的都少,喝了酒(身shēn)体(热rè)。几个武将都光着上(身shēn)不说,(身shēn)边的小娘也有两个被扒光了上(身shēn),就在那里胡啃乱啄的,浪笑声不绝于耳。要不是碍着是酒宴,这帮孙子搞不好就要在原地((操cāo)cāo)练起来了。

    韩定中也是见多了这种场面,这都还是好的,在京城之时,富贵人家的子弟们在一块饮酒作乐,天(热rè)的时节陪酒的小娘哪一个不是(身shēn)无

    ,”

    韩府置酒宴客的时节;一路风尘的耶律才也赶回了南京城,进城之时天已经擦黑,赶回王爷府时已经是上灯时分。

    进了王府耶律才立刻就见尖王。很快就被带到了书房里。

    “还请小王爷稍带,大王有点事(情qíng)处理。很快就来。”内侍客气的招呼着,耶律才摆摆手表示不介意。其实能够被带进这个书房,耶律才还是很激动的。这个在王爷寝宫边上的书房。乃是南院大王耶律雪崩晚上工作的地方,平时这里不让进人,即便是两个王子也没有进来的资格。只有大妹妹耶律雨进来过,里头什么样子耶律才还是第一次看见。

    内侍奉茶后出去,耶律才按捺下内心的激动,仔细的打量起里头的摆设来。正面的墙上是一副巨大的唐国山川图。其仔细程度远远乎了耶律才的想象,上头标注着一些的名和小路,都是一些小村落和不知名的小路。

    耶律才彻底的被这幅地图镇住了。从这幅巨大的地图上,耶律才看见了一颗雄心。对着地图也不知道呆了多久,(身shēn)后传来一声咳嗽,耶律才这才回过神来。

    耶律雪崩进来时看见耶律才对着地图呆的样子,心里还是很满意这个大儿子的。虽然不是嫡出,但是在才具上远远过了弟弟耶律俊。(身shēn)为耶律雪崩的儿子,耶律雪崩认为就应该有一颗雄心。辽国的铁蹄在扫平的北疆的抵抗后。耶律雪崩的视线往南转移。南边是一个大帝国,究其历史和文化,要远远过北地的辽国。这样一个有着(身shēn)后文化积淀的帝国,征服它被耶律雪崩视为一生最为光辉的顶峰。

    耶律雪崩希望自己的儿子能理解自己的雄心并且能加入到其中来。这样家族的光荣才能延续。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次子耶律俊过于纨绔,难成大器了。

    “见过父王!”耶律才赶紧恭敬的行礼问候,耶律雪崩面无表(情qíng)的保持着一贯严肃的态度,指着地图道:“看了这个,有什么感觉?结合此去河北的见闻,你谈一谈想法。”

    耶律才听了这话,心内一阵狂喜,这就是一次来自父亲的考验。激动了一会之后,耶律才借着思考的样子掩饰“足晏讨了刻钟显得极为慎重的样午才慢慢的开※

    “父王,几年来父王在南京整饬军备,通过贸易通道不断的往北地输入中原唐国的优质军械,这些孩儿都看在眼里。父王挥师南下,想来不过是两年之内的事(情qíng)。此去河北,最大的感受不是中原的富庶和繁华,而是河北唐国边军的荒废。几十年来,大辽国的铁骑依旧无敌于天下,而唐国曾经的敢战之师如今已经彻底的糜烂。孩儿断言,只要我辽国铁骑挥师南下,径直打到黄河边,也不过就是需要个把月。”

    耶律雪崩听到这里,轻轻的抬断了耶律才的讲述,伸手拿起桌子上一份文件递过来道:“你看看这个,这是你大妹妹来的。”

    耶律才结果文件看了起来,一边看一边仔细的思索该怎么应答。文件上说的主要意思,还是唐国经济达,军备先进,民心未失。一旦大辽铁骑南下,很有可能招致唐国最强烈的抵抗,届时铁骑深入唐国境内千里,孤军深入一旦攻击受阻,唐国各地大军云集,胜败还不好说。所以挥师南下一定要慎重,一定要让唐国内部先乱起来。

    应该说耶律雨这份报告,说的还是很中肯的。中原文明从历史上来看,在此之前没少为异族入侵。但是不管哪个马背上的民族,打进中原可以,呆不下去也几乎是必然的。中原汉民族的坚韧。让马背上的民族一次次的在试图征服的过程中无功而返。

    耶律才看完文件后,想到不是这份文件的内容,而是另外一件事(情qíng)。那就是父亲心里究竟是怎么想的?这才是问题的关键所在!

    思之再三,考虑才耶律雨一贯在父亲心目中的地位,耶律才低声道:“孩儿以为,雨妹的思路值得考虑。”耶律才一边说,一边偷偷的打量父亲的表(情qíng),下他目光中微微露出一丝黯然时,心中一惊 连忙接着道:“但是,孩儿以为中原唐国经历数十年的太平(日rì)子后,从上到下不思进取,文官只想着财,武将则贪生怕死。我辽国一些小部落的打草谷都能横行于河北,他(日rì)父王率十万铁骑南下,岂有不能横扫唐国之道理?”

    耶律雪崩听到这里,眉头微微舒展了一些,点点头道:“嗯,我知道你的意思了。说说燕丫头的事(情qíng)吧,听说你没能把人带回来,这丫头真不能叫人省心。”

    “孩儿无能,请父王责罚。”耶律才急忙跪下请罪。耶律雪被摆手道:“起来说话吧,不占理的事(情qíng),到了那边吃点亏也是能理解的。”

    耶律才起来后把在河间府的遭遇仔细的说了一遍,耶律俊去闹事的事(情qíng)自然不会放过。果然,耶律雪崩听说耶律俊偷偷跟着去闹事,顿时脸色(阴yīn)沉的一拍坏事。”

    “二弟年幼,不懂事胡闹,父王也别太在意了。主要还是河间府那个新任知府孟觉晓,此人贪婪无度。为人(阴yīn)毒,心狠手辣。”耶律才接着说,一直说道最后的谈判,耶律雪崩也没再打断他。

    听到最后孟觉晓居然只要战马时,耶律雪崩的脸色也是微微一变道:“怎么?这知府要我们拿战马抵偿?”

    “不错。孩儿当时也吃惊不俘细的问过才知道,那知府想来只是看上了北地贸易的通道,说是奉了蛮子皇帝的命令,要组建一支规模的骑队维护商路。孩儿当时想着,可能这是蛮子朝中的内斗,左右几百匹战马战场上也产生不了多大的效果,所以便答应了下来。”

    耶律雪崩显得颇为慎重的在书房里慢慢的踱步,一时也不表态。转了那么几圈之后,耶律雪崩停下道:“南边来的线报里头也提到蛮子朝中的局势,说是蛮子的楚王和内阁辅的关系不如以前了。还有蛮子的皇帝也不是一个简单的角色,应该是正在酝酿一次大的朝局调整。如此看来,这个孟觉晓不过是个十九岁的后生,一个愣头青似的角色。不就是战马么?给他,只要燕儿安全归来就行。”

    耶律才总算彻底的放心了,同时也暗暗的高兴,总算是能接触到一些父王核心的机密了。以前都是不用想的,看来这一次河北之行,可谓收获巨大。

    统制府的后院内,孟觉晓如同一般的年轻得志的文士,在两个小娘的伺候下饮酒听曲而,看上去好不快活。这两个小娘有了去处,为了(日rì)后的境遇,自然是竭力奉承。伺候的孟觉晓手脚不用劳动,吃喝的全有人举手代劳。偏偏这两只手儿好似不够用,摸摸这个赞一声“好(挺tǐng)!”摸摸那个,赞一声:“真翘。”头前几个歌姬。此刻又在单独为孟觉晓演奏,风流快活的似乎不在人间。

    正与两个小娘打闹嬉笑时,统制府的管家悄悄来到门口,低声通报道:“孟大人,门外来人求见,说是奉了耿大人的意思来的。”

    孟觉晓听了笑道:“让人进来吧。呵呵。不管那些,我们继续喝酒。”说着孟觉晓跟一般的浪子似的,抱着一个小娘乱啃,啃的那衣襟散乱的小娘花枝乱摇,(胸xiōng)前走*光。

    浣花楼的老鸠进来时,正看见一幕近似活(春chūn)宫的场面,席间孟觉晓正压在一个。小娘(身shēn)上,嘴儿乱啃,再看那小娘上(身shēn)露了大半,见人进来孟觉晓才坐起,扫了一眼进来的老鸠冷笑道:“求见本府,有什么事(情qíng)?不是又要请本府去赴宴吧?”

    那老鸠笑着上前子奉上一个大信封后悄然退下低产道:“这是三位大人的一点意思,以后每月都是这个数,以前司马大人也是如此。”

    孟觉晓见了信封这才露出笑容来,显得有点压不由衷的样子道:“这个怎么好的?本府为官清廉

    那老鸠连忙笑道:“大人清廉谁不知道?这就是一点盘缠,大人千万别误会了。”

重要声明:小说《宦海风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