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二章兵权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断刃天涯 书名:宦海风月
    书友QQ群:101707149

    书友论坛 http://bbs.fengwu.net

    忠裕皇帝的脸葳陡然之间变得铁青,冷冷的哼了声刨心,们对马三道:“让这个奴才到御马监去城外的皇庄去做总管。”丢下一句话,德裕皇帝转就走。

    这时候雨妃和姚书成才急急忙忙的出来接驾,可惜连皇帝的背影都没看见。

    “陛下怎么走了?”雨妃有点慌了,连忙问刚才进去报信的宫女。

    “奴婢不知道啊,才才见陛下过来的。”

    “娘娘,臣告退了。”姚书成的脸色也微微的变了变,一脸深思的样子告辞走开了。

    姚书成一走,雨妃的脸上布满怒气。转务匆回到宫里,突然一巴掌抽在那个,报信的宫女脸上大喝道:“没用的东西,去问问,陛下网才都跟谁说话了?”

    宫女委屈的捂着脸,低声应了一句:“是!奴婢这就去。”

    雨妃的慌张是因为刊才姚书成来这说的话,是要她在皇帝的耳边吹枕头风,为自己的一个人说好话。姚书成也看上了北大营中路军指挥使这个位置,野心勃勃的想成为内阁辅第二个茅调元,自然是要抓兵权的。可惜兵权这个东西,姚书成以前一直没有机会碰,这一次提拔成为礼部尚书入了阁后,一些人看好他找上门来投靠。

    姚书成也想借机扩大自己的势力,自然需要雨妃多吹一点枕头风。

    雨妃慌乱,是因为德裕皇帝警告过她,最好不要干政。如果被皇帝知道才才父女二人谈话的内容。肯定会引起皇帝的强烈不满。离开皇帝的宠信,雨妃狗不是。天下的美女多了,宫里多少女人等着来夺她的位置呢。

    回到家的周致玄一直显得有点心神不宁,陛下把孟觉晓的来信当面交给他,这其中的深意是在警告他,不要学芽调元,不要拉帮结派。一直以来周致玄都是以孤臣自居,但是在朝中为官,想做成一番事业必然是耍建立自己的班底的。孟觉晓一直都是周致玄很看好的弟子,现在陛下警告他不要插手河间府的事,何尝不是在警告说,孟觉晓只能是陛下的另一个孤臣。先帝期间文官集团形成的气候,在当今陛下二十年的悄悄拨动之中,现在茅调元还在勉强维持着局面,可是芽调元都快七十岁的人了。一旦茅调元退休了,谁来领袖百官?

    内冉辅的这个位置,周致玄志在必得。但是做一个皇帝牵线木偶的内阁辅,又何尝不是一种痛苦。一直以来自诩漆定的周致玄,今天这个事后心态失衡了。

    虽然是傍晚了,天却闷的厉害。金陵城的夏天难熬,这个傍晚对于周致玄而言也是难熬的。空气中没有一丝风,让周致玄觉得愈的沉闷。周致玄一直事现的非常低调,仅仅是一个孟觉晓来往密切了一点。就让德裕皇帝来了这么一手。帝王心术的可怕,让周致玄倍感压力。这些年的沉浮。周致玄清楚自己的命运和皇帝的看法有很大的关系。

    孟觉晓的信周致玄已经看完了。河间府生的事孟觉晓都写上了。应该说孟觉晓在洱间府做的很出色,也许就是因为出色,才会让皇帝做出警告周致玄的举动吧。也只有这个理由了,周致玄想到这里悠悠的叹息一声,有自豪也有无奈还有一点自责。

    自豪是因为孟觉晓是他看好的学生。无奈是因为皇帝的态度,自责则是因为河间府上报流民事请求援助被户部那边卡住了,周致玄即便想帮忙,在这个。前提下也只能保持沉默了。

    河间府省军五千人由卑将田伯光指挥,第一次听见田伯光这个名字时,孟觉晓忍不住笑了起来。这支省军的给养由河间府负责,在当前的形势下,孟觉晓手握财权,等于是掐住了这支省军的脖子。事实上本朝军队的供给都是由文官来支配,有没财权的武将想折腾点事是没可能的。这也是圣祖皇帝留下的制衡手段。

    这支军队原来有一千人驻扎在城内,孟觉晓借口流民老弱无处安置。把城里的军营腾了出来安置流民,把田伯光打到城外去了。徐祖银闹事的时候,田伯光表现的非常安生,这一点可以看出这是一个聪明人。    徐祖银的事告一段落后,田伯光这接到孟觉晓的口信,让他进城商议军务。六月底的天的跟蒸笼似的,接到口信之后的田伯光开始在房间里如同蒙上眼睛拉磨的驴,转了一圈又一圈。孟觉晓的手段田伯儿非辽见识到了,个年纪小自只只十多岁的年轻知府,对瓒型旧点而言实在是有点说不出的别扭。去见孟觉晓,究竟该用什么态度才好呢?

    田伯光非常清楚,以孟觉晓的行事做派,这支军队的掌控权,是一定会抓在手里的。这些子,前后两千新兵和三个新上任的校尉,这些人可都不是来打酱油的。

    又到了饷的子,这个时候孟觉晓请自己去,差不多就是黄鼠狼给鸡拜年的意思。

    田伯光在纠结的时候,孟觉晓则在后院里的树下喝茶看材料。把权力下放之后,作为一名知府,真要做的事其实不多。孟觉晓最近每天早起,召集大家开个小会,十分钟后各忙各的。接着孟觉晓到街上转悠一圈,回来后处理一个时辰的文件就没啥事可做了。

    请田伯光来商议军务一事,孟觉晓早有这个想法。只是最近事多没顾上来。眼下孟觉晓手里拿着的材料,都是关于田伯光的。在河间府做副将,原本其实是肥的一个位置。不过在司马刚当政的时期,这个位置成为了人人唾弃的臭狗屎。田伯光是作为一个倒霉蛋给配来了,原因很简单,司马网把钱看的比命都重要。

    在他手下做事,想攒点棺材本可不容易。

    经过一番了解,孟觉晓清楚的知道,田伯光也没少收徐祖银的钱。以前也没少帮徐祖银做事,但是在这一次徐祖银作乱的过程中,田伯光按兵不动,说明他对形势的认识非常清楚,同时也是个谨慎的人。

    跟这样的人打交道,孟觉晓觉的应该不会太费事。

    田伯光走进院子的时候,孟觉晓笑了笑合上手里的资料,轻轻的往面前的桌子上一丢,对行礼问候的田伯光笑道:“坐,上茶!”

    田伯光一点都不敢马虎,别看眼前这个知府年轻的吓人,但是收拾对手的雷霆手段。想起幕田伯光都觉得后脊梁凉。徐家在河间府多少年的根基,按说新知府应该采取合作的态度,可孟觉晓就是下了黑手了。虽然说这里面的纠葛说不清楚,但是孟觉晓的斩尽杀绝的手法,绝对不像是一个年轻人的手笔。

    田伯光小心的坐了半个股,连带微笑道:“大人相招,不知有何指教?”

    孟觉晓笑了笑,沉吟着伸手轻轻的在桌子上敲了两下,田伯光的视线落在了桌子上,现上面一共有两样东西。一样是写着“田伯光”三个字厚厚的一本材料,这玩意明显让田伯光心惊跳。另一样则耳多了,厚厚的一叠子飞票,面值都是一百贯的,看那厚度至少一万贯。

    确定田伯光看清楚了,孟觉晓这才淡淡的笑道:“通说田大人好久没回去探亲了?老家是河南的吧?”    田伯光就是傻子,这话的意思也听明白了,心里一番犹豫,虽然很不甘心,但还是点头道:“多谢大人关心,卑职原本就打算请假回家看看。既然大人提起,卑职打算请半年的探亲假,还请大人恩准。”

    果然是聪明人啊,孟觉晓心里一阵暗暗的感慨,伸手轻轻的按住那叠飞票往前轻轻一推道:“这点钱带上做盘缠吧!回头到衙门去找一下孙先生,领十匹绢,带回去给老婆孩子做衣裳。”

    这个结果田伯光还是满意的,反正以前也没少贪,离开半年后再回来。顶多被架空,看孟觉晓这个意思。不是那种太过分的。将来有啥好处,应该少不了自己的一份。拿过飞票轻轻的往怀里一装时,孟觉晓端起茶杯笑道:“喝茶,田大人!”

    田伯光第二玉就打包行李,第三天就踏上了回乡的路。孟觉晓兵不血刃的达到目的后,这一一早起了个大早,一素白薄衫紧打扮。早早便带着庄小六和孟仁,三人三马风驰电骋一般出了城。

    城外的军营在北门外,距离城门还有二里地,挨着北上的大道建成。来到军营大门十步之外时,孟觉晓勒住了缰绳。这个军营看上去相当之破败,外头的栅栏东倒西歪不说,门口一个老卒抱着一把大枪在打瞌睡。在往里面看,其中大部分都是草屋。早晨的军营里一片安静。中间的场上长满半尺高的野草。

    这样一个军营,还能叫军营么?这样一支军队,还能有战斗力么?答案是非常清楚的。

重要声明:小说《宦海风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